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婊子未必是女人----观京剧《游龙戏凤》有感

(2008-07-05 19:36:36)
标签:

游龙戏凤

婊子

正德皇帝

主子流氓也圣明

文化

分类: 我的评论

 

  按理说,青天白日侵犯女人的家伙,肯定是流氓。可是,倘若这家伙不是平头百姓,您还会把他当作流氓吗?这不是一个伪问题。螃蟹偏偏横着走,老鼠只爱半夜游。有人肯定会在心里嘀咕:这就要看多大的官了?中国京剧舞台上有一出《游龙戏风》的戏,就暴露了我们界定流氓的双重标准。皇帝强奸民女,乃是戏中津津乐道的美事。这出取材于真人真事的戏,从腐朽没落的大清朝。一直唱到了社会主义的今天,戏中说的是:
    明朝中叶的这一天,山西梅龙镇的风临阁酒店迎来了一位军爷,哥哥去巡夜,让“自幼生长在良善家”(京戏中李风姐唱词)的妹妹招待客人。这军爷一见如花似玉的李风姐,顿时色花怒放,百般戏弄之后,径直把李风姐追进了闺房。您说,人与禽兽相分,性事有别也是其一。人行性事,是分时间、分地点、分对象的。但流氓与禽兽相同,与人就不同了,它们只有汹汹性欲,只管需要与否,哪管何时何地。

    面对流氓,李风姐肯定气愤至极,肯定誓死不从,先是骂后是叫,坚贞得可以和历朝历代的节妇烈女媲美。然而,军爷变戏法儿似的拿出了“致命武器”,李风姐一看就喘不过气来了,她居然看到了皇帝的印鉴!这招儿真毒,怪不得有一年,山西卖花姑娘被警察持证强奸,这是我中华“传统美德”啊!   

    原来,正德皇帝在皇城玩腻了,便带着一双色眼“游”到民间。眼瞅着流氓变成了皇帝,李风姐也就不再寻死觅活,保全自己的贞洁了。她眼中一定闪现出迷人的光彩,周身涌上幸福的暖流,那美妙的感觉,定然跟我们的某些女人,当年见到毛主席时别无二致!不不不,那样的心情,许多男人也有,只可惜有一样东西,他们长错了!

     这愤怒中的女人,一下子变成了幸福中的女人,良善家的女儿也就变成了荡妇,羞辱自然变成了荣耀,这烈女也就任由正德皇帝轻薄。看,军爷和皇帝的“待遇”就差这么大!

    但至此,您先别急着说,女人就是贱!男人又能好到哪里去呢?那哥哥回来,不见军爷,又不见妹妹,却听见妹妹房内异常。顿时火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备好枪棒,从外面引了些人,就来到妹妹门边。正欲破门而入,却听妹妹叫道:哥哥休要鲁莽,当今圣上到了!天哪,原来不是流氓,是皇上!是“皇帝妹夫”从天而降啊!这心中一定庆幸多亏没动手。一霎时,那刀枪扔得乒乓直响,头也磕得嘭嘭有声。你想,这强奸民女的勾当,一般军爷做得来吗?若他,定会遭一通暴打,打不死也得残废。临了还得把他绑到官府,不掉脑袋也会叫你把牢底坐穿!可事情到皇帝这儿,那黄河就得拐弯了,鲁迅先生若在世,他一定会说:“皇帝的事,能叫强奸吗?也忒俗了!那叫“临幸”。”所以我们的人民时时刻刻准备着把自己的红心、红身,全交给我们的主子。更何况,主子还会给我们那许许多多的好处!果不其然,“强奸”事小,兄妹二人的收获却很大,妹妹做了娘娘,哥哥也跟着去做了京官。那京官比之今天“其他地方都是下属的京官”来说,可牛多了,皇帝的大舅哥嘛!

  这女人贱的不过是肉体,而这男人贱的是什么呢?

    赶赴北京的一路上,兄妹二人“这一场荣耀非等闲(京剧唱词)”。兄妹二人前面走,后面人个个艳羡得要死,恨不得轿子里抬的是自家妹妹、自家女儿。如此说来,就算是正德皇帝奸弄了自己的亲娘,那也是要“谢主隆恩”的。他一定会这么想:自己的亲娘从了皇帝,那皇帝岂不成了我兄妹二人的干老子,龙子龙孙哪,还愁什么富贵荣华,两钱一碗的羊肉泡馍我买他一千碗,我们天天吃,馋死你们!

    后世的李风姐,可以为之献身的就不一定是什么皇帝了。只要能办事,能捞好处,能给钱花,能给买名牌高档,那事儿就好办。所以你到处可以听到四五十岁的男人,找了多少个二十来啷当岁的小姑娘。前不久被判处死刑的原济南人大主任段义和,就是在48岁这年,把他所杀死的情人---当年18岁的宾馆服务员俘虏在床的。有献身就有回报,别看我们的官员们平素对老百姓谎话连天,可对小情人却是说话算话的。这位当年18岁的服务员,被害前已是“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党委正科级干部”,在济南拥有商品房四套、小汽车两辆。段的准丈人、丈母娘也由无业人员变为济南市国家干部,并办理了退休手续;服务员的两个妹妹也变成了济南市某机关公务员。
  这样的事可以说很普遍,更下作的女人还有的是,某地有个传闻就很有意思,一个与当年的老地委书记有染的女人,生了一个女儿,抱出来后逢人就问:你看象李书记不?弄得别人都不知怎么回答。真个把爹娘的脸都丢尽了!

    莫道人家脸皮有厚度,在中国的土地上,自古笑贫不笑娼。女人做婊子用的不过是自己的肉体,而男人做婊子却用的是自己的心肠。这李家兄妹一夜变皇后、乌鸡变凤凰的故事,激励着一个又一个的后来人。段义和的准丈人当是其一,欣欣然安享女儿作牺牲得来的那种种好处,那婊子心肠就昭然若揭;我们还可以翻开一些州、府、县志,你会发现一些这样的记载:某皇帝到某地驻跸,某某官员献美女多少人。那些个地方父母官们记录下这些,其用意无非是煊耀自己的政绩和光荣,这就是我们中国官员的风骨!如今,他们死了,化成了泥土和灰,但他们的子孙还在。你可以从陪领导跳舞、喝酒的女老师、女学生事件中,发现他们干练的身姿;你可以从那些送老婆、送女儿的人们身上,找到他们的魂灵。

    在男权社会里,从来都是两个标准,一个给上级领导,一个给平民。违法乱纪的事儿,到了皇帝和上峰那里,就变成了理所应当。在女人问题上,尤其这个样子。共和国成立后,就有“一般干部是作风问题,高级干部是小节问题”的是非标准。有个相声段子,说有个副乡长,猖狂到“一天一只鸡,三天一只羊,天天晚上入洞房,站在村口望,村村都有丈母娘.”;某县政协的原副主席、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吴天喜竟能强奸36名幼女。县、乡的小官尚且如此,那么我们所谓的高官们,在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背后,一个个又是什么尊容呢?  

  京剧《游龙戏凤》,无疑在宣扬奴才的“流氓主子也圣明”的法则,而我们的人们也乐于浸淫其中,对其艳羡不已。总盼着有个大官能从天上落下垂青一下自己,或是自己的妹妹,好有一天自己能够鸡犬升天。所以,京剧《游龙戏凤》不是孤独的,题材相同的还有黄梅戏《游龙戏凤》;还有越剧《梅龙镇》;还有高甲戏《一夜皇后》,后来这高甲戏还被拍成同名电影《一夜皇后》;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电影《江山美人》,电视剧连续剧《风临阁》,也说的是这个故事。更“叹为观止”的,还有影视圈的一个接一个的皇宫戏.在一声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的云山雾照中,叫人想到:这龙游不息,戏凤怎止?

    据说,当年李风姐卖酒的“风临阁”在西安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已装饰一新。就差挂个“明德宗在此与李风姐过夜”的牌子了。权势者总是穿着衣服大讲仁义道德,私下里却淫荡无耻、下流之极。一年年,强奸着我们的灵魂、尊严和人格,强奸着我们民族的精神。

  这样的故事,留在我们身边,证明了什么呢,证明了我们的素质,证明了我们的思想,证明了我们的人格。做婊子的,何止是我们的女人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