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栩麟
郭栩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9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豆(6)

(2007-09-12 12:44:03)
标签:

文学/原创

那孤冷的光炫得刺目,星星都显得遥远了。在星空下的原野上闪烁的,是狼的眼睛。她感到,这三个少年的眼里,透出了一丝野狼般的光芒。中间那个扎头巾的少年,眼角冷漠地抽搐了一下,露出了无可言喻的恨一般的表情。
 
又是一个华丽的转身,裙角仿佛飞出了银白色的泪花。
 
吧嗒吧嗒的脚步声纤巧而孤单地响了一阵子,然后,有两股灼热的呼吸转瞬间向两耳逼近过来。喉头被一团死寂沉重地压抑着,似乎要凝聚了所有的力量,再发出那一声凄绝的哀鸣。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只骨节突出的硬朗的手将一团白布塞进了她的嘴巴。
 
你们用的手段还真是老套呢,她绝望地想。这僻巷的红砖墙仍然无动于衷地伫立着,纵然像一个时空隧道,却一分一秒也无法将她带回去了。
 
穿越了天安门与地安门之间的距离,她被带到一片工地中一个水泥筑的小房子。房间里只有一张沙发和一个板凳,狭小得只容得下两个人似的。两个少年将她放在沙发上,扎头巾的少年随后走进来,沉默了一瞬,两人便甩头走了出去,薄而沉重的铁门咯嚓一声,饶有余音。
 
少年将头巾取下来,露出方额,在板凳上坐下,陷入了沉默。那坚硬的下颚在灯光的映照下,恍惚间变得柔和而光亮起来。
 
“我是一个疯子,但我不是一个罪犯。”上唇很镇定,下唇却禁不住微微颤抖,惟恐划破了寂静。
 
“你想做什么?”她伸手取下口中的布头,声音微弱得仿佛荼靡的花。
 
“你、愿意、和、我、交往吗……”少年一字一顿地说,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她脚下的地面。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之前那眼角上扬起的,分明是恨一般的冷漠,为何潜藏的心事却是这般炙热。心上好像被一双温暖有力的手狠狠拧了一把,隐隐发痛了。
 
“我们素不相识……”她有点语无伦次,竟然说起文绉绉的话来。
 
“你没听说过‘相逢何必曾相识’吗?”期待中的惊愕过后,少年抬起头,换上了略为欢畅的调子。
 
“可是这样的相逢……”她瑟缩着的手稍微放松下来,又再一次相互紧抱在一起。
 
“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做,我相信也是最后一次。”少年理了理额际的头发,目光在双掌的阴影中隐没了,“我的两个兄弟就守在门外,但我会放你出去,只要你肯听我讲完一个故事。”
 
“故事长吗?”小心翼翼的,似乎害怕触怒了难以捉摸的小兽。
 
“我可以把它说得短一点,”少年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不羁的笑,眼神却游离了,仿佛已乘一叶轻舟到达彼岸,“长的版本,留到以后,在吹着微风的春天,听我慢慢地,慢慢地回忆。”
 
“好吧,那你说吧。”她舒缓着手臂,用圣杯撑起了下巴。
 
夜,真是寂静得又凄凉又迷惘。少年面容的每一处棱角,仿佛浓烈的水彩,在如水的空气中落寞地化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