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经济数据造假拷问“透明政府”

(2017-01-19 08:53:55)
标签:

时评

时事评论

财经

分类: 社会观察圈


  1月17日,辽宁省十二届人大八次会议开幕。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陈求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对外确认,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指出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
  《吹牛也要上税:辽宁经济数据造假百姓多缴税千元》,这是网媒的标题,我认为不甚贴切;官方吹大牛,却是老百姓“被上税”,应该给官员“上税”才叫“吹牛上税”。新一任省委书记表示,“让忽悠者没有前途”,但愿,今后我们能够看到因为经济数据造假而“没前途”的官员,让“数据出官”变成“造假丢官”。
  经济数据造假,早就是一种现象,辽宁主动承认了,还有多少地方捂着不说,我们只能想象。而最值得讨论的问题,不是“数据出官”,也不是多少地方都存在造假问题,而是政府数据为何能被造假。问题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政府数据主要是关起门来“研究”,真实性是政府自我监督,理论上的公众监督,一直被关在门外。现在也一样。而如果政府的经济数据信息必须接受公众监督,一个是政府很难造假;你的数据怎么来的,需要向社会公众说清楚;一个是,造假之后如何圆谎,更是不好办的问题。沈阳周边一个县,2013年统计的财政收入是24亿元,实际上不到11亿元。岫岩县虚增财政收入8.47亿元,高出同年实际财政收入的127%。而如果政府财政收入、预算支出、财政库存信息全部是透明的,造假的破绽当时就能露馅。比如,如果政府信息始终处于公开透明状态的话,不存在的那部分财政收入的“来源”,该怎么编造?再比如,如果政府向上级虚报了财政收入,也就等于向纳税人谎报了,但这部分“财政收入”最终会用在哪里,或是财政上结余多少,纳税人必然追问。而政府一开始就明白,对子虚乌有的那部分“财政收入”无法圆谎,而公众肯定会追问所有的财政收入从何而来、去往何处,那么政府或不敢造假,或是前脚造假,后脚就可能被揭穿,被问责。当然,这种情形必须建立在公众对政府有效监督的基础之上。因而我认为,地方政府的经济数据造假,问题的根源政府不透明,创造条件让社会公众监督政府的努力远远不够。而不是哪些官员能忽悠。
  政府财政本是公共财政,公共财政如果既不透明,公众监督也被关在门外,那就成了政府的“内部财政”。事实上,很多地方官员骨子里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们不喜欢公众“干预”政府如何花钱,财政预算公开,也是勉勉强强、半遮半掩,公开的预算不是公众看不到实质内容,就是看不懂。政府财政在管理和监督上偏离了公共性原则,是造假和乱花钱的最大原因。只有打造出公开透明的地方政府,才可能彻底杜绝数据造假之类的问题。而我们的努力方向,不仅是“让忽悠官员没有前途”,更要让官员不敢忽悠,忽悠不成。

                  经济数据造假拷问“透明政府”

                 欢迎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时而评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