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池新可
池新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398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池新可2011﹒3诗歌

(2011-03-22 09:39:53)
标签:

池新可

诗歌

原创

文化

分类: 诗歌

 

◎惊蛰

 

风从对岸吹来

乍暖还寒

阳光星星点点

时显时隐

一块一块的油菜花

像黄色的小手帕

遗落在田野里

绿肥黄瘦

 

牛儿悠悠地走动

啃着二寸草芽

苍狗摇着大尾巴

窥视青蛙和田鼠

锈黑的栅栏里

猩红的草莓

悄然出墙

 

云里的鹧鸪和布谷

清啼了整个午后

苏醒的农具

蠢蠢欲动

拍落体上的灰尘

一棒沉钝的闷雷

惊起一群白鹭

 

屋脊上的炊烟

越来越稠密

河溪里的流水

愈来愈碧绿

 

◎雨水那日的雨水

 

雨水那日下了一场雨

不大不小  不缓不疾

从午后一直下到黄昏

飘飘逸逸凌空舞蹈

淅淅沥沥沙场点兵

夹杂着三分暖七分寒

荡漾三分绿

二分红一分白

 

雨水那日下了一场雨

不早不迟  不温不火

轻轻地落在田野里

二寸长的草叶上

清脆的鸟雀声中

溅起柳絮烟岚

漫过村庄与屋脊

 

雨水那日下了一场雨

不偏不倚  不慌不忙

不像落在地上

而像落在透明的

农谚和脉纹里

苏醒的农具绽放光芒

蠢蠢欲动 

 

雨水那日下了一场雨

我在城市街头目击

一片雨水的过程

我向落在心田的雨水

由衷地默默地鞠躬

因为这片莹澈的雨水

打湿了千里乡愁

滋润了干涸的心灵

 

◎另一座村庄

 

这些年来

村里的老人

一个跟着一个

去了另一座村庄

他们像年轻时排队

去田地搞生产

去大食堂打饭一样

那么有秩序

那么心平气和

像完成一种必定的仪式

 

他们去的时候

村庄还是那个村庄

庄稼抽穗扬花

燕雀吱吱喳喳

云朵悠悠地往来

河流静静地流淌

只是大黄趴在晒场上

缄口不语

 

他们去了另一座村庄

没有贫富与烦恼

他们辛苦了一辈子

可以坐下来唠唠

年轻时的秘密

凤毛麟角的风流韵事

他们还哼上几段

风把歌声捎过山坡

趁着月色上路

 

他们深居简出

只在每年阳春三月

他们才会旅行

山坡上开满了杜鹃

他们留下了一行

湿漉漉的注脚

 

◎春天祭

 

一切美好的东西

都很快结束

比如花朵

比如黄金般的

时光。一晃而过

稍纵即逝

 

天堂的白马疾驰

瘦削的身影

衣袂飘飘

来不及道别

 

这华丽烂漫的春天

我不知道该赞美

还是诅咒

用世上最锋利的词语

把它切割,分成

若干个侧面

 

我会放洁白的纸鹞

捎给那些天上

飞翔的故人

 

◎同学会

 

年初三的晚上

别离十三年之久的同学

终于聚在一起

虽然之前联系了全部

最终到来的不到20人

原来准备两台的酒菜

集中摆在一台

异常丰盛

男女间早已没有羞涩

只是很多忘了名字

不能一一对号入座

聊天内容没超出

婚姻、工作、收入、孩子

有几个同城的同学

平时却没联系过

彼此都觉尴尬

喝酒钱钱计较男女平等

班长自告奋勇

敬每个女同学一杯

后在班花的黑裙前倒下

成为眷属的凤毛麟角

在场喝起交杯酒

男同学之间更是硝烟四起

其间我接到一个电话

匆匆忙忙地告辞

次日早上同学打来电话

说昨晚所到者均出一百元

委婉地问我出不出

我立即答应道

大家同学嘛

要出一起出

 

◎夜莺的节日

 

三月八日那天

她们给自己放假

这是唯一的假日

她们吃饭喝酒抽烟

在K房里放声歌唱

她们不想男人

不想钞票

不想爱情

爱情或许早死掉了

 

她们脱下伪装

尽情地玩乐

只和姐妹们

这是唯一的一天

她们以男人为敌

她们不出卖自己

 

三月八日那天

她们开怀大笑

打电话问候亲情

给家里寄钱

并不能让家里知道

那钞票上沾满了

青春的污垢

 

三月八日那天

她们把身体晾着

让阳光烤照

让风把躯壳的霉

统统吹走

留下一个女人

原本的泪与尊严

 

◎有一种兰

——致屈原

 

有一种兰

长在幽深的谷底

遭遇诋毁和谗言

依然挺立

光芒剔透

 

有一种兰

屹在悬崖的边缘

遭遇风雨与雷电

依然绽放

香气馥郁

 

有一种兰

跃在滴血的刀刃

遭遇威胁与杀戮

依然舞蹈

梦幻飞翔

 

有一种兰

孤独而高贵

弹奏潇湘妃子

暮霭沉沉

绝世律动

 

有一种兰

洁白而纯净

穿越泱泱水湄

云水苍茫

浪花如雪

 

有一种兰

悲悯而善良

栖落汨罗江上

千百年来

永不凋谢

 

◎放屁的哲学

 

领导高高在上

正襟危坐  口沫横飞

台下一片寂静与无聊

我始终忍着

手心冒汗

当掌声雷鸣般响起

恰恰那一刹那

我使出吃奶的力气

畅快淋漓地释放

掌声般热烈

余音绕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