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教堂里的血

(2013-08-01 13:00:54)
标签:

随笔

湄潭镇的中心广场,有一个欧式的老建筑。已经据今一百三十年的历史。它是清末光绪年间,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贵阳教区修建的天主教堂。这是个看起来很有味道的老建筑,使湄潭看起来是个有过西方文明浸渍的城镇。中国当今的建筑已经失去了风格和美感,急功近利和浮躁的社会风气已经变成了一种难以驱散的气味。它影响了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把人们变得粗鄙和聒噪。在城市的中心睁开眼睛,你根本分不出石家庄和佳木斯,大连和上海,武汉和长沙……体制扼杀了个性,扼杀了美和艺术。美有千姿百态,丑陋和粗鄙却都是一个样子。

湄潭的老教堂并不巍峨,却让一条街,一个广场,甚至是一个城镇安静下来。你站在他的面前,就像站在一个有尊严的老人面前一样,瞬间让你不敢造次。在它面前,你必须学会低声说话,踮着脚尖走路和收敛你的放肆。只有怀着敬意,让你的目光低顺下来,你才能发现它的安静,它的从容,它的美。

在不懂尊重的人面前,它重不现身。

我一直以为,好的建筑是有尊严的。它的外形,它的门窗,它的一砖一瓦,甚至门上的铜把手,都能折射出建造者的品格。我不相信一个恶俗粗鄙的人,能盖住一幢有尊严的房子。

进入教堂,会让你的灵魂感到一丝震颤。你不会想到,这里面曾经发生过战斗。教堂变成过红九军团的战时指挥部。在门口的正前方,在耶稣受难的地方,挂着一面血红的军旗。三个工农红军的铜像,摆着强悍的造型让你一进门就感到威压。这是革命时期塑造的新的三位一体。当年卑贱的工农,正是在这里向上帝的神权发出了挑战!墙上打土豪分田地的标语,依然让你感受到革命的热情和聒噪。站在这样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已的内心是个什么样的感受。但历史就是历史,它发生过,没有人能改变它。这块土地上发生过的一切,就是这样的。

老教堂变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团司令部旧址。好在改革开放之后,聪明世故的中国人,又在另一个地方盖了座新教堂。新时代的信徒们依然能找到祈祷上帝,救赎灵魂的地方。我认为这就是这块土地上最重要的变化之一。

那天,湄潭的老教堂的台阶在春雨中,反射着湿辘辘的光亮。潮湿的,充满水分的空气中,说话的声音被湿气放大后,变得空洞和响亮。也许,人的声音大了,神灵就会沉默。

雨中的教堂,永远都显得意味深长。

果戈里说过:当歌曲和传说已经缄默的时候,建筑还在说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