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甘南亚琼
甘南亚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210
  • 关注人气:2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2017存目四〕《格桑花》2017年第1期(春季卷)“地域·2016甘南

(2017-04-19 17:08:32)
标签:

转载

分类: 我的诗歌
[转载]〔2017存目四〕《格桑花》2017年第1期(春季卷)“地域·2016甘南

 

再吸一支烟

 

 

她是我的每声咳嗽

她是习惯的手伸进口袋里的安心

她是我叼着就上瘾的女人

妻子的情敌和女儿的埋怨

她是男人们的见面礼

吞云吐雾的闲聊

她是我上楼时粗重的喘息

感冒时发焦的胸口

从食指与中指间弹下的灰烬

 

昨天在河东,今天又在河西

避在阴雨的屋檐下,转身又是晴天

明天你会在哪里?

 

再吸一支烟,既然你还爱着这人间的无常

爱着落进身体里的悲欢

爱着无可奈何的暗疾

喜欢吹灭火柴,用嘴唇思考

    (原载《中国诗歌》2016年第4卷)

 

【点评】《再吸一支烟》是一首有趣的诗,有趣的诗肯定是好诗,因为其中包含着人们一般

意识不到的思考与被忽略的情趣。这样的诗中往往显露出诗人的智慧。这首诗的有趣之处在

于诗人以“烟”为题,我们知道“香烟”这个再普通不过的东西作为人类的朋友与敌人,它

既享有美誉,又身负恶名,被人们又爱又恨。事实上,烟草作为一种植物,何罪之有?人类

真正的敌人是自己,因为有那么多的嗜好与“上瘾”。爱烟尚且如此,更何况人间还有那么

多欲罢不能的爱恨纠葛。阿垅巧妙地跳过了常识层面,从心理角度来写“香烟”,把个人的

独特情感和生命感悟恰到好处地糅合于其中,况味十足却引而不发、张力充沛,恰似沉思或

小憩时刻一支香烟带给人的隐秘享受:烟雾氤氲、沁人肺腑,却转瞬即逝、引人惆怅。就这

样,一支烟超越了“人间的无常”,和我们的悲欢离合融在了一起。(安少龙)

 

河曲马场

 

阿 信

 

仅仅二十年,那些林间的马,河边的马

雨水中,脊背发光的马;与幼驹一起

在逆光中静静啮食时光的马

三五成群,长鬃垂向暮晚和河风的马

远雷一样从天边滚过的马……

一匹也看不见了

有人说,马在这个时代是彻底没有用了

牧人也不愿再去牧养它们

而我在想:人不需要的,也许

神还需要

在天空,在高高的云端

我看见它们在那里,我可以把它们

一匹匹牵出来

    (原载《诗刊》201610月上半月刊)

 

【点评】这是一首向流逝或者旧时代的致敬之作。马曾经是草原风景最重要的部分,说它是

灵魂的部分也不过分。现在的草原已经成了没有马的草原,但马的形象,仍深深地镌刻在我

们关于草原的记忆里。所以,当诗人面对空旷的草原,他的眼里仍有安静的马在散步,有奔

马如雷滚过。这样的感触,促使诗人写出了诗后半段的神来之笔。所有消逝的事物,仍然存

在于云端的某处。阿信提供了阅读意外,也给读者提供了丰富的联想。(李元胜)

 

红珊瑚

 

陈 拓

 

出生在苍茫的大海,盛开在青藏高原藏人的胸前、额际

灿若云霞,艳如桃李

 

你是一团滚动的火焰,你是一颗怦怦欲从胸口跳出的春心

你是一轮被太阳羞红的明月

你是一颗被信仰淬炼的内丹,丹可磨也,不可夺赤

 

在像黄河一样滚滚涌来又滚滚涌去的漫长的岁月中

你如一盏飘摇的酥油灯,点燃了高原生命的灿烂

照亮了空旷、蛮荒的时空。在藏族的青藏高原上

你是卓玛姑娘不可或缺的装饰,是草原盛会上争艳斗富的砝码

是藏人生生世世的爱人。你与爱情天长地久

你与信仰万古同寿

 

记不清那一年那一月那一日,我从你偶尔的梦呓中

闻到了喜马拉雅古海,轻轻漾出的涛声

并从你面不改色的坚毅中

感受到了牺牲的壮烈,以及凝结成石的惊心动魄

 

我知道,沧海桑田,那只是你曾经的一瞬

 

今夜,我只能将你吊在脖子上,与你肌肤相亲、相依为命

像曾经的无数个黑夜一样,我不由自主地将你捧在手心、捧在面前

轻轻地、轻轻地低下头。从你紧闭千年、万年的红唇中

汲取天地日月蕴含的灵气,金木水火土积淀的精华

虽然,你只是一串红色的石头

但在我超越时空的感视中

你就是我心灵深处,那条美人鱼柔弱的腹部

   (原载《湖州晚报》2016年第9期)

 

【点评】藏族人写诗,善于抒情和想象,那么多部《格萨尔王》,哪一部不是情感的载体,哪一

部不是想象力的张扬?陈拓的《红珊瑚》,将歌咏对象置于时空的中心,追索它生命的起源、轨

迹和而今的人文价值。在文学修辞的选择上,陈拓也极尽铺陈、渲染、排比、比喻等手法,使二

十来行的短诗,产生摇曳多姿的态势,读来甚是有味。以物为抒写对象的文学作品,若写得好,必

然产生一个结果:它复活了,有情感,有温度,有使命。陈拓让珊瑚这个物,具有了这样的特质。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首诗,无疑是成功文本的范例之一。(叶丹晨)

 

拉卜愣寺

 

杜 娟

 

这号声超然物外

是热爱  肃然站立

酥油花开了  青稞生长

就这样归于轮回中

 

红色引领万物

一朵云西去

拉卜愣寺顶青铜长号乘云归去 

   (原载《崇明诗书画》2016年第2期)

 

【点评】这首诗写的比较巧妙,没有从拉卜愣寺的具体物象直接切入,而只是借助寺院的“法号

声”,映衬出“酥油花”、“青稞”等高原的独有特征,最终归结于“轮回”,语句精炼,具有

张力,是杜娟在意境营造、凸显个性方面的一次尝试。(阿垅)

 

当周神山

 

杜曼•叶尔江

 

秋天

从当周神山下来的时刻

细雨蒙蒙

打湿了我的心事

无数个秋天的马鞭

抽打我失去的岁月

摩托车在草原上飞驰

突然我停下来

在清澈的河边

微笑着

向着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

磕了三个长头

云雾睁开眼睛

放射出万道金光

   (原载 2016912《甘南日报》)

 

【点评】诗名《当周神山》,但写的却是从当周神山上下来后的事。诗人将诗歌的背景置于

年秋日,恰好是细雨蒙蒙令人频生哀愁的日子。这样,情绪的基调被预设。但当有“心事”的

对“失去的岁月”有所忏悔的“我”,从神山上下来,在清澈的河边,微笑着,向着东方太阳

升起的地方,磕了三个长头,内心的阴翳一扫而光,脱胎换骨一般,迎来了“万道金光”。

诗妙就在这里:上山前,神山在传说里;上山时,神山在诗人眼里;下山后,神山在诗人心里。

因此,与其说这是诗人在甘南秋日的非常经历,不如说是诗人在这神灵栖居的土地上突然经受的

灵魂救赎。这样的诗歌,既通俗易懂,又有直抵人心的力量,应该成为诗歌文本探索的渠道之一。

(甘南雪)

 

 

葛峡峰

 

请让我回到一条河的源头

无须为潦草的人生正本清源

为卑贱和眼泪寻找籍口

为死去的稻谷写下黄金的墓志铭

 

请允许秋叶在金黄的梦想里死亡

请允许我把苦难的村庄描述成天堂

闪电缝合了一道道山谷的伤痕

我深爱的母亲衣衫干净

沉默的祖父和父亲脸庞明亮

 

我像爱我的羽翼爱祖国的自由

给每一座山的脊梁注入盐粒

给每一株庄稼的骨骼注入钙质

既使我们倒下

血液里流淌的是另一个美丽的祖国

 

    (原载《剑胆琴心》2016年第2期)

 

【点评】“血液里流淌的是另一个美丽的祖国”,这是诗人的顿悟,更是诗人的自信。这自

信,源于诗人对祖国的自信:“请允许秋叶在金黄的梦想里死亡,请允许我把苦难的村庄描

述成天堂。”这祖国由衣衫干净的母亲、脸庞明亮的祖父和父亲组成,是脊梁、骨骼和自由,

是一条河,是金黄的梦想。当我们阅读这首诗时,我们能够感受到诗人奔涌的血液、深沉的反

思、回肠的荡气。不能不说,这是首一气呵成、字字珠玑、沉郁顿挫、气势非凡的祖国诗。

(叶丹晨)

 

 

海日卓玛

 

岁月的花朵开满山岗

森林,古道,村庄

隐身在街角

你的叹息,你的冷漠

伸在暗夜里的手

不知所措

只有我的花园很热切

藏着一个秘密

没有告密者

只有小鸟是歌者

佝偻的村庄在时光的街上走过

有人醒来,有人睡去

阳光微漾

浅浅摇曳秋色里的那棵相思树

是谁的红唇吻过枯萎的枝头

一夜捎来春的问候

    (原载《羚城文艺》2016年第1期)

 

【点评】《立春》有女诗人的柔刚气质,也算是一首“情诗”,写给“这天”,写给“一个

人”,或是写给“自己”。“只有我的花园很热切,藏着一个秘密”, “浅浅摇曳秋色里

那棵相思树,是谁的红唇吻过枯萎的枝头”,在淡淡的叙述中能够咂出淡淡的“苦味”,

“爱情”,也像“生活”。(阿垅)

 

 

花 盛

 

远处的云渐次散开又聚集

像在高原的一场爱恋,在聚散之后

恢复平静,返回生活的真实

 

近处是忙碌的身影,奔波在生活的边缘

一边是心怀梦想,一边低到尘埃里

不悲也不喜,像一枚茶叶在杯中慢慢淡去

 

我喜欢平静,喜欢自己成为一枚茶叶

逃开世俗利欲的眼睛和聒噪

在自己小小的杯中苦涩、起伏、沉淀

   (原载《延河》诗歌特刊2016年第3期)

 

【点评】可能唯有真正在高处生活过的人们,才能深刻领悟高度的涵义——就是必须把眼光

投向最低处,因为地面上就有我们相伴一生的影子。对凡尘俗子而言,我们的人生经历,宛

若一枚茶叶。在阳光雨露的滋养下,历经萌发、舒展、烤制和蕴藏,才能在其淡如水的生活

浸泡下,成一杯香茗,回归淡然,回归本真,回归初心。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甘南诗人花盛,

在生活和写作中,无疑都经历了这样的成长和蜕变。当韶华不再的时候,我们回首往事,历

数得失,自然而然就找到了生活积淀下来的那一份宁静:“逃开世俗利欲的眼睛和聒噪/在自

己小小的杯中苦涩、起伏、沉淀//”。至此,我也想到另一位甘南诗人扎西才让异曲同工的

句子:“爱过,恨过,生殖过/我已经完善了我自己”。( 刚杰•索木东)

 

 

李志勇

 

从阳台望着落雪的小镇,对妻子保持着沉默

雪很轻很白的,来自远方。如果真有来自厨房的蝴蝶

也可能非常的多,非常的红,从锅下的火焰中飞出来

因为高温,谁也不敢捕捉,不敢喂养

丈夫吃饭时,不知用筷子在碗里默默写下了

多少文字,一天天已接近一本书了

如果不是那些字

他可能什么也无法咽下

此刻,妻子正悄悄读着他写在碗里的东西

在厨房里,一个人哭了

因此有的碗才有了裂纹,有的碗

才有了一种声音,有了一种静默的能力

   (原载《诗刊》201611月上半月刊)

 

【点评】将妻子在厨房炒菜时锅下的火焰,喻为一群蝴蝶,这大概是有关蝴蝶之喻中最出神

的一类了。把笔置入日常生活,对诗人是一种充满危险的考验,如何葆有生活本相的诚恳而

不囿于平庸的场景复制、如何质朴地呈现日常物象的诗性又不去过度放大而丧失真实感,对

这个分寸的拿捏,非高手不可为。李志勇对他长期生活的甘南小镇的反复挖掘,使那里的小

修车铺、公园汽枪摊、肉案等等物象附着于他沉实的叙述风格,几乎成了他独特气息的一种

标识。(陈先发)

 

九月的金菊

 

牧 风

 

眨动眼眸   九月的甘南与我的视线最近

金盏之菊把辉煌的梦在秋天打开

我抬起希望之光

远眺秋之原野

是谁在忘情地歌唱生命拨动的恋歌和梦想?

霜色已浓   甘南草原上的牛羊被苍凉覆盖

凝固成一种仰望的眼神

这九月生命强劲的王者之菊

将会抬起昂贵的头颅

呈现给青藏腹地每个生灵一个黄金时代

而金菊的深刻潜藏在草原的激情里

我的脚步穿梭在草原与雪线之间

被这金黄的生命震颤

目睹甘南秋色凝重的大野

弥漫着花的清香和骄人的丰硕

我在绚烂的梦幻中嗅着花香

呼吸秋菊释放的些许暖意

期盼着金盏之菊围拢着我

以及我渐次快活起来的好心情

    (原载《民族文学》2016年第2期)

 

【点评】写菊花的诗很多很多。而牧风的这首,有着属于他自己独特的生命体悟。在青藏东

部边缘的大甘南,九月已经是无比萧瑟的时候:草枯叶落,一部分肉体已经日渐沉重。“金

盏之菊把辉煌的梦在秋天打开”,这句气象阔大,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金盏之菊,摹色、

状形;说菊花的盛放是在秋天打开的梦,这是客体在主体心灵中的投射和反映,是一种充满

着积极想象的投射和反映。果然是这样:九月,“甘南草原上的牛羊被苍凉覆盖”,这怒放

的、“生命强劲的王者之菊”,占领了牧风视野中的甘南草原,并且他已“被这金黄的生命

震颤”。当然是被生命的坚韧、不屈、乐观和豁达震颤。谁敢于在“甘南秋色凝重的大野”

独自绽放?唯有这“金盏之菊”、“王者之菊”。也是一种美好品质的象征。在十二月的甘

南,读着这首《九月的金菊》,我也感到了一股深深的暖意,犹如牧风兄长亲切的笑容。

(王力)

 

勒阿即兴

 

诺布朗杰

 

把雪写得再白一点,不融化

落在我的屋顶。储藏一生的冷与热

 

把月光写得再暗一点

不要惊扰酣睡者和他们的梦

 

把山的海拔继续压低

直到看见远方

看见山雾里丢失的那几只羊羔

 

再把溪水流动的速度调快一点

让它及早触摸海洋

   (原载2016225《甘肃日报》百花副刊)

 

【点评】这首诗的题目,很轻,即兴嘛,就是临时发生或表达的兴致。但诗歌的主题,不轻,

不但不轻,还很深重。诗共四节,表达的是四种渴望:渴望雪能迷恋我家屋顶(故乡),渴望

月光不打扰酣睡者(幸福生活的体验者),渴望找回迷失者(友情、亲情或生活之依靠),渴

望远行(有志者、理想者)。四节层层递进,呈现的是不同的生活状态和精神追求。诗人的热

爱、期盼、追寻和抱负,也在对故乡勒阿的无限眷恋中,表现得分外清晰。(城北晚雪)

 

 

彭世华

 

黑夜终于松了手,让母亲回到了阳光下

回到了她朴素的老屋

 

一地的阳光里

站着母亲,站着白发的母亲

 

她微笑着,那么美,她的白发那么美

 

而我不敢看她,不敢看她的微笑

怕走漏了我小小的幸福

    (原载《崇明诗书画》2016年第2期)

 

【点评】母亲和母亲所代表着的母性大地,是每一个写作者都绕不过去的主题,因为那是所有人的

根和源。而藏族诗人尤其对这个主题情有独钟,可能源于传统文化的浸染和熏陶。诗人彭世华用“黑

夜终于松了手”起手,让母亲慈爱的形象,从阴霾里顺利回到了儿女们期待的阳光下,回到了她所熟

悉的光明厚实的大地上。这时候,阳光下的母亲是微笑着的。而她走出暗夜后的微笑,恰恰就是儿女

们期许已久的阳光!这缕阳光,就让我们永远沐浴在母爱的伟大里,在自己倍感幸福的同时,把巨大

的幸福,通过悲悯之手传递给众生。(刚杰•索木东)

 

遥远的村庄

 

斯琴卓玛

 

遥远的村庄

抽穗的青稞在说话

被曲珍采过的野花在说话

曲珍背上木桶里的水在说话

阿妈摸过的门闩在说话

 

遥远的村庄

山坡上的荒草在说话

丢失的马灯在说话

搁浅在墙角的犁在说话

冷却的三角铁在说话

 

遥远的村庄

我和曲珍并排坐在木桩上

我们不说话

一只鹰缓慢地飞过我们的头顶

  (原载《西藏文学》2016年第6期)

 

【点评】喜欢这首《遥远的村庄》,喜欢它的冷静与从容,喜欢它形式的简单和诗意的饱满,

喜欢它在列举中让时间和记忆复活,喜欢它从“在说话”到“不说话”的反差对比中让人感到

的惊讶和理所当然。遥远的村庄,这只是一个喻像,也暗含着和所谓冰冷的现代化的对立,是

已经失去和日渐失去。“遥远”,一方面是现实的,一方面是心灵的。“搁浅在墙角的犁在说

话”,这句诗,极大地减少了我逐渐对诗歌产生的厌恶之心。多好的句子!青藏大地就是那黑

色的海洋,前进的犁铧是船,哗哗向后翻滚的热土、村庄的热土,是那高唱凯歌的波浪!遥远

村庄里的万物,那些在时间深处沉默已久的事物已经开口说话了,谁听见了?“并排坐在木桩

上的”“我和曲珍”肯定听见了。但是,“我们不说话”,让头顶的鹰代替她们,飞到与心灵

休戚与共的事物深处去了。(王力)

 

尕海湖畔

 

唐亚琼

 

阳光浓烈,湖水寂静

卖酸奶的扎西草比去年丰满了许多

比以前害羞了许多

她总是别过头去

假装去看草丛中跳来跳去的旱獭

风把她的红头巾高高吹起

把我不认识她时的时光吹起

把去年的倒影吹起

把我的孤独也吹起

人们说我走失多年的母亲就在这湖里

她有巨大的翅膀和长长的尾巴

她不开口也不说话

哭声划破漆黑的夜

当我转身,湖面平静

湖里的黑颈鹤早已无踪影

    (原载《中国诗歌》2016年第10期)

 

【点评】这首诗里,有三个女性形象:扎西草、我、母亲。三个形象,隐喻着一个女人一生

的三个阶段:少年、中年和老年。少年时单纯、美丽又羞涩,对未来充满憧憬;老年时无望、

沉默,已身在另一世界,或异化为湖里的生物;只有中年如“我”,人在旅途,孤独无依,

但又牵挂着老少。诗的名字叫《尕海湖畔》,这尕海其实是岁月之海,也是人生之海,更是

命运之海吧!(城北晚雪)

 

 

完玛央金

 

回首,看见那些美丽纯净的词语

依然静静排列

黑色的头发  黑色的眼睛

唇边诡秘的笑意

是那些词语依附的背景

 

雨滴敲打那些忧郁的词语

它们的碎片熠熠闪亮

一会儿  寂然熄灭

 

身后步行半个世纪

才能到达的原野上

它们似从前那样

胆怯  固执地生出根须

把青春和奇迹紧紧握住

它们发出绿芽

长出无所畏惧的叶和茎

伸展扩延

占据了那个年代

 

不敢想象

它又开出红色

或许是黑色的花朵

背叛安宁

带来生与死的新一轮组合

   (原载《民族文学》2016年第3期)

 

【点评】《回首》这首只有22行的短诗其实是一个容量巨大、指涉丰富的诗歌文本。开头的

两节诗形成一种激活、唤醒的力量。它激活的是语词的指涉功能,唤醒的是读者的经验与情

感反应。“美丽纯净的词语,依然静静排列”着,但是“黑色的头发  黑色的眼睛”两个意

象符号的“纯净”能指与它下文所指的青春岁月相呼应,生成一种压抑不住的活力和动感,

呼之欲出,冲撞着读诗的我们。还有“雨滴敲打那些忧郁的词语”,为“回首”打开一个纵

深的时间向度,在那里再度进入“半个世纪前的原野”,呈现一个广阔的抒情空间。整首诗

的主题是人生回首与现实况味。回眸一瞥,身后是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中的一条寂寞长路。

在青春的原野上,弥足珍贵的是“绿芽”般的清新、稚嫩与无畏,在这里流露了诗人对“那

个年代”的深切缅怀与致敬。时光不能倒流,但是借助诗歌的翅翼,诗人还可以回到这片原

野,设想人生的再一次出发,想象人生的新的可能性。这首诗无意中也指涉了语词世界与生

活世界相互生成、相互赋形的关系,探索了经由语词的小路进入无限的经验世界的可能路径。

这首看似简单的诗,其实是一个人独特的生命史诗。这样深广的情怀与这样轻巧的表述,需

要诗人具备的不仅是才华,而且是思想与阅历造就的饱满的诗学智慧,无疑,诗人完玛央金

具备了这一切。(安少龙)

 

甘南季相(选4节)

 

扎西才让

 

16

看起来是些自由的肢体

在渴求中裸露于向阳的山地

不知是什么力量成就了这些红桦

胜过海底的珊瑚,和传唱中的菩提

20

头发,就是一地青稞正在出穗

女人,就是黄色土地使万物生长

好多年后我们才明白这一点

才明白我们始终生活在情欲的故乡

30

诗是父亲,是母亲

是蒲公英一样被风吹散的姐妹

是母亲去了的那个世界

是兄弟坟头的野花,寂寞地开

34

慢慢地,碧石上的苔藓变成碧石

我们经历的日子变成一片密林

孩子们也会变成草丛里的旱獭

田野里的兄弟姐妹变成了四季的风

    (原载中国诗歌网2016717“每日好诗”栏目)

 

【点评】《我们:甘南季相》共36节,每节4行。这些诗节均自成一个意义单元,同时又呈开放的

状态,为整体上的诗意铺展提供了诸多的可能性。作者意欲处理的是生死情爱、人事代谢的永恒主

题。我轻声吟读这首作品以后,不由得想起那些佛门的偈子,它们似乎也在俗世和禅境的争议中另

辟了一个洞天。全诗充满了隐喻和暗示,那些文字的游走遵循的是“万物皆有灵性”的泛神论思想,

作者刻意唤醒世人对卑微生命的悲悯心,嘲笑虚妄的强大与傲慢。诗题中的“我们”与“季相”,

蕴含着意义的互训,“我们”是生命的皮相,“季相”是我们赖以存身的外壳。(汪剑钊)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