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心亭看雪客
湖心亭看雪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481,814
  • 关注人气:232,5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海涛法师的出家因缘

(2011-03-22 22:18:09)
标签:

杂谈

分类: 奇人异事

海涛法师的出家因缘

 

   每一个人的生命就像一首歌,都有它的歌谱,高低起伏,所以,佛陀要我们每个人从自己的生命里面,体悟生命的真理。不过,各位要有一个观念,花若要结果实,就得舍去当初美丽的花瓣。一个人的成长,一定有舍弃、放下的过程。女人,年轻时很美,手很细嫩,不过若要做一个贤妻良母,为了做家事、照顾小孩,就会有一双很粗糙的手。一个小孩,要独立、要成长,就得离开一向很依赖、很挚爱的父母,这就是现实的人生。

 

  其实,每个人都有一样的过程;包括想要修行的过程、想要成就的过程,一切众生所面对的悲欢离合,我们都要去面对。

 

  我出家的过程也没有什么特别,我籍贯是台北人,但是在高雄出生。

 

  父亲来高雄拆船,那时家里的环境比较好,小时候,也不知道出生在高雄那里,总共搬迁三个地方,只记得一个地方叫‘三块厝’,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问我母亲,她也说不清楚。

 

  孩时,常常做梦,现在才了解我常会梦到出家人,甚至有一段时间,每晚都梦到同一个出家人站在床头看我,那时还不知道出家人的模样,我心想,大概是我常跑去田里偷捉鱼,所以那个种田的人就常来找我吧!三块厝(三民区)

 

  渐渐,长大之后就开始接近宗教,记得母亲曾带我去教堂,也曾带我去佛堂拜拜。

 

  读小学的时候,就搬回台北,一直在台北受教育。我有一种习性,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很专心,包括玩、打麻将、赌博、嗑药、交女朋友、同居通通都有,我认为,人做什么事情,既然要做就要深入。幸好,虽然很喜欢玩,但是不曾心存歹念,不会用心机去设计人。所以,读书认真,玩也认真。

 

  小时候虽然很喜欢拜拜,但是不了解拜拜的意义,反正到处拜就对了!念书时,每天去孔子庙拜,希望拜了成绩好,甚至孔子诞辰拔牛毛,我都第一个站在那儿等,为求智慧而拔牛毛,现在知道那叫没有智慧!

 

  后来,比较认真参与基督教,因为基督教长老团契有很多活动,我认识很多牧师和外国人,觉得他们很亲切!我们中国人,尤其台湾人,好像比较严肃,看到人不太会笑,但是从小认识的外国人,奇怪!他们看到我们都会笑,感觉很亲切!传布耶稣基督那种博爱,用很简单的道理而讲的很清楚,也因为如此我才会对基督教感兴趣。

 

  讲到这里,我必须说,虽然佛教是最究竟的,但是大乘佛法的经典有的地方比较深,经典绝对没有错,但是我们必须配合现代的社会,将佛法的道理,用简单、直接、白话的方式表达,让每一个人都能立刻了解、一看就懂。

 

  一开始我就很认真接近基督教,看到电线杆上基督教每一句标语,我都会去思考,学习那种博爱、爱人的精神。直到读大学的时候,学校的校长,创立‘全神教’,认为万事万物都有神。因为基督教、天主教、基督教、回教都是‘一神论’,主宰只有一个而已,因此这位老人家创立‘全神教’。我觉得很有道理,几乎,每天都来看他写的东西。那时候的院长是张其昀博士,他每天都在图书馆里面找书,写一些重要的文章,印给学生们看。

 

  老实说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很羡慕这种生活,虽然我还没老,不过我每天都在做同样的事情;看书、找资料、找智慧的语言,对人生、对个人有帮助的,就把它写下来,甚至尽量简易化印给大众看。所以,院长对我影响很多,因为改信全神教以后,对其它的宗教就会平等去看待。

 

  虽然接近宗教,不过我还是一样很爱玩,读书的那段时间,到学校就是相约整天打麻将,练脑筋,但是经常输,很奇怪!可是仍然很喜欢打麻将。这辈子头一次接近出家人,就在读书的时候,那时正在等车,刚好遇到一个法师,但是那时的心情是:遇到和尚,真倒楣!今天不用打麻将了!

 

  后来才知道,那位法师就是现在法鼓山的圣严法师,那时,他也在文化教书。所以,若因缘没到,就算大善知识站在你面前,也会错过。

 

  当兵之前很爱玩,每天不是打麻将就是谈恋爱、赚钱。我跟父亲同一个宿命,年轻就赚大钱,在大学念书的时候,一个月就可以赚十万块。因为下课就去教书、兼差上班、最后干脆开赌场、抽头,非常好赚,整天赚钱、整天玩。我父亲也是这样,从日本回高雄,就开始赚大钱了,所以少年得志大不幸,就比较不重视金钱。

 

  我是建中毕业,那时建中是第一名的学校,在学校我成绩很好。父亲是商人,希望家里的兄弟有人接他的事业,结果大哥不愿意,他要读工程;二哥也不要,他要读文学,剩下我,父亲规定我一定要考商科,那时我理工、数学比较好,对学商做生意没兴趣。要考大学时,父亲逼迫下,我只好办休学,开始读历史、地理,但背不起来,结果考不好,第二年重考。

 

  之后,我就没住在家里,因为,有一次在家里,跟女朋友讲电话,结果父亲不但在一旁听,听完以后还要加以批评,我觉得很受污辱。甚至有一天,父亲跟我说,这间房子卖掉了,叫我搬走,因为,那时候我父亲常打麻将,结果输了!离家出走在外面流浪的生活,对我帮助很大,到现在为止我还蛮习惯的。

 

  那时候,我对父亲不很尊敬,就离家出走,离家以后,每天流浪,白天吃同学的便当,每一个人吃他二口就OK!

 

到要考大学,我很努力读书,成为补习班第一名,不但不用缴补习费,还发给我奖学金。联考前,同学邀我去拜拜,拉我去台北恩主公,我问:“要怎么拜?”,他说:“将你的意思跟祂讲呀”,我只好说:“我要考大学,每天读十八个小时,一定要让我考上!”。
 

我只有写四个志愿,那时候考大学分甲、乙、丙、丁组,丁组是商的,父亲叫我一定要读商科,我就叛逆,只写法律;台大法律、政大法律和中兴法律,后来看到文化,写了一个观光系,我并不知道观光系是做什么的,我还是把它写上去,因为这不是商科的。

 

 考试时,我每科都考的很好,最后一节课,考地理,刚好二哥当兵回来,直接跑到考场找我,跟我说:“女孩子准备好了,等你五点下课我们一起去跳舞!”,我心理就不断的想着:五点下课、五点下课,要去跳舞,这下解脱了!浑然不知四点二十就收考试卷了,虽然我早就写好了,但都写在试卷上,还没填入电脑的答案卷,结果四点二十到了,当!当!当!监考老师别的考试卷不去抢,只管来抢我的,我整个人都快要昏厥,愣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题是一分,结果我才划二十几题,考试卷就被抢去了!结果有写的都对,没写的就没办法,地理我考二十五分。

 

四点二十,我心里十分痛苦,只好买一瓶汽水在那儿等二哥,二哥来了,还带女孩子来,整群人要去跳舞,他看我脸色怪怪的!我告诉他实情。我那么认真读书,怎么会变成这样?二哥听了也很伤心,五点是他跟我说的,但是怪我自己太粗心。

 

不拜还好,一拜居然变成这种结果,所以,我跟二哥说等一下不用跳舞了,整群人去恩主公,全部砸!后来,人员都找齐了,二哥又打一通电话给母亲,母亲听到这件事情,就哭着跟我们说,你们不可以真的去砸恩主公,等放榜真的没考上再说!我说,那有可能!地理根本写不到三分之一,怎可能考得上!

 

放榜了,我数学考得比别人高,地理就等于别人的数学分数,结果真的考上了,347.55分,刚好达到文化大学观光系的最低录取标准。第一天去报到的时候,系主任特别问:最低分的是那一个?我举手。但是,从那时候开始,每学期我都是第一名。可是系主任讲一句话很好,让我的人生有所改变,他说:“读观光系的人,读书不用第一名,但是穿衣服、讲话、讲英语要第一名,要会玩、要会带人玩!”。

 

我读书一直都是第一名,这个观念我从来没有过。读文化以后就开始学玩,所以什么事情都会,我觉得这样有好处,虽然三十五岁才出家,但是因为人生的经验比别人还多,什么事情都做过,出家以后,了解社会比较深。一个人若都曾拥有过,还放得下,对自己极有帮助,我发觉,这是命运的安排,如果我去读台大法律系,可能会照父亲的说法,做生意,要不然就走上政治的路,我可能就会继续读书,读到博士,开始去参加选举,走政治的路,一个人若走政治的路,就比较不可能来学佛。

 

当兵回来以后,对恩主公觉得很不好意思,只要经过就去拜,也因为这样,常常去恩主公掷筊、抽签,慢慢就接近道教、认识我的太太,后来和她结婚。她常讲,还好你常拜恩主公,她才会去认识这个老公,因为我太太她们家就是恩主公的创建人,她们家盖的。

 

结婚以后开始创业,我运气比较好,可能是过去世修的福报,事业赚钱,娶的老婆很富有,所以这辈子比较不用操烦,从我太太知道她有身孕开始,就一直富有,那时候刚搬进一栋新的房子,从那间房子开始一直到要出家之前,就已经拥有四栋房子。

 

我常说人一定要修,我觉得我那个孩子带给我很大的福报,从开始有身孕到出世,做什么事情都很顺利,动产、不动产越来越多。因为跟他结善缘,我要出家的时候,除了这个孩子同意我出家、希望我出家,没有人夸奖、赞叹我出家。

 

开始拜道教以后,我也很认真,到处跟人家去通灵、跳乩。后来家里也设坛,我不会跳乩,但是有很多朋友都会神通、灵通!

 

设一个坛,大家可以收许多钱,可是后来都为了金钱而起纷争,那时我比较有钱,于是异想天开,拿钱给那些通灵的人,一次一百万、二百万把他包下来,要求他们帮信徒通灵时,不要向信徒收钱,我以为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结果效果不好,人心就是这样,有还要更有。

 

道教的传统的观念,相信有鬼道、天神、有前世、今世、来世。我们过去不相信,身旁边有这些通灵的人,才会相信因果,并且比较深入。

 

后来事业越做越大,不停的成立分公司,甚至国外也去投资,结果有一段时间居然要贷款,开销实在太大了!那时候心情就不好,因为有压力,有压力的结果,于是就到公司旁边的慧日讲堂,想到那里静一静。那时我不是佛教徒,进入慧日讲堂里面,坐在那里满无聊的,看到前面那尊佛像倒挺面熟的,感觉很舒服,我爱画图,画的人像就好像佛像一样。

 

那里有几位法师,拿一些书给我看,我才开始认识佛教,之后,内心就十分羡慕出家人,看到出家人无忧无虑,那么自在,我却为了生意操劳成这个样子!

 

 我时常问神、通灵,我们不能说问神、通灵不准,它可能跟你说些过去世真实的事情,以及一些命运的事情,只不过没有究竟,不能找到解脱之路而已。所以我常去算命,每次算命,都说我是出家人,我觉得很奇怪,还有一次,算命的说,你这个人是佛脚,怎么还去结婚生子呢?问我要怎么办?为了这件事情我很烦,我就是不要出家啊!为了不要出家,还有一次还跑去花莲王母娘娘庙拜到天亮,祈求由佛转道,希望能不能不用出家!

 

 还有一次,出国去玩,跟很多朋友去泰国洗泰国浴,洗的很厌倦,就跑在外面等候,结果有个算命的叫我过去,来唷!年轻人帮你算命,别人三百块,你两百块就好!反正无聊就花两百块算命,算了之后,他问我一句话,你想出家吗?我说,开玩笑!我已经听的很烦了,我不要出家!他说:我看你是出家命!连在这种地方洗澡也有人说我会出家!不过,我开始有点相信,我真的有出家命吗?所以,我问他:我要如何才不用出家?他告诉我,依据泰国的风俗,一个人若要躲避出家,他就要引渡一个人去出家,帮他出钱、买衣服、让他出家,这样你就不用出家了!

 

 回台湾以后,我很努力到处登报纸,找些爱念阿弥陀佛的、吃素食的,问他们要不要出家?若要出家多少钱都给他!后来我发觉,等我钱给了他们,就没有人要出家,全都跑光了!结果,一个人也没引渡到!

 

 直到自己去慧日讲堂,看到佛教的经书,印顺导师的书,里面写着出家的意义:‘出离感情的占有,出离家庭的占有,出离金钱、物质的占有,做一个世间的自由人。’看到这句话我很高兴!因为,我每天忙着赚钱、喜欢被人叫董事长、忙着照顾家庭,夫妻间虽然感情不错,不过还是有种种困扰,人究竟是向往自由的。从小,我就很喜欢鱼,很喜欢看鱼,看鱼在水里边游来游去很自由。也很喜欢钓鱼,但是不喜欢吃鱼。那时,看到这句话,非常羡慕,就开始深入,每天跑到慧日讲堂看书、拜那尊站着的佛像。

 

我同修(太太)的表哥已经学佛很久了,他设了五个佛堂。那时他做生意很赚钱,后来大家一起又投资砂石厂,又赚了很多钱,不过,那实在不是靠努力来的,而是赚得莫名其妙,是一种福报的结果。他剩下的钱都拿去盖房子,最顶楼的楼层都留起来,辟建为佛堂,让人念佛、拜佛。

 

开始学佛以后,我就去找他,拜他为师父,在家人拜在家人;因为他曾受菩萨戒,会讲经,他要求我背经典。他现在是什么人呢?就是中国佛教会的秘书长--道光法师。未出家前就非常精进,净土五经倒背如流。我很佩服他,于是开始背经书,那时心里就很羡慕出家了!

 

 但是真正出家,除了要有意愿,还要有因缘。头一次的因缘是,我太太那个表哥,那时正亲近灵严山寺妙莲老和尚,那儿经常举办朝山活动。有一次,他邀我们去,我头一次参加这种活动。看整群人拜的那么虔诚,实在想不透!心想,这群人怎么傻成这个样子。我跟同修说:‘要拜你去拜,我去上面等你!’我就带着孩子走上去。灵严山寺到达上面,有一个许愿池很大,树立一尊巨大的观世音菩萨像,我的小孩还很小,应该是四岁吧!他就跑到菩萨那儿拜,拜的很像一回事,拜完以后还跟我讨钱许愿,我也就同意了!我同修上来,我就问他:‘黄一伦!’我的小孩叫做黄一伦,为什么叫做〞一伦〞?我取的名字,〞一伦〞国语、台语、英语都差不多,一伦、一伦、ALLEN好写又好记。“你许什么愿呀?”他正经八百说:“爸爸,我许愿赶快出家做小沙弥”我看着他又问:‘你知道小沙弥是做什么的吗?’他讲的很认真:“做小沙弥就是要修行呀!”。于是我又带他去看小沙弥:“人家每天早上那么早起床、读书、用功、吃素,你可以吗?”。他说:“可以!”,我觉得很奇怪,我太太也在场。

 

后来,我太太的表哥听到这件事:“来!我带你去见老和尚”,那时我还不想去,我说不用…小孩说孩子话。自从小孩子说‘出家’这件事情,我心里不断思虑着,小孩子怎么会想要出家呢?仔细回想他过去和现在的行为,他不爱吃肉,只喜欢吃素食,拜佛以后,他拜得比我还认真。他很喜欢听佛教的录音带,有一次录音机坏掉,我修了好几天修不好,他跟我说:“爸爸没关系,来!试试看!”手打下去,‘阿弥陀佛!’居然修好了!他念‘阿弥陀佛’打下去会好,是因为他对念‘阿弥陀佛’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有时东西不见,他就自己念‘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还找不出来,就找我一起念,结果就找到了!念佛、拜佛让他很有信心,所以家里就有两个佛堂,我拜我的、他拜他的,他拜的是卡通的佛,我拜的是大人的佛。从他开始想要出家那时,每晚,我常跟太太商量,小孩子有这个因缘真的要出家,就让他出家,我们赚那么多钱,就盖一间大的道场给他出家好了!对小孩也不错!以后也就不用娶妻、生子、做事业,他若愿意过这种生活也很好。但是自己心里想要出家的念头却不敢讲,心想只要送孩子出家就好。

 

有一天,我跟孩子聊天,那时应该是五岁多,我说:“黄一伦,你出家,爸爸好好赚钱,有空再去看你!”,他说他七岁就要出家了,我说,好啊!结果有一晚,他哭得很厉害,一直跟我讲:“爸爸!你要跟我出家我才要出家!”,每次讲到出家,他一定要要求我跟他出家,后来我实在…只好答应他:“好…”,他才睡。那时后起,我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跟他去出家?父子讲好了两个出家,两个又去邀我太太出家,整个家庭就都想要去出家,我太太的表哥道光法师也想要出家,四个人就常在一起开会,讨论要如何偷跑去出家。

 

但是我最大出家的因缘,是我母亲,因为我的母亲,有一段时间生病,医生检查结果是胆癌,那时大家在做生意,没时间照顾她,就请两班特别护士照顾她,结果,有一个亲戚打电话骂我:“你们这些不孝子,小孩生病自己照顾,母亲生病就请别人照顾!”。我听了觉得很羞愧,从那时开始,晚上都睡在医院,丈母娘也刚好在生病,我太太照顾那边,我照顾这边,连我的小孩也得到中耳炎在动手术,那段时间对我来讲,压力很大。但是在医院那段期间,我才开始认识人生,从小,我不曾处理过这些事情,我很少生病,只是偶尔感冒、肚子痛,没什么大病,对医院的种种并不了解,照顾母亲住院期间,我发觉,我无法接受有人死亡、有人彻夜痛苦、有人紧急手术,尤其那些老人病症看起来很恐怖。

 

还有几晚我的母亲,只要两小时就痛一次,一下发烧、一下发冷,我紧张的跑来跑去,不知道该怎办?那时我很喜欢念《地藏本愿经》,若看母亲疼痛时,我就跪在床边念地藏经,念完以后就发愿,开始吃素食,古老的说法是补寿给她,藉由吃一段时间的素食,希望母亲会好一点。那段时间她也真的好多了!

 

我对母亲算很孝顺,看到母亲那么痛苦,我念地藏经给她,乃至发愿,我发愿希望真的出家,出家好好修行,学地藏菩萨,希望母亲,要就早点舍报,不然就早点好起来。

 

隔天要开刀,她说她不要了,她会怕!我经过父亲的同意之后把她送回家。回家三天以后,她又跑去别家医院检查,已经不太会痛,没事了!她觉得奇怪,怎么会这样!就跑来问我,我的俗名叫黄荣享,“阿享!你如果有发什么愿?一定要去实现哦!我知道你孝顺一定有发愿,我才会觉得很轻松。”她问我发什么愿?我说:“就是发愿出家啊!”。母亲听到我发愿出家,眼泪立刻掉了下来,她认为出家很歹命,这个好命儿居然要出家。但是她知道,发这个愿真的让她身体好起来,甚至再十年都没问题。

 

这个发愿很重要,看到母亲身体变那么好,所以,我出家的愿绝对不会退。

 

那时候,我想知道什么叫八关斋戒,在台北我也不熟悉有那些佛寺,除了慧日讲堂,但是慧日讲堂并没有传八关斋戒,当时高雄文殊讲堂慧律大法师最出名,就约我太太搭夜车,两个很精进地跑到高雄受持一日一夜的八关斋戒,天亮才坐车回台北。受八关斋戒时我就发愿,人家受一天,我要受一年的,不但受一年,还发愿受八关斋戒以后,希望能出家。

 

 回到台北,我太太说你受得这么认真,是了发什么愿?我说我发愿受一年的八关斋戒,她一听心都凉了,我说我已经决定了,还好我太太也很尊重我。

 

后来,我又去问我的师父--如虚老和尚,师父说,若想出家应该要受菩萨戒,所以我又到处去找,那里可以受菩萨戒,刚好高雄慈云寺会本大法师在传菩萨戒,我发觉,我学佛似乎跟高雄比较有缘。跑到高雄,我不会开车,虽然高雄出世但对高雄不熟,为了要找‘楠梓’这两个字又找不到,又不知道‘楠梓’台语叫〞楠仔坑〞,到处问好不容易才找到。受菩萨戒那时很认真,一心受菩萨戒发愿出家。

 

不过出家最困难的是感情这关,那时候,跟我太太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讲。为了受八关斋戒,我还故意将隔壁那间很漂亮的房子买来,叫她去那儿住,我住这边,晚上才不会相遇,因为要守八关斋戒。我的太太对出家很羡慕,曾经也有一段时间想要出家,但是她的想法是,一起出家,不是分开出家,我说出家在一起,何必出家,要出家就要分开出家。听到分开出家,她就比较不同意,不过她对三宝、出家人非常非常的尊敬。

 

我常讲,她这辈子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都出家人,因为她没有父亲,监护人就是表哥--道光法师,她的先生就是我,她唯一的小孩将来可能也要出家,所以对出家人,她很护持,也很会布施,我布施还没有她厉害,假使我今天布施九十万出去,她就把它补到一百万,我布施〞十〞的,她都布施〞百〞的,所以福报比较大,这是她的好处。

 

那段时间要出家,到处去找出家人,但是我太太也很聪明,我若接触那一个出家人,她就会找那个师父沟通,所以我找很多出名的法师想要出家,结果他们都说你好好的赚钱,护持佛法就好了!结果没有人让我出家。

 

出家前,有一次去越南,每天拜,一心想要出家,结果晚上做梦,梦见我跪在一个和尚面前。梦中看到自己剃光头的样子,很高兴,心想,我一定能出家!一定没问题!

 

我年轻时并不是很孝顺,因此内心里起了一个想法,这辈子如果没因缘出家,我也不要工作了,就一辈子奉养我父母就好了,我跟太太讲,如果你不让我出家,我也不跟你住一起,我跟父母住一起,陪他们出国、陪他们玩、陪他们做一切喜欢的事。

 

 那时候,到处想要出家都不可能。有一次去圆光佛学院,打算去佛学院出家,于是跟我太太商量,不然你先让我去读书,看情形再说!

 

结果跑去圆光佛学院,早上三点起来,看到如悟法师,差点愣住了!哎呀!这是我梦中的人!我想,这一定是我出家的师父!虽然后来我不是跟他出家,但是至少这个梦可能是一种助缘。

 

后来,没在那边出家,又回到慧日讲堂,我太太在那边也是大功德主,所以没有让我出家的因缘,到慧日讲堂又找我的师父如虚法师,我跟师父讲,你若不让我出家,我就去别的地方,随便找一些经忏道场,师父说:“你若要去那些地方干脆住在这里!”。住在那里,并没有存心让我出家,住了几个月,我受不了,要求师父,一定要给我剃头,我说我已经准备好了,绝对不退转、不会还俗!最后,还是没有达到出家的目的。

 

不得以邀师父回恒春,恒春那个道场很少人知道,但是我太太的电话马上就来了,因为很多人跟她讲,她马上就来阻挡,我师父说:‘因缘不够嘛!这是你自己的业障!’,因此并没有帮我剃度。我就留在那个地方,我说我不回去了!

 

要离开家里的时候,确实是很痛苦,人毕竟是有感情的。我丈母娘很富有,她以优厚的条件交换我不要出家,但是我没同意。于是她就去找我的小孩,她说:“一伦啊!你要等阿嬷死了,你才去出家,阿嬷给你多少钱、多少钱!” …跟他谈条件,孩子说:好!就答应她。然后过来跟我讲:“爸爸!我已经答应阿嬷,我要等她老了再去出家,你先去出家吧!”

 

他阿嬷想,如果不让小孩出家,大人就不会出家,她没想到小孩会说,好!我陪阿嬷,但是爸爸你先去出家!我听到这样,就决定了!一定要离开这个家,所以我就跟孩子跪下,感谢他!

 

我今天会出家,和个孩子出世有很大的关系,我不曾爱人爱得那么深。生这个孩子的时候,我差不多三天三夜没睡,一直看他,四千二百公克,块头很大,相貌很好看。每天常照顾他,很爱他,连他站起来我都烦恼,坐下去我也烦恼,做什么事情我都烦恼,不管在外面事情如何繁累,只要回到家里看到他,那怕他已经睡着了,我都觉得十分快乐,觉得整个生命都改变了。但是也因为爱他,怕他生病、怕他受伤,开始比较脆弱,对宗教也就比较迷信,没学佛以前,到处去问道教的事情,大多跟小孩、事业有关系。

 

记得要离开我家的前一晚,我太太知道我要出家,似乎不可能挽回了,就去拜托我父母去找我师父,说他们两个不同意我出家,只要父母不同意,我就不能出家了!那一天我没回去,我太太很聪明,就请我父母到家里等我回去。我回到家门口看见客厅灯光通明,正要开门时发现父母的鞋子竟然在外面,我不敢进去,就在外面徘徊到一点多,父母亲同样也在客厅等我到一点多。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只好硬着头皮进去,到了里面,父母亲坐在那边打瞌睡,我一开门他们就清醒了,我赶紧说:“你们先不要讲话!”我先跪下去跟他们磕头,跟他们磕头拜三拜,我说:“我要出家,已经决定了!我跟你们感恩、磕头。”父亲说:“你不能出家呀!我们两个不同意,你要如何出家呀?”。我跟父亲讲:“你不让我出家我只好出国!”说完,我就拿出护照来,因为我从事旅行社生意,所以有很多本,要去那一个国家都可以。父亲听了,就说:“你不要离开台湾!只要你不离开台湾就随你了!”我说:“这样的话您是答应了?”他说:“只要你不要离开台湾好!”我太太当时就要翻脸了!父亲不知道出家什么意思,他只知道我不离开台湾就好,母亲没有讲话,至少我得到父母的同意了。

 

隔天我就要离开了,我太太知道我已下定决心。早上起来,哇!地上都是照片,我跟她的照片,撕成一人一边,全部撕破洒在地上。我没讲话。要离开时,我孩子也静静的不讲话,

 

我太太看我真的要走了,她知道我很疼小孩,她平常不太打小孩,却故意打那个孩子,看我会不会走不开?唉!女人都是这样!那个孩子平常若被他妈妈稍微打一下,就会叫:“爸爸!爸爸!…”他的救兵就是我。但是那天他妈妈为了我打他时,虽然一直哭,但都不叫,也不看我。老实讲,我心在滴血!很痛苦!我看着他,他都不看我,那时只要他叫我一声,我就可能离不开了!他完全忍住不看我,我满怀悲痛的走了出去。

 

我走出去了,我绝对不会走回来。出去以后,当然心情很不好,因为我很疼我太太,老实讲,我太太跟我同年而且是夫妻脸,她对我很好,跟她结婚刚好七年,我还算过,离开那天刚好满七年,但是出家还是要出家,就这样离开了。

 

我太太为了怕我出家,什么钱都扣起来,什么卡、什么卡全都剪掉,出家时,身上只有一千多块,我不知道出家要带钱。离开以后,我就住在慧日讲堂,都没有回去。一、两个月后,我就去恒春,还没落发以前,我拜托我太太,写离婚证明书、配偶同意书给我,她不写。结过婚的人,要出家必须有夫妻同意书,这是戒律规定的,不然不收。她给我一个条件,叫我去读佛学院,佛学院三年若能毕业,她才写同意书给我。我想也好,先去考试再说,就去佛学院。

 

我太太曾经问我:“你什么时候要出家?”我回答她:“如果有任何一位出家人愿意剃我的头发、要让我出家,我马上跟他出家,绝不回头,都不用交代了!”。她说好,之后,我认识的每一个出家人,她都有办法应付,没人邀我出家!福严佛学院直到我去福严佛学院,福严佛学院是女众的佛学院,院长‘真华长老’为了感恩‘印顺导师’,要把它改成本来的男众佛学院,因为福严本来就是男众的佛学院,之前收不到男众后,来才改成女众,为了感恩印顺导师要把它改回男众学院,因此就到处邀人出家。我去福严考试,真华长老看到我:“黄居士,你要不要出家?”,我听了,差一点跪下去!这辈子第一次听到有人邀我出家,我跪在那儿,老师父!我就是要出家!他不知道我已结婚生子,也没问。

 

考完试,回恒春,我师父没有帮我落发,就离开了。刚好另外一位海天法师,也刚从屏东的家跑出来,找我师父说要出家,因为刚来,师父就叫他住下,还好有他来陪我,两个就常常在一起。

 

我希望在我生日之前出家,为什么?因为我想要报父母恩,尤其报母亲恩,我希望师父赶快帮我落发。就在生日前两天,我想,决定出家是我自己的事,不能依靠别人,我要求师父,给我法号,我一定要出家,所以师父就给我这个法号,〞海涛〞,为什么给这个法号呢?因为这个〞海涛〞是一个已还俗出家人的法号,这是我死缠着师父,师父受不住才给的法号。我想,有法号了,就可以自己剃头。刚巧有一个师兄,五十几岁才出家,他老婆也不让他出家,也是硬要出家,他说师父离开没办法帮他剃头,他要自己剃,于是两个人就互相把头发给剃了!

 

我要落发那天听到一个故事,那时龙泉寺有一位师父,忘了叫什么名字,从恒春来这里出家,结果他太太不同意,每天来闹,闹到发疯,后来死在工厂的水池里面,那个出家人并没回去,只替她办个梁皇就了事。我想,为了出家太太闹到死掉,都还不会还俗,真正如如不动。相较之下,我的情形又算得了什么?听完这个故事,我心里面就比较平静。我剃完头发后,就跟海天法师讲,干脆你也剃一剃,就顺便帮他把头给剃了。

 

我那时没有长衫,师父急着要到南部,他就随手拿一件冬天的长衫给我,剃头以后,穿师父给我的那件冬天的长衫,恒春很热,每天穿着冬服在那边走来走去。后来跟海天法师两个人一起去做衣服,到凤山一间做衣服的地方,选好所需的衣裤、长衫,店员说总共一万八千块,我差点昏倒在那边,这么贵!身上才一千多块,讲不出口,只好跟他说下次再来!

 

回五公寺,另外一位师兄问:“你带多少钱来?”,我说:“没带钱!”“没带钱要出家?”我说:“我怎么知道出家要带钱?”他的意思是说起码的服装费是要有的。我师父说出家不要带钱,出家若带钱要如何出家?出家如果有钱就很容易还俗了,出家要完全的放下接受人家的供养,随缘吧!所以我们男众的道场比较随缘!

 

落发后,我就住在恒春都没回去,后来我同修知道我落发,她又叫我二哥、二嫂,跑来看我,又打电话跟我讲:‘我不承认你出家,你头发自己剃的不算!’,但是我不管,反正出家是我的事情。

 

六月十九,师公要成立男众佛学院,大量的剃度,那时,我就希望师父为我正式剃度,我师父带我们去台中以后就离开了,叫我自己去新竹报到,我跟海天法师两个人头发剃一剃,衣服穿好去报到,师公说:“剃度了?”“没有,自己剃的!”“自己剃的?你师父没有来啊?”,我说:“回台中了”’“那谁跟你来?”“没有,自己来!”“家人呢?”“没有!”。大家出家都有人送,只有我们两个没人送。要受沙弥戒那时,我很勇敢,打电话给我的父母,又叫我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太太,说我要剃度了,我通知你们了,不是没讲哦!父母亲说:‘那是你的事情!’,我太太她说不理我了!奇怪!怎么态度不一样?后来才了解,别的法师帮我剃度都不行,只有真华长老就没问题了,所以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因缘。

 

我跟海天法师等有七个人一起剃度,剃完以后师公就要取法号,照讲我的法号是‘如’字辈,真、如、海,我跟师公说师父已经给我法号〞海涛〞了!不然我现在跟师父会变师兄弟,所以我是由师公剃度,用师父的法号。

 

记得剃度时七个人,其它五个,有的老婆来送、有的父母来送,只有我跟海天法师两个没人送,结果我们两个在那边哭,不是哭没人来送,而是深深感觉要出家真的很困难,现在终于正式出家了!那种无法形容的高兴和感伤交杂在心头,眼泪禁不住而流满双颊!也正因为这样,我们出家的信念比较坚定!

 

七个剃度里面目前已经有四个还俗了,那四个出家时有他老婆、父母来送,欢欢喜喜的来,又欢欢喜喜的回去!‘越痛苦你才会越珍惜!’,出家有够痛苦,像海天法师是偷跑的,我是这样强逼的,虽然很痛苦,但是知道出家很难得,难得出家。

 

那时我在福严居住,住到开学之前,师公对我很好,因为我很会考试、写字;考试都第一名的,他特别交待我,要好好读书,以后接他的衣钵。

 

 回到台北,我决定,不去读福严,先处理离婚证书的事情,然后回恒春帮忙。后来在台北慧日讲堂,住了将近八个月,当法证老和尚的侍者,当我师父的侍者,学了很多东西。在台北时,每天就是清扫臭水沟、倒垃圾,其他的出家人来,替他们服务看要吃什么?

 

有一次到银行存钱,遇到以前公司的会计,他们不敢相信我会做倒垃圾、扫水沟那种事情,因为我一向很好命。

 

慧日讲堂要重建了,有许多人布施,我每天都要去存钱,有一次去银行,柜台小姐说,你们出家人很好赚,每天都存那么多钱!我楞在那儿,奇怪!怎么有这种想法?又无法跟她解释。我那时就认为;出家人身上不要带太多钱,也不要每天跑银行,让在家人误会,不管这个钱是做什么用的,钱太多,最好让在家菩萨帮忙处理,才不会让人误会。

 

我太太没事都会去看我一下,看我在做什么,看我非常认真,知道我不会还俗了。但是她就是不肯写离婚协议书!我出家以后,她整个人都变瘦了!

 

出家前,为了要让她同意我出家,特地买一辆好车给她开,让她高兴,少生我的气,结果,车子才开两天就生车祸,她打电话给我,叫我去处理,一见面就骂我:“都是你!都是你!就是因为在想你出家的事情,才会出车祸!”当时我静静的没讲话。还好,撞到一个学佛的人,那人问我太太:“我停在那边你为什么撞我?”她说:“我先生要出家,心里不高兴啊!”。这样反而又认识一个朋友,他不但不怪我太太,还帮忙她。他带我去他们的道场,又带我去认识净行法师,净行法师是越南的法师,我是在那里受五戒的,这也是一种的因缘。

 

出家以后,我的太太常常来看我,我觉得怪怪的,如果有女信众在旁边,她就很生气,把她们赶走,我发觉在台北实在不行。

 

有一次,我太太硬要我回去迁移祖先牌位,要我亲自去处理,她不要帮我处理,我说我已经剃度了,拜托她帮我处理,结果她不管,叫我一定要自己去处理,我不肯。当天晚上,我睡到十一、二点,电话响了,一听,里面的小孩哭得很厉害,被他妈妈打了,我知道是我那个小孩,我很痛苦,不知该怎么办,我太太说,你要不要回来?我说好…我一定会回去处理。我回去的时候,她很伤心坐在我面前,还问我一遍:“你能不能够不要离开?”我斩钉截铁说:“不可能,请你原谅!”各位了解,爱情跟出家,对我们来讲,真的是挣扎,我并不是不爱我太太,只要了解出家,就知道出家太好了!看到她这样伤心,我很痛苦,但是也没有办法,脚还是要走出去,从此以后,我就不曾再回去了!

 

在慧日讲堂,她一直不跟我写同意书,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二月十九日,我整天一直念观世音菩萨,隔天她打电话来,说要写了,两个人就去找一间律师事务所,就在那边写离婚协意书,那时我已经出家了,那个女众律师对内容不太认同。后来离婚协意书怎样写呢?全部的财产、动产、不动产都归属女方,孩子监护权也属女方,负债则由男方负责。她看了以后觉得不错,才同意。写完协议书,他们两个做律师的夫妻为了小孩在吵架,我太太很好,就去安慰女律师,我去安慰那个小孩和她老公,总算他们的家庭又和谐了,也认识了他们夫妻。办完离婚的手续,女律师跟我太太说不好意思收你的钱,这五千块要怎么处理?我太太教她说:你可以拿去供养他!她拿那五千块钱到慧日讲堂供养,后来也开始学佛。

 

我去六龟妙通寺受戒回来以后,我太太才跟我办离婚的。受戒回来以后,她又打电话问我:你到底要不要回来?我说:不可能,我已经受戒了!她说:你一定要办离婚!我说:对啊!你不办我也没办法!那时才正式去区公所办理离婚手续。将近两年,银行的名字才改过来,那时银行的名字都是用我的名字,她还为我保留着,看我真的不还俗了,才全部改名。

 

我出家以后,我的小孩不曾打电话给我,不曾再叫我爸爸,对我来讲有极大的帮助。

 

还有一次,有一个法师,叫我的同修来慧日讲堂找我,那个法师叫她要跪拜,当她对我跪拜的当下,对她来讲我是一个出家人,彼此间夫妻的关系已经没有了!那种夫妻的感觉没有了!不过我对她很感恩。

 

这是我出家的想法,跟别人的想法是否一样?我不太了解,我觉得这个世间,佛法确实很好,但是知道的人很少,我们应该想尽办法,将简单的佛法,在这个世间传布。

 

我们从夫妻间的爱、对孩子的爱、父母对我们的爱,了解我们应该去爱一切人,好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所以我才会离开我的家。我并不是不爱我的太太、并不是不爱小孩,不过我们应该将这种执着、占有的情爱,去爱一切需要被爱的人。

 

我刚出家时,老实讲,晚上想到我的小孩、太太在哭,我也会暗自哭泣,男人也会流眼泪!那时,我瘦了快二十公斤,她也瘦快二十公斤,我小孩的压力一定也很大!

 

有一次,有一个戒兄弟,很想看我的小孩,那时我出家两年多,叫我一定要打电话问我小孩有没有在家?我就偷偷打电话回家,丈母娘接的,只有丈母娘跟小孩在,我太太不在,机会来了!丈母娘很爱我,我出家哭的最厉害的是丈母娘,哭到昏倒!既然我这个戒兄弟一定要看我的小孩,随缘!我就进去,一进去,丈母娘看到我就抱着我哭,只问一句话:‘你什么时候要回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丈母娘虽然很富有,但是不幸福,丈夫早死、孩子又不亲,跟我在一起时间比较多,我跟我母亲长的不像,跟丈母娘倒长得很像。我会决定娶老婆,跟丈母娘有绝大的关系,不然照我的个性,我不会那么早结婚。

 

婚前,我跟我太太回去她家,丈母娘看到我,就很喜欢跟我讲话,她说你书读那么高、又这么会打麻将,会讲国语、又会讲台语,她说你早一点娶我女儿,我要跟着你,因为我没有地方去!我听到这里,老人家没地方去,这么可怜!又有一次,她的孩子为了钱的事情,曾打过她,没地方去,跑到我家的仓库。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觉得老人家很可怜。所以她希望我跟她女儿早一点结婚,我立刻同意,我跑回去跟母亲讲,抱歉!我若结婚可能不跟你住一起,因为丈母娘叫我跟她住一起,母亲说没关系,我是因为如此才结婚。我常跟母亲讲:抱歉!我一次娶两个,娶老的跟娶小的。丈母娘对我很好,在家里只要看到我就好,打麻将没关系,在外面怎样风流,她也说没关系,只要回来就好。所以我要出家,她很痛苦,那天回去,她看到我就一直哭,我也很痛苦!

 

我的小孩看到我,跟我笑了一下就跑进房间。怎会这样!当我还在狐疑时,他又跑出来,手拿一本书,那本书是释迦牟尼佛传(佛陀传),他打开书本,里面夹着一张书签,跟我说:‘海涛师父,你还没讲完呢!’,因为我平常会讲佛教的故事给这个孩子听,所以他跟我说我还没讲完,意思叫我要讲完。我听了,很难过,又不敢哭。那时,我心里就做一个决定,我一定会讲、我一定会讲,虽然我现在已经没办法对你讲!后来,我才会答应法界卫星电视台,到台里讲佛陀的一百个故事,就是要讲给他听!但是这个小孩并不会要找我回去,他知道出家是好事情,每次他妈妈难过的时候,都是他在安慰!

 

还有一次,他妈妈为了要让他跟我在一起一个礼拜,看我会不会因为小孩而回去,所以带他去慧日讲堂,我刚好从恒春回来,她希望孩子跟我去恒春。结果那个孩子不住的哭,我觉奇怪,你就问他:‘跟我去恒春,为什么要哭呢?’,他说:‘海涛师父!如果我跟你去,妈妈一个人在家会很孤单,我要回去照顾妈妈!’我听了很感动!这个孩子会照顾妈妈,没问题了!我出家时就跟他讲,我若去出家,你就是一家之主了,你要照顾阿嬷、要照顾妈妈,要做好这件事情,因为我不会再回来了!有什么事情也不要找我了!

 

有一次我搭飞机到台北,下机经过我住的地方,刚好遇到他,他看到我就九十度问训:“海涛师父,阿弥陀佛!”,我深深觉得,我应该将出家人做好,因为我是他学习的对象。

 

他跟我问训说:‘我想问你一个事情,我是先出家比较好,还是先把书读完,先当老师再来出家?’我没有回答,我认为现在孩子有孩子自己的打算,我不能回答。我说:“那你的意见呢?”,他说:“那这样好了,我先把书读好,做老师做完以后再来出家!”我说:“这样也不错啊!”

 

这个孩子从小就不喜欢跟女孩子照像,跟我一样,女孩子缘太深,我常告诉他自己要小心处理。之后,再看到我小孩,都是在电视节目里,电视台做节目访问我们家庭时才相互见面。我不会特别去想他,因为我认为每一个小孩、每一个老人、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的家人!出家一段时间以后,我就没有这种的分别了!只是很感恩;感恩这段家庭的生活、感恩这段父子间的感情,让我知道如何去爱人。知道感恩父母,就会知道如何去孝顺每一位老人、尊重每一位女人、去爱一切孩子。

 

现在,我每天都很努力,研究如何用简单的方法将佛法传布到监狱、学校。太深的,老实讲我也不会,如果我二十几岁出家,我可能会将整个佛学研究透彻,但是半路出家,三十五岁才出家,体力有限。想传布佛法,必须到处去筹备,到处去跑、去开发,才有办法,而且要趁年轻。我内心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希望,希望有一天也能闭关,深入了解一切佛学经典,才到处去弘法,如此才是正确的。但是这要随缘,目前只好半工半读、边走边看,不敢浪费丝毫的时间。

 

出家是个人的意愿,不一定学佛都要出家,只是出家比较能够专心,容易修行。释迦牟尼佛示现出家,觉悟真理,对我们来讲,没有世俗家庭、金钱种种的束缚跟压力,对我们体悟更深的真理有很大的帮助。其次,没有世俗的家庭和社会经济的压力,从事奉献的工作也比较好做些,这是出家的好处。大乘佛法的出家,重视的是慈悲,慈悲就是爱的提升,所以结过婚的人、有妻儿的人、有小孩的人出家,也有一个好处,因为他曾经爱过人,曾经被深深爱过,比较了解世俗的家庭,才懂得如何使用爱。出家时,离开自己妻儿、父母伤心欲绝的那种痛苦,真的像撕肉一般难以言喻。因此,我们比较不执着私人的感情,因为再去执着这种世俗的贪爱,生命确实会变得很脆弱。过去,我若想到我太太为了我出家在痛苦,就很痛苦,我是没什么问题,但是知道对方在痛苦,实在很不忍心!十分感恩对方如此的成全。

 

有一次,出家两、三年了,在外面刚好遇到我同修,穿得很漂亮,我就问她:“你最近快乐吗?”她说:“快乐的不得了!”,“对嘛!我就跟你讲,根本就没什么嘛!”。

 

华视点灯节目做五周年庆,都找一些灾难的家庭参加,也叫我和同修、小孩一起去,我跟她讲:“你看!我们已经很幸运,来参加的人何其不幸,我不过是出家而已,至少还有机会见面,已经很幸福了!”所以说,出家其实并没什么值得牵挂的,世间那种生死离别才是真痛苦。

 

上节目那天,我在厕所,我小孩刚好也去厕所,他找我聊天,当时,我感觉好像没有离开过一样,没有什么隔阂,他也很尊敬我,问我一些读书的问题,我对他也很关心。两个人从厕所出来以后,我太太拿饭给我吃,她拿饭给我吃的姿势,还当我是她丈夫,还有那种习惯,就是女众都有的那种习惯。所以我觉得,出家以后,夫妻应该尽量避免见面。见面久了,你也就没办法了!

 

现在我若回台北,亲戚朋友都会跟我报告,我的小孩目前在做什么,甚至还将我的电话给他,叫他要打给我,其实,我们两个都不会联络,别人都觉得纳闷,认为你们是父子,为什么不联络?

 

到现在过年要到了,我父母每天在家里等,等什么?等这个孩子回来!父亲比较可怜,他说你们一个出家,结果两个都出去了!因为我出家,孩子归太太,我太太跟她母亲住,所以父亲平时看不到这个孙子,所以过年大家就在等他,等他回来,初一住他家,初二住谁家,大家平分住…,一年看一次,老人家终究是疼孙子!

 

我出家以后,头发剃掉、袈裟穿上,我跟自己讲,我终于回到我本来的样子,我本来就是一个出家人,前世我可能就是出家人,我只习惯出家人的生活,七年的婚姻生活跟做事业,虽然有所成就,但是对我来说,永远是一种压力跟束缚,不习惯,包括别人叫我买车,我都没有那种想要有车的观念。家里要分财产,我跟二哥两个都爱流浪,我跟父亲讲,不用分、不用分,都给大哥,大哥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因为我父亲跟叔叔曾经为了分财产拿刀要互砍,所以,从小时候,就没有那种想法要分财产,一直到结婚做事业,买房子…,我都用太太的名字买房子。

 

对我来讲,拥有是一种压力跟痛苦,希望过比较自由的生活。有佛寺叫我去做住持,我都跟他拜托不要,因为我曾经做过,被束缚,实在有够歹命!我觉得一个人要过得自由自在,我们要尽量奉献,当然还是那句话,不怕做住持,但是不要做住持,我觉得,做住持是一种的菩萨担当,不然你去问心良和尚!有够痛苦!如同各位当父母一样,当父母就是担当。

 

趁我现在还会讲话、还健康、还稍有人缘、不讨人厌,不要让自己有各种的杂染;好好的利用自己,去帮助佛教,这是最大生命的意义,其它不太重要。

 

如果各位想要出家可以找我,我会帮你一点忙,已经有十几个男众来找我出家,我都他们带去找我师父,或者介绍到别的道场。我跟心福法师,未出家前在龙泉寺就认识了,当然这也是一段的因缘,因为这样一个因缘,才认识心良和尚,才常来龙泉寺。

 

我常常认为,可能我过去世是高雄人,死在高雄然后又生在高雄,所以在高雄,有这个地缘,比较有人缘,这个很重要!有一次,我去台中乡下演讲,三催四请才凑二十个人来听,这就是无缘!过去不曾在那边种过好缘,我就要检讨。

 

现在我每天在台湾到处跑,昨晚去台中,之前去罗东、花莲,每天跑不一样的地方,让我感觉很深,每一个人、每一个地方都有不一样的因缘,台南人、高雄人、台中人、屏东人都不一样。不但这样,我们在每个地方因缘也都不同,如果不曾在这个地方结过缘,不管做什么事情,不通就是不通!像我,在台北想要找个地方住,找不到!没人要让我住!台北是我学习的地方,但我必须花钱去租房子,这就是无缘!在高雄信徒很多,大家争先打电话给我:“师父,要住我那里吗?”这就是在高雄曾种过好因,在台北只有种读书的因,没有种过布施房子的因。

 

各位了解这个道理以后,这个地方〞没有〞,在这个地方要弥补,这个地方〞有〞,这个地方就要惜福,我们所做的要遍及每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没人听我讲经,我就要在那个地方尽量布施、帮忙,在每个人身上结个好缘,尤其结个佛缘,这才是最重要的!阿弥陀佛!

 

文章来源:华人佛

 

附录:海涛法师现任:
       生命电视台 台长
       各地佛陀教育中心 负责人
       中华印经协会 理事长
       中华护生协会 理事长
       生命电视协会 理事长
       慈悲佛曲传播协会 理事长
       台南大觉同心会(狱所辅导机构)导师
       校园布教师以及多所监狱、看守所与陆军明德训练班 荣誉教诲师

 

推荐阅读:

海涛法师拜大宝法王为根本上师

海涛法师自述打死一条蛇遭报应的真实故事

第17世和16世大宝法王长相惊人相似

如何克制愤怒与仇恨(大宝法王开示)

大宝法王噶玛巴关于超度鬼类众生的开示

关于鬼神与冤亲债主的答问(海涛法师 

慎勿诽谤密宗(宗萨仁波切开示)

密宗到底是哪些东西需要保密? 密宗弟子必须牢记的守则:《保密窍诀》2

绝妙好文佛子必读:显宗与密宗之异同

诽谤圣者会遭惨重恶报(附毁谤的种类及罪业大小)

密宗弟子必须牢记的守则:《保密窍诀》2

佛弟子有三样东西需要永远保密!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投胎转世实验

关于投胎转世者对前世生理特征继承情况的研究

西藏历史上第一位转世活佛的传奇

噶陀著名的闻法顿悟三友的传奇

我的上师嘎玛仁波切与昌列寺

他盖着生父的印签转世投胎!!

哪些人能记得前世?为什么多数人都不记得?

惊世案例:斯里兰卡前总统投胎转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