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仙花诗刊
水仙花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55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水仙同题第一期:清明

(2018-04-04 08:45:56)
分类: 水仙同题

水仙同题第一期:清明

2018年4月5日

农历二月二十

清明


水仙同题第一期:清明

清明节是我国的传统节日,《水仙花诗刊》编辑部于3月底策划、举办了微信群“清明同题诗”活动,短短几天时间里,群友们赐稿近百首诗作,全部匿名,由诗评家林育辉先生筛选出22首入围。再由著名诗人安琪作为终评委,从22首入围匿名作品中,择优选出以下7首获奖佳作。真心感谢群友们!

获奖者耳朵、何方、木易、江家云、辰水、沈国、高羽。他(她)们将获得《水仙花诗刊》免费赠送的“茶、书礼物”。

以下诗作按来稿时间顺序排列

 

 



忘了他

文/耳朵(广西)

 

清明节越来越近

我给他筑了一座坟

土里不埋骨

只有四月的蔷薇

初遇的心

 


耳朵,70后,广西梧州人,卖茶叶的小女人,喜欢山水和诗歌,信奉自由是做人为文的最好状态。 

 





清明

文/何方(福建)

 

我太穷

坟地太贵

 

我把父亲的遗像

安放在家里

让父亲有家可归

 

 

何方,一位诗写者。 

 




清明

文/木易(四川)

 

早春的欲在树枝发芽

有些事物如期而至

比如雨

比如跃然于纸的诗句

远山

逝去的人们目光深远

而我两手空空

小城的街道上人们川流不息

大胸的女人骄傲的挺着胸

被祭奠的也许是战争的犯人

是死亡让祭奠变得合理

公平

 

大雨滂沱时

我会朝着过去开枪

脱下裤子向着天空撒尿

去他妈的

扫墓的人熙熙攘攘

百年之后 这里又是全新的人

一切都会新鲜而干净

真相会离开泥土

墓地重新成为我们安静的栖身之所

这会让我觉得

无比美好

 

 

木易,诗人,独立制片人。现居成都。

 




清明祭

文/江家云(安徽)

 

有的话题,我不愿触碰

就像你,不该在

这个春天,不该在

这个春天的早晨,去

触碰一条江河。不该

把你的小手,从母亲掌心里

滑落。不该

匆匆把春天带走。不该

要你的亲人,在下个清明

祭,你

 

孩子,你的母亲,她

还那么年轻。母亲

的甜酸,她还没有尝够

就不说你的父亲了,他

还没到不惑

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叫他们

一夜白头。你怎么忍心

让三月飘雪

 

孩子,不苛责你什么

你走后

你的母亲,只剩下

寒。暑

 


江家云笔名云儿,安徽枞阳,香港诗人联盟永久会员,业余徜徉歌与诗里。习作散见于《中国诗歌影响》《辽西风》《齐鲁文学》《长江诗歌》《香港卫视中文网》《海子诗刊》《大别山诗刊》《白天鹅诗刊》《中国新诗百家选》《凤凰诗刊》《安庆晚报.月光城》等纸刊和新媒体。

 


 


纸上的清明

文/辰水(山东)

 

离清明只剩下三张纸的距离了

厚度,可以忽略不计

 

我的清明与你们的不同

失去父亲之后,清明节的土就多了些悲怆

在跪下来之后

 

为父亲在纸上筑坟

词语为土

逗号是草

 

一年一度的悲伤

很快便会消失不见,如撕掉的日历

我又重新一片欢喜

 

而清明更像是一种疟疾

 


辰水1977 年出生于山东临沂兰陵县安乐庄。参加第32届青春诗会。曾获第三届红高粱诗歌奖、首届山东文学奖,入选过《星星五十年诗选》《70后诗歌档案》《21世纪诗歌精选》等书及多种年度选本,著有诗集《生死阅读》《辰水诗选》、诗合集《我们柒》。

 



 


关于祖墓

文/沈国(福建)

 

三月初三,古清明,时间和人一起往回走

我们吊古去

在一叶窄窄的窗台上面

它的密闭拥有石头纹理,无法切割

我们只能轻轻地描摹着上面的古语

似懂非懂地问,我们第几堂第几世孙呀

我们相信,窗台后的水源依然在迅猛输出

我们只是其中一台小小的电动机

 

小的时候,父亲有一把神秘的手电筒

沙哑的光线,足够照亮窗台后的圣迹

我没有,我只会归类,贴标签

把一场盛大的隐喻指给诗歌

他用自身的器官,挖出与我们有关的河流

 

有时面对它,就像面对着一面镜子

我梳理着干涩而紊乱的眼神

不安地想着,我们用鸟笼俘虏了生殖

时间真的与我们怀有共同的方向吗

 


沈国本名沈国徐,男,77年生,公安诗人、反克诗人。2014年获柔刚诗歌新人奖,2014年获公安部“梦想与共和国同行”征文一等奖,2015年获首届中国公安诗歌奖,由全国公安部编选《沈国徐诗选》(群众出版社)。

 



 


清明.长富山

文/高羽(福建)

 

这一天,漳华路上的车辆

塞进车辆里的活人

活人手里提着的祭品

香烛纸钱,卑微热烈

这一天,睡死了的长富山

在连续几周雨水的敲打下

菩提一般,醒来

悟化出一座人间闹市

浮云散尽,我的母亲

从另一个世界

推开一扇新的窗子



林锦州70后,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华安县作协副主席,笔名高羽或北溪高羽。诗文散见于《诗刊》《中国诗歌》《诗潮》《绿风》《诗选刊》《诗歌月刊》《福建文学》等,作品被收入《华语诗歌年鉴2013-2014》《福建优秀诗歌选》《诗选刊》2013青年诗人网络大展专号、《新世纪中国诗选》等。

 





水仙花诗刊 | 群唱 | 清明:雨滴正拍着往事唱歌

 

水仙同题第一期:清明



 

.评委有话说  |   安琪


 

同题诗,立意就很重要,我选稿主要从写作角度与众不同入手。清明诗大都哭爹喊娘的,有避开这个主题的先入我眼。孩提时每年清明前夕,爸爸一家,叔叔一家,堂叔一家,堂哥一家,便齐聚石码奶奶处,热热闹闹的,是一年中唯一一次家族大团聚。人到齐后,带上备好的果子、鱼肉、油面,拖儿带女,骑上自行车,浩浩荡荡,往郊外某座山踩去。山有点高,大家喊着小心小心,拨草弄棘,来到祖先墓前,男人们负责锄去坟头茂密杂草,女人们负责摆放祭物,焚香祭拜。最后大家一起放黄纸,都知道要拿小石子压住以免黄纸飞掉。黄纸干吗用的我至今还不知道。知道的是那些烧掉的纸钱是供祖先花费的钱币。扫墓完毕沿山路返回,一路采摘野果,小小粒,红红的,闽南话“虎嗯”,学名应是野草莓吧,也不怕中毒,真的就现采现吃了。一路上有说有笑,就像踏青。中国人豁达的生死观在清明扫墓一事可见。除非新丧人家,坟墓满山头,扫墓者众,极难见到哭哭啼啼的。因此我对那些一写清明必眼泪鼻涕的,大不以为然。他们年年扫墓,年年嚎啕吗?



水仙同题第一期:清明


 

清明之夜

 


安琪


我请巴客给一首与病有关的诗巴客说他在喝酒

要醉了

“醉也是一种病”,我爸爸突然从地底下探出头

他借助我的口说出这句话

我的一天两顿酒的爸爸

一辈子在病中

这一生你喝酒吐酒喝酒吐酒吐掉了

大半生

当我在清明之夜怀念你

脑中浮出的竟然是你醉醺醺的形象

仿佛流氓地痞的形象

亲爱的爸爸

你没有遗传我你的嗜酒但你把你握过几年的笔

遗传给了我

你用这支笔写出的文章上过《解放军报》爸爸

如果你不着急复员回乡娶你娇美的妻子

我的妈妈

你的笔会带你走向一个怎样的天地但你终究回到老家

成为龙溪机器厂的一枚螺丝钉

你混入了吃喝玩乐的队伍一生就这样

荒废

如今我接过你的笔像你执迷于酒一样执迷于写作

爸爸,文字也是一种病

我已病入膏肓


2018-4-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