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发)关盼盼与燕子楼

(2009-08-23 12:49:21)
标签:

关盼盼

名妓

燕子楼

凄艳动人

历史

分类: 文辛随笔

                      (重发)关盼盼与燕子楼 

                                        (压题图片:徐州云龙公园知春岛上的燕子楼)

 

           (重发)关  盼  盼  与  燕  子 

 

                     ——《徐州旅语》系列之七

 

                           刘福新

 

燕子楼是徐州古代五大名楼之一,它有着一段凄艳动人的故事。

唐朝时,张建封、张愔父子先后镇守徐州,很得民心。张愔在徐州时结识了一位名妓,名叫关盼盼。“妓”原本是从“伎”或“技”的意义发展演变而来,指的是专习歌舞弹唱等技艺的女子,在唐时还未像后世那样专指卖淫的女子。关盼盼多彩多姿,歌舞双绝,而且她还是一个工于诗文的才女。张愔十分敬慕她的美貌绝伦和多才多艺,纳她为妾,并在节度使后花园内为她建了一座小楼,命名燕子楼。

我想象着:他们都各自将对方肯定成了心仪已久的对象后,才会用自己的审美观在脑海里不断欣赏着对方,时时刻刻都深化着自己“相见恨晚”的感觉。张刺史绝对不会在心仪的女人面前考虑自己有个夺目的封疆大吏头衔,关盼盼更不会在知心的丈夫面前露出一星半点以才貌自居的念头。让我引用某诗人《仰慕孙犁》里的一句话,“……仰慕由来已久。而且,这种仰慕随着岁月的流逝,随着生命阅历的日渐加深,愈加强烈起来,愈加地不可抑制起来。”总之,在古人里,他们是获得了那弥足珍贵的“一滴幸福”的令人羡慕的一对……

可是,张愔先于关盼盼而死,归葬原籍洛阳,年轻的关盼盼念旧爱而不嫁,独居彭城张氏旧第燕子楼中。此时又牵扯到一个著名诗人,他就是白居易。白居易是张刺史的好友,贞元二十年(804年),他游彭城时,张盛宴款待他,“酒酣,出盼盼以佐欢。”白见盼盼“雅多风姿”,酒兴中以“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诗相赠。白离徐州后,一直没有听到张和关的消息。一次,张愔的堂弟张仲素告诉他,堂兄卒后,盼盼十一年不下楼,雇一老妪伴居,虽三尺童子也不准登楼。丈夫死后,盼盼思之,有相问者,就用诗应答,计有三百篇,自命名曰《燕子楼集》。可惜,她的诗未能传世。或许,她为爱付出的代价过于沉重,才不让留下如此深长的余韵供后人反思和回味吧?

我想象着关盼盼独守空楼的情景:她这里好似很久没有人来过,只有阳光从叶隙中透过重重阻碍筛漏下来,漏在铺满地面暗黄的落叶上,一片片的,像人的脚掌大小,迤逦地走向林中空地的木楼。这光影的脚步没有声音,连平常人们习惯形容的窸窸窣窣也没有,只有新的落叶在飘落,那是绝对悄然的,只是摞在原先那光影的脚掌上……

关盼盼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可是命运会给予她这份孤独中的安宁吗?

再说白居易,因听到关盼盼“幽独怏然,于今尚在”的情况,加之非常喜欢好友张仲素的“词甚婉丽”的新诗《燕子楼》三首,感慨之下,就次其韵和了三首。内中有“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见说百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想想吧,关盼盼是个才女哪!怎能不解白诗其意?是埋怨她不“殉夫”从死哩。尽管她被生拉硬扯地“拽”了出来,还是不愿让人难堪,除了赋诗句出于礼貌地寒暄外,剩下的只有多余的尴尬……

白居易觉得“争教红粉不成灰”意犹未尽,又作了一首《感故张仆射诸奴》诗:“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如花三四枝。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关盼盼读到白居易的诗,哭泣着步原韵答了一首:“独居空床敛恨眉,恍如春去牡丹枝。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相随!”对白的不能理解她的深意深表遗憾。她的苦心隐情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未从死,并不是为了偷生,而是怕她从死以后,有人会误以为张愔重色,从而玷污了丈夫的清范。再说,那时早禁止“人殉”了,偶有出现,定遭谴责,她如殉身,不正是适得其反吗?和诗不久,盼盼愁病交加,不食十余日而死。无疑,她的死与白居易有着直接的关系。白居易有许多功德可颂,可这一次却做了封建礼教的卫道士,用“软刀子”亲手杀死了关盼盼!

燕子楼本来坐落在城的西北隅,唐昭宗景福二年(893年)徐州守将时溥被朱全忠打败,与妻登燕子楼自焚而死,楼亦毁。后经历代重建,清光绪九年(1883年)又在西南城垣上重建了双层砖木结构、楼角翘如燕翅的燕子楼。现在这处一直为人们瞩目的名胜已恢复,它飞檐挑角、展翅欲飞,坐落在云龙公园的知春岛上。

可惜的是,5月1日下午我们去时,从南边通往知春岛的渡水曲栏正在修理,未能登临,真是一大遗憾!关盼盼与燕子楼的故事,给我的印象不啻是一种可以穿透漫漫长夜的高贵的光芒。那光芒璀璨亮丽却不耀目刺眼,有着述说不清的柔润与素馨的感觉,当然避免不了掺杂着道不明的忧伤和惆怅……

                                        原发于2006-11-21 16:28:24

                                        再发于2009年8月23日12:52

 

 

【说明】两个月之前吧,读某博友燕子楼与关盼盼的博文,里面还牵涉到了白居易的诗,窃以为朋友尚未明确白诗对于关盼盼悲剧式的影响。我当时留言,说要重发我这篇旧作,藉以切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