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池新可
池新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398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农具

(2010-04-26 09:14:01)
标签:

池新可

散文

原创

文化

分类: 散文

农具

 

已经有好些年了,那些农具弃置在老家的角落,或者废弃的猪圈里,任随风吹雨淋,光阴侵蚀,好些已生锈了,有些已经残缺了,破损了。但我依然清晰地认得它们:犁、耙、锄头、镰刀、铲、茅刀……。每每此时,我心里感到难过,觉得自己愧对了它们,愧对了祖宗。

这些农具,祖辈留下来的,有些我也用过。对它们总有一种割舍不了的情结。我知道它们都是祖辈的宝贝,因为新买时都价格不菲,一件新农具抵得祖辈辛苦好些日子。祖辈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它们,在干活的时候,小心翼翼,尽量避免损坏。农忙过后,祖辈会把它们洗涮干净,挂在墙壁上,让阳光照晒,不让其生锈。有一年春天,父亲在山上犁地,意外碰着一块石头,犁嘴就报废了,为此深深自责。有一次我把一张新镰刀弄丢了,遭来父亲一顿责骂。那时我还小,不能理解父亲对农具的爱惜,直到今天,我很久时间没有使用过农具、抚摸过它金属而细腻的质地,但我对农具的感情却与日俱增。我知道,在乡村耕作的漫长岁月里,在祖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涯里,农具亲密地陪伴着他们,在故乡的土地上,辛勤地劳动,为丰衣足食生生不息立下了汗马功劳。我凝视着这些曾经风光的农具,它们见证了祖辈辛勤耕作的一生,浸染着祖辈的汗水、思想和气息,吸纳了祖辈的喜怒哀乐,它们的内涵是饱满的、光芒的、芬芳的。每每见到它们,我不由地想起我的祖辈,想起他们的音容笑貌,内心是复杂的,又是温馨的。

我小时候跟着父亲在乡下耕作,长大后进了城,彻底告别了耕作的生涯。祖辈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在我身上裂断了,我过着与他们完全不一样的朝九晚五的生活,我的生活里没有田地,没有庄稼,没有阳光下的汗水,没有田野里的虫唱,当然没有越来越远越来越陌生的农具。进城伊始,我曾想把它们带到城里,可城里哪有它们的用武之地呢。于是,那些曾经熟悉亲密相伴的农具就留在乡下,像被主人遗弃的丫鬟,像带不走的一块破衣裳,丢弃在老家的角落,或者破旧的猪圈里。日长月久,上面积满了灰尘,锈迹斑斑,早已褪失了光芒的、芬芳的质地。对于一个农人的后裔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无言的感伤,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我的心里承受一种沉重的罪过。不知是救赎还是怜悯,不知是感恩还是同情,我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把它们从角落里端出来,放在阳光晾晒,用水清洗,用纱布抚抹,顿时,它们放出了消失已久的光芒。一阵风吹过来,它们轻轻歌唱。我仿佛见到了收获的季节,那粉颈低垂芬芳四溢的庄稼,那锣鼓喧天庆祝丰收的场景,心里喜悦的、舒畅的。农具是博大的,宽容的,对于主人的自私,它们从不计较从不怨恨,一旦派上用场,毫不犹豫地奉献一切。

再回城的时候,我铁下决心,一定要把它们带到城里。虽然城里没有我的田,但我的心里还有一块乡愁的地,那么的宽广,那么的肥沃,我要让它们在那里辛勤耕作,地里一定会长出美丽的庄稼和花朵。

 

狗日的狗

 

很多年前,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狗。李家的狗叫大黑,长着黑不溜秋的毛,体形也很大。王家养着一条黄色的狗,常常跑到邻家去偷食,被人打瘸了一只腿,走路一高一低的。张三爷的狗最灵性,不仅看门守屋,还会抓老鼠。我家养过两只狗,头一只是花毛的,习惯叫它小花,后来走失了,我为此伤心了一段时间。后来父亲买回了一只白色的小狗,淘气,喜欢与鸡鸭争食,家人都不喜欢,不久把它卖掉了。

村庄的狗,是村庄的另一种方式的存在。每天清晨,狗会最早醒来,成群结队地在屋前屋后撒尿、嬉戏、追逐,摇摆着翘得高高的尾巴,一公一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交媾,我那时还小,不过也懂得那事,看见了就悄悄绕开,不想打扰它们的好事。村里的陈寡妇四十刚出头,每每看见了就破口大骂,不要脸的畜牲,看我怎样收拾你,拿起墙角的木棍就要撵,被路过的男人看见了,男人说,由它吧,它又不和你争。陈寡妇的脸立刻灼成秋天的柿子,对着又是一顿恶骂。男人笑嘻嘻地走远了。中午阳光猛烈,狗就趴在老槐树下睡觉。父老乡亲们聚在树下乘凉,讲古。我们小孩很想听鬼故事,但听后又很害怕,晚上不敢睡觉。好在晚上有狗守着,我们又不怕了。夜深了,村庄的人都睡了,一切都睡了,村庄静悄悄的,只有狗是醒着的,它们在月光下睁着眼睛,虔诚地守护着家园,一有风吹草动,它们都会立刻向主人报告。

狗的热闹,是村庄的热闹。村庄的红白喜事,都是在晒谷场上办的。村里人都聚在一起,唢呐声此起彼伏,人声鼎沸。开席的时候,人们都围绕圆桌而坐,外三围里三围,热闹极了。狗也来了,它们在桌下觅食,有时为了一块骨头也会和同伙争吵,人们就用脚踢一下,骂一声,又继续吃饭。狗在桌下穿梭,从这张桌下走到那张桌下,与人们那么亲近。秋收以后,人们都把牛赶到田野里,啃最后一片青草。狗也跟来了,它们成群在空荡荡的田野上奔走,或者袭击散落田野觅食的麻雀。牛、狗、麻雀,在秋天的田野上跃动着美妙的音符。冬天,太阳暖暖的照着,我们在田野里烤红薯,放纸鹞,放孔明灯,狗在旁边看着,乐着。

村庄的历史,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部狗的历史。千百年来,村庄和狗是那么友好和亲近,和谐相处。狗是村庄这棵大树上一只鸟,树因鸟而生动。村庄是狗的乐园,狗在村庄的庇护下繁衍生息。村里人更是把狗看作一个忠厚的“管家”,让它在家庭扮演重要的“角色”。家里有小孩,小孩拉屎,狗会来把小孩的屁股舔干净,把屎吃掉。主人外出或者睡觉,狗会尽职尽责地守护。狗要求不高,主人吃剩的东西就行,最好的享受也只不过是一根带着肉的骨头。

我离开家乡多年了。最近一次回村庄小住,看见很多田都荒芜了,牛也卖了,留在家的也是老人和小孩,年青人都去了城市打工。偌大的一个村庄,竟连一只狗也没有。村庄空荡荡的,静得令人心慌。傍晚时分,走到小山坡上,看到家家户户闭着门,极淡极淡的炊烟,村庄岑寂得像一张老照片,心头不禁地涌起许多感慨。“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情景恐怕真回到桃花源了。

想到城市的街头,一间间的狗肉火锅店,一年四季飘香。难道村庄的狗都走到城里来,变成了餐桌上的“佳肴”?

狗日的狗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曲水流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曲水流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