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卢辉61
卢辉6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0,965
  • 关注人气:3,0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晏子》:一种“生命形式”的历史再现(约稿)

(2019-09-03 10:09:18)
分类: 卢辉诗论
《晏子》:一种“生命形式”的历史再现
卢辉

一位90后的诗人,涉猎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诗歌创作且不说所花的时间和精力,单就营造致远、宁静、斑驳、神秘的“仿古”氛围就令许多诗人望而生畏,而这令人“生畏”的诗歌创作,却让90后诗人马晓康给担当了。

凡是读过马晓康的《晏子》长诗的人,一定都有这样的感觉,随着《晏子》一章章类似于章回小说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大串联,不管是历史人物中的事件,还是历史事件中的人物,马晓康都极力回避仅在感性上去还原一点机械的历史样态,而是让我们仿佛置入他所营造的兼有“史料、时代和人本”等有机性的“史”境,让读者在穿透史迹中寻找一种命运、一种人文、一种情怀、一种人格的力量所在:“历史的马车尚未为我而停靠/正在候车的我,只好留在这里为您守灵/街边偶有饿死的百姓,晏城的粮储/救不了整个齐国—/粗布、麻带,竹杖和草席/再加上简单的粥饭/这些最朴质的东西,令我在动摇的日子里心安/父亲,您可以放心走了!”(《卿为大夫:与父亲书》)有一点,很值得一提:马晓康的这组长诗总是介在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之中遨游,其语言的构成、演示几乎被诗化“章回体”烘托着,我很喜欢他诗中弥漫着各类怜悯、焦虑、期待、冷察、果敢乃至“指点江山”之势,由于有了这个“气场”,他的诗看似繁复驳杂的历史却总能渗透出一种彻悟、淡定与从容,尤其是他在词与词之间所形成的紧张与松弛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并借助于这些力道之间的平衡点,让人产生出一种有机性的历史幻觉,也就是“生命形式”的历史再现:

其实,我也不知道圣人是什么
我只是最简单地,坚持心中的道义
雪会融化,但清白的人不会
一张干净的纸可以被泼墨,画成任意模样
一颗纯净的心却不会,它不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无需刻意地彰显颜色
(节选自《三年东阿:登堂》)

在马晓康看来,《晏子》长诗其历史的有机性,正是历史与幻觉共生,使幻觉与史料、经验与史迹变成新的可能,这种“创造物”使历史中的幻觉更具诱惑力。尤其是用现代人的视角来照彻古代人的境遇,用古代人的史迹来反观现代人的心境,古今交错,新旧杂揉。这样的“有缝”察识,“无缝”对接,使新旧融渗之后的“异彩”跃然在《晏子》长诗之上。可以说,用现代人的言说方式来“调匀”历史人物的处境和历史事件的温度,这是马晓康的《晏子》长诗追求的境界,即达到一种宽远的历史与刻骨的命运在诗中的交相辉映。马晓康很注重幻觉的历史存在感,让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依附于他的察觉、情绪和忠诚进行有效地扩张和延伸。他追求的历史存在感,决不把一种“先验”列入历史中去加以排列。其中《叔向八问:大道》这近乎是“独白”的笔法,诗人正是凭借着“历史存在感”其运动本身所传达的语言力量,将自己隐在局外,让历史客观的景状独自喃喃自语,而自己却又“稀释”在历史客体所完成的每个动作中,把感悟完成在历史对象化之中,不留任何刻意的色彩,诗人赋予历史的“客体力量”远远超出其“象征力量”。

应该说,马晓康的《晏子》长诗已经把读者置入历史与幻觉的中间地带,让历史与幻象一并融于彻悟、静穆、裸露、本真的状态中。他意识到自己在时间中的地位,在历史中的位置,以及自己与历史的关系,并力图在其中寻找答案:“请您告诉我,所以我不解的,疑惑的/为什么,明明积攒了千年经验/现代人却要关起门来,向贤人们求教呢?”(《追问篇》)众所周知,任何问题的思考一旦上升到空间或者与其相缠结的时间层面,率先显露的往往是历史,一个以“生命形式”驾驭着时间行走的“历史”。就马晓康的《晏子》而言,那就是对历史的紧迫性与觉醒性的透视与雄辩,就是对流逝中的生命与空间予以时间上的觉悟,就是对褪色着的鲜亮世界的极力挽留。为此,我对马晓康今后的诗歌创作充满着更多的期待与关注!

2019年9月3日星期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