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曙辉
黄曙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4,726
  • 关注人气:2,9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狂蜂乱舞(散文诗五章)

(2014-12-12 10:51:31)
标签:

狂蜂乱舞

冬日暖阳

凤凰山游丝

响水滩

茶马古道

分类: 诗歌

                         狂蜂乱舞(散文诗五章)

 

    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先前平静的水面,波澜不兴;风,微微从树叶与花朵的边沿掠过。

    荡舟人在轻柔的波光幻影里沉醉。

    上岸。无由牵系缆绳,只任鱼儿兴致依旧。一袭梦幻的旗袍在蓝色的水影里荡漾,妖媚如绸。

    烽烟突起。紧随而来的狂风,在闪电的长鞭抽打之下,一些平素不曾发生的意外,接连出现。

    狂风乱舞。狂蜂乱舞。安分守己的蜂,被迫从巢穴里一一逃出,慌乱成一锅嗡嗡作响的热粥。

    春天的花朵已经在瞬间消失。果实的影子纷纷坠落,像坠落的炮弹,激起一阵阵的浪花;浪花,结不出果实。

    晕眩。大地摇晃。无数找不到巢穴的狂蜂围绕着他,万箭齐发。他看到了死亡的危崖在剥离,崩塌,他的双脚,已经找不到立足之处。

    狂蜂乱舞。

    狂风乱舞。

    林梢在风中弯折。芦苇在风中弯折。白茫茫的芦花,像大地的孝衣。

    众神死去。只有他还在苟延残喘,以一副恐怖的骨架,留给世界最后的记忆。

    春去冬来的日子让世界突然萧杀,而失去家园的狂蜂找不到归属。白雪茫茫,这些小小的精灵,以自己微小的影子,点染世界。

    我从危崖落下。梦醒时分,一粒火光从名字里溅出,无数着火的翅膀在空中舞蹈,世界仿佛重又万花齐放。

   狂蜂乱舞,吹尽黄沙——

 

                                

                              冬日暖阳

 

    熹微的晨光,像早到的喜讯,让我对这一个日子充满希冀。报喜鸟开心地鸣叫,我在内心深处向你祝福——

生日快乐!

    连日的冬雨,瀑布一样包围着你我。那些曾经的担忧,终于变成事实。我们在猝不及防中过早地进入寒冬,冰窖里,我们像两只无路可逃的田鼠,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束手无策。

    折断一根根竹枝,折断一寸寸愁思。从伤口处突围,在血流中开花。没有人知道这内伤的严重性,只有满山塌方的巨石,七零八乱,横亘在生活的前路。

    暴雪一夜之间让你我头发花白,整个世界在倾颓,我们向着无底洞滑下去。大声呼救,过路的行人,仿佛都不曾听见。

    一切在瞬间黑屏,死机。就像在之前的某天我拉上窗帘,试图将半明半暗的世界隔绝,在喧闹的人间来一次酣睡。

    梦里来去。一块块高耸的石碑,像一道道阴森的屏障,峡谷一样将我夹在死亡的缝隙之中。

    我的梦呓惊醒了你,你的梦呓惊醒了我。我们是互相敲钟的哑巴和聋子。

    一片飘零的黄叶从我的名字里穿过,我看到了它可能带来的希望。我迅即将名字拆散,把横与竖叠立成十字架,乞求上帝保佑,不要让白毛风吹熄我最后的火焰。

    ——我是阳光,我照耀世界!

    在这一个特殊的日子,风雨消失,一切复归安静。你我躺在花园的草地上,互相对望,更多的时候,我们不言不语,凝望长空。

    天蓝。云白。难得的好天气预示了命运中藏着的某种契机和奇迹。亲爱的,我们互相牵手,紧紧地,只要我们不松开,路,就会在我们脚下不断延伸。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记住这一句我们曾经用巨大的黑体字写下的名言,即便死亡,也是我们的新生。

    ——生日快乐,我们共度!

  

 

                                      凤凰山游丝

 

    豪雨洗尽了山道上的泥土,咆哮的溪水,在茂密林木的掩映中,兀自咆哮。山崖有些微微颤栗,像两个拾级而上的行者那微微有些颤栗的心跳。

    山名凤凰,一定是有着故事的一座山。凤求凰?凰求凤?硕大的翅膀在阴翳的树林里无法展开,而一些倒挂着毛毛虫的游丝倾来荡去,像一张张看不见的网,阻止了故事的发生。

    他们同时小心翼翼绕开那些可怕的流言蜚语。鸟鸣幽涧,只有婉转的声音,好像要鼓励着产生一段美妙的传奇。

    每一根游丝都闪闪发光,迎风飘荡。每一根游丝都钓着一只只金黄色的毛毛虫,像钓着一个警句。

    还是有一些意外不时出现,一些未及挡开的游丝,总是扑面而来,剪不断,理还乱,仿佛返回原处,才是唯一的选择。

    而鸟依然在头顶上的山腰上鸣叫,声声紧,声声慢,若有,若无,如同看不见的游丝。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是谁的诗句,像倾盆大雨落下,大弦嘈嘈,小弦切切,我使尽浑身解数,也捡不起那些珠圆玉润的韵脚,只在琉璃瓦古典的颜色里,踉踉跄跄。

    踉踉跄跄的游丝,仿佛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缠住了凤凰的翅膀?这是毛毛虫擅自的算计,还是和绵绵不绝的雨线共同的合谋?雨中的人,只将那两只性别不同的手刚刚伸出,立刻,就会有一种电闪雷鸣出现,让山涧的涛声,愈发惊魂。

    ——胆小鬼!

    在诗句里穿越的人,过于担心平仄失调,拗句诞生;担心一首好诗在细雨中弥散,整体垮塌。即使他想将名字里所有的阳光放生,依旧害怕豪雨的淫威,游丝的杂乱。

    故事戛然而止,像一段突然消失的历史。干净的山道上没有留下一个足迹,只有空山鸟语,让世界愈发显得幽静,仿佛从来没有人出入过凤凰山,也仿佛凤凰山从来就只有这样一个空空的没有任何故事的名字。

    他在远方。

    她在远方。

 

                               

 

                                       响水滩

 

    一抹绿色的苔藓在舞蹈。一个温柔多情的少女,临水照镜,风姿绰约。

    响水滩的美,在风中,在水中,在苔藓的颤栗上,在少女的红晕中。霞飞,绿滴,像欲言又止的情语,涟漪般荡漾,绵绵不绝。

    走出了很远,复又折回。沿着那一河清澈的音韵,闻着那盘桓在峡谷的清香。

    只不过是一朵笑靥,流连经年。

    反反复复,暖心的手指,在记忆的页面上轻点。一点,颤栗;再点,崩溃。舞蹈的苔藓,

    喷溅的水花,沉睡中滚动的石头,晕眩中的我,共同成为响水滩遗留于诗中的意象。

    这天籁之音,一直与绒绒的苔藓抚慰着受伤的灵魂。走散的少女,回不到最初的根部。

    青色的木虾,在青色的石头地下嬉戏。追逐的蝴蝶,飘落在苔藓上翕动美丽的翅膀。

    听水的人,匍匐着,像一块圆润的青色石头,时光之水漫过头顶,微凉是暗藏于内心的秘密。

    一只飞鸟忽然从高空飞过,一串鸟鸣掉落于水中和苔藓之上,溅起忧伤。听水之人无法抬头看天,只将头低于命运,泪水和流泉,在彼此的身上找不到影子。

    响水滩,一抹绿色的苔藓在舞蹈,听不到了声音,在看不见的地方,拥着他的名字,躲过黑夜与寒流。

 

                                      

                           坐在茶马古道的石阶上小憩

 

    从热汗淋漓的驼背上卸下重荷,我直起了腰身。驼铃静息,我在青色的石阶上坐下,掏出烟袋。

    流水远去,桥墩还在。破落的廊桥,像我破落的心,来不及伤感,还得在风雨中度过最后的风烛残年。

    曾经雕刻于廊柱上的联语惊醒了众多的过路者,如今,它们已经渐渐被时光侵蚀,渐至于无。只有青石上匠人的名字,还依稀可辨,但是,没有谁知道他们的去向。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最后的去向,因为,我还在路上,还坐在这块被无数人的脚步磨砺得镜面一样的青石上休憩。青山隐隐,白云悠悠,我的腰伤连及内伤,找不到止痛的良药。

    同时出发的驼队已经走远。我的骆驼已经年迈,像我的苦闷与忧伤。我只能和它一起坐下稍息,然后在孤独与寂寞里继续慢慢地前行。

    忧伤在一袋烟里弥散,随风飘远。我收起打火的石头,将它们置放于我的姓氏深处,重新上路。

    古桥颤栗。

    驼铃悠悠。

 

                                                                  2014-12-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