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池新可
池新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664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年帖

(2017-03-07 21:05:07)
标签:

池新可

诗歌

原创

分类: 诗歌

中年帖

池新可

 

中年帖

我已没有写诗的冲动

周公之礼,也可有可无

从吃肉到吃粥,喝酒到喝茶

从缤纷里转身,洗去浮华凡尘

只剩下黑白的骨骼和灵魂

火还未熄灭,菊花也未凋零

我却在夜半里异常清醒,听见

鹤唳穿过一层一层的云朵,风霜

扑面而来。但看不见它的舞蹈

如果在月光里,水可以成冰

我愿它凝成一把晶莹的尺子

度量半截苍茫的生命。世间冷暖

人情厚薄,就不必量了

喜欢的事也有,坐在一方院落

头顶瓦青瓦青的天穹,足下的尘土

再踩夯一点。半天也不想说一句话

直到风起了,一切都静下来了

我看见自己的身影摇曳在墙上

然后,正一点一点地走失

 

阳光里,做一粒尘埃

 

我很小很小,微不足道

就像一粒尘埃,漂浮在尘世

陷在黑暗里,默默地面对

没有人察觉到我的存在

但我没有悲怆。我知道

太阳一出来,我就快乐地飞翔

人们就会看到我的模样

我就那样,逍遥,随心所欲地

在阳光里穿梭,自由地来往

 

无梦记

 

少年多梦。随着年纪越大

梦越少,终至无梦。临近中年

已难觅梦境。即使仅有一两场

也是苍白的,贫瘠的,游离的,斑驳的

醒来也没有惊与喜。枕边也没湿漉

茫茫的黑夜里,四周的墙是高高的山崖

纵身跳进这深渊里,插翅难逃

唯有微凉的目光,还燃起

回忆的火焰,在片段中孤寂明灭

失眠的午夜,我有时想,即使有梦

我要梦见什么呢?江山美人,还是小桥流水

已不重要,梦也不重要。无梦,也一样

活着。终究活在无梦中

我说不出来悲哀还是庆幸,这一天提前到来

 

彷徨记

 

大半生的时光,都是黑白、斑驳的

弱不禁风的手指,戳不穿浮世绘

高高的森严的台阶,我是走不上去了

只好停在半中,走下去也是一种斗争

不惧黑夜,只怕白天也有黑暗

披着外衣的小丑们,道貌岸然

在礼堂里居高临下,大声地讲话

跟随的仆从附和着,舞蹈着

整个世界乱哄哄的,垃圾满天

厚厚的乌云,像一座大山

随时都可能崩塌。影子也是黑的

脚步轻飘飘,似乎要飞起来

 

黄昏记

 

我触摸过,黄昏里的云霞,秋水,斜阳

那些被暮色笼罩的万物,最终寂静下来了

我不知道哪个黄昏是我的,我属于哪个黄昏

我愿黄昏像一片云,包裹着我

这最后的温暖,让我无憾

 

喂鸡记

 

人到中年,总要回归世俗

做一个凡夫俗子。扫尘

抚弄菜蔬。一日三餐

在楼顶养鸡。每天喂鸡

似一项简单的仪式

又如一场交响

母鸡下蛋,公鸡鸣叫

它们啄食,欢欣

高兴得像一群孩子

它们告诉我:这就是人间

 

竹垌河

 

许多年前,男人在河里撒网打鱼

女人在岸边洗衣,浅浅的笑容

 

河水总是那么深蓝。女人走下水

洗了自己,在水中变成一条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一把车前草
后一篇:电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把车前草
    后一篇 >电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