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祚欢
何祚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211
  • 关注人气:2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时候过冬

(2010-01-12 09:45:44)
标签:

杂谈

              

我小的时候,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武汉的冷也是够级别的。

一入冬,满眼看见的就是冰。家家屋檐下的冰柱,从两三寸到一二尺,一个冬就那样吊着。地面上的小沟小河水凼子,冰结得亮晶晶的。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尽可能把自己包到棉花里,棉袄棉裤棉鞋,有的还套上棉大衣,上面还有帽子和围巾。“孤悬天涯”的耳朵也许会戴上一对耳套。唯有承载眼、鼻、嘴的那块地盘,常处于无法“打包”的裸露状态。偏偏这地方很耐寒,老露着还少有长冻疮的,而那被包裹的手、脚、耳朵,却经常遭冻,“红肿之处,灿若桃花”!

难怪民谚说:热不死的屁股冻不死的脸。

大人们对子女的防寒是很重视的。凡有条件的人家,都要让孩子带上“烘笼”和“脚炉”去上学。“烘笼”是陶制的,像一个安了把的菜缽子。“脚炉”是黄铜的,上面有一个带着许多小孔的盖子。在这两样东西里烧的是粗糠,一点阴阴小火可以烧一天,把手或脚放上去慢慢烤着倒真暖和。性子急的孩子不耐烦那个慢上劲,就脱了鞋直接去烤脚,多半的结果是一双脚臭了一间教室,只好在骂声中把脚包起来。

几乎年年都是要下雪的。孩子们一边唱着“大雪纷纷下,柴米油盐要涨价”,一边结了伙去堆雪人、打雪仗。

雪人推得怪模怪样,但总会有孩子从自己家偷出两个煤球来为它“点睛”,只一下,那“雪大哥”就变得“目光如矩”了。

打雪仗要的是呼啸而上的气氛,松散的雪弹伤不着人,只是每当“战争”临近收尾时,会有一两个“倒霉孩子”被人逮着往脖子里灌雪球。冷归冷,却要守规矩,不许发恼。

有几项冬令游戏是只赚不赔的——

“打毽兜”:自制的毽子,跳出“剪撑款踩磕”等15种花式,只会流汗不会受冻。

“擂陀螺”:驱赶自己飞转的陀螺去撞人家的陀螺,被擂“死”(不转了)的算输。也是玩得出汗的游戏。

还有跳绳什么的。

现在的冬天已经少有手脚冻得发痛的时候,许多游戏也没人玩了,没法或没兴致玩了。据说“暖冬”还是个世界性的课题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武汉味道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武汉味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