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池新可
池新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680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把车前草

(2017-02-04 10:01:13)
标签:

池新可

散文

原创

分类: 散文

一把车前草

池新可

 

很少回老家。

其实老家也不算太远,离生活的县城四五十公里,爬山越岭,开摩托车要两小时。

但感觉很远,妻子觉得远,我也觉得远。

逢年过节,还是要回去的。妻子颇有微词,但还是跟着回去。儿子倒是欢喜。因为,老家养有鸡鸭,种有果树,有姑姑、叔叔等和他玩。

今年每月都回一次。因为父亲年初住院,出院后要经常吃药。每月带药回去,看看父亲,看看母亲。忽然发现,父母真的老了。

前两年建起三层楼房,弟弟和妹妹都出去打工了,平时只有父母两人在家,偌大的房子,显得有些冷清。父母的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其实,村子都冷清,空荡荡的。一两百人的村子,年青人都出去打工了,剩下老人和小孩在家里。即使在最忙的时候,三华李成熟时节,看到村子也不热闹。如果在秋冬,村子更是冷清。

小孩上学,老人聚在一起打牌,聊天。日子这样悄无声息。

村子已多年不放牛养猪,狗猫也不多,家家户户都紧闭大门,这情形和城里一样。

回到老家。我不想去串门,因为邻居很少在家,都去铺头打牌。我喜欢站在楼上,看看风景,这些熟悉而陌生的风景。

峰峦叠嶂,碧翠如画屏。云须顶像两顶皇冠,矗立在群山之巅。蜿蜒的公路,盘山而上,如一条丝带,系在腰间。竹垌河静静地流淌,两岸的田野,圩铺,村落,楼房,摇曳在水里。山岗上,到处都是三华李,此时正是成熟时节,李果红艳,随风飘香。

这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候。李乡风情,果然名不虚传。

父亲因为有病,已经不再上山劳动,在家喂鸡烧饭,没事时,就坐在厅里看电视。

今年,李子特别少,考虑过母亲一人摘不过来,弟弟辞工回来,帮忙摘三华李。

我、母亲和弟弟摘了一担三华李,准备带出县城,送给亲戚朋友。年年都这样。

大家坐在客厅里。

我咳嗽了几声。母亲问,感冒还没好?

我答,好些了,但没断尾。

母亲说,你带些车前草出去煲水饮,你自小就吃这个东西。

我愣一下,哪里有?

母亲说,屋边就有。

走到屋边,果然看见满地都是车前草,绿油油的。

我脑海里回到很多年前,我性热,经常肚子痛。一肚痛,母亲就抓了一把草药,车前草,雷公根,田鸡黄等,煲水喝,每每奏效。

沉思中,母亲已抓了一大把,在水缸里洗掉泥,放在一旁晾晒。

傍晚的阳光还猛烈,站在太阳下,我有点晕眩。

我带着三华李和一把车前草回到县城,已是万家灯火,车水马龙。

第二天上班,给亲朋好友送三华李,忙得不可开交。

竟忘了那把车前草,待发现时,它的叶子已开始黄了。

根茎还好。放块猪骨和半碗米豆,在锅里煲汤。

伴随高压锅滋滋的声音,一种自然的清香扑鼻而来。

儿子问,煲什么汤啊,这么香?

我回答说,车前草猪骨汤。

什么车前草,我没见过。儿子说。

儿子的确没见过,连我都多年不见了。

我陷入了沉思。

吃饭的时候,我问儿子,这汤好吃吗。

儿子说,好吃。

那我们又回老家挖车前草,用它煲汤。

好啊,我要挖多些。

看着儿子高兴的样子,我会心地笑了。

 

写于2015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中年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中年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