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心亭看雪客
湖心亭看雪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953,311
  • 关注人气:282,7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发生在湖北襄樊的女变男投胎转世案例

(2011-09-01 21:57:50)
标签:

杂谈

分类: 奇人异事

特别提示:本文全文转载自峻峰师兄的博客秋夜雨的BLOG,原文标题:《关于转世轮回的真实案例》,链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4ca4360100w3a1.html

 

关于转世轮回的真实案例

作者  峻峰师兄(博客秋夜雨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嘎玛仁波切!顶礼上师根让仁波切!顶礼阿根大堪布!

顶礼上师丹增尼玛仁波切!

顶礼无上成就莲花生大士!

南无佛 南无法 南无僧

 

    最近慈祥的岳母来京看望外孙,空暇时我让她看一篇关于转世轮回的文章(也就是前几天发的有照片的文章---非罗的故事——见附录),岳母看完后当时就给我讲了一个她小时候发生在身边的真实的故事,不过故事的主人公现在已经过世很多年了,但当地人都知道这个事情。

 

    岳母的老家是湖北省襄樊市东津镇的,岳母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在她的小时候,岳母的母亲给她讲了这个事件,并且事件的主人公是她表姐的公爹。由于年代久远,事件中人物的真实姓名已经不能完全记起,只知道此人小名叫做马娃,男性。马娃这一世出生在东津镇下面一个叫六两河的村子,在他长到会说话也就是大概3岁的时候,就总和他的爸妈唠叨说要回去、要回去。刚开始家人也没太在意,没当回事,还以为小孩子在闹着玩呢,但由于孩子总说,于是就认真地问他,你要回哪里去?马娃就说要回以前的家,那个家在另一个叫做老营的村子(这个村子和六两河村相隔并不太远),马娃还和他今生的父母说:要快点回六两河,因为,现在,他(前世)的两个儿子一直在为了房契的事情吵架呢。正是他(死前)把房契藏起来了,所以得回去说说。

 

    就这样,禁不住孩子总说,马娃的父母就带着他去到那个叫老营的村子,在马娃的带领下果然就找到了他前世的家,并且认出了前世的两个儿子。马娃一到(前世的)家就说你们别吵架了,我把房契藏在一个罐子里了。并且直接就去找出了这个罐子,拿出了他前世藏在里面的房契。

 

    原来,马娃前世(是女性)是这两个人的母亲,他的两个儿子因为互相怀疑母亲(生前)把房契给了对方,便三天两头为分房的事情吵架,从老人家在世的时候就一直吵个不停。但无常现前,老人家没有来得及处理好房产的事情就离世了。然而,不知是何因缘,此事从前世记到了今生,直到投胎转世了才以一个3岁小孩子的身份回去处理了房子的事情。

 

  从此马娃前世的两个儿子也不再吵架,并且因为此事,前世的两个儿子还认三岁的马娃为干爹了。并且还和马娃今生的家人保持了很好的往来,直到离世为止。

 

    此事在当地传为美谈,很多老人都知道。本博主认为此事的真实不虚,再一次印证了轮回的真实存在。只希望那些对轮回还持怀疑态度的人快快醒来吧。佛慈悲众生,讲的都是宇宙万物运行的规律,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

 

 

附录:

前生后世 铁证如山——两个回忆前世事例采访一——非罗的故事

原发于慈诚罗珠的博客,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4975a20100a0nj.html

 

前生后世 <wbr><wbr>铁证如山鈥斺斄礁龌匾淝笆朗吕煞靡

慈诚罗珠堪布采访唐科 

前生后世 <wbr><wbr>铁证如山鈥斺斄礁龌匾淝笆朗吕煞靡

采访唐科父母

 

前生后世 <wbr><wbr>铁证如山鈥斺斄礁龌匾淝笆朗吕煞靡

与吉美图旦和唐科合影

 

前生后世 <wbr><wbr>铁证如山鈥斺斄礁龌匾淝笆朗吕煞靡

           冬摩措的中阴身徘徊漂泊的黄河——位于拉嘉寺附近

 

一道朦胧的晨曦从窗口透了进来,将李宗春从甜蜜的梦境中唤醒。一天的劳作又要开始了,他不得不离开那舒适温暖的被窝。他吃力地从床上爬起来,感到浑身一阵酸疼。“哎!人老啦!”他不由得叹息道。

 

他走出小屋,同伴们也都开始陆陆续续地走出了房间。这是一条不起眼的公路上的一个不起眼的道班,里面有十二、三个工人。他们分别来自于四面八方,每年10月20日左右,道班就开始放假。等到第二年的春天,他们又从各自的家乡返回到一起,带来家乡的土特产以及各种逸闻趣事、小道消息。

 

李宗春的老家属于西宁,家里有五个女儿。他在这个道班已经呆了很多年头了。每天的工作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对付各种土块、石头,即使偶尔抬头极目眺望四周,也不过就是那些早已厌倦的土坡山峦。寒来暑往,在这条道上,他洒下了无以计数的辛勤汗水,度过了风华正茂的青春年华。可以引以自豪的是,最近,他靠自己的收入为家里添置了一台手扶拖拉机,这让周围的邻居羡慕不已,也使他这些年的辛劳没有白费。

 

对这种枯燥、单调生活最现实的调剂,即是和周围牧区牧民们的交往。这些年,他早已和他们混得滚瓜烂熟,只要有空,他就会到牧民家串门,特别是一位叫拉玛的牧民,更是和他成了莫逆之交。有无数个夜晚,他们在一起谈天论地,说古道今,共同迎来一次次黎明。日子一长,他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最好的去处。

 

毕竟在这一方土地已经生活了许多年,总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情结、挥斩不去的眷恋,这里的山水已经在他骨子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但让他头疼的是,他最近老是感到疲倦,一天工作下来,累得腰酸背疼,使他意识到道班的工作也不能再持续下去了。“看来我应该办退休的事情了,今天去给拉玛谈谈。”他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往拉玛家踱去。

 

拉玛家住在离道班一华里左右位于山沟的牧区,沟里有七、八户人家。几句寒暄过后,他进入了正题:“我最近老是感到身体不适,修路的工作是要靠体力来完成的,现在我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了,准备打退休报告。”听了他的话,拉玛也生出几分不舍,道班里的工人中,就数李宗春与他之间最为投缘,可以说是无话不谈,但叶落终究是要归根的,道班工作也不能干一辈子啊!所以,拉玛也十分赞同他的打算。李宗春临走的时候说道:“看来此事宜早不宜迟,我要加紧去办退休报告的事。”

 

放假的时候快到了,大家都忙着收拾行装上路回家。李宗春也将自己能记忆的债权债务一一结清了。

 

这天,李宗春将平时工作用的旧衣服鞋袜洗干净,晾在了道班院子里。这时,道班的司机小韩(现在在打武工作)正准备开车到县城去拿煤炭和柴油,李宗春心里正琢磨着退休报告的事,他想:何不趁机到县上把这件事了结了?连忙说道:“我也坐你的车一起去。”说完,就穿上崭新的中山装,坐着小韩开的红色柴油车赶往县城。

 

很快大家都办完了事,李宗春也准备回到道班去取行李,然后回西宁老家。在回来的路上,车经过黑土山的时候翻了车。当时驾驶室里有一个驾驶员、两个汉族女人以及一个汉族男人,一共4个人。车厢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李宗春,另一个是来自河南的工人,名叫石建平。驾驶室的四个人都平安无事,但坐在车厢里的两个人都同时惨遭不幸。在翻车的时候,一个柴油桶掉下来砸在李宗春头上,他当场就死了。石建平被大家送到了医院,因抢救无效,三、四天后也死了。

 

这件事一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最大的话题,很多人都去了翻车现场,满地的血迹以及车辆的残骸让他们惊恐异常。过了很长时间,恐惧的人们才逐渐恢复平静。最后,他们已经绝少想到那件曾使他们心悸的大事了。

 

大约一年过后,拉玛的叔叔有宁(现在已经去世)家又添了一个小男孩。这个婴儿刚生下来的时候,左边头颅跟一般人不一样,像肿了一样。过了一段时间,才逐渐消失,恢复正常。因为他是猴年(1992年)出生的,所以给他起名叫非罗(意即猴年)。

 

小孩子渐渐长大了,却有着与其他小孩不一样的饮食习惯。他喜欢吃菜,却不怎么喜欢吃藏地的其他食物。一天,家里煮了羊蹄和羊头给他吃,仅仅只有3岁,刚刚学会说话的非罗却出人意料地说:“我是汉族,汉族是不吃羊蹄的。羊蹄是拿来丢掉的。”说完就把羊蹄扔了。父母感到异常诧异,问道:“你怎么会是汉族呢?如果你是汉族的话?又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呢?”“你们家曾答应过要给我一坨酥油,我是来拿酥油的。还要到索朗那里去取卖运动衣的钱。”“你究竟是谁?”“我是道班的工人李宗春。”

 

有宁夫妇恍然大悟,他们一下子想起了发生在黑土山的那次车祸。有宁的确曾告诉过李宗春:“我给你一坨酥油,你放假的时候过来拿。”至于卖运动衣,也是确有其事,村上没有一家不知道,道班上曾经发过一套兰色的运动服,李宗春穿起来太大了,就以四十几块的价钱卖给了老家在达日县,后来过门到本地当女婿的索朗(现在已经去世)。大家都亲眼看见索朗穿过那套运动服,也知道他没有付钱。看来,儿子极有可能是李宗春的转世。

 

很快,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又因为非罗家靠近公路,有宁又是医生,家里经常人来人往,大家都七嘴八舌地问他各种各样的细节,他也乐此不疲地回答。刚学会说话的非罗虽然能够将意思表达清楚,但他的逻辑思维还不是很完整,只是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他时常头头是道地说道:“我家里有五个女儿,还有一辆崭新的手扶拖拉机。”“我的鞋和袜子洗完以后,晒在道班那里,我要去拿回来。”这些毫无隔世之感的话语,使大家都忍俊不禁。此时,周围人就会推波助澜地应和,他就讲得越发起劲。他还经常讲到汉地的生活细节以及一些很好笑的话,即使大家不想再听他的重复,但他还是不断地唠唠叨叨。大家于是开始叫他“汉猴”。

 

“汉猴”经常趁父母不备,偷偷溜到拉玛家,一呆就是一整天。直到晚上父母赶到,严加痛骂,甚至施以棍棒,才恋恋不舍,一步一回头地返回家中。大家都心知肚明,这都是他前世与拉玛熟识的习气造成的。在拉玛家,他也说了很多众所周知的情节,他还告诉拉玛:“发生车祸时,一只柴油桶砸在我的头上,我当时就睡着了。”原来,事到如今,在他的脑海里,并没有死亡的记忆。

 

一次,拉玛好奇地问起叔叔关于酥油的事,有宁回答说:“是有这回事。好可怜啊!他只是因为贪着一坨酥油,就来到我们家。”拉玛给叔叔开玩笑说:“那你把酥油给他,让他走吧。”

 

非罗家住在公路边,经常有各种车辆来来往往,他经常与其他小朋友一起爬到车上去。但是在看到道班的红色柴油车时,就显得非常害怕,就像看到杀害自己的凶手一样。每当他调皮的时候,大人就会威胁他说:“你必须好好坐着,不然就把你放到道班的车里!”这句话具有神奇的作用,无论任何时候,只要听到这句话,他就只有老老实实地坐着,绝对不敢起来。

 

有一次,非罗家的亲戚中有一个老喇嘛(现在已经去世)来他家作客,看着他迈着蹒跚的脚步回去的时候,非罗忍不住说道:“你今天走路很辛苦,如果我有一辆车,我就开车送你。”大家问他:“你会开车吗?”“那当然!”他骄傲地说。这类的话他说得太多,大家早已不以为意。

 

非罗最小的叔叔洛桑朗吉在果洛州草籽厂工作。一次,他生了一场病,因为非罗的父亲是医生,所以洛桑朗吉就到非罗家住了一段时间。他刚到哥哥家,大嫂基洛就告诉他:“这孩子是一个汉人的转世。”并将非罗的说法复述了一些,洛桑朗吉听了之后,有意问非罗道:“你是哪里的汉人?”“我是道班的工人,在去果洛州(与县城位于同一地方)回来的路上,在黑土山上翻了车,一个油桶掉下来砸在我头上,我就变得昏昏沉沉起来。”“那你为什么到这儿来了呢?”“他们家曾经答应要给我一坨酥油,我就为这个事来的。”“你已经吃了很多酥油,早已超过答应给你的酥油数量,你现在就该回汉地了。”非罗听后,显得极其不满,就不理他了。

 

又过了几天,他忘了前一次的不愉快,又开始讲述他最挂念的几件事。“我家里还有一辆新手扶拖拉机。”“那个女婿还欠我一套运动衣的钱。”

 

洛桑朗吉又问他:“你老家在哪里呢?”“在西宁。”“西宁什么地方呢?”每次问到这个问题,他都无法回答。大家常和他开玩笑说:“你好好想一下你家的地址,我们就可以去西宁把你的拖拉机开回来。你可能也有妻子,我们可以让她看看她丈夫的转世。你还有好几个女儿,也都该长大工作了,我们应该去看看她们。”但是,非罗始终说不出老家的详细地址。从会说话到上学之间,他一直都这样跟大家一唱一和。人们还常逗非罗说:“你呆在藏地条件不好,要不回汉地去吧。”“你去汉地吃菜吧,我们这里是吃牛肉的。”每当别人说出这些话时,他就会流露出厌倦的情绪。

 

非罗一天天长大了,等到七八岁的时候,他就不再承认自己是汉族,每当遇到这些问题,他就会回答说:“我出生在藏地,怎么不是藏人呢?我为什么要回汉地?”然后就会显得非常生气。并绝口不提以前的事。

 

在我这次采访的时候,他破天荒地回答了我一些有关的问题,他说自己现在什么也记不得了,即使回到原来的那个道班以及黑土山李宗春翻车的地方,看到公路上或道班上这些汽车也没有任何感觉。我想:他之所以这样回答,也许是因为家人时常逗他,他害怕被人赶回汉地的缘故,也许是真的已经完全遗忘了。但有一点他承认:他就是李宗春的转世。

 

在一般情况下,能够回忆前世的小孩到了七八岁的时候,今生的习气开始变得浓厚,前世的记忆也就逐渐淡化了。看来,唐科与非罗也不例外。

 

两个回忆前世的事例,我已经尽我所能地为大家作了介绍。有必要说明的是,故事中的情节,并不是我想当然地杜撰出来的,这一点,大家可以从后面所附的采访录中得到证实。即使是在采访录中没有的细节,我也有确凿的录音资料作为证明。我所做的,只是将那些片段汇集在一起而已。

 

在前后这两个例子中,没有发现任何欺骗和编造的痕迹和目的。这两个例子都不是我去采访时才发现的,而是在很早以前就有很多人知道。被采访的当事人,都是本分老实的牧民,不会有很多复杂的想法,也不会懂得如何将这些谎言编造得天衣无缝,即使编造出来也没有任何价值和利益。他们现在居住的地方,相距也比较遥远,如果那么多的人精心商量、策划,串通一气,统一说法搞欺骗,必然会有一定的目的。但这些事件的发生至今已近十年,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他们以此为手段,进行过任何带有个人目的的欺骗。如果这次我不去采访,这些事情也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自然湮灭。

 

而且,其中第一个小孩唐科的前世既不是什么“上师”、“活佛”、“空行母”、“明妃”,也不是社会上有名望、有地位的人,只是一位普通的妇女,没有任何特殊的身份。他的父母故意没有向他前世丈夫的家人讲述关于他是“冬摩措”转世的任何情况,也说明他的父母,根本不想借此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好处。所以,我们找不出任何欺骗的目的。

 

第二个孩子非罗的例子也是这样,所有当事人的说法,甚至在很小的细节上也都是一致的,他们都众口一词地承认,这孩子是一个汉族道班工人的转世。我们都知道,在牧民的心目中,道班工人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因此他们不必编造谎言,说自己的儿子是这样一个道班工人的转世。因此,我们也没有发现丝毫欺骗的动机。

 

还有,唐科前世的妹妹拉日和姐姐卓措,她们两个都已经是五六十岁的老人,在我拍摄之前和她们交谈的时候,只要一提及“冬摩措”的转世,两位年迈的姐妹就不由得老泪纵横,她们都是一边哭着一边给我讲这些往事的。有好几次甚至哭到泣不成声,使我也感到有些于心不忍,不便再去打听更多的生活细节。我不相信这样的老人为了欺骗,能有如此精纯的演技,即使是训练有素的专业演员,也不能演得如此真切。因此,我认为,她们所讲的事情都是具有说服力的。

 

还有一件事就是,在我用录音采访拉玛时,拉玛说的一句话使我至今记忆犹新:“有宁已经去世了,我不可能无中生有地捏造一个死人的语言!”作为藏族,我深深懂得这句话的分量。在藏族的习俗中,也许可以编造一个活人的话语,但不会杜撰一个已故亡灵的语言。

 

唐科作为女人的转世,也表现出非常丰富细腻的情感,以及深厚的女人习气,他对前世的亲人有着浓烈的眷恋,这也可以作为他是一个女人转世的佐证。

 

依靠这些证据,我最后的结论是:这两个小孩无疑是死去那两个人的转世。

 

通过这两个例子,我们可以了解到,每个普通人都无所逃于天地之间,肯定是要转世的,既然要转世,就应当为来世做充分的考虑和准备。人生如石火电光,稍纵即逝,不为来世着想是愚昧的,如果至死不悟,又有谁能保证自己的来世平安顺畅呢?

 

有人对来世这个字眼讳莫如深,以为不谈来世,来世就不会来寻找自己,这样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虚度人生,这纯粹是掩耳盗铃的愚痴之举。知道了前生后世的存在,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有芒刺在背的感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自己的来世获得幸福快乐,就不能再自欺欺人,就不能等到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的时候,再去仓促应战。就应当未雨绸缪,居安思危,趁着年轻力壮的时候,为后世做积极而又有意义的准备。如果做了准备的话,我们每个人的精神和肉体,都会越来越清静,越来越自由,来世的幸福也就指日可待了。

 

这个方法是当下就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就看我们是否付诸于实践了。从善如登,从恶如崩。是一如既往地奔忙于今生的幸福,还是为来世作充分的打算,犹如泰山鸿毛,孰轻孰重,想必大家都是能够权衡掂量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再否认前后世的存在,从现在开始,做一点让我们百年之后感到幸运和欣慰的事吧!

 

 

讨论(作者:阿明)

 

1.转世者显现前世生理印痕的情况普遍存在:

 

[连载] <wbr><wbr>非罗:仅为酥油汉转藏鈥②《藏区再生人实案启示》/阿明

 

    在采访视频中,慈诚罗珠堪布曾经询问非罗的大哥:“非罗出生时,身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样记?”非罗的大哥讲:“他左半边的头颅,跟普通人不一样,像肿了一样。”而据非罗幼年时回忆前世自述:““我是道班的工人,在去果洛州回来的路上,在黑土山上翻了车,一个油桶掉下来砸在我头上,我就变得昏昏沉沉起来。”显然,大哥所说的肿了的地方正是非罗前世被油桶砸后留下的印迹。

 

2、转世者会携带前世恐怖意象的深刻记忆(阿明)

 

[连载] <wbr><wbr>非罗:仅为酥油汉转藏鈥②《藏区再生人实案启示》/阿明

 

 


3.对于细小财物的执着也会导致再次转生:

 

    事主非罗的前世是一位在藏区辛劳谋生的汉族劳工,应该没有佛教信仰,能够再次转生为人且是男身,也没有什么值得遗憾的。然而如果是我们这些具足佛法信仰,迫切的希望此生往生净土的佛子而言,再次转生为人应该是一种很失败的结果。

 

    对于非罗的本世转生的原因,在他幼年时回答家人的问题:“如果你是汉族的话?又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呢?”他的回答是:“你们家曾答应过要给我一坨酥油,我是来拿酥油的。还要到索朗那里去取卖运动衣的钱。”仅仅为了一块酥油和四十块钱,就再次转生为人,真的是令我们这些佛子叹息!

 

    事实上,即便是修行非常好的佛子,如果在临终时不能妥善的处理好遗产的处理一样会导致再次投生而无法往生解脱。末学以前就曾经著文记述过藏区一位老人因为死前眷恋财物而堕落为傍生的实案(详见《藏人往生歧路公案:—惦念松石转虫身  具证师度方解脱》: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08it.html)。

 

    总之,我们这些祈望今生往生净土的佛子,需要在生前时时熏修减轻对世间财物的执着,并且老年时早早做好对自身财物的分配和处理。 

 

 

推荐阅读:

山东电视台报道:夭折男孩转世投胎到邻村?

他盖着生父的印签转世投胎!!

女变男男变女的几个轮回转世案例

堪布土登翁修亲历的轮回事件

人死后再投胎前夕直接往生极乐世界的窍诀

亲历:女儿被杀后投胎转世再续前缘(转载)

如何判断自己是哪一道众生投胎转世?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投胎转世实验

龙王第三公主投胎转世在台湾

意外怀孕!诚沟通请佛菩萨劝走投胎

人死后投胎,不一定在地球

天津居士对两起“人死后投胎变狗”事件的调查

现代中国境内52个投胎转世案例

美国科学家对投胎转世后前世生理特征继承情况的研究

如何确保下一世起码还能投胎做人?

红岩烈士牺牲40年后投胎苏州转世成女孩

惊世案例:斯里兰卡前总统投胎转世

自杀者死后极惨,没找到替身很难投胎

她亲见一“老鬼”投胎成了她的儿子

灵魂(神识)投胎到底是在什么时候?

发生在我身边的投胎转世事件(转)

主流媒体广泛报道“印度少年五次在同一家庭投胎

小妾被害死,六次投胎回来报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