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记者柴会群
记者柴会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5,756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陪床

(2017-02-11 21:39:45)
标签:

杂谈

陪床

柴会群

春节前,我再次接到母亲住院的消息。这已是她一年来第五次住院。我提前从上海赶回老家,同疲惫不堪的父亲一起“陪床”。

母亲所住的是县城一家医院。一直是由父亲陪床。陪床内容主要包括这么几项:给母亲按时服药、照顾饮食、协助大小便等等。其中最重要也是最耗神的,是观察输液进度。待一瓶水快输完时,父亲需要摁下呼叫器让护士来换瓶,然后继续观察,一直到全部输完为止。作为一名心脏病人,母亲一天要输五六瓶水。其中有一支抗生素要晚上11点才输。这意味着父亲至少在前半夜不能休息。而第二天5点半,清洁工便会进入病房打扫卫生。

陪床这种活,不能说有多劳累,但要说不辛苦是假的。陪床期间,你有无所事事的时候,但丝毫不能分心,因为随时都可能有事情发生。我在陪床期间,母亲输液时发生过两次意外,一次是突然停滴,另一次是“鼓针”了。因为反复住院,母亲养成了一个坏习惯;白天输液时睡觉,晚上却保持清醒。她在清醒状态下总是感觉劳累,不能长久保持一个姿势,躺一会就得坐起来,坐一会又得躺下。这样便更累人。

我的朋友Y曾有过丰富的陪床经验,他的母亲从2009年便开始住院。最初是由Y本人陪床,开始以为没什么,结果三天下来就“不行了”,只能请护工代劳。

我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帖子,作者的父母在一年内双双罹患癌症,他便辞去工作,专门在医院陪护病人,时间长达两年。

Y对“陪床”现象也有所研究。他年轻时曾在301住院,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据他说,虽然当时手和脚都做了手术,但就他一个人,根本用不着家人陪。打饭、上厕所都由护士帮忙弄。Y说,对患者和家属而言,“陪床”最初仅限于生活上的料理,后来慢慢扩展到喂药和观察输液等护理内容。再后来就出现了专业护工,所做的就更多了。我的另一个朋友Z的家人去年曾在青岛住院。据Z说,幸亏找了一个护工,不仅料理日常生活,还带着病人去做各项检查。医院太大,布局如迷宫一般,没有护工真不行。

Y说,在国内各大医院;护工已经成为病人住院的“标配”之一,甚至有了专门安排护工的公司,规模可达二三百人。

我后来听说,母亲所住的医院其实也有护工。但陪护一天要200元,不比北京、上海便宜。绝大部分病人都请不起,也没有形成市场。所以陪床还是得靠家人。

对于陪床者而言,晚上睡觉是最大的问题。病房里有一张折叠椅,晚上可以当床用。但没有被褥。好在病房里的暖气比较给力,不用盖被子也可以睡。我陪床的六个晚上,都是在那张折叠椅上睡的。

父亲的运气比较好,与母亲同病房的另一位病人马阿姨,只是白天在这输液,晚上回家去住。这样在得到允许后,我们晚上便可以睡那张病床。

马阿姨的病没有母亲重。据她说,自己有心脏病家族史。她的哥哥有也这个病,曾做过心脏搭桥手术。后来又住进省城一家大医院。她哥哥只有一个孩子,因为要上班,没办法长期陪床。住院期间,病人有一次在上厕所时突发意外,当时身边没有一个人,待被发现已经晚了。

陪护马阿姨的主要是她12岁的孙女。因为放了寒假,家人当中就数她时间宽裕。小姑娘虽然长得老成,但毕竟还是孩子。有时玩起手机来会忘了观察吊瓶。奶奶偶尔会责怪她。但在出院时,还是感叹自己“得了孙女的利”。

马阿姨是主动要求出院的。因为快到年底了,家里还有很多活等着她。

另一个原因,可能就是花费问题。母亲几次住院,平均每天的费用都在1000元左右。近年来,新农合报销力度明显加大(70%左右),但对一般家庭而言,自费部分仍是不小的负担。

马阿姨的出院,意味着我们一度可以在晚上“自由”地使用那张病床睡觉。然而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两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母亲的主管医生突然进来,寒暄几句后,说得安排一个病人。话音未落,一大堆人便拥着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进来。

陪同的人当中,最引人注目的也是一个老人。她是病人的妹妹,因为耳背,说话声音有点大。不过思路清楚,很详细地回答了医生对病人的询问。

病人叫赵氏,九十一岁。住院之前生活已经不能自理,由子女出资聘请她八十岁的妹妹到家里照顾。赵氏这次住院前,已经两天没进食,妹妹便通知小辈将其送到医院,自己也跟了过来。

来的人当中,还有病人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另外还有一个外甥和一个外甥女。在决定当晚谁留下陪床时,老人自告奋勇,说你们上班都忙,留我一个人在这就行了。儿女们互相谦让了一番,最后还是让老人留下。跟她一起留下的还有病人的三女儿。

因为没有了空床,我便让父亲回家休息,自己仍睡那张折叠椅。

赵氏很快被输上液,大分部时间都是由妹妹盯着。他知道输完之前自己不能睡觉,但实在忍不住时也会在床边趴一会。病人的三女儿睡在走廊里空出的病床上,半夜曾过来替过老人一次。

病房的灯一直亮着,我睡不着。便与老人闲聊。老人说姐姐生了7个女儿两个儿子,其中5个女儿已经不在人世。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住院。住院的费用由病人两个儿子出,但儿子们很少陪床。两个儿媳妇在上次病人住院期间竟然旅游去了。

第二天一早,过来一个送生活用品的男的。他是病人的女婿,昨晚陪床的三女儿的丈夫。知道老人在医院陪了一夜之后,脸色马上变了,责怪起妻子来。妻子心情也不好,两人吵起架来。父亲在一旁打圆场。不过他后来对我说,那女婿生气是有道理的。

这一天是腊月二十六,还有四天过年。母亲的病没有完全好,但为了回家过年,她执意要求出院。去年的春节母亲就是在医院过的,她不想让那一幕重演。

我建议再住几天,等母亲恢复得更好一些再出院。但无法继续睡那张病床的父亲权衡后,最终顺从了母亲,下午便去办了出院手续。

以上便是我6天的“陪床”经历。中国社会正在步入老龄化,在可预见的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面临我类似的境遇。我的另一位朋友阎老师是国内知名的医院管理专家。他说,目前国内的医院普遍存在严重的护士缺编状况,护患比例大都达不到国际标准。正是因为护士不够,医院才把部分本应由护士承担的工作转嫁给患方,进而有了“护工”这一行业。而在国外,“护工”主要存在于养老院,医院里很少有。

按说,医院原本可以招收更多的护士来改善服务。但阎老师说,在当前仍追求“创收”的背景下,医院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要多“创收”,医院就得尽量多收病人。同时为了节省成本,又不想多雇护士。如此以来,只能苦了病人和陪床的家属。(此文发表于2017年2月9日南方周末。见报当日,因母亲再次住院。作者和家人再次到医院陪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