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包倬
包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07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编辑手记)“包”里的重量

(2015-07-25 16:59:20)
标签:

转载

谢谢易教师。

    
    
          一挥
   
   
    包倬的《观音会》让我一口气读完,因为我觉得他写的关于端公的那些东西挺好玩。
    据野史记载,轩辕黄帝战蚩尤于涿鹿,长期相持不下,有一个姓端的将帅把蚩尤打败了,轩辕缅怀他的业绩,就在“端”的后面加了一个“公”字,就成了端公。因端公生性爱说爱唱爱跳,所以就有端公舞,又称傩戏或傩舞。被视为沟通神鬼与常人的端公借神鬼之名为人们驱鬼逐疫,祈福求愿。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许多地区的端公舞台被作为封建迷信而端掉,但在偏僻的西南地区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端公文化”仍在顽强地生存和发展。近年来,端公舞被各地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端公自然也成为传统文化的传承人。然而也有不少地方的端公正如包倬笔下所述,不过是商业大潮中一种披着宗教和传统文化外衣的圈钱道具,包倬将复杂的文化现象放进小说是有眼光的,而他在四川凉山地区的生活经历也提供了驾驭这种题材的底气。
    “叫你来,你就来,你莫在阴山背后捱,阴山背后霜雪大,邪魔妖怪出来也害怕……”“东方的鬼,给你羊肉一腿。”“西方的鬼,给你羊肉一腿。”端公装神弄鬼的过程在包倬的笔下清晰而神秘地流淌,充满形式感、历史感,和突围的勇气。虽然在时下,端公已不被视为牛鬼蛇神,但要把握好笔端走向并不容易,稍不注意,这篇小说就可能滑向灵异奇幻而降低品质,但包倬善于不动声色地将亮色抹进灰暗的故事框架中。“曾经藏匿飞禽走兽的观音岩,如今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成了聚金敛财地。这里的商机让很多人闻风而动,想方设法为香客提供方便,人们为如何掏空香客兜里的钱而搅尽脑汁。”小端公终于决心“拾起心里的善念,以此洗刷罪恶的灵魂。”看到这里,才掂量出包倬扑朔迷离的“包”里的重量。
    《观音会》的情节比较简单,但体现了不简单的语言营造功力,并能够提供给读者多重阅读维度,近日本地新闻媒体正在报道云贵高原和四川盆地的傩戏,这篇具有人类学意义的小说正好给我提供了一种批判性的文本参照,但我更愿意将《观音会》视为农村青少年的“成长小说”,视为一曲埋葬童年的挽歌。其中的主人公小端公“从小就是在这种神神鬼鬼的生活中长大的”,能够随口创作一些诸如看到两个石头打架,一个石头说“今年死夫’,一个石头说“今年死妻”的鬼故事,其中一些预言“灵验”了,小端公被视为观音洞里的观音化身,于是被供奉起来,仿佛要在这洞里待一辈子,成为别人赚钱的工具和“精神信仰”的支撑。他被关在洞中的日子就像许多家庭的“小皇帝”为了“成龙成凤”、为了拉动教育产业而闭门苦修一样。“我转身跳了下去。我感觉自己像一片羽毛一样飘着,风在那一刻幻化成我的坐骑,驮着我在夜晚的空中飘来荡去......没有疼痛,没有完结。”小端公最后跳崖的悲怆结局多像无数少年不堪学业压力和“成功迷信”而自我了断的选择。包倬写作的时候恐怕没有刻意设计这些象征意义,但我禁不住会这样想。莫言曾说小说是小说家猖狂想象的记录,在我看来,如果能提供读者猖狂想象的空间,将自己的失望、疼痛、梦想放进去,就不是速朽之作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