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觐见了我的统治者

(2010-03-24 23:40:56)
标签:

杂谈

    最近偶然觐见了两位我的统治者,很间接,但统治者就是统治者,其势力透纸背。

    一次是在川办吃饭,照例把车停在北京市检察院门口和二环相接的路上,多少次了,从来没人管,也不收费,又不好偷车,多好,权当站岗的武警为我看车了。然而这一天好运不再,吃完饭回来窗户上赫然一张违停处女贴。再一看周围的车怎么都没有贴,唯独贴我。再一感觉,气氛是有点变化,怎么小车基本不在了,只剩下五六辆同一色的大巴,车窗前都插着个小牌子,上面是黑体三字“团盅央”。估计是武警觉得我不交停车费倒也罢了,保护费也不交,就CALL了交警。不过这回来的还是小人物,上次某主编的车违停在国贸,恰逢永糠同志检查国庆前防务,不光贴条,还找到了联系方式,勒令挪车(拖车估计忙不过来了)。

    另一次要生动些,在巢穴附近吃饭,邻桌的一位东北精壮恶势力带着一个码子,长得有点象女演员马羚,穿着件紧身短袖超短裙。不奇怪的是,餐厅里并不吵,但她接电话要出去到很远的地方接,而且可以向她的占有者名正言顺地说明,估计是职业需要,其实不过是只鸡和她的保护者而已。正因为屡次起坐,微露的酥胸,白晃晃的大腿,以及裙子下胀鼓鼓的臀和柔韧的腰分别在不同的时机和角度向我打过了招呼。

    两人的对面是约来的两位中年客人,估计是小腐败官员或者有求于恶势力的人,在这样的女人面前吃得规规矩矩,不敢造次。总的来说,这个女人主要还是穿得露骨而已,只是更烦人的是,她不断伸手搂过并不比她高的恶势力的头咬耳朵,一股床上还未尽兴的狂放,还揪着耳朵问“我就这性格了,行不行嘛?”或者在桌下拧着男人的大腿根,显示她的操控力。由于恶势力的个头实在不东北,她基本是把那颗在这一带人人尊敬的头扯过来夹在臂弯甚至腑下,感觉颇为怪异,让人惊叹权势男性在肉欲面前的折腰,顺带不难想象东北女子豪放的床风。

    席间,她又出门接来了一位身材纤巧的女子,一副幼齿模样,一身米白风衣,如果不是后来点起了烟,颇可以装个学妹。只是小女子也十分拘谨,一直没有脱外套,也不打情骂俏,更没有介绍给另两个男子的意思。估计是被姐们儿拉来入伙的另一只清纯鸡。

    没有更多爆料了,这一切毕竟只是我偶尔看来的结果,我与和我共进晚餐的美女还是相谈甚欢的,看到这些,是因为她们的座位完全是背靠背紧贴着,都是不到两米的事,我的视线即使凝视我的美女的双眼,那女子也在她背后招摇着。包括她极其夸张地夹着恶势力的头作态的时候,有几度她笑得呲牙咧嘴的脸是完全面向着我的,只是眼睛咪成了一条缝,故意无视外人的存在。

    最后一幕,那女子站起来喝酒,恶势力的手熟练地伸进她的两只大腿之间,其势向上,我感觉又要长见识了。还好,恶势力只是抓住了女子的短裙边,轻轻地向下拉了拉。卖糕,原来他是觉得我,以及身后其它几桌免费欣赏太多了,有点亏本。

    我没有与恶势力打过交道,但我从很多事情已经知道,我所栖身的这一带,其实全靠他们、开发商、片警、城管和乡镇府共同辛勤地劳动,才能这样河蟹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