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一卉
朱一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676
  • 关注人气:3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朋友们对俺一个小说的点评

(2009-01-22 22:51:03)
标签:

小说月刊

堕落的仕女

点评

张子雨

蒋林

张丽军

马国福

顾亚红

杂谈

分类: 谎言灿烂

小说《不见钟情》元旦贴在芳草论坛的,数日后,编辑说喜欢送审。题目要改,考虑再三,改成《堕落的仕女》。目的应当是吸引眼球。已经过了《小说月刊》的终审。遵嘱请朋友写了点简短评论,好话说尽,让我汗颜。

 

功利时代的爱情是苍白的

小说《不见钟情》给我们又说了一个功利时代的爱情故事。小说写了爱与性之间的冲突,几个情节设置比较有意思。有爱无性和有性无爱。当爱与性可以分离的时候,我不知道是社会的进步还是倒退。
主人公钟情最终不能钟情于婚姻和妻子,问题也不单是妻子白雪无法生育这一个方面问题。白雪渴望有个孩子这很正常,不正常在于当生育失去希望后,性生活就变得功利了。而这样的功利极大地损伤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最终导致钟情与田昕之间出轨。钟情与田昕之间是单纯的性,白雪与何文之间也是单纯的性,当钟情渴望得到夏天的时候,恰恰遭到了拒绝,无法实现。该“坏”的时候不坏,不该“坏”的时候又坏了,这可能是很多人都有的经历。婚姻趋于平淡的时候,难道维系婚姻的只有孩子吗?应该说作者是提出了这样一个命题。
单从短篇小说的角度,我认为语言是很精彩。比如“数量庞大,而且一个个精神抖擞,中气十足,时刻准备着以最饱满的状态冲锋陷阵。”,比如:“纸灰从不锈钢垃圾桶里飞出来,黑蝴蝶似的在厨房里乱飘。”短篇小说对语言的要求很高,直奔目的,不拖泥带水。本篇语言节奏感不错。
唯一遗憾的是:短篇小说不应该容纳如此多的人物,每个都写每个都写不透,因此人物倒无法给人以鲜明的记忆。
——子夜有雨(张子雨,中国作协会员,安徽作家,律师)

 

我们都在漂泊
这篇小说描写了我们所处的这个年代的迷茫与困惑。读后,引人深思。
无论我们承认与否,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灵魂,都在一路漂泊。我们无时不刻不在尝试着寻找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但事实上,我们可能还是无所归依。地面上的烟火,有温度,但这种温度,可能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那种温度。我们只能在半空中,无望地振翅,落寞地孤行。
主人公钟情,一直在寻找中迷失,在迷失中寻找。小说的结尾,提出了一个也许并不新鲜却又实实在在引发我们的思考的命题:爱情到底是什么?功利时代,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
我想,钟情和白雪们是希望有的罢。
——顾亚红(教师作家)


 爱情是个永恒的话题,人们总是在悲欢离合与爱恨情愁里挣扎、徘徊。本篇小说中的几位人物,也同样如此。透过他们之间复杂的情感,折射出的是当今社会的迷失与困惑。
    特别喜欢小说里钟情与白雪不能生育这个情节,物质越是发达,精神就越空虚,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精神上还是找不到皈依,所以孩子是我们情感的寄托。这才点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死穴”。
    作者语言极其凝练、精辟,叙述流畅而有序,尽管人物众多,但在作者的布局下有条不紊,显示了作者良好的叙述功夫。
——蒋林(四川作家,媒体编辑)

 

“无奈而妩媚的微笑”

  朱一卉先生的短篇小说《堕落的仕女》读来一气呵成,自然顺畅,显现出娴熟的叙事笔法。小说讲述了一个极具有符号叙事学意义的故事:以钟情为叙述核心,他同时爱着白雪和夏天,因为夏天的矜持,钟情选择了白雪;但是没有孩子的憾恨,使钟情与白雪从爱转向一种欲的追求,造成了爱与欲的错位。由此开始,小说人物被生活常态遮蔽的“无意识”开始走向前台:钟情与田昕开始了性的舞蹈,白雪也投进了何文的怀抱;而在此之前,钟情曾是田昕结婚时的伴郎,何文对白雪的爱比钟情还要早——不知是现在还是以前错位了?
最后,钟情来到夏天那里,虽获得短暂的情感慰藉,但还是遭到了拒绝。夏天的话“该变坏时没变坏,不该变坏时却又变坏了”,引起了钟情的困惑。小说每一个情节的转折都有内在的逻辑,人物命名也有着明显的隐喻意味。钟情与他描绘的“堕落的仕女”一样,有着“无奈而妩媚的微笑”。——张丽军(山东师大副教授、文学博士) 

 

婚姻之痒与爱情之痛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加油站。在作家笔下,婚姻是一种痒,纠缠在理想与现实之间,这种痒说不清道不明,或许是婚姻这座围城的真谛。这是当下社会部分人爱情和婚姻的写照。理想与现实的矛盾,爱情与婚姻的冲突,艺术与性灵的交融,道德与爱的相悖,被作家以平常的心、幽默的笔调、巧妙的运筹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可以说,这是一部分城市精英内心苦闷与彷徨的生动写照。或许爱是针尖上的蜜。爱情激发艺术的创作灵感,而婚姻却总是那么的不尽人意。爱像一只容易受伤的小兽,喜欢离家离走,寻求外界的慰藉。作家就抓住了当下部分都市人矛盾的心理,抓住了他们内心的“小兽、怪兽”给我们不动声色地展开了婚姻与爱情互相冲突的浮世绘,情节引人入胜,语言趣味横生,读来掩卷而思。 ——马国福 (江苏青年作家,读者签约作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