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心亭看雪客
湖心亭看雪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4,577,539
  • 关注人气:282,6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他两世投胎到这个家,其母在屁股上咬牙印佐证

(2019-06-12 13:05:32)
分类: 奇人异事
特别提示:本文转载自学佛网,原文链接地址为:
http://www.xuefo.net/nr/article54/544230.html


   湖北省广济县(看雪客注:1987年撤销广济县,改为武穴市,属于黄冈地区)周家垸周翁,出生时左边屁股有一排清晰可辨的牙印。其母亲讲,周翁曾两投其胎,牙印就是他上一世时自己亲口所咬的证据。这自然令人希奇,于是 越传越远,人们都想看个究竟。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翁已臻古希,每逢集体劳动休息时,村中男女老少总是凑在一起,半开玩笑地捉住他然后扒下他的裤子瞧希罕。 从牙痕引至的这段宿债难消的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翁之父母婚后十多年,曾先后生了四个男孩,却都不满半岁便害病夭折。翁是第五胎,打满月起,也是隔三差五病病歪歪。为给孩子治病,没几年便把一点家底全掏光了。父母终日忧心忡忡。

  一日垸中来了位算命先生,父母找先生一 算,说∶“这孩子除非用迁坟棺材上的万年钉,打把锁头挂在颈上,直至十八岁,再看能否躲过此劫。”父母听后,千方百计打了一把万年钉小锁,给他套在脖子 上,日夜不取。尽管如此,还是大小病不断。一家人天天以泪洗面,在惶恐不安中度日。

  孩子十六岁。一日又患重病,父母在床前哭 泣。翁突然以一种异样的口气说∶“父母亲,我现在实话告诉你们,我这世做你家儿子,是讨你们两世前欠我的四头牛债来的。本来十一岁债已偿清,可是被锁住无 法脱身。希望你们将锁取下放我走。否则我不仅不能给二老奉终,还要弄得倾家荡产。等我再投生到邻村胡裕泗垸胡某家,将他欠我的三十五斤线纱钱讨到后,还回来投胎做你们的儿子,以还这五年所欠和十六年来的养育之恩,那时就永远不走了。”父母听后,心如刀绞,疑道∶“你说的可是真话,何以为证?”儿子昏沉中呻吟道∶“只要将锁取下,我死后一个月内便在胡家托生为女婴,半岁后死去。再来就永远不走了。如不信,可叫母亲在我左屁股咬下牙痕,我二世投胎还把它带来, 以为凭证。”事已至此,又无药可救。母亲只好含泪在他左边屁股狠咬一口,随后取下铜锁,儿子随即死亡。

  两个月后,父母悲痛之余,满腹狐疑。不知儿子所言是真是假,于是其母扮作一卖丝线的,去胡裕泗村打听。一路打听来到胡家,暗中询问,其家果然一个月前生一女婴。闲聊中当问及三十五斤线钱一事时, 无心的家主道:“有这回事。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年)一弹绒匠在我家弹棉絮,当时因家中无钱,曾欠他三十五斤棉纱钱一直未付。后来弹匠死了,也再无人来讨。”母亲遂暗暗将此事记在心里。

  半年后,果然传来胡家女婴的死讯。母亲又怀孕生下一男婴。三朝时接生婆帮助洗净抱到床上,母亲扒开婴儿屁股一看,左边屁股上赫然一排深深的牙痕,即周翁也。翁一生无灾无病,将父母送老后,活到八十一岁无疾而终。


推荐阅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