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永不再来1998
永不再来1998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8,776
  • 关注人气:8,4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鲁能!鲁能!

(2009-05-07 11:26:05)
标签:

永不再来

体育

原创

 

我真的不愿意把这种并不复杂的游戏和历史、和家国天下扯在一起,因为中国足球没有资格承载如此沉重的话题;为此,很多评论人士专门撰文进行呼吁,试图将狭隘、狂热的平民情绪导入理智和清醒。但是,在与日本人拔刀相向时,每一个中国人都无法做到心止如水;或许我们都曾经尝试将体育、文化、经济与政治彻底剥离,但最后都会发现:不管在哪一个领域,那个猥琐的民族都是中国人心底永远无法释怀的耻辱和痛楚,受难者的鲜血一直都在让我们的眼睛酸涩迷离。

 

亚冠小组赛已经打过了五轮,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承认或面对,日本足球的水平都已经远远超越了中国足球;就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咬牙切齿的抵制着日货,最后却不得不生活在廉价、先进的日货包围中。

 

亚洲冠军造访济南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除了因为工作日难以吸引现场观众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鲁能泰山根本不把出线的希望寄托在这样的强队身上。这是典型的“田忌赛马”策略,以生存和发展的思路去考虑,鲁能的选择算得上是智慧。

 

当然,在面对这样的对手时,山东球迷的诉求也不会太高;即便输给日本人,下一场还有印尼人的尸体供我们闲庭信步。在利益和局势的诱惑下,经营者难免会踏上一条更为平坦和长远的“康庄大道”,而绝不会怒目圆睁着去为自己的民族清算什么历史旧账。虽然悲情大片《南京!南京!》正在济南各大影院热映;虽然在三天前的五三惨案纪念日,有济南爷们砸烂了日本人的店面,如今正遭受着牢狱之灾;但这些阵痛都没有能够唤醒沉睡的心灵,帷幕缓缓升起:2009,5月6日,山东省体育中心,《鲁能!鲁能!》!

 

日本人显然知道,自己的同胞在脚下的这座城市里是最不受欢迎的一撮;比赛的上半场,他们只能依靠娴熟的技术进行着胆战心惊的渗透;主帅在赛前的话已经暴露了他们的畏惧:在中国人的土地上不要轻易激怒这个英雄的民族(请理解:笔者在保留日本主帅原意的前提下,略作艺术加工)。或许是因为对手的胆怯和愧疚,鲁能泰山并没有落在下风;图巴似乎尝到了“1:0主义”的甜头,可惜他没有中国人的切肤之痛;不紧不慢的到脚,不疼不痒的逼抢,让擅长盘带和配合的日本人如鱼得水。直到终场前,全场观众群情激昂的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队员们依然置若罔闻。

 

上半场结束前,大阪刚巴被罚下一人,球迷欢声雷动,我却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去年两次被天津逼平,今年被北京羞辱,都是发生在上半场就开始以多打少的情况下。图巴也认为,11打10并不轻松;这岂止是不轻松,简直就是鲁能泰山的魔咒!下半场刚开始的十几分钟,中国人表演了难得一见的对日围攻;当把豪情挥霍殆尽却又一无所获时,我们的同胞马上又陷入了浑浑噩噩的苟且偷生中:四五个后卫像旁观者一样无动于衷,眼睁睁的目送对手把皮球送进自家的大门;我相信,那一刻如果换做是敌人将刺刀刺进亲人的胸膛,也难以触痛这群行尸走肉的神经!

 

赛前传闻的日本人放水,在比赛的前半段有着要应验的迹象;平心而论,对手并没有拼尽全力。只可惜,我们的队员并不领情;从场面上看,更像是鲁能泰山在友好的放水,甚至让人怀疑他们在这样并不寒冷的季节里没有流下一滴汗。我不禁想起了1996年亚洲杯的中日之战,那一年的日本人是真心实意的要放水,可惜中国队还是一球惜败;赛后,日本队进球功臣相马直树在接受采访时貌似委屈的说:“那个进球,我真不是故意的!”一句玩笑话却如一把冷硬的匕首,刺透了所有中国人的心。

 

山东球迷最痛恨两个人,一是周海滨,二是舒畅;周海滨的出走砍断了鲁能泰山的中轴线;舒畅的巍然屹立让后防线变成了漏勺。

 

首先,我是赞成周海滨留洋的,原因很简单:是龙就要去天上飞;而中国足球连个浅滩都算不上,最多是一条臭水沟!虽然我们无法接受周海滨的薄情寡义,甚至违心的抹杀掉他在鲁能泰山的地位和贡献;可现实正在无情的抽打着我们的视线:两个安塔尔也不能弥补周海滨留下的空白;少了强悍的后腰,整个中路走廊马上陷入瘫痪;无论安塔尔的技术多么花哨,进球数量多么可观,不过是个人的荣耀顺便带来了球队的成绩;而调度全局,衔接整场,才是周海滨作为一个后腰的价值和风度所在。在这一点上,安塔尔永远无法望其项背。

 

用稍显奢侈的笔墨来说一下舒畅:老队长终于在无数球迷的祈祷中倒下了,吴昊也如愿以偿的镇守在城门前威风凛凛。可是,没有了舒畅的鲁能后防线又是一副什么嘴脸呢?至少我是感觉到陌生和可怕的。首先说那粒失球,周围有四五个鲁能球员在防守,可就是没有人敢伸出最后的关键一脚;他们的顾虑很现实也很纯粹,队长不在,谁也承担不起伸出那一脚的后果;最后只好以观摩的虔诚姿态去学习别人的射门技术。

 

再说整体阵型,中场断层已是毋须讳言的事实,周海滨的出走和刘金东的缺阵让鲁能变成了一个高位截瘫的卧床病人;而失去了舒畅的后场,则是连以前那些盲目无效的助攻也不见了踪影。此前饱受诟病的苑维玮表现不错,无论是防守还是卡位,都很及时合理;初次带上队长袖标的矫喆却变得扭扭捏捏,甚至连起码的停球也找不到感觉;无论是苑维玮还是矫喆,鲁能以助攻见长的两翼,在这场比赛中双双折断,原因也很简单:没有舒畅垫背,压上去留下的空档如果造成失球,谁来负责?于是只好三五成群的囤积在后场,哪怕是日本球队少了一个球员,哪怕是我们的攻击队员正浴血奋战,后防线的几位队员也只能遥望着那一片连天烽火,用目光默默的为队友送上祝福!西切罗,吴昊,小胖等等自我感觉良好的球星,谁甘心唯矫喆马首是瞻呢?关键时候,矫喆又去哪里寻找怒吼的勇气?于是,鲁能泰山在此役表演了空前绝后的五五阵型战术,隔着中场那一片触目惊心的空白,五个人在踢球,五个人在助威。

 

舒畅的体力、技术等等条件的确已经无法在职业赛场立足了,但是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班人以前,他依然是一支队伍的灵魂所在。不久后的一天,或许老去的舒畅再也无法征战沙场,但是作为一个精神领袖,或能引爆或能安抚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是他存在的崇高价值。

 

在济南城这个略有凉意的夏夜里,山东鲁能泰山的主场亚冠不败纪录就此作古;中国足球残存的一枝独苗输的如此不堪。虽然这场失利还不至于将中国足球踢出亚洲赛场;但我还是无法承受:在面对不共戴天的仇敌时,图巴的1:0主义,鲁能泰山的11:10魔咒,南京同胞的呼号,济南惨案的警钟,舒畅的背影,坍塌的灵魂……是这幕大戏的全部元素;“万里长城十亿兵,国耻岂待儿孙平?愿提十万虎狼旅,越马扬刀入东京!”,多么豪迈、多么雄壮的民族誓言!只是不知道,在我死去之前,还能看到那一天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