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仙花诗刊
水仙花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55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水仙花诗刊》编辑专栏 | 沈国 | 保护祖国,有警必接

(2018-03-11 16:22:37)
分类: 水仙编辑专栏


 

.沈国亮相:水仙花诗刊编辑团队之05

沈国,本名沈国徐,男,77年生,公安诗人、反克诗人。2014年获柔刚诗歌新人奖,2014年获公安部“梦想与共和国同行”征文一等奖,2015年获首届中国公安诗歌奖,由全国公安部出版发行诗集《沈国徐诗选》(群众出版社)。

 







立春

 

在市场边,在三中路,为抓一个人

蹲了大半夜。春天究竟是左边先立还是右边

前边还是后边。眼巴巴地把一个点蹲出一个

疑惑的洞来。我像失眠镜子一样

原封不动地装着外面慢慢立起来的春天

以前春天大都在春节的右边立起来

今年却在左边。没有大红,也没有大紫

只有稀稀疏疏的炮声

像十月革命,打响帝居旧堡的呵芙乐尔巡洋舰

暗夜里我们在起草明天的头条

在条分缕析着每一次成功抓获的概率

也许拿剪刀的人就要出现

也许深怀叵测的人就要动手

春天在我们警惕的周围,悄悄来临

 

 

保护祖国

 

每次加班,晚回,亲人问:忙什么

太多了,为国家做事,哪能细说

就笼统地说:在保护祖国

 

老婆会笑:连我都保护不了

的确,我也有疑惑

伟大的祖国,为何我只能保护大而空的东西

太具体的目标,却无能为力

 

过于敏感的问题,常常让我头疼欲裂

仿佛止痛片只来自于微弱的感恩

你听说过斯德哥尔摩症吗 

 

 

有警必接

 

凌晨两点半有人报警,说隔壁的隔壁

不知谁家的狗,吠醒了他

我说:天寒地冻,大家都不容易

忍忍,不要跟它计较

他说:不行,你们警察一定要来处理一下

 

我放下电话,望着一地破碎的时间,沉思良久

连一只狗都要计较的人

我们要怎么去跟他解释

 

 

感冒了

 

终于倒塌了。我只有半条命了

另半条被堵在鼻涕与湿痰里

母亲很担心,折一会儿纸元宝,都会问我

好点吗?然后从她的箱子里,一会儿拿瓶

风油精,一会儿拿个桔子,一会儿拿包药

我偷偷等着,等她拿出一本童话

把我装进小时候

 

 

从天上

 

从天上,往下看,南国冬天依然葱茏与

美丽的大地呀

每一次用手机卫星地图给大地上的村庄

屋子做地址标注

我心里总是一动:这样的情景为何这么熟悉

一块又一块生机盎然的田地,像拼图一样

一条又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通往魔之宫

一曲又一曲潺潺湲湲的溪流,奏天空之音

我更加相信我的前世一定是云朵、霓虹或风

今世贪恋红尘而落下

  

 

担心

 

每次抓一个法律上的坏人,父亲总要担心

好几天,怕我遭报到报复

有一次我向他解释斯德哥尔摩症

解释一个国家的暴力机器

他就说:我只觉得担心

 

他以前走货车,总是颠沛流离提心吊胆

每天凌晨四点就要出门。天下还是黑色的

他以前因运过别人的私货,取过保候过审

极痛恨那个欺骗他的货主与那些乱作为的警察

 

每次看我着一身警服出现在他面前

都会恍惚一阵子

我尽量收好制服。我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部

法律。父亲只有善良的法典与小草的法则



 

又见炊烟

 

在荒芜的村寨里,从倒塌的房屋上走过

就像从一具尸体上走过

一对老夫妻,还在村寨最深处,生火做饭

炊烟袅袅升起,像极古装梳发女人待嫁的腰身

多么新鲜与水润

 

我问老两口,怎么不搬去新寨住

老头子苍白与天真的样子,让我相信时间

其实是头尾相连的圆圈

他把头摇得像雪山上的转经筒,说

一辈子,只合经过一个地方的繁华落尽

  


 

还活着

 

还能为一些小事而忤到一颗心

还在为不可告人的目的精心专营,耿耿于怀

 

还能被一条陌生的狗吠个不停

还有一条永不松弛的筋把着自己

 

还能被人戮着脊梁说:他这个人怎这样自私

还有一些不懂的、幼稚的事,要慢慢地犯错

 

还活着,还要在未知岁月里做一个有长有短的人

一个漏洞百出、庸俗不堪、恨不得赐死自己的人




月眉山

 

从虎蹄山望过去,月眉山就像一弯月眉

一颗明眸星子散发着淡淡的慵懒的味道

夕阳西下,月眉山更加迷醉于修一个

千年之梦。后来虎蹄山被挖土机挖走

月眉山修建了殡仪馆。后来山下的公路安置

电子交通纠违探头,限速60公里

 

后来,我认识的一些老司机,限速互相提醒

提及月眉山,我才知道诏安还有一个

如此安静与神圣的所在。每次减速

似乎在让着什么

月眉山里,多少灵魂正在安息 

 

 


安静的人

 

我是安静的人,我是冬夜安静的植物

那些看不见的树叶,在脑袋里,随物赋形

常常让我失眠

 

安静的人,都怀一面汹涌的海

海鱼在抵抗重力中握着一面迷人的星空

谁又能把它们一一捕获

 

安静的人,都极怕这声音的玻璃

啊,又一块玻璃碎了,它们尖尖地掏着耳朵

耳朵是最后一片安静的墓地

安葬着天下分崩离析的玻璃

 

 


 

一间偏平的小房子,住着六个人

村里的池塘,臭得发黑。她捞起污泥倒在屋后

追着冬天苦白菜的肥。我订门牌时

她说没钱,小房子住了几十年,以前一样穷

现在糗大了,只希望政府给点补助,看病消痛

 

她一提到政府

我就想起那个胖头肥肠神神叨叨的书记

那个脾气古怪一年不打一次照面的镇长

我把锤子尽力地打在钉子上

还是偏了,暗了。我暗骂,真没用呀

 

终于钉上了。像擂了一会儿催天的鼓,叹了口气

走出一条曲折的暗巷。憋不住,又回头

她和两个瘦瘦的女儿

还在那儿干巴巴地盼着,天能露半个青来

 


 

沈志明

 

沈志明当兵受了伤,现在神智不明,闲在家里

只知道劈柴堆柴。他不会用煤气,不会用电磁炉

只用柴烧火,修建全村唯一的炊烟

看见我穿着制服,一直死死地盯着我

像五岁的孩子。他真的也才五岁,问我认识

他战友小明吗?我敷衍:认识认识,我们同事

 

把家长里短修理了一遍

觉得妥了,我便想抽身回派出所

他执拗地盯着我:你和小明下午一定要来看我

我热好茶水,等你们

 

后来,我看见村东边,一直有炊烟

像梯子一样架着天空

甚至看见爬梯的人



 


更多沈国的诗分享——

 

沈国:没有失望便不会怀疑人世

沈国:你有什么烦恼,就吸一口

沈国 |  生命里总有质疑的声音:一切过往都只是镜子

沈国,一个国王的爱情诗

沈国:诏安乡土(组诗)

沈国:《标签杨绛》

沈国:雨,是冬天唯一还在走路的植物

沈国:民国饭馆

沈国:为春天守关


《水仙花诗刊》编辑专栏 <wbr>| <wbr>沈国 <wbr>| <wbr>保护祖国,有警必接


《水仙花诗刊》


开放式、分享型的自媒体诗刊/

真善美、在俗世的纯民间诗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