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心亭看雪客
湖心亭看雪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4,365,254
  • 关注人气:282,6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莫扎法王推荐:圆寂复魂师地狱游记(1)

(2010-04-09 09:13:57)
标签:

杂谈

分类: 奇人异事

特别提示:本文全文综合转载自权贵达人的博客,从《圆寂复魂师地狱游记(一)到《圆寂复魂师地狱游记(二十三)》共23篇,本博将之综合成12篇。

 

圆寂复魂师地狱游记 

 

仲巴洛珠桑布

 

序言

 

我们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诚如佛陀所说:“一切行众因业行,除此之外无众行。”每一个众生从生而无一不死,死后,活的时候所造的善业和恶业都将成熟到自己身上,这篇《圆寂复魂师地狱游记》就是最好的见证。希望大家能反复阅读这篇如救度之钩招的游记,仔细思考,不要让这个暇满人身,变成播撒三恶趣痛苦之种子的罪魁祸首。恳请大家身体力行,实践善恶取舍之道!

                                   噶陀·莫扎活佛仁波切

 

圆寂复魂师罗珠绒博意境传奇

 

南无上师 

未染烦恼诸相莲花生 

孕育无量证士乃圣母

身语意与德业盈生主

顶礼三界怙主莲花足 

 

南无上师 

三界诸佛总性妙宝尊 

轮涅无别惠泽友情众 

无比具德法王仁果瓦 

轮涅明灯热纳熙前礼 

 

嗡啊吽  南无热纳熙日

 

南无上师 

二资双运现前证福德 

普贤佛子树立行修幢 

二事天成繁若如意树 

崇信本赫巴扎尊足下

 

嗡啊吽  本赫巴扎  嗡玛尼班美吽 舍

 

埃玛霍 

呜呼三道恶趣苦深重 

十方三世诸佛之海众 

祈求摄受吾等三界众 

可怜六道一切友情众 

自我所造诸善与诸恶 

无有狡狂隐藏与欺骗 

毫无自主一如日影下 

显而能见实报于自身 

 

嗡玛尼班美吽舍 

顶礼上师与观世音菩萨

 

乞游者我十五岁弃家业,去寺院出家为僧,浅学佛法。到二十二岁时,因为父亲的去世,生起强烈的无常心,厌烦了学习及一切世间事,来到上师身边学习佛法教授,并在上师禅住的山林附近找到一处山洞,住了两年。此后,与法友甘秋绒瓦结伴迁到唐果,新修了一座小小的茅草屋,一心一意想成为一名真正的修行人。因为当时缺乏食物,所以四月十五日那天,我们做了辟谷术,并切开始禁语闭关。几日后的一下午,太阳滑到西边,就快要落山了。我忽然头痛,还伴着头晕,精神涣散,接着开始呕吐,感觉连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四肢的经脉全部往心口收紧,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听觉没有了,神智也不清楚,眼睛和其他的感官都仿佛没入了黑暗的深渊,全身的经脉都短楚楚、紧绷绷的,无比痛苦,想祈祷却无能为力。

 

我想:我年纪轻轻,是不是还没修好佛法就要死了?哎呀,我又没生病,是不是前一夜在我梦里,转绕我住处、要求传法的山神、天龙门加害了我呢?

 

不之什麽时候,在我无所察觉的时候突然恢复心识,似乎心自本明,犹如一盏放在器皿中的明灯。我感觉茅草屋就要坍塌了,于是不知所措,惊恐万分地想逃离,却又无处可逃。瞬间,脚下的地似乎塌陷了,我感觉自己落到了底的下一层,便吓得大声急呼,左右却未闻人声。我不知道该怎麽办,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忽然看见一束微弱的光线,我想过去查看一下,能不能从哪里出的去。正当这时,我已经重新坐在茅草屋内,感觉比往日更加健康,更加神清气爽,无着无碍,不需要任何努力,就能体悟到“这就是无观之性空”的觉受。最初我以为这就是做避谷术的缘故。

 

我的居所里充满了熏香的气味,还有大如明镜的五色光体。我想:平时没有这种光啊,今天为什麽呢?我的视线所到之处都能看到这种光体。看天,天上有;看屋顶,屋顶有;看地,地上有。看到哪里,哪里都有这种光体,像微风吹拂的羽毛,到处飘浮。我一反既往,神情恍惚,既可以坐在草杆上,木棍上,还可以坐在墙缝里。我想走过去坐下,但看见毡毛大氅端正地矗立在那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奇。

 

我想出去追赶阳光,却发现自己无需踏地而行,经门而出,想去哪里都可以畅通无阻。看太阳快要魔域山后,屋顶上已没有阳光,只有在屋顶的栏杆上残留着一丝余辉。准备回屋做朵玛回向,我的步伐蹒跚而摇晃,心中不悦,以为是做了避谷术造成身体虚弱。我做如下祈祷:

 

请殊胜上师鉴知 

轮涅无二法之身 

普贤父母金刚持 

现空犹如水月喻 

五佛双运身眷众 

三千世界无量宫 

化身释迦主眷前 

顶礼祈请赐加持 

圣地天竺无量宫 

一切男女证士前 

顶礼祈请赐加持 

雪域吐蕃寂静地 

吐蕃汇众证士前 

顶礼祈请赐加持

西方邬金无量宫 

一切男女证士前 

顶礼祈请赐加持 

任何圣地佛刹土 

一切殊胜化身前 

顶礼祈请赐加持

清净禅林之山居 

一切法众佛友前 

顶礼祈请赐加持 

梵天大乐无量宫 

三世诸佛之主部 

具德上师传承众 

顶礼祈请赐加持 

心间光明无量宫 

未离胜义上师前 

顶礼祈请赐加持

四种事业无量宫 

本尊诸佛坛城前 

顶礼祈请赐加持 

虹与光明无量宫 

空行海众眷属前 

顶礼祈请赐加持 

寒林燃耀无量宫 

护法守护怙主前 

顶礼祈请赐加持 

噫嘻时方诸佛众

智慧顾视慈悲摄 

加持苦修达究竟 

加持断除饮食贪 

加持无有饥渴感 

加持風心达中观 

加持成就弃五蕴 

加持任运成二业···

 

圆寂复魂师地狱游记(二)

 

反复祈祷。我行走地上和飞在天上没有丝毫差别,心中想要去哪里便立刻到了那里,想要做什麽也可以马上实现,实在令我难以置信。今天,一切如此地与往常不一样!出现了一大堆从未见过的光体,漂浮着一缕平常没有的香气,传来一阵平常没有的仙乐,而我无需跨栏登梯,可以随心所欲去到想去的任何地方。我这是在做梦吗?或者,是不是久居无伴的日子里,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死亡,却真的已经死了呢?想着想着,我打算去一趟法友甘秋绒瓦那里。正想着人已经到了甘秋绒瓦居住的禅舍前,他正在做朵玛回向,并不搭理我。我看着他做完朵玛回向。平日我到这里,他会很高兴,热情地为我铺垫子,盛情款待,可今天他却不理我,自己坐在那里。我想要离开,走过来的时候看见灶上煮着一锅叶子菜,于是我想带一些回我的茅草屋,又想起这是做了辟谷的菜不能喝,我只好返回自己的茅草屋。看见之前的光体变得有门板那麽大,我情不自禁地注视着那个光体,心思随着光体移动。除了刚才那些光体,另外还有三道光影,右边的那道白朗朗的,左边的那道黑幽幽的,而我自己的影子黄灿灿的。我实在跟从前不一样,我想我一定是死了,这不是梦!我想:我还没来得及跟我的法友甘秋绒瓦细聊,没有来得及拜见我们的上师们,之前也没有给母亲捎去任何消息,本想学修破瓦法还没有来得及修,就这样死了。没办法,我一定要坚持住,不让烦恼又一刻接进我的机会。

 

然而,不知怎麽回事儿,我到了一座高高地没入云端的山峰,山上特别寒冷,没有树木,也没有草,只看见一些零落的积雪。山上的祭山垒象一座山丘,全是用人头堆积起来的。之前跟随我的光体变得有牦牛一般大小。而那一黑一白两道光体,我想大概是俱生的神和俱生的魔。

 

忽然,传来一阵无形的声音响彻虚空,左右传来蜜蜂般嗡嗡的嘈杂声。我想:我走后剩下的那具躯壳也应该生出从虫子了吧?夏扎尼玛来看我时,应该会看到我的躯壳吧?我知道我的身体留在我的茅草屋里,可我仍然对身体有一种新的执着。我仔细观察那道巨大的光体,最后肯定,除了看见光体的人本身以外,并不存在其他的光体。因此,我断定我正处在中阴阶段。

 

正想要走,却突地然来一个身穿红色绸缎的女子。我问她:“你从哪里来?”她手指着空中比划着,但听不见她在说什麽。我想:她是智慧空行母吧?

 

那女子笑了:“你还没有认出我来。”说完,在空中消失无影。

 

我走着不一会儿,到了一座很高的山坡上,我身边有多如草木的众生,还没来得及闻询,忽然听见有人说“快逃”。于是所有的人想从竹篓里倒下来的元根一样,落入一片巨大的黑暗深渊。我想看看那些人在哪里,却意外的发现山坡上来了一个身着铠甲的人,快如崩塌的雪山,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我惊恐万状地逃开,却走入了一片更深的黑暗中,睁眼闭眼都一样伸手不见五指,左右传来“打打杀杀”的声音。那些痛苦的呻吟和哀嚎的声音,象牧场主圈栏中无数只久别从逢的绵羊母子,发出的那种嘈杂又密集的声音。

 

我什么也看不见,心中倍感凄苦,唱到: 

呜呼呜呼多痛苦 

前去无始劫以来 

积造诸业如梦境 

九层黑暗地狱里 

遭受痛苦之有情 

不堪忍受极痛苦 

是乃所造何业果 

何时能得快乐否 

未见天日极痛苦 

不见繁星极痛苦 

有眼如盲极痛苦 

黑暗老屋多恐怖 

吾等聚此诸有情 

祈请大悲者慧摄 

我等皆是可怜众 

莫弃护佑之帐外 

愿请慈悲摄自他

 

我以长歌向上师们祈祷,对自己和身边的众生,生起悲心。这时传来阵阵佛器敲打的声音,之前那个黑暗世界不见了。在一片不可思量、无边无际的大地中央,出现了一台甴各种珠宝和金银构建的宝座,上面安住着一位庄严的上师,他的法衣均用黄金做成,头上戴着巨树般高大的黄金五佛冠,身上发出金灿灿的光芒。身边围绕着上百万僧人,他们手拿各种佛教乐器、各项供品和无数金佛像,身穿法裙。我也向这位上师顶礼问安,请求传授结缘法和摩顶灌顶。

 

我问:“上师您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些痛苦众生是谁?”

 

上师只是微笑而默然不语地看着我。我没有什么礼物供养他,所以不敢靠近。上师给一僧人说了些什麽,然后四个头戴金帽的僧人来到我身边,露出非常高兴和欢迎的表情,说:“请到上师身边去吧!”

 

我问:“你们是谁?那位庄严的上师是不是这个地方的主人?”

 

僧人说:“我们是这位上师的侍者······。”

 

说话间,我瞧见远处放着难以计数的巨木箱子,我又问:“这是什么地方?那些木箱是拿来做什么用的?为什么这些人发出‘打打杀杀’和痛苦的哀嚎声?他们那般痛苦,是什麽业果?”

 

僧人说:“这地方叫旁生洲,这些箱子叫黑色暗房。那些众生在世间时,绞尽脑汁阻碍他人修法,打断他人继续修法,打断讲法的声音,扰乱求法者的心续,劝阻行善的人放弃行善,面对修法的人妄说修法没有功德,阻碍他人进入佛门,劝阻他人接受出家戒,阻碍阅读、抄写和诵修经文,阻碍他人向善和成就佛法。这些众生需要在此停留长达数劫的时间,白天看不见太阳,夜里看不见星星,在这个睁眼闭眼都一样黑暗的房屋里,遭受不堪之苦,炼净各自在世间所造之恶业之报应。”

 

我问:“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样的众生?"一声“看”字未落,一口木箱的盖子揭开了:箱子里装着天铁的身体上粘着鸟、牲畜、野兽和各种头像的众生,五花八门,种类繁多,还有男女老少、鸟类、僧人和各种各样未曾见过的生命体,向大海泡沫一样难记其数。这箱子是木质的外表,里面却是一个烧红的巨大铁锅。所有的众生眼睛、耳朵、嘴巴和鼻腔里灌满乐沸腾的烊铜溶液,红哧哧地沸滚。我大声唱诵六字真言,他们都听不到。我不由自地打了个冷战,问:“到处都有这样的箱子吗?”

 

僧说:“是的,都跟这些箱子一样。”

 

莫说亲眼看见这些重生的痛苦,仅仅是想起来也能令人痛心疾首啊。

 

我问:“你们四位知不知道我的父亲在哪里?请告诉我吧!"

 

僧问:“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多杰夏。”

 

“他投生在佛法兴盛的旁生道。”

 

我四下张望,想为父亲唱一曲六字真言,可我找不到他。这是,我到了上师的座前,请求摩顶加持,他把手放在我的头顶。我心想:还要求一些结缘法吧。可是我还没有说出来,上师便会答说“可以”,并作了如下开示:

 

上道行路的瑜伽士 

占领六聚智慧的本地 

一切相本是心之性 

不要执著外境与内心 

在慈与大悲的天空 

要展开翅膀勇敢翱翔 

不要对无始以来六道父母 

生起远近亲疏的执着 

获得妙法甘露时 

不要做出好坏的取舍

说完,仍旧无言地坐在那里。

 

来了两个头戴金冠的僧人,把一团用黄色哈达包裹的五色光体交给了我。他们齐奏佛乐,上师身上发出的光与光芒,比天空和劫时的阳光还要炽热与明亮。

 

在众生痛苦的地狱中,住锡着这样一位觉佛,我内心感到无比欣慰。

 

上师说:“旁生地狱有十八种,相对这里是比较幸福的地方。你回去后,把地狱众生遭受痛苦的情形,详细地陈述给世间的众生,要转告他们勤修善法,克服散漫。此事至关重要!”

 

等上师说完这番话,我又向前一次迷糊和昏厥,全身痛苦不堪,犹如落在热沙中的鱼儿。上次那个光体跟着我,我走时它走,我停时它停,令我欲坐而无处可坐,想走时又无处可走。周围的一切就像空无一物的天空进入黑暗的夜色一样。我想走出去,有一从地底层仰视天空的感觉,一线箭一样的光透过来。我看了看,感觉从那里是走不出去的。过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进入了一块红色的象藏文“阿”字一样的团块,我随着往下方走去,遇到一条波澜壮阔的巨大河流,岸边的白色岩峰高耸入云。在岩峰的半山腰处,我和草木般众多的友情,像蝙蝠一样紧贴在岩壁上,几乎随时都有落入下面水流湍急的江中的危险,每个人都发出恐惧的呼声,俯首之间,难以控制地昏厥过去,半数的人刹那间滑落到江河里。我们没有丝毫可以挪动的空间,正在遭遇千百次肉烂骨碎的痛苦。而这种痛苦折磨着我们,仿佛经过了上万年。而我身边的那些众生正遭受的痛苦超过我千万倍。

 

我开始明白这就是中阴,心中便悲伤不已。我不敢放松,怕自己滑落下去,痛苦地哭喊着,可依然没有一根草可以抓住,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掉进江河的中央。我哭着喊着祈祷: 

呜呼幻相憾人心 

中阴险道极恐怖 

粉身碎骨极痛苦 

我等无怙众生前 

三世诸佛大悲钩 

慧眼妙具神通力 

愿除诸苦与剧痛 

救度中阴诸险道 

渡脱轮回大江河 

引导我等进乐土 

悲心莫弱上师知 

即时即刻赐护佑

 

祈祷完后,我放声大哭。一瞬间,江河与悬崖不见了,我站在一片无际的大草原上,前次碰到的那个红衣女子出现在我身边。我问她:“为什么在大海边,在悬崖上,我与多如草木的生命共同遭受如此之苦,是什么业因所致呢?”

 

她说:“他们曾在世间帮助猎人围捕獐子、鹿等动物到悬崖边,所以遭遇这样的报应。捕猎这本人要遭受的痛苦,比这重九倍。”我说,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圆寂复魂师地狱游记(三)

 

她说:“你曾指使邻居家的小孩去倒挂过一只动物,所以是同样的罪过。”

 

我问她:“你是谁”

 

“我是玛吉拉准的侍者,”她说。

 

“你为什么到这里来?”

 

“在两世之前,你从我学施身法,我们因此结下了缘。”

 

我心想: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无需学习天生精通布施红白甘露的施身法。女子面露微笑,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心里想着要走,就已经来达到了一片烧铁大地,那广济如虚空倒铺在地面。烧铁大地的中央,有一座视野难记的辉煌的城堡,城堡下滚烫的沙堆里数不清的男女众生在挣扎,他们的身体被热沙烫得骨架上没有一丝肉,千年的枯骨被一层薄如纸张的皮肤包裹着,颈项细的能看见暴露的喉管。一阵微弱的风吹来,也能卷起他们廋弱的身躯,在天地间浮飞。风停下时,廋雀似的身躯掉落到烧铁大地,如聚下的冰雹粉身碎骨。其中有一些僧人和尼姑。

 

烧铁大地之下,另有不计其数的众生在遭受痛苦的煎熬,有一些是我认识的人。我高声唱诵六字真言,他们听不到。我叫他们念,他们仍然不回头。我心中升起无限的慈悲,感觉自己身上的肉都烂掉了。

 

我到了前次曾到过的那座城市,看见高高的法座上坐着一位穿着法裙和法衣,披着黄绿绿色绸缎的女子,绿松石的宝冠镶嵌着各种宝石,光与光芒如千日齐照,庄严无比。城中还有许多跟他长的一样的女子,手拿各种供品,顶礼、转绕和供奉那个坐在法座上的女子。仙乐飘扬,供品摆满了整个城市,令人眼花缭乱。在这座城市中,众生多如尘土,享用福如大海。男男女女们,个个都长得就像佛殿壁画上的天仙。

 

我问法座上的女子:“城中的众生是谁?为什么有那么丰富的财富和享受,没人掌管?相反为什么那么多人在烧铁大地上遭受痛苦?”

 

她说:“我是这里的主人,正在遭受痛苦的众生是我的眷属。一千劫波的长时里,他们甚至连听到饮食名称的机会都没有,每天被业的飓风带动,在烧铁大地上经历千千万万次骨散肉破的痛苦,皮肤被烧得变成灰,刷刷地掉落,然后露出白森森的骨头,嘴里冒这火,肛门里高热的烊铜水在沸腾。不过,这一切痛苦比起其他一些地方,还算幸福,而有的虽然享用不尽的食物,但一千年也听不到一滴水的声音。他们在人间世,舍不得给穷人布施饮食,偶尔布施也是百般悭吝。现在的痛苦是他们吝啬的报应。有的人看到他人供养上师三宝和僧众,抄写、读诵佛经,修路架桥,印造佛像小泥塔,做水施等等,投入大量资金行善时,心中生出贪婪和吝啬。不得已需要行善而心中无比悭吝的人,要遭受的痛苦比此要重九倍。”

 

我顺势远望,下面的烧铁地下,一汪鲜红的烊铜水大海,夹着烧铁碎块在沸腾,天地之间热浪滚滚,无数无量的地狱人在炙海里煮熬。真真痛苦的声音传来,就像母羊和羊羔久别重逢时的声音。在骨头与皮肤之间,火星飞舞,口和鼻、眼睛和耳朵里火舌乱窜,如铁匠铺里的吹火筒。

 

我问:“他们什么时候能解脱?”

 

她回答:“在没有吝啬的心态下,为所有的饿鬼众生做无量水施和水食施,或者尽力做施舍和供养,不持吝啬与贪心,便能解脱。否则没有解脱的日子,一直都会遭受这样的痛苦。其他那些享受着荣华富贵的地狱众生,是因为他们未执贪心和吝啬,供施过一滴水、一段线、一根针、一片布等小小的财务,或者在吐口水、擤鼻涕、食物和水落到地面时,回向和祈愿给饿鬼的;或者在河边取水时,洒水向天,祈祷饿鬼能喝到的等等,以水养育我的眷属的功德所致。”

 

推荐阅读:

邪术害人遭惨报,21人全死绝

没开悟之前神通会成为我们修行的障碍

当可怕的违缘降到你头上

超度:曾引起轰动的温哥华真实孤魂野鬼

四川阿坝安曲寺的厉鬼传

绝顶神奇:一只猫学佛后坚决要吃素!

竟有绝色女鬼上QQ勾引大学教授玩一夜情

上海延安路高架桥龙柱传说究竟是真是假?

一自称有天眼者揭秘西南旱灾原

阴阳眼与天眼、慧眼、法眼等的差异 邪术害人遭惨报,21人全死绝

特尼仁波切在北京示现神通

视频!数百人亲睹上师招来龙卷风!

上师两分钟治好植物人,太神了!

上师送的十相自在威力巨大

绝对罕见:数百人亲睹上师招来龙卷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