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池新可
池新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440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南

(2010-05-18 09:05:25)
标签:

池新可

散文诗

原创

文化

分类: 散文诗

江南

 

桃花。柳絮。鹅卵石。

陶罐。烟雨。丽人行。

平平仄仄的小径,浓浓淡淡的云霭,深深浅浅的灯笼,凸凸凹凹的暧昧。

以水为骨,以纸为肌,冰清玉洁,柔软无比。

水湄的民居,粘稠,古朴而深邃。

推开窗户,睡莲醒着,绽放蓬蓬的莲朵。

缓行的乌篷船,月光静静地照临水中的栈道。

十万星辰花瓣般落下,纷纷洒洒,飘飘扬扬,光芒入木三分。

一个词语很轻,却托起了丁香的忧愁,雁鸣的孤独,秋雨梧桐的冷冷清清。

梦中的琥珀姑娘,随着答答的马蹄越走越远,美丽的错误越来越近。

婉约的、纤细的的质地,柔软的、悱恻的的调子,曲线的、朦胧的美感。

打开尘封的卷轴,处处散发着丝绸和茶叶的芬芳。

江南之页,翻转着虚实的民生写意。

江南之脉,奔流着远古的宿命与信仰。

 

 

白云带走了海水,把一半留给眸子。

风吹破了天空,把一半留给心灵。

一半,是蓝。

月光静静地照着村庄和大地,忧伤而凄美。

牵牛花攀在墙头上绽放,冷清而幽深。

另一半,也是蓝。

三月,枝头摇曳的雨水,被急驰的马车运走,填埋在浅蓝色的陶罐里。

我的青春与爱情,被翩跹的蝴蝶所灼伤,流出天蓝色的泪与血。

赤裸的,滚烫的蓝色火焰,或许点燃冰雪,或许沉入海底。

天空里的歌谣,白色之上的蓝色梦幻,有点涩,有点酸。

 

 

风关上了所有的窗,却打开了所有的秘密。

风吹破了天空和季节,却留住了坚守和信仰。

风送走了年华,送走了黑夜,却送不走记忆和感伤。

在风中迷失的,必然会在风中回归。

在风中点燃的,是奔跑的桃花和骏马。

在风中舞蹈的,是随形的影子和烛光。

风中的歌谣,飘过千山万水,漂向很远很远的远方。

风中的手指,像剪一样,剪出了嫩芽、新叶和花蕾。

风中的气息,淡淡的,幽幽的,来自遥远的记忆。

风游离了风,风汇聚了风,风融合了风。

河流和村庄,夕阳和树木,在风里卷成一幅古宣,宿命的古宣。

月亮和星辰,白菜和陶器,在风里折成一只纸鹤,飞翔的纸鹤。

 

五月

 

五月,潮水漫涨,星辰坠落。

透过一片艾叶眺望,霞霭曼娜,花朵摇曳的枝头,对岸是故乡。

蓬蓬的剑麻刺破天空,抱住半边云朵,把脸躲在雨水里面。

芦苇被风悄悄拔高,比村庄高出三分之一,比节气高出三分之二。

透明的鸟鸣,一声接一声,溶化在深深的炊烟里。

离乡的马车,奔跑在陶器铺就的栈道上,一半是月色,一半是液体。

蝙蝠像神秘的使者,频频出没于墨灰的屋檐。

稠密的阳光,难以搅动,一群牛羊在山坡上缓缓地移动。

一只白白的歌谣,依着野花的路径上下起伏。

狗将舌头卷成花状,从门洞里窥见制成提琴的桦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境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境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