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栩麟
郭栩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95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豆(9)

(2007-10-19 21:06:25)
标签:

文学/原创

每天放学的时候,她都要站在足球场的铁栅外凝望上几分钟。微微眯起眼睛,装作不在意地斜视着,看着看着便能窥见梦的影子。那几个不在此处的生龙活虎的身影中,必然有一个是他的,那愤怒地一脚抽射的样子,在血脉中缓缓淌成了一泓甘泉。
 
与其说是梦,毋宁说是最鲜艳的现实更为恰当,因为有太阳的日子,太阳会把金色的尘埃撒上睫毛,把灼热的温度渗入肌肤,让所有幻象都金光灿灿起来;有雨的日子,雨会飘飘洒洒坠入伞里、衣褶里,而她会哼上几首落寞的歌,无限地贴近那冰凉的苦楚。若干年以后,当太阳和雨在她心中都激不起任何波澜时,她对太阳和雨的记忆就全部停留在这铁栅外的几分钟,这生命的一瞬。
 
纵然那只是心的意愿,而非她的意愿,还是被打上了烙印。就像一只只能生一年的候鸟,披着南方的风在北方萧索的秋里振翅,却再也无法回到那春暖花开的国度了。
 
这样鲜艳的日子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只记得那一夜在距离家足有几里的陌生地界偶遇了爸爸后,她就再也无法被默许在夜间出行,即便爸爸妈妈都出门长途旅行,备受嘱咐的奶奶也会把她紧紧地看着。于是这些日子就注定了痴迷地与菜谱为伴。
 
当她拽着爸爸的手,听见那渐渐近了的脚步声又渐渐远去时,她便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就像经受了弹簧的弹力一般,极力向一端靠近,却由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拉了回来,以决绝的姿态向遥远的另一端飞奔。
 
只有两个人的夜格外静谧,又因为静谧而显得自由磅礴。她捧着一本漫画躺在床上,蜷缩在黑暗中的黄色灯光中,面前还点着一支会散发香味的五彩蜡烛。蜡烛的香味与漫画里的油墨清香缭绕着,在她的瞳仁中绘出了交织的梦境。偶尔自梦境中抽离,却用未抽离的眼神凝视着眼前的一切,天蓝色的床,红色的沙发,深灰的衣柜,如此熟悉却又陌生,陌生得几乎与另一个空间重叠了。
 
——如若空间可以重叠,就让我与你身边的那一小段空气叠合吧,即便终生不能再见,也能永远枕着你肩头的温度,落寞地微笑着。
 
梦境中的身影在阳光中扬起头,长呼了某个人的名字,而后带着嘴角肆虐的鲜血,一格又一格地倒下去,微笑着合上眼睛,幸福地铭记着什么。
 
在这里,她可以听见那边屋里的奶奶拄着拐杖踱步,拐杖有节奏地顿着,像是大雪的日子自佛堂里传出的声音。
 
在那边,奶奶可以听见这边屋里的她翻书,一页一页,带着想要被挽留却不可停息的韵律,如同一个个灵魂在风中逝去。偶然间,那清脆的声响已经很久没响过了。
 
奶奶轻轻地推开她的门,向前微微倾了倾身子。她紧闭着双眼,嘴角颤抖,分明是竭力承受着什么的表情,两缕泪痕在微光中无声地悬挂,灿烂得恍若天河。原来,泪果然是有光的。
 
“哎哟,妹子,你怎么了?”奶奶急忙走过去,关切地问着。
 
她依然静默地流着泪。
 
“有什么伤心事了?快说给奶奶听听,让奶奶给你分忧解难。”奶奶的声音是一股暖流。
 
她依然静默地流着泪。
 
“别哭了,快别哭了,”奶奶递过来一块手帕,“奶奶是过来人,有什么事情奶奶没经历过的?来,对奶奶说,只对奶奶说,奶奶告诉你怎么做。”
 
她依然静默地流着泪。
 
只知道奶奶似乎又嘟囔了几句什么,便有几分气恼地抛下她走了。拐杖的声音打破间隙的沉默,那微弓的脊背,无可奈何地背着往事一般出去了。一缕飘扬的白发将她遗留在茫茫的孤寂里。
 
孤寂——唯有在这样的孤寂里,才能窥视到永恒。
 
时间就这样在指尖流过……两个星期后,妈妈夹了一块她做的红烧肉,送进嘴里,愣住了,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
 
而她也笑了——她想起了上午教室里的一幕。一堆女生围在一起,她努力钻进去时,看见了校报上的一张照片。那是足球队的合影,上面写着:我校足球队即将凯旋。女生们指指点点地谈论着她们喜欢的队员,却唯独没有谈到他。但她却看到他了,就在那触目惊心的一瞬间,梦有了体温,温暖得仿佛游弋在她脖颈间的阳光。
 
他,仍然是那样地微笑着。她知道,那微笑必定是在前生的某个时刻见过了,今生才会如此熟悉。她知道,那微笑是属于她的,他就仿佛藏在队员间的幽灵,拒绝被其他人看到,拒绝倒映在其他人的心间。
 
——幸福,便是这样的滋味么?
 
她痴痴地看着,直到周围的人逐渐散去,只剩下她和另一个女生。
 
“他怎么样呀?”她将手指放在他身上,饶有兴致地说。
 
“他呀……”言行利索的女生正要说下去,随即却听到有人呼唤名字,于是站起身来,不屑地看了照片上那男孩一眼,一个转身,瞬间消失在门外的白光中。
 
她心头一紧,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那片澄明的天空忽地笼上了阴霾。
 
——为什么?为什么心总是在一个始料未及的瞬间隐隐地痛起来?
 
她没有心思去想这样的问题。对于她来说,那眉宇间凝聚的气息意味着的,不再只是她渴望看到的一副面孔。那是她心间绵延至天际的辽远的云霞。在它达到终点之前,没有人能将它从中间掐断——即便那是与羽一齐奔跑的狂热少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风起的时候
后一篇:我搬家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风起的时候
    后一篇 >我搬家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