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心亭看雪客
湖心亭看雪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394,794
  • 关注人气:282,6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公包二奶,老和尚教了她一招

(2010-08-27 10:28:32)
标签:

杂谈

分类: 奇人异事

特别提示:本文正文原见于《慈悲之感》之三部分作者:梅莲居),(正文与附录)本博转载自现代人持《金刚经》感应集”,见http://www.folou.com/thread-95445-1-1.html

 

70)老公包二奶之后

 

    州大林寺静海老和尚(即常州横山桥镇大林寺静海法师)讲的一个故事:


  几年前,有一对夫妇。老公挣了钱,包了二奶。女人气急,但一切手段用尽,老公铁了心不回头。无奈,女人想到了静海老和尚。老和尚平静地对女人说:你帮我抄《金刚经》吧,你帮我抄十部《金刚经》,我再告诉你如何去做。

 女人虽然狐疑,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就住在庙里开始抄经。

    等到抄到八部《金刚经》时,女人忽然就省悟了,平静了,也不再去想老公及二奶的事情。但奇怪的事情出现了,老公竟然跑到寺里来,向老和尚叩头,向女人认错,断了和二奶的一切往来。一个家庭复圆了。老公感激老和尚,便为大林寺捐款150万元。

  女人用尽了世间的一切方法,都不能够拉回老公的心。但老和尚却让女人办到了。那就是:慈悲。

     内心里真正生起慈悲的光芒的时候,能敌得过世间的一切。
 
附录一:天津一件与金刚经有关的灵异事件(出处同上)
摘自《天津灵异事件》一文

    天津河西区珠江道茶叶城里有个江苏老板,生意颇不顺利,而且经常是客人路过他的店门而不进去,没客人进店,生意自然越发难做。老板觉得奇怪,自己的门脸不比别人的装修逊色,为什么客人就是不进呢?经人指点,老板找到居住在附近的名都新园的女书法家丁燕呢用小楷书法为他抄写了一卷《金刚经》,《经》是用金膏在蓝色的瓷青纸上抄写的,显得金光闪闪。装裱后面向门口,挂在店里。此后店里的生意逐渐的好了起来。  
    原来,他的店有“鬼把门”,有人施法让一个“鬼”守在他的店门前,财源、客源都被那个无形中的“鬼”挡了出去,自从挂出《金刚经》后,那个鬼就被吓跑了。

 
附录二:(72)背《金刚经》偈子治梦话梦游(出处同上)

有一个上寄宿制的初一学生,晚上睡觉时说梦话把同宿舍的人吓得够呛,甚至还吓哭了一个。据说,还梦游(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梦游,是同宿舍的人讲的,我认为这是学生们夸张的说法)。这个学生很苦恼。我叫他睡前背一首偈子,就是《金刚经》上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首偈子。自从他开始背这首偈子后,就不再说梦话了。以后,我又通过其他的渠道了解到他背的偈子,有的地方还背错了,就又给他纠正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再听说他晚上又说梦话了。本来,我还想在他背过这首偈子后,再教他念准提咒的心咒,既然仅仅背这首偈子就可以让他不再说梦话了,就没再教他念咒,只是叫他继续背这首偈子
 
附录三:(71)倓虚大师在阎王面前许诺读金刚经而延寿(出处同上)
摘自《影尘回忆录》

倓虚大师自述
湛山倓虚大师门人大光记
第三章 死而复生的悲剧

(一)到阴间去了

在当时,闹时令症的人,最怕闹肚子,只要肚里一响,泻几回肚,不几天就要死!这种病在当时;好像有邪气一样!

我在金同学家里回去之后,到了天黑,就觉肚子痛,内里咕噜咕噜的响。我心里想:坏了!恐怕我也要死,又怕母亲知道了耽心,没敢言语。于是把小褂脱下来,将腰围上,就睡觉了。这时我心里又害怕,肚里又痛,不一会,就像做梦似的,把我痛过去了。其实,并不是做梦;而是自己死了还不知道呢!

虽然是死了,可是迷迷糊糊像做梦一样,见来了两个鬼把我架著,飘飘荡荡的,过了好些山,又过了很多的水,觉得在水面上,就飞过去了。

后来,那两个鬼,把我架到一个庙门口,像一个衙门样子,里面有很多的房子,那两个鬼,把我往屋里一推,他说:‘进去吧!’一副很凶恶的面孔,说话很愤愤的:‘在这里等候过堂!’

这时,我才明白我已经是死到阴间来了,心里非常懊恼,非常难过!因忆起我母亲的话,说我不好养活,这时候才证明是不错。

我在那里等候了一个时间,胡思乱想的想了半天,四周阴沉沉的没有一点儿声息。回头一看,屋子里有一个管账的先生,在那裹拿著笔不知写些什么东西,余外更无他人。我想:死了不要紧,在我母亲跟前,就我这么一个人,如果我真的从此死了的话,我母亲哭也哭坏了,这怎么办呢?于是我慢慢的走到写帐的跟前,想法子与他套交情,说近话:‘先生!’我很和霭很客气的问:‘我犯什么罪,叫我来过堂!’

‘不知道哇!’他答。

‘在什么地方过堂’?我又问:

‘从这里往后去,就是过堂的地方!’

‘是谁管著过堂?’我一句跟一句的往下问:

‘ !’他很惊讶的说:‘你以为你还在阳间吗?你现在已竟死了的鬼,过堂的时候要由阎王来问案,这点事情还不知道吗?’他一边说,一边连头也不回的继续往下写。

后来我沉思了半天,又问:‘我能转生吗?’

那位先生,对于我问他的话,啰哩啰索的他已经听腻了,当我问他‘能不能转生’时,他心里很不耐烦的就顺口答应了一句:‘我不知道!过完堂你自然明白了。’说这话时,他依然低著头往下写。

在那里又呆了一会,我忽然忆起外道里,诵经招魂一回事,究竟这事是真是假?有用没用?就拿这话去问他;他忽地停住笔,回过头来说:‘这事不假,阴间确实有这回事。’同时他又指著墙上的木板说:‘这些板上的位子,就是刚死过不久,提出来,等他的后人诵经超度的,如果过的日子太多,就不容易往外提了。’我看看他指的那些板子上,果然有很多名字,还有香纸经卷等,接著我又往下问:‘什么时候过堂?’他说:‘你等著吧!阎王正在后面剃头呢!’因此我又联想起小时候看戏,有胡迪骂阎,记得那位阎王是古衣古冠,前后冕旒,为什么阴间的阎王也留辫子也剃头呢?

(二)与阎王的问辩

在那里待了一个很长的时间,那两个鬼,又来架著我从甬路上走过去,到了一所殿堂里,那两个鬼用力把我往里一推,摔了一个跟头,我便进去了,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只听有人问:

‘你是王福庭吗?’

一种很陌生很粗暴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本来我的学名就叫王福庭,我知道这是阎王爷开始问案子,我便随口答应了声:‘是!我是王福庭。’

‘你知道吧!你已经死咧!现在该送你转生’,阎王继续往下说。我想:转生,还不知转到哪里去,既转生,再想回家也回不去了,我母亲不挂念我吗?不哭坏了吗?事急智生,我又反问他:

‘我有罪吗?’

‘你无罪!’

‘我既无罪,何必费这事令我转生呢?我母亲就我这么一个孩子,从小娇生惯养,恐怕我死,我要不回去,她不惦念我吗?她不哭坏了吗?况且人生学好不容易,我今生也没做坏事,刚刚知道要学好,如果让我去转生学坏了,还不如今辈子,这有多么冤枉啊?’我这样的辩驳著。

‘寿限有定数,不能只依你!’阎王说。

‘我在世的时候,听说诵经增寿,我的经白诵吗!’我又反问。

本来在原先我见到我舅父死过的时候,我怕死,曾经想过不死的法子。那时候有施送《高王观世音经》者,说诵一千遍可以免灾不死。我请了一本,那时候想:大概是一气诵完,就用两天一夜的工夫,把一千遍诵完了。自此以后,每天有工夫就诵几遍,然亦不知死不死。
(看雪客注:《高王观世音经》。又称《高王白衣观音经》,略称《高王经》。收于《卍续藏》第八十七册。此经为东魏天平年间(534~537)孙敬德所感得之观音经,明代莲池大师判之为伪经。但因其中有诸多佛菩萨名号和七佛灭罪真言,念诵该经确有功德和感应)

阎王说:‘诵经不白诵,你在十七岁就该死,给你增了五年寿,活到二十二,这不是诵经的功德吗?’

‘既然诵经有好处,请你放回我去,我再继续去诵经’再延长我的生命,这不很好吗!’

‘嗯—’他有点不赞成的样子说:‘只诵这种经不成!’

我听了他这话以后,心里一沉思,大半还许能通融,既是诵这种经不成,必定诵别的经能成,我就应声的说:

‘如果放我回去的话,我每天念十遍金刚经。’

本来在我们那个村里,有施送金刚经的,我只听说这个名字,究竟这部经有多少,内容怎么样,我也不知道。阎王听了我的话,就答应了,于是又命那两个鬼,把我送回来。在路上走的很快,过山涉水,还是去时所走那条路。

回来之后,我很清楚的看著我们家里的那座南屋,大门向东,进大门之后,听我母亲正在哭的很哀痛。我们家的三间堂屋,是一明两暗,我内人正在当中那一间屋里涮锅,我的尸首在炕上顺躺著,我母亲守著我的尸首哭的要死要活,那两个鬼,把我送到原来的尸首跟前,从后面一推,‘你还阳吧!’

这时,我像做一个梦似的醒了,回头看看外面,已经红日三竿。
 
 
推荐阅读:

金刚经、心经、地藏经等免费赠送结缘

索达吉堪布:《金刚经》要时刻带在身上

怎么持诵金刚经才可能得大加持开悟?

持诵金刚经的神奇感应(一)

持诵金刚经的神奇感应(二)

持诵金刚经和心经的神奇作用

心经是唐僧西天取经的核心经书,极神奇

睡时《心经》放在枕头上方,恶梦、恶缘都可遣除

神奇不可思议的《心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