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卢辉61
卢辉6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3,981
  • 关注人气:3,0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好诗歌[196]邰筐:《猜火车》

(2015-02-04 16:30:19)
标签:

物象

诗人

火车

空空荡荡

黑衣人

分类: 中国好诗歌

中国好诗歌[196]

 

猜火车

 

邰筐

 

一列火车开过去了——

又一列火车

正开过来

它们,从未知之地来

要到乌有之乡去

车次不明,时速不定

每一列车都恍如

一条细长的影子

从我身体的针孔中穿过

 

我的身体是时光里

一座孤独的小站

我骨骼的道轨

我肉体的枕木

承载着,每一次的战栗

和轰鸣

 

可岁月的打磨机

让身体变得厌倦和麻木

我只好继续和灵魂玩

猜火车的游戏

你猜猜,你猜猜

可猜明白了又如何?谁都知道

那趟车总归是要来的

长长的车厢空空荡荡——

车头上,站着

 

一个黑衣人

 

推荐语:无论是古典诗还是现代诗,凡是具备“普世情怀”的物象常被“约定俗成”,而这些被人“约定”的物象往往成为某种“精神指代”存活于心。比如,古典诗中的“栅栏”、“东篱”、“西风”等等,现代诗中的“苹果”、“火车”、“蚂蚁”等等,就被许多诗人以不同的观察角度、不同的解题理念、不同的言说方式“组合”成全新的“约定”物象,邰筐的《猜火车》便是其中的一例。象这类“被约定”的物象,由于众多诗人的解题已使“题意”日趋丰满。因此,“破题”成了诗人独辟蹊径的法宝。就拿邰筐的《猜火车》来说,人们早已熟知的“火车”,偏偏诗人邰筐以“猜”的破题方式让火车“猜”进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它们,从未知之地来

要到乌有之乡去/车次不明,时速不定/每一列车都恍如/一条细长的影子/从我身体的针孔中穿过”、“我的身体是时光里/一座孤独的小站/我骨骼的道轨/我肉体的枕木/承载着,每一次的战栗/和轰鸣”、“谁都知道/那趟车总归是要来的/长长的车厢空空荡荡——/车头上,站着/一个黑衣人”。在这里,破题的声音与感觉首先发生作用,而破题所包含的意义则被“每一列车”所发出的空谷声音与异质感觉牵引着、影响着。可见,诗人正是以明知故“猜”的言说方式,不让“被约定”的物象“抽空”人们的思维,而是给“被约定”的物象以新的命名,新的发现,让“被约定”的物象从必然性变成偶然性,增添其神秘感:“它们,从未知之地来/要到乌有之乡去/车次不明,时速不定”。这是有了这样的不明与神秘,诗人才给火车以另类的哲学命题和新的人生图景,故有结尾“长长的车厢空空荡荡——/车头上,站着/一个黑衣人”的无解评判。

 

 

附录:孤独疗法

 

邰筐

 

取白日梦一个

乡愁三汤勺

金银木的红色籽实

五粒,爱情、信仰各七克

清风八钱,月光九片

去皮,捣碎,研成沫

借杜甫的一声叹息做药引

舀一瓢沧浪之水浸泡

用灵魂煎,让岁月熬

一把命运的老沙壶

缓缓倾出人生的苦

不多不少,每次一碗

趁热喝下,如饮甘露

甚妙甚妙。此方

不在《本草纲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