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卢辉61
卢辉6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1,381
  • 关注人气:3,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凡是柔软的时间(组诗)

(2020-09-22 15:33:59)
分类: 卢辉诗品
凡是柔软的时间(组诗)

卢辉



一念唐朝

我没见过唐朝,常常把往左走
或往右走的路
一律当成唐朝来走

其中,一条河
所有的人都过去了,鸡鸭也过去了
鹅,比较散慢
留在唐朝的后面
一摇一摆

有板有眼的路
不一定好走,这不
那个写鹅的诗人
可是急坏了,他用了那么多的清波
还唤不回
一对
红掌


落日
 
一碰到落日我就想攀爬
古人的爬法很简单
一句诗,就把长河
给落日了
 
圆圆的落日可以到处跑
下山岭,躲树梢,过峡谷
困了的时候
回到屋内当灯泡


运河上的琵琶

一把断了弦的琵琶,搁在船头
跟着船儿走运河
那么,江南的江,江南的南
等于就多了一名游客

不问她是谁?
知道运河就可以了
断弦,不等于断水,取水
不等于弹奏
运河之南:桨可弹水,水可以载琵琶

哦!都是运河的客人
那些货,那一把琵琶
扼一下指头,就能发出零星的
马达声


地瓜,都要剥时间的皮

传说中的人民公社
有很多地瓜,跟现在不一样
要剥时间的皮

那块荒坡
在人民公社挂牌的时候
有一种尾巴
不是地瓜地里长出来的
但必须割掉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
不能是一个人
必须是很多人,很多把锄头
挖很深的
穴:专种地瓜,由人民公社
挂牌保护


小时候,我读但丁的《神曲》

小时候,看一本书
我喜欢一目十行
到了但丁的《神曲》
我读了一遍又一遍
地狱,不要我
炼狱,我还小
天堂,一般只需要素描

那个年代,人都很素
感情也没敢那么激烈
在《神曲》里,我看见天堂会飞的女神
都有凸起的部位,都用
几条弧线
替代了

从那时起,我读《神曲》
就是想到书中去拜访女神,也不管
但丁愿意不愿意
我就是喜欢看她一眼,或者是
省略地狱,逃避炼狱
沿着那凸起的、飘逸的线条
重新描她
一遍


把秋天拿过来,就怕凉得太快

回家的次数多了
有人没人都靠牌坊顶着
这家姓那家姓,能扯在一起的
以村落为人烟
以瓦砾草木为家底

这个季节,把秋天拿过来,就怕凉得太快
祖房下面的那块地
因为没长多少粮食,它羞愧了
脸色变灰

灰的脸色,据说有救
可以试种满地春色
这样的耕作,就看地里
是豆苗,是稻茬,还是满腹的心事?
否则,它更愿意是灰头土脸
等着种子
叫它一声:“娘!”


蚂蚁,你欠它一次空空荡荡

拔掉蚂蚁的脚,你可以不费
吹灰之力,你可以随便取它一只脚,或两只......
你可以动一下指尖
拨动一下:不!用不了撬地球的姿势
哪怕它们一排一连一整个军团
若你准备加入其中
关于搬动地球的事,可以放心交给它们
若你暂时不准备阻截它们,你
可以让生米煮成熟饭,你可以吐出鱼骨头
若你不吝啬堤坝,还请
顺手写下“固若金汤”
几十里长的堤岸呀!不会浪费你的
蚁穴


懂得大海的人,一下子变得很老

好多年没到海滨
不是我不想来
而是我一看见大海
就想起晓龄说的
“懂得大海的人,一下子变得很老”

老了,老了
就怕倒伏,哪怕还会长的倒伏
因为,我学不会也学不像一棵榕树
它有那么多的根须,就是倒下,爬到哪里
哪里就是天堂

我知道,天堂都不是给人住的
所以,站在海边
我很想把倒伏的榕树扶起来
甚至想把海风劝回去
以致于一浪又一浪的潮汐
把我紧紧包裹


杨桃院子

被海水隔离
并不在遥远的孤岛,对闽地诗人来说
九月的鼓浪屿
肯定要比钢琴大一些

那么多年
鼓浪屿不象是被海水浸泡
而是被琴声鼓浪
岛上,最宽的琴键
据说是那些楼道,那些巷道
所以,才有这么多诗人
挤在杨桃院子
把楼道当琴键,把巷道当声道

好在九月,连倒伏的榕树都开个拱门
死活也要搭出一个彩虹,说是
最难养的诗人
一旦到了杨桃院子,个个
秋高气爽

当整个杨桃院子
包括那一棵棵龙眼树
都归于世界遗产的时候,只有那一只黑猫
不想当警长,也不想被遗产
于是,它不停地
变更主人


遇到一个不大不小的站点

动车上的座位
人是一批一批下的
遇到一个不大不小的站点
没人下车
我觉得可惜了

我顺便看了看车窗外
那么浓的夜色
无人关顾
那是一次巨大的
浪费


“等等牛郎织女!”

秋雨很用心
赶在七夕那天,不下雨了
那么多的男男女女
像是得到了风筝
赶紧把天空拉住
不让它掉下来

好大的一块天空
没有一点儿补丁,七夕一到
那座桥也架好了,地上的人争着上桥
不知谁大叫一声:“别挤,别挤”
“等等牛郎织女!”


凡是柔软的水,遇上玻璃

案桌上的盆景
不过是几株绿萝,到了夜晚
瓶子:这个被水
爱着的矮矮的玻璃墙
虽然不高,但足以挡住
夜色

风景几多,香味几何
氧气几番
一切尚无定论,只不过
凡是柔软的水,遇上玻璃,以及绿萝
它都会努力地占用你的
眼神


瓜籽

她会静止的,那么红
那么甜,秋天一过
脱下绿衣裳

反正来年
还要有那么多的红
那么多的甜
掏心窝的话
由她来说

说了很多
都是因为天气凉了,一粒粒
掏心掏肺


大田美人茶

其实,她与雾海交集
与峰峦过肩
在很多时候,她
还要与澎湃的云
交配

她,大多住在山里
因为身材娇小,有人怕她伤风感冒
为她准备了形形色色的小睡袋
不过,只要有一壶水
她都会醒来

而这一切,都因为高山上的日光浴
她可以向云雾
大胆
示爱


只有时间过场

一万个窗户,是谁划出的
没有人探出头
没有衣裤
只有时间过场,灰尘妩媚

大地有大地的睡眠
一家人有一家人的安居
雪撬是梦里的
帆船破雾,那是上苍的气度

梦里一条缝
斑马在吃草,犀牛在奔跑
鲸鱼戏水
鳄鱼一动不动


不去算时间

谁都有可能留在不久的将来
不去算时间
不去磨豆腐,不问豆蔻年华
那一棵说不出名字的大树
就叫它:树荫!

这个季节,你可以是灯笼
两盏挂梁上
其他随便挂
遇上街头有花朵
知己,知己:由风去摆渡

你好我好大家好
树荫底下一座房
木梁有裂缝,小鸟有窝巢
供品很新鲜
祖上留下的孩子
刚刚放下
书包


夏天,没有立方的水

今年的夏天是反明媚的,在南方
你的头顶
我的头顶
他的头顶
一点也不轻,厚厚的云层
一次次
搬弄是非

触动到一方,最后是躯体
没有立方的水
当它被闪电的时候
你的雷
刚好迈过,高低不平

不用带着水坝走,一滴水都拦不住
各种各样的水
有的寄存在天上
有的养不了大坝,有的挂在眼帘
好久不见的人
纷至
沓来


有一种轻,无法掂量

一只甲壳虫
它卧在地上,它的皮是透亮的
红得有点神秘
我探下身子,它一动不动
那种姿式好像是国旗下的兵
我并没有试图找一面旗给它,或者飘扬

它好像一点都没理会我的弯腰,因为
它看过弯腰的谷穗
看过扛木工人弯下身子
看过腰好的一棵垂柳
一条弯弯的小河过大桥,看着看着
一阵风过
它还趴在地上
我果断伸出手:那一种轻
无法掂量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初夏,最值得怀疑的是雨
不是因为它不够大,不是因为它能够把屋顶掀翻
也不是因为你的裤子不够湿
一对情侣的一把伞
还吊在空中
比雨还要浪漫

这么真实的雨,我干什么还要怀疑
就像天流一滴眼泪
你要去敲门,躲进房间,推开窗户
几道关,几道坎
你才能把雨当着是一次
殷实的心跳

这么真实的跳动
我要把池子打开,把浮莲放生
把所有的人
赶到雨水流动的地方,然后
盼着雨:一直下,一直下
由小到大,由大到小
好像什么
都没发生过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