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译
张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48,809
  • 关注人气:186,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插播】公仆赞——记辽宁警方让我感受到的异域温暖[更新版]

(2007-10-13 01:41:04)
标签:

社会/纪实

十月十日21时许,在高速路上,我遇到了一队——不,是一群……不对,一伙、一帮……更不对,应该说:一小撮——警察朋友。作为人民的公仆,这一小撮朋友在寒冷的东北大地带给了我异域的温暖。

十月十日,我带着果子、布袋风尘仆仆的疾驰在京沈高速路上。即将离开辽宁、进入河北地界的收费站叫做“万家”,归属于辽宁葫芦岛。奇怪的是,这里堵车的情况异常严重,距离收费站几百米的地方,所有的车辆就已经接踵磨肩了。
通过收费站,我被穿制服的人指挥停靠路边。似乎有武警战士,也有公安干警,粗略的估算——二十几名。
我并没有下车,按下车窗,询问情况。没有得到答复,得到的是命令:“出示你的行驶本、驾驶本,打开后备箱,检查你的物品。”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
警察朋友们有些不高兴:“十七大快召开了,为了确保大会安全,任何进京车辆都必须被我们检查,这是上边的规定!”
连河北都没进呢,从辽宁就开始检查,嗯,真负责任,要是十七大大大大大大会,可能从广州就得开始检查进京车辆了……
警察朋友们很辛苦,大半夜的不得休息,天寒地冻,这个季节已经穿上了大衣,也有的穿上了荧光背心,这让我看不清他们的身份标志。于是我斗胆要求了对方出示身份证件。
勃然大怒——我的车瞬间被二十几名身份暂不确定的东北大汉围拢。他们喊叫着:“让你下车,哪那么多废话?!”

 

等等,朋友们,我有些乱,请容我思考一下我是不是罪犯;请让我回忆一下,自己是否真的携带了违禁物品而年头太久被我遗忘;或者干脆是我的模样太像最近某些在逃人员的嘴脸……我默默思忖着一切的可能。
朋友们见我不说什么,很是着急,他们敲着我的车窗,大声的催促着。
等等,朋友们,真的要等等,在这个相对安静的车内世界,真的请给我一些时间考虑自己究竟错在哪里:
首先,这种证件的检查是在我交通违章之后理应例行的,但我没有违章,并且也没拖欠收费站的过路费,更没有玩闯关撞杆大冒险;
其次,检查行李物品,是在机场、火车站、人民大会堂等重要场所,并且不是开箱检查——除非安检仪器觉得某种物品经过透视确实可疑。我当然知道十七大是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但此处距人民大会堂尚有四五百公里……那么,检查我的私人物品,不就等同于敲开我的房门,搜查我的家吗?可那也是需要搜查令的呀,这些朋友们为什么既不出示搜查命令,也不出示自身证件呢?
基于上述考虑,我决定不能帮助眼前这一小撮自称为执法者的朋友们犯法,我坐在车里没动,并冷静地告诉对方:你们不能检查我的私人物品,这样做侵犯我的人身权利。

一根短粗的食指带着风滑向我的脸,指头主人质问我:你不配合我们的检查对不对?!
我给予了大力的肯定,并重复我的质疑。
车头一位短粗指头的同党说:“你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我们就拘留你!”然后回头:“给他录下来……车牌号什么的……”
一只小得特别特别可怜的DV瞬间就出现了。哎,干什么都不易,要证明自己是警察,还得买个DV,作批假证件不是更便利、更体面、更省钱吗?

 

我没有生气,缓缓地把军官证举出了车窗——我不是现役军官了,但我想告诉他们:曾经,我也是和你们一样的制服一族,请放尊重。
一位武警战士说:他是军人……
哦,这是你的理解,我可没说,正确的答案应该是:他曾经是个军人——既然你们不出示证件,就不妨碍我出示过期十天的证件。
“查他的军官证!”一位警察朋友咆哮着。


几个手电同时对准我过期的军官证——我必须为我的粗心抱歉,每次洗衣机工作结束之后,我总能从湿漉漉的衣物里找到丰富的物产——军官证已经被洗礼两次了,虽然我能保证它的洁净,但不能避免它面目全非。
“他是军人。”武警战士小声地说,随手把证件还给我。
呵呵,既然你们这样认为,那我就帮你们圆这个梦;既然你们要非法拘禁我,那就怨不得我无耻的欺骗你们,我一字一顿:“如果你们想拘我,可能得给北京军区打个电话。”
“北京军区?哈……”警察朋友微笑,这微笑让我亲切,然后听到他说:“你要开军车我们就不查了,谁让你不开军车?!下车,打开你的后备箱!”其执著让我绝望,其不屑的神态和命令的口气让我无比厌烦。

“要不你拘我吧?”我把手伸向窗外,这种拉锯式的问答总会让人崩溃。

“下来!”后车门突然被一位警察朋友拉开,他冲我大喝……

观察生活,是演员一生的工作之一,我一直想进监狱好好观察一下犯人与警察的生活,以利捕捉特殊人物的内心及形象的塑造。后门朋友这一声低吼让我汗毛倒竖,瞬间找到了感觉——即将被捕的感觉。我好怕怕哦。
尽力把声音平稳,我说:“请你把门关上。”
“我让你下来!!”
“把门关上。”
“下来!!!”
“把门关上!”
我在内心和他一起学说:“下来!!!!”
我靠!他可以教疯狂英语了。拜托,教些新词OK?
等他说新词,看来只有我先改变了:“请把门关上,车上有猫,跑了怎么办?”

果子和布袋始终睁着惊恐的眼神一会看他们,一会看看我,楚楚可怜……
后门朋友一愣,终于改变道:“你……下来!!!!!”
果子和我时常交流,对于“过来、下来、吃”之类的祈使句向来熟悉,它不太确定的向门口走去,布袋在关键时刻每每总是没什么主意,喜欢赶潮流,于是也凑上前去……
“关上门好吗?!”
“下来!!!!!!”
……第一次看见假人警察是在机场高速路的一处施工现场,“左道封闭”的警示牌后,一个塑料人被画上警服以及微笑,来回挥动着一支荧光棒……而今,我眼前的这尊假警察高级呀,会说人话。
果子布袋已经到了门口,我终于愤怒了,转身用力的把门关上、反锁。

 

长久的对峙中,我的眼神茫然的穿过车外的人群,羡慕的目送一辆丰田开过去了、一辆帕拉丁开过去了、一辆本田过去了、一辆马自达过去了……没人阻拦,没人检查,警察们现在找到了敢于抵抗十七大安全检查的分子,这,才是最第一要务。我不得不再次自责:为什么没钱买好车?为什么没钱买日系车?我……日……

警察朋友们很聪明,他们把气急败坏的情绪压制了,因为知道,用“拘留”这个字眼唬不住我,于是就抱定了跟我死磕耗时间的决心——他们不怕耗,是的,我怕。
我开始后悔:张译呀张译,果子和布袋坐了一天的汽车了,哈尔滨的家人们在等你平安到达的消息,而你的颈椎腰椎已经开始疼了,并且北京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没有解决呢……面对这些,只有你需要尊严吗?只有你强调人权吗?只有你保留话语权吗?只有你奢望公民权吗……究竟是这些虚无的东西重要,还是你的时间更重要?为什么每次你都要求警察向你敬礼?为什么你从不先下车颠颠儿的跑到警察面前弯腰赔笑?就你知道他们在传说中叫“公仆”,而你叫“纳税人”?就你认为老百姓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就你偏要呐喊:“儿子打老子!”你他妈脑子被猫屁股坐了、阿Q到Z了?!

 

今晚会怎样?在高速路上坐一夜?还是在辽宁的警局里度过?孩子们怎么办?如果把我的车扣下,我怎么提车?是不是还要交所谓的罚款?没带太多的现金,没带卡,谁又能保释一个异乡人?

 

另一侧后车玻璃传来了“咚咚”的响声,武警战士们嘻嘻哈哈的逗着猫,我忽然感觉他们比警察亲切好多,因为从他们偶尔瞟向我的眼神里,我读到了来自“同类”的问候。是的,自从看见了我的证件,他们就不再说什么了,默默的撤到了一旁。都比我小,按说,该叫他们——战友。

 

“我跟你说句话,把窗户放下来。”一张微笑的警察朋友的脸出现在我的左侧。
我放下车窗,一个年级大些的警察站在我的车旁,他出面,其他的警察便不再讲话了。
“你听我说,请你配合配合,好不好?我们也是没办法……上边的命令……”他始终微笑。
我不愿繁琐的记述无意义的东西,总之,他永远用撑出笑容的嘴角打断我的异议,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会按住我说:“你听我说,请你配合……”
妖是妖他妈生的……Only you……我被他折磨疯了——下车,是,没时间了,我放弃我的权利——打开后备箱:“查吧。”
“麻烦你把箱子抬下来。”他微笑的指挥我。
我拒绝了五次,他微笑的指挥了我五次,我于是自己把两个箱子抬下车。
“麻烦你把箱子打开。”他微笑。
我拒绝又五次,但我又失败。
箱子开了,他蹲下身,满眼我的衣物,包括内衣——尊严的外衣就这样被剥光了。
他们知道我的维权意识强,他们也仔细研究过我车上媒体的标志,于是,他微笑着走马观花的检查,却决不动手触碰我的任何物品,只是——看看。
而后草草了事:“小伙子,你火气太大了,多多理解,好好开车,走吧。”
多么温暖的笑容呀。我承认,我还是骂了人,因为有一个警察突然说:“没见过你这样没素质的!”
我的回答是:“你们他妈拘我呀?!”然后,他们揪住这个“他妈”不放,辽宁葫芦岛万家警方很想知道这个他妈的他到底指谁……
最后,我走了。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或者更多。

 

休息站,我打了投诉电话(0429)3171518,一位D姓的朋友在葫芦岛交通指挥中心将此事汇报了纪委的领导,纪委领导迅速将电话打到了万加收费站执勤点。得到的答复是:“警方没有这样处理此事,可能是武警的态度不好,让刚才那位同志误会了……”
我一只眼睛近视,一只远视,两只散光,两只砂眼,可我当兵十年,武警和警察制服的区别,还是看得出来的。

 

十七大是党的会议,党,时时处处心系百姓。为了维护党的会议的安全,葫芦岛万家的警方却把百姓的权利踩得粉碎……

 

前段时间,我观摩了《以色列电影周》,其中《切罗大街的房子》中的一个场景给我印象颇深:驻以色列英军为了逮捕犹太激进分子,夜闯民宅,百姓敢怒不敢言,孩子们蜷缩在温暖的被窝瑟瑟发抖……这是来自异域的可怜的温暖。
十月十日的夜晚,一小撮驻扎在辽宁葫芦岛的万家收费站的、为确保十七大安全检查的警察,就是给了我如此的异域温暖。是的,他们是一小撮,而远不是全部,他们也穿制服,但跟那些为了缉拿毒贩英勇牺牲的警察不是同类,跟那些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严惩罪犯的警察不是同类,他们只是一小撮儿。这让我庆幸。

 

这正是:葫芦警察发糊涂难,万家公仆拦万家人。

 

 

〖后记〗
有人劝我不要发表此文,说于我不利。

还有人说,这样的文章是会被删除的。
我想,不能因为拍了一部彩色故事片,就变得不能再说人话——是的,我依然想保留我的话语权。

 

〖以下为刚在网上查到的片断〗
《人民警察法》规定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对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员,经出示相应证件,可以当场盘问、检查;经盘问、检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将其带至公安机关,经该公安机关批准,对其继续盘问:
(一)被指控有犯罪行为的;
(二)有现场作案嫌疑的;
(三)有作案嫌疑身份不明的;
(四)携带的物品有可能是赃物的。
可见,盘问、检查的对象应该是“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员,并不是可以对所有人进行盘问。

 

〖说明〗
我很不了解法律常识,如果我真的错了,那么我向辽宁葫芦岛万家收费站执勤警方郑重道歉。如果我没错,请问大家,我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情况,国人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情况。
当时,因为气愤,没有留下任何声音及影像资料。虽然事后,指挥中心专程打来电话进行道歉,但由于指挥中心说:万家警方向当地领导保证,粗鲁行为均系武警战士所为。这种瞬间推托干系的举动,令我如鲠在喉,如鲠在喉,只好暂时打断《猫样生活·女色》系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