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福新
刘福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38,132
  • 关注人气:58,6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连载)一个“命带桃花”的亡魂(一)

(2009-11-12 12:33:01)
标签:

中篇小说

连载一

萧岿弃女

杨广太子妃

凭空捡来

红盖头

都城

大兴城

文化

分类: 文辛小说

                 (中篇小说连载)一个“命带桃花”的亡魂(一)


      
(中篇小说连载)一个“命带桃花”的亡魂(一)

 

                                      刘福新

 

 

                   (一)捡来了一幅红盖头!

 

黑魆魆的天空,只有湿潮阴冷的雾气滚动……

这个难以入眠的深夜,朔风呜咽,无情地吹荡着一座坟冢。坟冢——其实是一座被忘却的帝后合葬陵墓。里面呆坐着一位身着冠服、面容暗淡的耄耋老妇。那老妇就是妾身。

妾身生在南北朝动荡年代,是后梁明帝萧岿的女儿、隋朝第二代皇帝杨广的皇后、隋臣宇文化及宫廷政变后的淑妃、草头王窦建德的宠妾、两代突厥可汗正妻可贺敦以下的小可敦,最后居住于唐朝皇帝李世民后宫某处一个独立小院落。一个早年孤苦中年尊崇晚年幸运却也凄凉的女人。

    说实话,妾身最在乎的还是杨广。妾身将最宝贵的青春与这第一个死鬼丈夫拴在一起,整整二十三年哪,那可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呀!后来,国亡了,家破了。杨广被杀,儿女也不在了。旧时堂榭,物是人非,活着还有什么滋味?但世事难测,不容妾身遽然死去,宇文化及、窦建德、处罗可汗、颉利可汗,轮番续娶了妾身。最后的岁月里,妾身居住在长安城里的大唐皇宫,深居简出,又孤独地生活了十八年。

    鬓边白发,迎风而起,浑浊的眼里,一遍一遍地闪过少年、青年、中年的影子。偶尔,妾身唇边也泛起一丝苍凉的笑容…… 

今夜,摘下凤冠脱下霞帔,披了长发坐在妾身那第一个死鬼丈夫身旁,拿出一面铜镜默默凝视着自己的脸,妾身想看看当年桃花般艳丽的影子。

几十年的春风夏雨,冬雪秋霜,似水流年,终成过往。如今虽然守着妾身那第一任死鬼丈夫,但依然寂寞如斯,如影相随。妾身不禁想起了往事——

 

妾身那祖父就是梁朝著名的文学家、英年早逝的昭明太子——萧统。可惜,传到妾身父皇这一辈时,梁朝已作鸟兽散。父皇萧岿依旧打着“梁”的旗号称王称帝,把荆州、襄阳当作根据地,史称西梁,又称后梁。妾身的父皇萧岿还是个才华横溢的文化人,喜欢读书,嗜好编书,一口气写成了《孝经》、《周易义记》、《大小乘幽微》等。文人治国,往往手软,何况群雄并起的时代,玩的就是弱肉强食。小小的西梁只得找一座“硬靠山”,于是父皇萧岿经常率领装满贵重礼品的车队,疲于奔波在荆襄与长安之间的土路上,时刻颤颤兢兢地看大周(北周)朝廷的脸色。

    长安的局势也在急转急下,公元581年,年幼的周静帝被迫将皇位“禅让”给外公杨坚。长安的皇帝由宇文氏换做了杨姓。新登基的大隋皇帝杨坚,还挺待见俺父皇萧岿,他坦率地表示,希望次子杨广能迎娶一位西梁公主。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撞不着的好事啊!两家结亲,一喜;自身安全,又一喜。喜鹊当头叫,萧家三位公主,也就是妾身那同胞姐妹,兴冲冲地走上了政治婚姻的“胭脂台”备选。

    虽然妾身那同胞的姐儿仨如花似玉,但是竟然没一个被相亲班子看中。因为大隋皇帝杨坚与皇后独孤伽罗偏爱他们那个“美姿仪,少敏慧”的次子杨广,要为杨广选一个出色的贤内助。那杨广 “开皇元年,立晋王,拜柱国、掌并州总管,时年十三。”小小年纪即显不凡。替这样出色的儿子选妃,当然要过完筛子再过箩。算卦先生一张嘴,妾身那萧家姐儿仨竟被悉数拿下,理由很简单:生辰八字不合。

做梦也想不到,“母仪天下,命带桃花”的卜辞落到了妾身身上。妾身真的是凭空里捡来了一幅红盖头!不管是好兆头还是坏谶语,反正这八个字决定了俺的一生……

 

要说是“凭空里捡来的红盖头”,此话不假。

在妾身那个时代,江南风俗以女生二月为祸患,正巧俺偏偏二月里降临人间。父皇萧岿好似大祸临头,一怒之下,将俺送给族叔萧岌抚养,不料妾身那养父萧岌与养母双双亡逝,又被转送舅舅张轲家。舅舅张轲一贫如洗,妾身为了生存,受尽辛劳,那种草民生活给俺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转眼十四年(虚岁)过去,妾身在窘境中长大,从艰难困苦中历练得娴静温柔,也长出了一幅美丽端庄的面容,像一朵鲜艳的桃花。别人奉劝父皇萧岿接妾身回家归宗,但父皇萧岿迷信,拒不答应。可彼时的父皇萧岿其他三个女儿,经占卜,皆不吉,众人失望。急切里想到了妾身这个一落地便被遗弃的女儿,才火速将俺接回,独独占得“大吉”,加之看中妾身的貌美性柔,就这样妾身意料不到地成了晋王杨广的正妃。

妾身永远记得被占卜后的那一刻,父皇萧岿与母后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变得那么和蔼可亲,他们的眸子里仿佛有一道令俺大为疑惑的光芒,好似俺这个被遗弃了十四年的女儿成了他们最珍重的宝贝!妾身轻轻闭上眼,遥远的没有尽头的往事扑面而来,刹那间迫得俺无法呼吸。不过是俺的命运陡然被占卜师改变了轨迹罢了。或者这就是俺的宿命吧,上天要俺降临人间,必要时受苦受难,必要时因缘交会,必要时为梁隋联盟献身,既然注定妾身是苍天遣下的那枚棋子,就让该发生的一切,如最初的安排发生吧。虽然妾身不知道冥冥中是谁在安排?但这一切对于妾身来说是从地下升到了天上!为此妾身感激上苍……
    妾身永远记得进入隋朝都大兴城那天上午,立时感到了这座都城的不凡。听说大兴城就是在长安原来地址上选址扩建而成,隋文帝杨坚——俺这个公爹——另一个即将决定俺命运的父皇,在开皇三年(619年)三月十八日,由匠作大将宇文凯引领下观赏着他的新宫,那可是遍天下独一无二的大都会哪!东西广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南北长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城里中央是昭阳门街,把皇城分成左右两部,次第排列着中央官署。穿出皇城,是一百五十多米宽的朱雀门大街,它把大城一分为二,东为大兴县,西为长安县,各领五十四坊以及两坊的东西市。妾身来到的第一天就看得眼花缭乱,心中不禁涌出两个字:繁华!

妾身永远记得拜堂成亲那一天,一身艳妆,清澈的眼神如花的容颜,对爱情单纯的幻想令心中盈满如小白马般跳跃的快乐。妾身——这个被迷信捉弄的女孩终于苦尽甘来。

那确实是个收获的季节。

火红的高粱举起了火把,沉甸甸的谷穗笑弯了腰,天上百鸟翔集,水中鱼儿欢游。浓浓的秋意醉得妾身直想亮起嗓子唱一曲在乡居时学到的俚歌。

天空碧蓝碧蓝的,不杂一丝儿灰尘,秋阳勾画着秋韵,和风吹奏着金曲,幽雅无比的吉乐里,一场为妾身举行的盛大亲王婚礼进行着。

朱门上,两个斗大的喜字;两边贴着一幅对联:上联是“隋梁鱼水千年谐”,下联是“儿女芷兰百世荣”。一手悦目的行书,观之可亲,那是当朝右仆射、书法大家杨素的妙作呀!潇洒飘逸的喜联与门额上稳重的三个大字“晋王府”相映生辉。

皇族贵胄们不论老少都齐刷刷地聚焦在一个点上,他们目光炯炯,似火燃烧,为的是争睹妾身这新娘子的风采。

新郎杨广神采奕奕,如沐春风,只见他丰姿英伟,相貌轩昂,齿白唇红,阔额秀目,一幅风流才子相。再看妾身这后来“捡到”的梁朝公主,袅袅娜娜,羞答答迎风而立,贵族小伙子直勾勾盯着俺: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脸衬桃瓣,鬓堆金丝,秋波荡漾,春笋纤纤,柳腰微展,莲步轻挪,俺真似月里嫦娥下凡。

可谁知这隆重的一场婚礼,竟关乎到国家安全,关系到复杂的政治……

夜幕降临了,星星在天幕眨着眼睛,窥视着人间正在发生的一切。

新郎杨广出门送客,让俺萧氏一人暂时独守着新房,俺仔细打量着这个属于自己的小片天地。这里虽然布置得简朴犹如民间,但却充满着喜庆气氛,让妾身感受着说不出的温馨。那新郎一表人才,早就听说他能文能武,这一生可就靠着他了……

“爱妃,在想什么呢?想我了吧?”

新郎杨广一声嬉笑打断了妾身的凝想,妾身羞涩幸福地嫣然一笑,不知应该起身相迎还是端坐俯首。

他抓住妾身一双素手——不,是一双经历过劳累的手,然后一把搂住俺的腰,一只手便在俺胸间和腰际抚摸起来,像水蛇在水面浮动,像旱蛇在深谷穿行,羞得妾身粉脸彤红、蛾眉微蹙,虽然这是俺的夫君,但被初次调情,还是小鹿撞胸,不免突突乱跳。他迫不及待给俺宽衣解带,几番疯狂,也将妾身带入佳境,没想到男女之间阴阳交汇竟如此奇妙!天色微明,妾身要梳洗打扮去跪拜俺那贵为隋朝大皇帝大皇后的公婆了,可妾身那夫君杨广不知哪里来的偌大体力和精力,竟然又一次爬到妾身如绵的身上再展雄风。俺只得开单唇,露银牙,娇声气喘,任他推洪波翻巨浪,阵阵电闪雷鸣过后,方才云收雨住……

趁着穿衣梳洗的当儿,妾身娇滴滴与杨广细语:“妾家今后全赖殿下了,妾身那偏居一隅的后梁也靠殿下庇护了。”

拂晓,拜过父皇、母后;早饭后,妾身与夫君在宫娥簇拥下到了太庙门前。这太庙是新落成的,高大中透着神秘,屋顶巍然高耸,屋檐鸟翼轻展,金黄色琉璃瓦与青绿色檐饰沐浴在晨光中,和蓝天、白云相映成辉,呈现出一片辉煌。进入太庙,妾身与夫君杨广拜倒在地,口里默念祷辞。

妾身那会儿清晰地知道——一个被遗弃十多年的萧女如今确确实实地变成了萧妃。

 

                    (未完待续)

 

     今采纳老骀先生意见,将“俺”改为“妾身”。(11月15日23:4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