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一卉
朱一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13
  • 关注人气: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生的酒量和后天的培养

(2008-05-28 20:29:05)
标签:

杂谈

分类: 天天如此

天生的酒量和后天的培养
——酒徒系列之一

“濠河边的鱼”写了一个农家菜系列,民以食为天,农家菜确实是应该研究一番的。同样,吃和喝是密切相连的。就像说到男人,就要讲女人。一个硬币的两面。
现在,“狼山上的狼”开始谈喝酒。本来写做酒鬼系列,后来想想,如果要评职称,依次应该是酒徒、酒鬼、酒神、酒仙,分别对应助理记者、记者、副主任记者、主任记者。在我所接触的兄弟们中,大抵是酒徒,修炼到更高级别的,廖廖无几。
酒量主要是天生的。遗传的因素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我老爷子是海量,迄今为止,还没见识过他的醉态。当然,如今老爷子有了痛风和高血压,基本上和酒说拜拜了。据母亲讲,父亲喝高了,就知道呵呵傻笑。
我是从七岁就开始喝酒。启海人所谓的老白酒,不是老白干,而是米酒。酒精度也就是10来度。当年我二爷爷一人独居在一个大竹园前,我经常上他那儿找好吃的。那天中午,实在是没好吃的来招待我了,二爷爷便温了一大碗老白酒,炒了一盆花生米。老少两人,对饮一场。据我母亲后来回忆,我也就是喝了一大碗酒,然后,酣睡了一场。我的喝酒生涯开始了。
我的二爷爷是个值得一写的人,在此小提一笔。他是一个职业篾匠,别人在生产队奴隶一样劳动时,他呆在那片足足有10亩的竹园里编篮制席。那片竹园是祖上留下的,我感到不解的是,居然没有被共党收归国有。直到80年代初,大办集体企业时,竹园才被毁,我们家好像还补偿到了一些。童年的许多时候是在那竹园里度过的啊,那竹笋嫩嫩的、略苦的、清香的滋味,至今还在记忆中萦绕啊。二爷爷无儿女,传说有过一个老婆,但不知什么原因,被他以100个大洋的价格卖给了别人。这不过是传说,我没有得到过任何的证实。
能确认的是,1949年渡江作战的时候,他是一个船工,在枪林弹雨中穿行过。小时候,在他钱包里翻毛票时,我看到过政府颁发给他的渡江证。1975年,他在竹园旁边的树上修理树枝时摔下,数日后去世。
不管怎么说,他是我喝酒上的启蒙老师,永远值得我怀念。
说远啦,现在回过头来说正题。
我的酒量是天生的。当小学生和初中生时,因为学生守则的缘故,喝得少,基本上是看着大人喝,处于观摩学习阶段。到了高三一毕业,便大展雄姿。那时主要是喝黄酒,和几个铁哥们打来5斤10斤一塑料筒的散装黄酒,不喝个底朝天,决不罢休。
那时候,只有头晕的感觉,从没醉的感觉,喝到呕吐,从未有过。后来喝白酒、啤酒、干红,一般都是这样的情况,我喝到位的时候,估计酒桌上的兄弟们也差不多了。
还有一些人的酒量则是后天培养出来的。这里就只举举例子了。比方说,有个在公安的朋友,以前喝一瓶啤酒都是要醉的,哪里知道,几年下来,一箱啤酒也不在话下了。按他的说法是:酒精考验,身体对酒精的抵抗力越来越强了。
这叫,适应。
还有一位人称牛全部的兄弟,数年前,我和路风等鸟人都可以将他喝趴下的,哪里知道,现在,我们的酒量未见下降,但喝到最后趴在地上的,是我们了。
这叫,练出来了。
狼山上的狼 发表于:2006-9-21 22:31:0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贼的职业道德
后一篇:脆弱的生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贼的职业道德
    后一篇 >脆弱的生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