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包腾锦
包腾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4,256
  • 关注人气:43,3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手的妳

(2012-12-13 21:25:18)
标签:

杂谈

分类: 流年· 留言

 

初为人父,母女平安,首先要感谢我的女人,勇敢而坚强。也十分感谢朋友们惦念,不再短信一一送达,见谅。再次表示感谢,亦请各位前辈多多指教。 我在:http://t.cn/zjXqVpX

一手的妳

2012-12-11



 (一)


有些事情总是很神奇,却也仅仅只是神奇,并昭示不了其它什么重要信息。要有,也只不过是说明我比妳的妈妈更早一步知道妳将要闯入我们的生活。


那晚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接到一个从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我:有个被遗弃的孩子,千真万确是我的,但并不知道她的妈妈是谁,须速去领取。然后场景切换到某一个学校操场,妳在我怀里不哭不闹很安静,睁着大眼睛看着我,而我站在操场的正中间不知所措。踌躇许久,终于踏上了寻找妳生生母亲之路途。就这样,抱着妳走了整整一夜,直至醒来,妳我分离。


梦里头仍有些情绪是真的,譬如曾驾驶着一台书上马力输出250匹,后轮驱动,排气声浪巨大的经典屌丝款改装车穿梭在粗糙夹杂着躁动的青春岁月时,时常在午夜抛锚,世界也因此变得安静。我抽着烟,也便开始设想过有妳的人生,应该还不错。却从来不具体,甚至从来没有设定过你的母亲,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梦吧。


还有那个我在现实中从来未遇见过的操场,是我一直耿耿于怀的。在漫长的二十余载求生生涯中,一直没有在标准尺寸,绿荫覆盖的田径场上跑过步。毕竟,在因荷尔蒙分泌过剩的高中时代,我花在体育课的时间几乎是整整一个九年制非义务教育的所有体育课时总和。这种懊恼感觉,同去高档自助餐厅,却拼命吃蛋炒饭的感觉有几分相似。


恩,话说回来,这应该是我们的第一次非正式私底下会晤,醒来,自然已不记得妳的样貌,挠着头想象着妳得样子,然后不怀好意的把这个奇怪的梦分享给妳的妈妈。妳的妈妈听完哈哈大笑,笑我所欠下那些无力偿还的债。但这只是故事的开始。旁白是这样的:每一位女生都有一个远方亲戚,她们叫她大姨妈,是某女性卫生用品的推广大使,有的守时有的不守时。大姨妈享受着全世界最长的假期,没有一个人知道,假期的时候她到底跑哪去了。只知道,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特别讨厌这个远房亲戚。


笑过之后没过两日,妳妈妈发现她的大姨妈该来时没来,便开始忧心忡忡。某日从厕所出来之后呆若木鸡,我偷偷从厕所的垃圾桶翻出验孕棒,从观察窗得知妳要来的信息,似你来时的票。我若无其事的说了一句没事,以为是颗定心丸,孰知是催泪弹。妳妈妈嗷嗷大哭,哭得快晕厥过去;我笑了,笑得很夸张,以为这样可以显得坦然与高兴,但妳妈妈抽泣不止,这不仅仅是迎接妳将来的一种形式,还有有几分未婚未蜜却将大腹便便的遗憾,以及缅怀那整整一橱柜将慢慢不合身衣物。我未能笑到最后便已睡去,妳妈妈却真得哭到很晚也未见倦意。


就这样一个哭笑参半的夜晚之后,妳的妈妈揉揉红肿的双眼,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家门,2012年度全北京最强悍孕妇也由此迈出铿锵的一步。我试着收拾起我的一切坏毛病,早睡早起,买菜做饭。我信心满满的觉得这一年在厨艺方面必然会有大有的长进,日后若真的失业尚可开个饭馆养家糊口。可这样的时日却没有坚持太长,我总是留下一句:照顾好自己,便已天南海北。结果反倒是妳妈妈的厨艺大有长进。


照顾,是一件此消彼长的事,一共就那么多,照顾得越多,被照顾的自然越少。


大自然了解一切关于男人女人的负面消极情绪,它像是具备高速运转精密计算的仪器,给出了一个女人最佳的怀孕周期:十月怀胎。三个月太短,女人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唯我独尊的优越感;十三个月太长,这般漫长,对于男人而言早已跨越“痛改前非”的周期轮回,于女人则是加倍的煎熬。恐怕还未及妳出世,妳的爸爸和妈妈,还有妳的面临同样问题的叔叔阿姨们早已缘分殆尽劳燕分飞。


女人不易,而男人只会让女人更不易。但有一个叫爸爸的男人会努力让妳生活得简单快乐;也有一个叫妈妈的女人不会总是为难妳。


(二)


我们正式终将见面之时,是我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九个冬天,这是我掰着手指头得到的确切数字。


从某一年开始,已刻意的去淡忘这个数字,男人和女人都会有类似的刻意。不是因为不愿面对渐长的年纪就是为了减轻蹉跎了岁月的负罪感,如何却不禁感叹时间之快得凛冽,妳又来得这般出其不意,完全是计划之外的产物。又何妨,我这三十余载,意外完全领衔了计划。


再者,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这几年的所见所闻让我深深担忧,若晚了,我怕还是攒不够整整五年的连续纳税证明,那样便可能娶不了妳北京户籍的妈妈,又或者即便娶了,我还是不能获得生养妳的指标。妳来了,是天使的旨意,我满心欢喜。


当然,妳也是大计划生育之内的产物。我陪着妳妈妈跑了四趟街道办事处,在孕期39周的时候终于办妥准生证及若干其它手册,在官方确保了妳的合格与合法性。这个年代的孕妇都流行拍胖子照,各种风格,关键是要骄傲得挺起大肚子。妳爸爸是一个特别懒惰的人,图省事约了摄影师朋友来到60平米的家中。我特意让朋友拍了五尺宽的床位,这是妳的起源。所以妳不但合法,而且根正苗红。还是我们的这个年代,和妳差不多时候降临的孩子们,有得起源于厨房,有得起源于客厅,还有得起源于卫生间,有得起源于车中,甚至还有得可能起源于摩天轮上。我很正经,而妳的妈妈很传统,给了妳一个根正苗红。我也不知道到了妳的那个年代,和妳的好朋友无意聊起这些话题,会不会让妳觉得我们很土。


妳姥姥一身拆紫嫣红,本想找个算命的赋予妳一个五行不缺的名字。可我觉得,就这么一个宝贵的妳,取名之事怎可交付于信口开河之流。声声呼唤妳为小桃,是妳的小名,缘起于妳妈妈在某段孕期,特别喜欢吃桃子。虽然我觉得诸如小熊,小桃等等一切相仿于动物,植物的名字都特别没水准,但确是发自内心的真心喜爱。如果实在词穷,小名亦是大名,那么等妳长大有了十万个为什么,妳问及为什么叫小桃,我们会告诉妳是取淘汰娘之意,那么妳这一生如何平淡无奇,如何不尽人意,妳也会释然的。


我也知任凭我们怎般费尽心机,到了15,6岁,你也不会喜欢我们给妳的名字,妳会给自己若干个笔名,等到18岁,妳拿身份证,也许可以选择一个妳最喜欢的笔名,但是姓氏无论如何是不可以改变的。


很抱歉,“包”是一个不怎么优雅的姓氏,所及词汇听起来都有几分不堪。不寂寞如包二奶,不忍心如包庇,不甘心如包装,不轻松如包身工,俗气如LV,无意外还会有一个“包子”的外号;最可恶的是连近亲也被污染,如宝贝本身是很温馨的,可现在却被那些少年不得志的中年男人弄得很恶心。


又或者可以叫妳包琲,所有妳喜欢的人,告诉他们妳叫宝贝;生命中还会有一些妳不怎么喜欢甚至厌恶的人,那么做妳的王妃,他们俯首称臣,偶尔妳可以肆意践踏。但关于包琲,我想妳的妈妈听罢会觉得不好,还会不客气得说我老土。我不生气,每每都觉得这是赞美。


生活中,有一些事还是需要由女人来决定的。女人嬗变,自己决定的事改变起来总是少了一些流程上的繁琐。


(三)


已是预产期之日,妳妈妈迫不及待的想要卸货,妳却在肚子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安静。大家都着急想要看见妳,妳却开始不着急,这般拖拖拉拉算是随了我的性格,有时候会挺讨人嫌的。


妳将要来的这座城市,除了钱花的快,干什么都慢,当然唯有时间总是不紧不慢精于分秒。最“慢生活”的时候便是驾车,消防车到达着火现场时,火已烧至无物可烧自行熄灭;救护车送病危患者去医治,还未送达即已含恨离去。若采访这些无意占用应急车道,无意阻挡救护车辆的司机,也许他们会说内急;别人的,哪怕是病之将死急需送治也都不过是外急。只是这些死者家属在日后若被问及死亡原因又该如何应答,不如就称之为社会群体性谋杀。


央视的调查结果却是十分乐观的,95%的受访者表示会让道于急救车;只有5%的受访者表达了捍卫路权的意愿。但不幸的是,救护车疾驰在路上被困,无路可走的时候,恰巧这5%的驾驶者正在路上。


他们总是避讳谈及善良与纯真,时光再美好,我们却不必避讳谈及生死。对吧,孩子。若有一天妳长大我兴趣盎然,便可以带妳回忆下这无比繁荣的道路,车水马龙,人们尽一切的手段去实现毫不起眼的位移。有一天,妳会发现工作生活中所遇到一些不如人意的境况也无非如此。对于某些人而言,个体可以走多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集体也不可走得太快太远,否则必施手段牵制于人。


这些事,听起来玩分沮丧。可是,孩子,不要悲伤,不要害怕,没有这些灰色的调调,外面的世界怎能这般精彩纷呈。


到底,我也不知道妳到底怎么安排妳的时间,人生地不熟,如果非选在早高峰或者是晚高峰,还真有些担心,担心那仅有的5%的驾驶者又恰巧在路上,道路通畅的时候不紧不慢,稍有拥挤却开始左冲右突,非常之破坏这个社会留给我的美好。所以,搬到了离医院仅一街之隔的酒店。


酒店没有窗户,但进门却看见了窗帘,心头有种占了便宜的窃喜,深以为是大堂服务生忙中出错,错给了阳光房。拉开窗帘却发现是堵墙,货真价实。让人哭笑不得是窗帘顶部的灯光布置也是非常用心,透下来的白色日光光像是倾泻下来的阳光,睡去醒来恍惚间总是错乱了时间,分不清日和夜,如同现在,还迟迟不来的妳。


(四)


来北京的这数个冬去春来,买过若干台车,都是二手的;有了安居乐业的家,是妳妈妈名下,你姥姥说要把二分之一的房子署上我的名字,我说不用,哪天要是和你妈妈感情破裂,本不该享有(当然只是私底下嘀咕);而妳妈妈也是谈了一两段情才委身于我。想来,只有妳是一手的,完完全全在我名下。世间沧海,不再更改。


妳是这般珍贵,我亦给妳世间最贵,那便是爱和自由。


每年对妳来说觉得重要的日子如果仅仅只是祝妳快乐是不够的,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祝妳快乐,愿妳幸福更没有新意的祝辞,也缺乏诚意,发个短信寄张贺卡如应付般潦草。爱妳的人会把妳的快乐意愿作为己任,不辞辛劳。


有时候我也很担心,我毕生所会的,所赖以生存的技能似乎都不应该是一个女孩所应该会的。可是我不打算为妳改变太多,所努力的仍是所要去的方向,如果是正面的,那么妳也该知道有一天妳需要和什么样的男子共度此生;如果一切没有设想得这般美好,对妳来说也是积极的,妳亦会明白此生妳不应该和什么样的男子携手。


而从妳的妈妈身上,妳将读懂女人的大部分。某些妳是需要继承的,某些,哪怕是好的也该毫不留情的摒弃,譬如过分的勤劳。


所说的统统都不是寄语,以后也不会假模假式的给妳煲心灵鸡汤。我也不过是在妳不谙世事的时候,说说心里的话。有一天妳长大,叛逆,生爸爸的气,不好挽回,我便会故意让妳看见这些话,看完之后,我想妳会笑,会感觉到爱和温馨。妳便不再生气了。


我想象着,妳落地,第一次哭啼。我循声进门,遇见真切的妳,俯在妳的耳畔,轻轻地跟妳说:真好,来,亲亲我的宝贝。


(五)


未来总是经不起编排。我们终于见面却是始料不及的极富戏剧性。


临产那日,妳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占据了离产房门口最近,和妳最亲的位置殷切期待。从早上九点一直到晚六点,才看护士打开门抱着一团棉被,快速从我身边走过,同样迫切的人群中询问护士这是谁的孩子,护士没有放慢脚步,只是嘴角一动落出妳妈妈的名字。我张大了嘴巴表示了惊讶,妳姥姥本已是万分焦急,让我追上去看看妳,虽觉得来日方长大可不必,却还是以弹射方式追了上去,仍为时已晚,被挡在了另外一道门之外。


我以为,产房门打开,声音甜美的护士总该有个通报:XXX家属在不在?母女平安。我还想象着,等妳妈妈出来,要送于热情相拥,深情一吻。声音不甜美的护士很破坏气氛。还未等我张开双臂扑向病榻上妳的妈妈,便被甜美呵斥:家属在哪?赶紧帮忙推车。我张开的双臂短暂迟疑抓住了病床。原来那些编排的美好都是电视剧里头才能上演的。


妳的妈妈维持了职业女性一贯的作风,用了一个朝九晚六的作息,成就了妳这个美丽使命。身边爱妳的人们总算如释重负,满满幸福。我拿出手机拍下妳来到我们这个城市最初的表情。


妳的第一夜,我以男月嫂之名得以守在妳们母女身边,脸上长满青春痘的护士们从头到脚打量我,表达了对我的不信任以及对妳成长的忧虑;彪悍的月嫂们冷眼相对于我的束手无策,从她们的表情我读到了她们对于月嫂这份职业的自信。半夜妳哭得声嘶力竭,直至抱起妳,才安然入睡,放下便又惊醒,继续哭闹,继而继续抱起妳,舍不得放下,妳止住不哭。几次三番,爸爸开始变得柔软却始终笨笨得,还不够温柔,生怕不小心抱疼妳。


昏暗灯光中,凝望着妳,一脸凄楚,千百感交集,不好表达亦只有不停动容,进而忍不住放肆霸道,收藏了妳的初吻。


小小的妳,大大的世界,当给出现实的呈现,却开始言语匮乏。只剩下一个信念闪烁不停,牵着妳的小手,我们在妳左右,带妳领略这一路,风光绮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