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池新可
池新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001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京竹园诗篇(组诗)

(2014-09-01 22:49:00)
标签:

池新可

诗歌

原创

分类: 诗歌

京竹园诗篇(组诗)

池新可

 

京竹园的月光

 

京竹园的月光,巴掌般

一大块。似一块饼

喂养我饥饿的童年

又像一方雪白的烙印

镌刻我的姓氏家族

 

京竹园的月光,母亲般慈祥

照耀瘦瘦的村庄,瘦瘦的屋脊

瘦瘦的梦。贫瘠的光阴

流过岁月,流过族谱

拖曳着长长的身影

 

京竹园的月光,是一件

冬暖夏凉的衣裳。我是游子

时刻把它披在身上。异乡的夜里

它是一棵纯静而美丽的植物

细密的根须,连系千百里外的故乡

 

京竹园的月光,是一座

没有墓志铭的坟。那是唯一

一块埋葬的地方。我的祖先

埋在这里,有一天我也将

埋在这里,埋在光芒的夜里

 

鸟声

 

鸟声是村庄最熟悉的音乐

山坡,田野,屋前屋后

它是那么婉转,清脆

简单而干净的天籁

 

它像一部调好的闹钟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清晨响起,暮色中渐渐沉寂

 

如果在午夜的枝头叫响

那一定是,村庄里的某个人

正走在通往天堂的路上

 

流年

 

京竹园的后山上,妖娆的桃花

开了一年又一年。水稻割了

一造又一造。而我只坐在

人间烟火的时光里

看云朵,喝经年的茶

 

日子清如许,从春走到冬

一顿腊八就足够了

数数星辰,又一颗在下半夜

悄悄地陨落。让人想到

多年前开始隐居的祖父

 

女人在夕阳下笑得花枝乱颤

鲜嫩的脸庞像红苹果

握住她的手,就握住了前世今生

 

牛殇

 

那些年,家家户户都养牛

好多家庭不止养一头牛

 

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情

就是和小伙伴们一起放牛

把牛赶到山上,或者河滩

我们玩耍,牛在吃草

碧草幽幽,我们的心情悠悠

 

大人也喜欢牛。因为牛犁田

在田里种上水稻,我们不再饥饿

牛忍辱负重,驮着艰辛的日子

从春走到夏,秋走到冬

 

我回到阔别多年的村庄

牛已经消失。空荡荡的牛舍

我的心情,也空荡荡的

 

一个没有牛的村庄

仿佛走失了灵魂

再也找不回来了

 

命运

 

乡亲不信佛,不信耶稣

唯一相信的,是命运

 

祖祖辈辈生在京竹园

长在京竹园,去世后

埋在京竹园的山上

他们深知,这是命运

 

他们年轻时也曾与命运抗争

离开京竹园,奔赴远方

以梦为马,冲破命运的樊篱

他们也曾胜利,但最终败北

因为他们忽然回到京竹园

正如多年前离开一样

 

这就是命运。他们与京竹园

这座小村庄结下不解之缘

生于斯,长于斯,终于斯

他们深信命运,也安于命运

 

乡间植物

 

常常想起一些乡间的植物

它们的名字美丽而温情

水稻,玉米,车前草,地胆头

橄榄树,含羞草,杜鹃,野蕨菜

它们形态各异,秉性迥然

但给人无比的亲近与温馨

 

我不太喜欢乡间的动物

如蛇,老鼠,马蜂,蚂蟥

而对乡间的植物,我心怀敬意

无论高大的乔木,还是卑微的小草

无论是有花有果,还是无花无果

它们的一枝一叶,让我顶礼膜拜

 

这些乡间的植物,给予形态、滋味

有形或无形的体验,让我感恩

它们散发的清香气息,让我觉得

在乡间,种地,劈柴,喂马

在月光下倾谈,是幸福的事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祈福鲁甸
后一篇:意象江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祈福鲁甸
    后一篇 >意象江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