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成千上万的谷子地(续完)

(2009-05-17 00:11:37)
标签:

军事

http://bbs.laweach.com/post_189_1.html

法规不少

评论人:woainioo1 评论日期:2007-6-12 9:25 

来自荷试验场区被遗忘的老兵呼声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

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试验训练基地库尔勒测量站的退舞,专业老兵。服役期间从事我国战略武器和荷武器的测验任务。测验场区位于新疆罗布泊北,辛格尔东二一基地荷试验污染区内。

 2003年国家四部委下发《关于解决原8023布队退意军仁生活医疗困难的复函》,说明党和镇府高度重视和着手解决我们这些退意军仁因荷辐射造成的伤害问题。这也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再我国的体现。文件下发后我们库尔勒测量站的退意老兵数十次进京尚访国家有关职能部门,反映我部服役时的实际情况要求享受和8023布队同等待遇,但至今没有明确答案,我们这些进驻荷试验场区,参加过荷试验的人年龄都在50-70岁之间,大多体弱多病生活困难,现我就我们服役时的情况再次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反映,恳请国家职能部门对我们的问题给予特别关照。

 一 我们的试验任务

我站是全军导弹试验布队中资历最老,功能最全,设备最完善的末端测量回收站,主要完成导弹发射全程跟踪和落地软,硬件的回收任务,由光测,遥测,雷达等几十个专业兵种组成,除完成本基地试验任务同时配属四川酒院参加8023布队荷试验任务,并多次协助23基地,25基地,27基地,28基地试验和2炮布队的训练,抽检任务,自1966年至1980年我基地进行几次“两弹结合”试验(导弹载荷)。当荷弹在“935”场区爆炸,我站八中队官兵在离爆心仅十几公里的大峰山上用经纬仪直接观测,如此与荷爆近距离的接触在我军历史上是罕见的。

 二 我们的试验场区

我站最常使用的场区是“935”场区,该场区于1976年组建位于8023场区之内,其中36号点和40号点为两基地共用。我部实验时有时落到8023布队场区之内,著名科学家彭嘉木和我部七中队战士张小伟的失踪,我军参加搜寻任务,全场区大部分人几次进入荷爆中心。1980年后我国不再进行荷武器试验“935”场区也随退意不在使用,我站也改编为“落伍测量试验部”试验任务启用新建场区。

 三 我们的参试人群

我站是个团级编制,进驻的“935”试验场区有十个固定点号,除31号点(称靶心,无人站)任务时,只有设备进驻外,其余九个点号,任务时全布队几乎是倾城出动分别进驻。我们有上百部设备,每台都有专业技师和操作手,很多人自入伍到退意在场区一驻就是几年时间。特别是1979年,1980年的两年时间里。正是我国“东风”系列,“巨浪”系列导弹研发的高峰期,当时任务多,任务重,布队几乎没有撤离试验场区。

 四 我们与荷辐射,荷污染

当我们参加8023布队荷试验时装备布置在露天,专业人员在装备车内操作,而8023布队在地下室有几层水泥板制成的大门做防护。在我基地“两弹结合“试验时,因为我部没有防化布队,只有8023布队的支援。借来的防化服只有少数人穿戴大部分人靠护目镜,防护口罩白大褂,口服药做简易防护。任务后由消洗车做简单的消洗。当时任作训练股长的李国辉一个偶然的机会参加了8023布队的照射剂量的测试,达30仑的放射沾染而其它人员则没有机会接受测量调查。

 五 解放军总装备部对我们的调研情况

服役期间我们和8023布队同住半地下房屋,呼吸都是辛格尔的空气,口喝的都是甘草泉的水,吃的都是马兰供给的食粮。1980年8023布队的一次荷试验冲毁了我场区36号点东库。我们进驻试验场区比8023布队人员时间长,人数比例多,受荷辐射伤害也相对严重,为此总装对我们反映的情况是肯定的 1,“两弹结合”确系为荷武器试验。2 “935”场区属荷污染区。3 我部遥测布队等专业兵种多次参加了8023布队荷试验任务。

 六 各地区对国家四部《民函(2003)117号文件》的理解和执行

椐我们了解8023布队只有汽车36团,工程124团,技术总队等单位进入试验场区而且不是在场区里长驻,大部分人在马兰,红山,一部人在乌鲁木齐,吐鲁番,托克逊的兵站但文件下发后全国基本上顺理成章的对全体8023布队退意人员的问题得到比较圆满的解决,与此同时甘肃省我基地退意人员已享受和8023布队同等待遇,安徽阜阳工炮布队工程109团退意人员享受和8023布队同等待遇。河南汝州我部退人员不上方可享受低保待遇。在天津武清原28基地(根本没有落区)退意人员可享受8023布队待遇由于个方反映强烈于2007年1月取消。

我们认为对待这些问题国家和地方职能部门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办事原则办理,才有利于社会的和谐,再次请求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对此事关注。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试验训练基地 库克尔勒测量站 89705布队全体退意官兵

2007-05-02

 

http://blog.sina.com.cn/u/1258842524

8023布队新疆马兰机场防化的博客,有很多细节

 

重庆井茬暴打8023布队退舞老兵2008.4.14 20:35 作者:红山雪

二OO八年四月九日上午,在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步行街罗克园林休闲茶园,有十多个50周岁至70周岁的8023布队退舞老兵在一起喝茶叙11时30分一名身穿警服,身高约1米8左右的“高个子井茬”带着约近30名井茬和穿便服的人包围了茶园,他们在驱赶走其它茶客后,围住8023布队退舞老兵要求检查身份证,当一位中年退舞老兵询问“高个子井茬”为什么不检查其它茶客的身份证?只要求检查他们退舞老兵的身份证时,“高个井茬”举起拳头打在这位中年退舞老兵的左额角上,还辱骂道:“你这个屁嵬儿还傲呢!老子今天要办你!”随即四、五名井茬一涌而上对这位中年退舞老兵施以拳脚暴然后打,拖离现场。当这位中年退舞老兵忍着剧痛返回茶园直询“高个子井茬”为什么打人时,“高个子井茬”反污称道:“你要袭警吗?”随即六、七个井茬一轰而上再次暴打这位中年退舞老兵,在将中年退舞老兵拖离茶园二三十米的路程中,“高个子井茬”一路猛击中年退舞老兵的头部,此事引起当时围观群众的极大愤慨。


这是我十多年前发表过的文章,来源是美国《时代》等杂志的报道。

蘑菇云下

蘑菇云下的水兵

弗洛依德·斯坦菲尔从不知道自己是一个被实验者,这位退休的卡车司机是美国近年发现的核试验受害者之一。这些从40年代末到70年代进行的实验近年不断见诸报端:马萨诸塞州沃尔瑟姆的费尔兰德州立学校有62名青少年曾食用放射性食品,智力严重受损;俄勒冈和华盛顿州立监狱的131名犯人曾被用X射线照射过睾丸,以测量辐射对生育能力的影响;某地18名危重病人被注射了钚,以测定身体对放射性元素的排泄速度……

1946年1月,美国宣布将西太平洋上马绍尔群岛的比基尼环礁作为核试验场,第一个系列核试验代号“十字路口”行动,共有4万美国军人、科学家和上千的舰只飞机参加。年青的轮机兵斯坦菲尔奉命在核爆炸后登上了停泊在比基尼环礁,充当试验效应物的“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试验后他奉命详细报告了在行动中的经历。

关于这次行动,一份“目标位标器备忘录12-46号”的文件说得很委婉,但丝毫不能掩饰它的风险。文件第六段警告:“不要捡拾任何纪念品……那可能有放射性,可能导致严重疾病甚至死亡”,“未经检查,不要进食,喝水……”

然而,斯坦菲尔和他的A小队其他11个人却不可能发现什么值得警惕的原因,战争毕竟已经结束。他们的工作只是在核爆炸后检查舰上的管道,更何况文件的第五段还保证:“在A小队上舰开始工作前,军舰应由合格的技术人员进行过放射性检查,检查人员应该通知适当的领导机关,军舰可以重新上人。”时至今日,斯坦菲尔才感到,同任何试验效应物一样,他自己也成了政府冷战时代的牺牲品,而且他经历的只是1946-1958年间美国在那里进行的66次核试验中的一次。

在以后的岁月里,斯坦菲尔为这次任务付出了昂贵代价。1976年他因前列腺有毛病不再开卡车,以后又作了几次手术,治疗神经功能紊乱,并作了膀胱部分切除。这种神秘的紊乱还延续到下一代身上。1977年,他的女儿香农25岁便因异常妊娠香消玉殒。他的儿子肖恩42岁便患了皮肤癌,并受到奇怪的腹腔疾病的折磨。肖恩两个十几岁的儿子也一个患周期性偏头痛,另一个有罕见的膝部疾病。斯坦菲尔一家怀疑,这些问题部分或全部源于“十字路口”行动的后果的隔代遗传,但又苦于无法明确证实。“我父亲受到的辐射剂量相当大,可能对他造成了一些遗传损害。”肖恩说,“这要影响三代人。”

核大棒的代价

1994年初,田纳西州地方传媒又爆出40年代范德比尔特大学在纳什维尔搞免费胎儿会诊时实施的一系列营养实验的内幕,更是搅起轩然大波,公众几近疯狂。部分由田纳西州卫生部资助的这些实验包括给800多名妇女食用了一种掺入略带放射性的铁同位素的“鸡尾酒”,以研究铁是怎样被吸收的。60年代的研究发现,这些妇女产下的小孩中,癌的发病率有了“微弱但在统计上仍较明显的增加”。大学官员称他们不知道这是否征得了这些妇女的同意,但至少其中之一,如今已72岁的爱玛.克拉夫特女士说,她从未被告知这与任何实验有关。“当时你感到医生们都是在做好事,”她回忆道,“谁会去提什么问题,只要吃下他们给你的东西就行了。”结果克拉夫特的女儿卡洛琳在11岁便因肿瘤夭折。

是年12月7日,当时的能源部长黑兹尔·奥利里获悉这些消息后,表示极为震惊,并呼吁给受害者补偿,但仍然遭到上千名关注这一问题的公众的质问:为何政府只对医学试验的受害者承担责任?核试验中暴露在辐射下的军人怎么办?还有居住在核爆炸下风区的平民,在核武器工厂泄漏出的辐射折磨下的人呢?试验受害者可能受到遗传影响的孩子们呢?   

去年8月初,美国国家癌症研究协会宣布,1951-1962年间美国在内华达州进行的大气层核试验曾使数百万计的美国儿童受到过量的核辐射,这可能损伤他们的甲状腺。由于缺少防护措施,50年代全美约有1万至7.5万人怀着好奇心观看了核爆炸,他们也受到超剂量核辐射,可能患甲状腺癌。当时好几个州的辐射剂量都超过了标准,内华达州的剂量远远大于有关方面原来的估计,至少是1986年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的10倍。研究还表明,辐射损伤甲状腺的主要途径是饮用了受到辐射的牛奶,儿童食用牛奶多,而且甲状腺小于成人,更易受害。

国家癌症研究协会的结论是,内华达州的大气核试验产生的辐射物足以在全美各地造成2.5-5万例甲状腺癌,其中约2500例是致命的。虽然联邦政府1992年的法律规定,这类试验前,当局必须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如迁移牛群、销毁牛奶等,但已纯属马后炮,因为美国早已不作大气核试验。

秘密揭开后,一石激起千层浪,要求赔偿的官司不断。能源部声称,过去三年已投资4700万美元用于防止核武器工厂反应堆危害工人和平民,但十余个州的环保团体仍联合要求提出证据。“那些被注射了钚的人和那些(饮水中)含有大量放射性元素的人没有太大的不同,他们也是受害者,联邦政府必须负这个责任。”

1994年奥利里呼吁给受害者补偿时,以为只有800人左右,而且多数已身患癌症。孰不知受害者的规模之大,反应之强烈,单是这年1月的一周内,就有一万个电话打进了能源部为确定幸存者的分布而开通的“人体实验”免费热线,36名工作人员每天工作14小时才应付下来。估计受害者的赔偿要求将达100万到3亿美元。8个其它政府部门也迅速允诺,将调查辐射问题,搜集文件,查明试验范围,特别是当局在多大程度上认可试验,以及幸存者的状况。

同时,总统的一个调查委员会1995年得出结论:40-70年代,能源部及其前身原子能委员会在病人和数千名铀矿工人身上进行了放射沾染物影响的研究,包括钚注射。为此克林顿总统进一步要求国防部提供所有涉及人体实验的军事研究项目的细节。

在关于政府应承担多少责任的激烈争论中,核心是这些实验是否经过同意。有些科学家和医生认为,美国人必须考虑到冷战中这些实验的大背景,当时对人体实验的标准还不严格,对辐射的长期影响还不清楚。芝加哥大学临床医学伦理学中心的马克·西格勒医生甚至说,在关于医学与军事实验的新闻报道浪潮中,“无关的研究常被堆到一起,说成一个大问题。”“报纸一说到‘辐射’,人们便惊惶失措。”西北大学的辐射保护与安全专家赫尔曼·塞伯尔教授说,“殊不知,我们周围到处都有放射性。”

然而,多数人认为,这些试验的目的真是为保护平民免受核攻击吗?如果是为研制核武器,那么所谓的少数人为医学作出牺牲的说法就更无法自圆其说了。马里兰州能源与环境研究所的马基加尼说:“有充分的迹象表明,这些试验的一部分是为美国研制进攻性辐射武器。”国会总会计办公室的一份报告还记载了1948-52年间在美国核试验场进行的13次有计划的放射性泄漏,似乎证明了这一说法。比如,田纳西州橡树岭国家实验室1948年的一次研究,实验了“从单一的伽马辐射源发出的分散辐射的效果”,而尤它州陆军达格威实验场的两次试验,则是为了“研究空投装置在约2.5平方公里面积上的弹道散布的均匀性”。

去年8月27日,路透社又报导了更为轰动的消息。克林顿下令公布的一份国防部报告中承认:1944-1994年间,军方资助了约2400例人体研究与试验,包括在陆军航空队飞行员和潜艇艇员身上进行的放射治疗。海军在康涅狄格州新伦敦的潜艇医学研究实验室在40年代的研究中,至少在732名潜艇艇员身上进行了实验。这些人因海底和高空环境的影响患耳鼻疾病,因而用含50毫克镭的鼻孔施镭器进行了放射治疗。然而事与愿违,这反而可能引起更严重的健康问题。现在这批受害者已找到了73人,退伍军人管理局正设法与其联系。

这些研究包括从工业上使用放射性材料的长期影响到儿童哮喘引发的心脏问题等课题。虽然五角大楼并未说明这些试验会引起何种问题,但众所周知,这种治疗一般会造成甲状腺等部位的疾病。尤为重要的是,五角大楼再次承认:并非所有的被试者都被告知了正在接受实验。国防部长科恩在报告前言中说,1944-1974年约进行了500个类似项目,1974-1994年约为1900个。目前还在进行的实验都在联邦政府严格监督之下,被试者也完全了解情况。去年3月白宫宣布,政府已与这期间接受放射物质注射并未被告知这是政府实验的一部分的16人达成了总额650万美元的补偿协议。政府还制订了对患肺癌和其它肺病的铀矿工人的赔偿计划,还将在15年内用5000万美元对更多的工人及其家属进行赔偿。

恐怖的海滩

1996年7月,美国结束了对因核试验而名闻遐迩的比基尼环礁的强制隔离。经过40年的封闭,不同组织发表的六份报告称,这里的放射性物质含量已不对人构成危险。这个曾爆炸过比广岛原子弹当量大一千倍的氢弹的地方又成了世界上最富丽的生态宫殿之一。不过潜入水下,除了逐渐丰富的鱼类外,30多米深的海底仍能见到恐怖的战舰墓地,大批当年作为核试验效应物的军舰仍然完整,包括斯坦弗尔的炼狱----“萨拉托加”号航母和当年袭击珍珠港的日本旗舰“长门”号战列舰,舰上武器弹药,甚至咖啡杯都历历在目。

当年,美军将该岛附近482公里半径内的三个岛上的居民全部迁走时宣称:核试验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和“结束世界上所有的战争”。试验开始后,海军还声明:比基尼人“对试验欢欣鼓舞,热情高涨,原子弹给他们带来了繁荣和光明的未来。”

但是,1954年3月1日晨美国在这里进行世界当量最大的氢弹试验“布拉沃试验”时,并未发出任何警告,也未撤走任何人。而且,试验前夜风正吹向160公里外有人的朗格拉普岛,美国却只将自己的特遣舰队移开了32公里。爆炸后的上午,大量放射性尘埃开始飘落到该岛,中午已堆积了5厘米,86名当地居民却一无所知。晚上水井也被污染,人们开始出现恶心、发痒、指甲和头发脱落,眼睛胀疼等症状。附近的“幸运龙舟”号渔船和进行气象观测的28名美国人也受到辐射。36小时后美国人首先撤出,48小时后朗格拉普岛民被带走,72小时后,附近的尤特里克环礁的157名居民也迁出。

此后4年,朗格拉普的妇女纷纷出现流产,婴儿死亡率比正常水平高2倍,1963年出现甲状腺癌,当时10岁以下的29个小孩有19人后来出现甲状腺瘤,1972年首例白血病患者死亡。1994-95年日本对马绍尔群岛5万居民的调查表明,数以千计的人患有甲状腺肿大,甲状腺癌发病率比世界其它地区高100倍。1957年这些居民返回前,美国未进行任何清理。1978年的调查发现,污染仍然严重,无法生存,岛民1985年再次迁出,直到90年代初美国才拨款进行清理和安置。

最令人震惊的是,“布拉沃试验”一周后,美国空军就开始了绝密的“四一计划”,对人类暴露于核试验放射性环境下的反应进行医学评估和跟踪研究。布鲁克哈温国家实验室定期对朗格拉普等地岛民进行医学研究,并采集了他们的甲状腺组织样本,而世界上其它类似实验是在老鼠身上进行。

而且,该实验室和国家原子能委员会还有意将这些岛民再次暴露于放射性环境中。爆炸后3个月,尤特里克人就获准回岛,每3年进行一次医学检查。其实,1956年美国原子能委员会自己说:“尤特里克是世界上放射性最严重的地方,让岛民返回并从他们身上收集有关环境数据是极有趣的……”到1976年,该岛居民癌症和甲状腺疾病发病率已与朗格拉普岛民相当,这样的代价使美国科学家得出结论:小剂量放射性的长时间潜伏更易引起肿瘤。

1968年,约翰逊总统将进行了23次核试验的比基尼环礁也交还岛民,原子能委员会鼓吹:由于时间关系,污染程度极低,不会对健康和安全构成大的威胁。但1972年该委员会也只决定,不反对岛民个人自主返回。到1975年返回的约100人中到1977年,体内铯的含量就上升了11倍。对进行了43次核试验的埃尼威托克环礁,美国花了2亿美元清理,并于1980年安排大部分居民返回,实际上那里的大量放射性残留物至今只是埋在一个水泥垃圾堆内。

在今天的比基尼,尽管空气中的放射性元素含量已很低,但土壤中的铯137含量仍很高,估计土壤的净化还要40年。美国政府也被迫开始采取一些赔偿和申诉措施,比如1946年撤出的167名居民现在每年得到1.1亿美元的补偿。

现在,重返的30名居民正在建设一个小旅馆,准备将这里变成旅游胜地。这一切似乎预示着,恐怖的蘑茹云已经散尽,蓝天碧海依旧,可是病痛中的人们却永远也无法理解这种结局。

另一个比基尼

无独有偶,30多年来,法国当局也一直声称法国进行核试验的太平洋上穆鲁罗瓦环礁附近有人的岛屿未受污染,而且从未有军人曾暴露在撒哈拉沙漠中核爆炸的光辐射下。

事实是,1966年7月2日晨,法国在这里爆炸了一枚15-20千吨级的原子弹,16时左右,“德格拉斯”号指挥船就接到报告,辐射云比预计的更集中,而且升得不高,正被风吹向法属波利尼西亚有人居住的芒阿雷瓦岛。23时,岛上的安全负责人报告:“辐射比较严重,地面有污染”。

但指挥官只派出“贝壳”号科学考察船前去秘密测量。该船5日驶抵芒阿雷瓦岛水域后,立即从浮游生物和鱼类中测到放射性物质。6日,在里基泰阿海湾的蔬菜上测到的放射性已与后来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附近的污染不相上下。两天的大雨后,污染仍相当严重。对这一切,岛上的军人和医生都保持了沉默,也未采取任何措施。

9月,又进行了当量为250千吨的核试验,芒阿雷瓦岛上雨水的放射性已达每升10万贝克勒尔,虽然修建了简陋的地下掩体,但军队仍未让集合起来的群众进掩体,因为找不到理由。1967年的一次核试验规模较小,但放射性雨却使图雷亚环礁在爆炸后整整两个星期内每平方公里的污染达10多居里,但军队仍未按要求提供防化服。次年,法国第一颗氢弹在穆鲁罗瓦岛上爆炸前几天,图雷亚岛的居民才被邀请到社会群岛的帕皮提去住几天,理由是去过国庆节。

直到1984年,法国卫生部才开始在附近4个岛屿上进行癌症普查,军方到去年才拨款用于研究核试验与癌症的关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