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池新可
池新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398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池新可2010﹒3诗歌

(2010-03-22 09:26:41)
标签:

池新可

诗歌

原创

文化

分类: 诗歌

 

◎俺写的不是诗歌,是寂寞

 

写诗的人最寂寞

不寂寞的是诗歌

 

俺写的不是诗歌

是寂寞

如果你也寂寞

就来看看俺的诗歌

 

然后

让一个人的寂寞

加上另一个人的寂寞

那么彼此都不再寂寞

 

◎骨头的哲学

 

傍晚  看见两条狗

闪着深蓝的眸光

争夺一块骨头

骨头上粘连碎肉丝

皮毛早已荡然无存

 

哲学的刺  入骨三分

光芒而凶残的牙齿

锯割骨头的内核

 

独一无二的武器

软的  硬的

冷的  热的

统统向牙齿屈服

 

◎萝卜

 

在冬天  雪白丰腴的躯体

是我们最大的温暖

围坐在火堆旁  季节已消隐

烤着极限的往事和疼痛

握过的情人的友人的敌人的手

它们像一只只萝卜  展现在眼前

几近沸腾  在孤独而漫长的夜里

它们从坟墓一样幽深的隧道爬出来

向我们露出半边笑脸

我们得用硕果仅存的几颗牙齿

软软地啃着  月光乃至飘落的

梅朵  想起秋风起的时候

我们曾在海边拥抱过

如今我们的目光

翻腾在煮开的水里

 

◎蔷薇开

 

你来的那个午后

散漫着风和睡意

天空里漂浮的云

像淡写的标点

 

所有的都在路上

或者梦里

一些已经离开

一些正在消失

 

你正来着

脸上写满了山水

而我只看到

蔷薇开着

 

◎或许我们别无选择

 

一想起那流逝的青春年华

泪水作梅瓣般飘落

除了月光  除了在场

或许我们别无选择

只能以梦为马

风中吟唱  雪朝作画

奔突的血液和精液

悄无声息地流过所有的夜晚

没有桑烟的河流是寂寞的

岸边总在摇曳的枝头

而我们无法栖息

 

◎镜子

 

很多年都不敢照镜子

因为镜子的锐利、光芒

和表露无遗

穿越厚厚的尘土、年华

和裹得严实的外衣

穿越汗毛、肌肤和血脉

穿越眼睛、胃和肺

抵达骨髓和心脏

那些看不见阳光

潮湿而阴暗的地方

刹那间就忏悔了

从未有过的颤栗

和绝望

 

◎小南风

 

昨夜的星辰已坠落

是小南风把它吹落

 

枝头的花瓣已飘落

是小南风把它吹落

 

对面的女孩走过来

胸脯鼓起一座小山

是小南风把她吹涨

 

我站在楼上看风景

突然浮起许多心事

是小南风把我吹涨

 

◎竹山街

 

窄小的街巷  马赛克的民居

忙乱的菜市场  浓眉粗眼的屠夫

简单的男男女女爱打拖拉机

散发刺香的烧鸭作坊  榨油厂

纺织厂的清一色女工

在黄昏里拖着长长的身影

自行车上载一扎芹菜或者豆腐

缓缓地驶过竹园桥

桥下的流水墨绿而寂寞

 

早晨在垃圾车的音乐中开始

伴杂着白粥与肠粉的热香

中午的太阳像戴了茶色眼镜

永远照不到小巷的幽深与落寞

到了夜晚  路灯如豆  蝙蝠穿梭

低矮的窗口传来锅盆碗瓢声

孩子哭啼声  小夫妻吵架声

哗哗哗洗浴声  猫儿叫春凄怨声

失眠的人坐在阳台看月光

月光痴情地照在对面楼上

轻轻一声叹息 

回首夜风已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建筑,建筑
后一篇:你是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建筑,建筑
    后一篇 >你是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