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卢辉61
卢辉6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2,517
  • 关注人气:3,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朔方》2020年10月诗歌专号——卢辉:闽地,不可更改的水土(组诗)

(2020-09-30 08:27:05)
分类: 卢辉诗品
闽地,不可更改的水土(组诗)


卢辉
 
 
蝴蝶都为福建土楼而生
 
把房子造高一点,要是有人来
别忘了让他们走走路
过几座桥,桥不必太宽
但不能太陡,桥面不上漆,可以有缝隙
上等的花香可以上桥
要是路上口渴,别惊动小溪
看一眼小鱼就够了
 
蝴蝶都为土楼而生
青草不一定都为露水而枯
要歇歇也行,看好小阳伞
看好身边的人,一定要有小手帕
别忘了挥一挥
 
进入土楼,蝴碟在这里长大
花蕊在这里交配
时光在奔跑,走路的姑娘
素衣像云
有人在后面打伞,有人在前方等候
一位老者,花白胡子
那么完整
就欠一个拥抱
 
 
闽南屋
 
石头整齐
都比较居家
屋顶上的河流
如果是你的,我一定长草
还有整齐的沟渠
瓦棱,一点都不虚度年华
 
作为河流:没有堤岸,源头在天
海阔天空,往上看是雨
往下看
还是雨
 
到了雨季
石头房,从高到低,雨倾巢出动
这样的格局
几千年不变
 
 
闽江,我的母亲河
 
一条母亲河在建宁
许多小孩吵嚷着往金饶山走
遇见濉溪,轻一点再轻一点
母亲醒来,看见风就走
看见鱼儿才留步
 
都长大了,都喝过她的汁
都一样地流淌
峭壁特别的悬,河谷特别的深
青苔特别的滑
 
到了雌雄瀑布,赶紧多看看
多照照,水镜不够用月亮
母亲一日三餐
不是涟漪,就是缠绵
不是迂回,就是飞溅
 
 
马尾港可以那么小
 
马尾港原来可以那么小
船可以这么大
人在海上拉起一面海,光在上方
像一把伞
在黑夜中,在云层里
从不遮雨
 
我喜欢这样的光
安静,没有仇恨,罩着一小块海
三五只船,横竖也是海
 
夜色好伟大
大海好渺小
几只海鸥
没人收网,没有船笛,没有海岸线
 

云水谣
 
只要古榕树一坐定
水的去处都是涉足者的事
只有我,爱上鹅卵石
不为赶鹅,不为云水声
这夜,有卵石,就有路可走
 
古榕树,没人敢去合抱
六百岁的胡须,你捧都捧不动
于是,我们只能在它的下面
顺着云水谣曲
往上走
 
这些过客,这些咏叹者
大多不爱拿起笔杆子
只是一味地临屏,低着头
光着膀子,向着云水
试着哗啦啦地流
 
流向东,或流向汀江
长教是否要变回长教
云水谣是否真有谣曲
我不得而知,反正有这些古榕树
根一样地抓住你
六百年
都不肯放松
 
 
横坑
 
我不说竖了,当我试着像天空那样长大
到了一定的高度,而且有亭子
春风有多少,香味有多少
油茶林有多少,我都数不了
我只知道,在这个山坳里,它们
全都长大成人
 
这里的山坳,本来都靠羊肠小道管护
拿锄头的,戴斗笠的,扛犁耙的
一头牛在田里只管竖着走
剩下的,都属于横行天下的
牛脾气
 
虽说,这里的山坳是横着长
会冒烟的房子却不太顺从山的意志
有横有竖,外加一棵风水树,一片茶林
厅堂的牌扁与对联,大多写一些
与横与坑无关的
文字
 
 
稻草龙
 
在灯笼的族群里,稻草龙
最不起眼,稻草一条条数十把一大捆
大不了就是一个个庄稼汉,不喝酒
也能颠三倒四
 
光着脚丫一路飞奔
把草梗当腰杆
把草尖当龙舌
干瘪的穗子算是龙眼,看遍四方
走遍四方吃遍四方喊遍四方
稻草的随从
据说都是龙子龙孙
 
 
这样的走街串巷
这样的元宵
没有花俏的灯,没有灯之阳
更没有灯之阴
一路阡陌,一路呐喊
坏了嗓子
团结了稻草
 
 
我的祖房
 
我的祖房有许多门:响声都姓木
管钥匙的人如今都改姓了土
就我一个人在门外:靠作点梦
回去几趟
 
祖房在李子垵算是一座大宅院
四四方方的天井曲字型的回廊:有一条栈道
走着走着
这个宅院的女人多了
光着腚子的哭鼻子的就接二连三的
住了进来
 
我的祖父爱读点书
也捡过一些文字
至今,族谱上的一笔一划
还剩下一点香味
在父亲的抽屉里面躺着
 
案上,祖父的长嘴壶渴了
村外的溪水还在壶底清澈着
属于祖父的一系列影子
就等着清水里的锥子:凿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