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仙花诗刊
水仙花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61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你活过的时间都不会被浪费

(2016-01-18 07:48:57)
标签:

水仙花诗刊

水仙花微信号

福建龚吴凯的诗

漳州诗人龚吴凯

闽南师大龚吴凯

福建龚吴凯的诗——


你活过的时间都不会被浪费


 

琥珀

 

成琥珀

是死的

是美的

到一天,我不在了,你不在了

你还会在

 

琥珀不会说话,不会爱我

烈火能焚尽它,但是不愿

疾风可以撕碎它,但是不忍

时光睁大眼睛远远看着

生怕自己的气息会破碎它的美丽

把它托付给我

我可以把琥珀放到柜子里紧紧闭上

它不是活的

 

那又怎样

 

 

对不起,少年

 

决定再杀一次

拍拍胸膛的怒吼

空中挥舞的长刀

杀不了人的

真正出色的杀人者,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语言

不浪费一丝力气

无论绳子,匕首,语言

 

你已经知道了吧

你不是茧

不是凤凰

你是伤痕累累,死气沉沉

不用再来找我了

看着就好

看我如何死亡

 

 

最好看的颜色

 

世界,透明的蓝和活着的绿

郁郁植被和花儿

我不喜欢衬托这种说法

年轮渗积成褐是美的

叶脉捧着阳光

荫是徐徐走动,连不成一片的洋

放亮着

光晕的牵牛花小灯泡

它蜿蜒斑驳的电线也是美的

有些碧是带着虫鸣鸟蹄声的

清风携着花香,成长总是满满的希望

 

他们说

年华堆砌的西方最美不过

岁月更迭的节点

带着响声和团聚

战士们撒出的温度换来的

 

奖杯上沾着汗水映着笑

是麦穗低头随风摆动

月不是镜

月是画

 

有些颜色放在一起很好看

红和黑

金黄和湖蓝

颜料盒里的颜色参差地被宠幸

我对他们有偏爱

我离不开它们的任何一个

 

诗人是蓝色的

有些人他们诗人的时候是好看的蓝色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蓝色

 

一个狡猾的答案

往下流的

渗入的

哺育的

是最好看的颜色

有什么办法呢

世上的道理都是狡猾的

 

 

虚度时光没什么不好

你活过的时间都不会被浪费

 

只是啊

尊重的是曾燃烧

你的烬

苍老是令人愤恨的

年长者

 

 

我是我的女儿

 

我的女儿

诞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深爱她

迂腐的,执着的

给她最好

 

喂她吃饭

耐心教她说话,牵着绵软小手带她走路

女儿的小成长是心底的惊喜,幸福

我知道,成长会让她离开

 

边为她织大一号的毛衣边傻笑

要穿的暖暖的很好看

关心她的健康

难过的时候紧紧抱住她

也满足她无理的小要求

不让她去做危险的事,平平安安地长大

 

支持她去实现自己,不要为别人的看法所牵绊

我的女儿也许很坏,也许很乖
我不能原谅全部
我能接受所有
她一切的一切我都不会放弃

不让我的宝贝女儿随便谈恋爱

对她爱人的标准近乎苛刻

不管有没有爱人,我会穷尽一生去爱她

一定要幸福

一定要幸福

她会陪伴我一生

 

 

宿醉

 

我喜欢跑第五道

也许是只有今天

也许明天就不来田径场了

 

无数次一瞬而过,哪怕是无数次

过客有的是过路,经途

原来这条走了三年的路只有一边有

开着小黄花的,姿态很美的树

 

明明七八十岁的人生

活两百年,一千年

不想当时光洪流的浮尸

有姿态的,尊严的浸在逝和老

 

努力用左手去做很多事情的右撇子

坐最左边的位置,拿最左边的东西

纠结于都是右转弯的楼梯口

 

一个人买个大西瓜去江边

借着桥的光吃的很撑

西瓜很甜,风很凉爽

喜欢这种不知所谓的怪习惯

我很喜欢

 

 

粉色本子

 

知道我的学生写诗我很高兴

关于她们三个小女生友“宜”的

即使谊写成宜

但是真意不会有错别字

 

粉红色的小本

带简单密码的那种

要永远记得密码啊

永远珍爱本子里的

和密码一样简单的友谊

 

 

断片

 

听过一首很棒的歌,一点也回忆不起它

但我记得我听过

有很多事情回忆不起来

庆幸又可怕

 

藏身在普蓝深海下的好奇怪物

光影婆娑的碎片

沉睡二十年醒来,不知自己容颜的公主

 

因为害怕承担后果

因为后果本身

不断被报复

不断被报复

“一开始错的是你”

咏唱的精灵,她只活在歌声里

 

 

 

那些蒙尘的旧楼会被推掉吗

过往的感受被砖墙钢筋般敲打

曾经的真实心情破碎坍塌

死了的东西不会再死一次吧,只是露出森然的钢筋

言语的可怕在于它会让没发生的事先发生一次

甚至说一次,演百回

 

看啊,这次我等的会来

我惬意的走,我踏实的走

我知道它会来

我再也不建楼了

我想要一个家

我跟它一起死去

 

蜷缩在桥底的男人,为他狂吠的狗

脏污的粉色被子是他们的家

谢谢路灯为我们这些夜行者亮着

指引我们走向未知

路的尽头是路

路的尽头是岔口

 

 

观瞎

 

回忆不起来的童年

呼啸而过的青春

 

那是我不敢回去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最后

最后回去的

在我拿着明信片不知往哪寄的时候

能写下最早会背的邮编

 

 

 

没有年龄

我是需要时候的岁数

我是安伏与襁褓的婴儿发梢的柔软

我是父亲温暖强健的臂膀

我是在屋顶虚度整个夏日的男孩

惶惶不可终日,有野心和能量的小伙子

 

懦弱的,只有诗没有远方的少女

是有酒瘾,蜗居在桥洞的疲倦中年人

我是独行在长路漫漫,没有轮子的吉普车

动与不动

出生愈来愈远,死亡越来越近

 

 

大雪饼

 

东门焦糊的味道

我们去过的咖啡店和酒吧有的还在

不像你们

你们住的地方也还在

住的不是你们

 

那群人不在了

 

直到在后来者的眼里

看到了你们

现在,我是那群人

 

 

小公主

 

沉入海底小骷髅,大海能成为它的身体吗

潮涨潮落,思想浮沉

鱼虾互食,幻梦更迭

 

鲸的歌喉,章鱼的触手

它的欢乐是海豚

梦想是海星的海

一段叫空的绪乘着龙虾火车驶向海底更深处

 

蓝色的海水写不出蓝色的字

洋流撩动它的指骨

写下透明,写下它的名字


 

你活过的时间都不会被浪费



 


龚吴凯,福建云霄人,闽南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美术专业国画方向。苏轼对意境的理解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我离所谓意境大概还有相当一段距离,我的诗中很多意象,大概是美术生的坏习惯吧,可能看起来眼花缭乱,其实都在讲一些简单的事情,现在的我觉得读诗不一定要get到作者的本意吧,读到什么就得到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