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祚欢
何祚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875
  • 关注人气:2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09年06月04日

(2009-06-04 08:39:30)
标签:

杂谈

大浪淘沙

      上文说到武汉商界的“局子”话和它的消失,其实在历史的进程中,武汉商界消失的还不仅仅是这些“零碎”,整个商号甚至整个行业消失的事情,随着科技的进步,发生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

   在汉口西关帝庙,曾经有一家盛名远播的苏恒太,生产的雨伞在湖北周边省份都有极高的信誉。苏恒太的时代,是竹架、竹骨、皮纸、桐油当令的时代,那伞便叫油纸伞。现在还可见到的苏州花纸伞,就是当年满世界油纸伞的余绪。不过苏州花伞更重工艺,属佳人玩赏之物,夏日遮阳,正好与荷塘垂柳相映衬,映现出一幅袅袅婷婷的活画图。到了雨天,它可当不得家了。猛雨之中,一个仅有荷叶大小的花伞,是遮头还是遮脚,一旦吹翻吹折,这一幅画,也许正可题作“留得残荷听雨声”!这时候苏恒太的伞就顶事了,张开来,藏进两人,还能左右不露肩,迎风作盾挡雨箭那是连颤都不带颤的。所以当年的武汉人乃至周边地区的人们,买花伞要到苏州,买雨伞就绝对要到苏恒太。

   正所谓一好百好。苏恒太的雨伞出了名,相关产品也好销了,木屐、油靴等等,只要有苏恒太的标记,就不愁卖不动。

   据说,苏恒太雨伞的出名,是因为一次怄气。那一年,制伞的师傅因为待遇不顺心,几次向老板交涉都只得到“生意好了再说”的答复,一肚子气就更没地方发了。想闹吧,又和老板沾亲带故,再说生意平平也是事实。憋着憋着,就拿原料不是了:该做四分的就做它五分,该上两道油的就上它三道油。做下来,这一批“怄气伞”竟比一般时候明显地重了许多。那师傅的本意是提高成本,减少利润。谁知这批伞卖出去,苏恒太的名气就如同八月的长江水,涨大啰!

   苏恒太的时代,是一只摔碎的碗也要拼拢锔好再用的时代,一只缸、一只锅,补了再补用几代人是见惯不惊,因而派生出补锅匠、补碗匠这些相关行当。苏恒太“一把雨伞比别家重半斤”的名头传出去以后,人们几乎就是冲着传说中的“重半斤”去买伞的,苏恒太之“发”,发在顺应人心。后来有人甚至编出这样的话头:“苏恒太,用不坏”,和江对岸的“伍亿丰,挤不通”成为双璧。

   然而,今天我们再说起苏恒太,就只能是说一个古老的传闻了。谁还记得这个招牌?谁还记得那厚重得可以做兵器的纸伞?两年前曾想搜集一双木屐,谁知问遍城乡而不可得,却得到老人们的一句话:“哪个还要那个东西!

  “哪个还要那个东西!”这是悄然发生着的变化一朝完成之后的结论——

   在油纸伞盛行时,曾有木把的布伞(号称“阳伞”)和竹把的油布伞与之并行,但都没有迈过它的“门槛”去。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克罗米”布伞成为时髦之后,与“克罗米”并行的就是塑料伞、塑料雨衣(四十年代的“玻璃雨衣”),油纸、油布就再也油不起来了。同时,随着从前被看作奢侈品的胶鞋进入每家每户,笨重的木屐、油靴便无人问津,自然死亡了。

   于是,“哪个还要那个东西”成为定局,苏恒太便成为历史,正是时也,运也,命也。

   同样,曾作为主要代步工具的轿子盛行之日,汉口该有多少轿行。后来有了人力车,轿子便只能作为婚嫁的礼仪工具而存在,轿行不存,花轿铺倒也足可为生。再后来代步工具越来越多样,就连农村迎亲也改用了自行车队、三轮车队以至小轿车队,花轿铺还能活命吗?这个行当,自然也进了博物馆。与之相关的,扎彩铺纸码铺,似乎也随它而去了。

   从前的街街巷巷,三百六十行里少不得几家南货铺,专卖竹篮、筲箕、脚盆、水桶、马桶之类。直至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还使用着这些东西时,大批的蔑匠、箍匠便继续在向南货铺提供货源。到今天再看,用篾筲箕、篮子的人日渐减少,用木盆的人更是凤毛麟角,于是,穿街走巷喊着“打箍”的人和“扎筲箕”的人已然绝迹,南货铺也南北东西皆不见了。

   岂止如此。随着服装行业的发展、做大,原先前店后厂格局的名牌服装店如怡和、祥康、首家等等,都因为买成衣者日众,来料加工和选料定做者日渐其稀而停止了营业,卖面料的绸布匹头号,也改为多种经营了。曾几何时,汉口街上提起志诚、国大、谦祥益还是无人不知,甚至可以把它们当做路名的标志,今天还有谁记得志诚布店在何方……

   这其中有的商号,有的行业如苏恒太雨伞,本来还是有机会免遭淘汰的。在布伞初出,还迈不过它的门槛时,它如果跟一步,在改变自己的同时也研究一下改变布伞,也许后边的几步落后就被它避免了。怎奈一些做出名的老牌子往往抱着老工艺、老配方不放,到后来想改变却跟不上了。

   这其中的多数,却是无法避开遭淘汰的命运的。人力车出来了,难道让人把轮子安到轿子上去?肩扛人抬的轿子就只好歇歇了——不歇也没人坐,还不如去干别的呢。

   这种淘汰,对于被淘汰者来说当然是痛苦的。但历史总不能因为避免变革时的痛苦而避免前进。电车出现时,上海黄包车工人曾经请愿,要求停开电车,以保证黄包车的就业率。结果,电车还是因为人们的喜爱而占据了主干道,人力车便只有在弄堂小巷中穿行了。今天就不用说人力车,就是当年打着独辫子的有轨电车也见不着了。

   前进的时候总得丢点旧东西,如果真有丢得可惜的,那就把它放进博物馆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学生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学生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