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君乐
陈君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1,954
  • 关注人气:1,0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败卡纳斯——能费德勒所不能!

(2007-04-03 01:47:17)
分类: ATP 男子网球
打败卡纳斯——能费德勒所不能!打败卡纳斯——能费德勒所不能! 
德约科维奇打赢了卡纳斯,直落三盘!你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吧?没错,费德勒没有做到的事情,一个19岁的孩子居然那么轻松的就完成了……
事实上只要回过头去想一想,这样的结果其实不应该令人感到意外——尽管在上一篇文章的评论栏里我曾经明目张胆的写着“我看好卡纳斯”——毕竟,德约科维奇击败卡纳斯,这只是意味着一个赛会的十号种子击败了一个资格赛选手,意味着排名体系总算开始正常工作,意味着黑马终于也有撞到南墙的一天。然而问题就出在,卡纳斯的身份远不只是“资格赛选手”那么简单,人们更愿意称他为“费德勒终结者”——不是一次,而是两次。一个能够连续两次击败费德勒的球员,却无法从德约科维奇手里拿到一盘,这不得不让我们去问一个为什么。
想知道答案吗?很简单,本场迈阿密大师赛决赛里的四个场景就能告诉你一切。
 
第一个场景来自开赛前的选手合影仪式。还记得两周前在印地安维尔斯决赛场上,那个紧张得五官僵硬四肢失调的德约科维奇吗?那场比赛的前四局,他只从纳达尔手里得到了可怜的两分。然而仅仅两周以后,当第二次走上大师赛决赛赛场的时候,德约科维奇的面貌焕然一新。于是在赛前球员合影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这样一个细微而又意味深长的细节:当两人按照惯例,面向裁判椅对面的摄影记者席摆完pose以后,卡纳斯转身要走,德约科维奇一把拉住了他,一脸轻松微笑着的指指另一边,告诉卡纳斯那边也有照相机在等着拍照。然后转身,继续拗造型……
这个细节让我感到了德约科维奇的变化——他从那个初来乍到,畏首畏尾的菜鸟,变成了一个谈笑自如,见惯了大场面的老手,哪怕这其中只有短短的两个礼拜。那一脸灿烂的笑容和自信的身体语言让我感觉到,这个19岁的少年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第五大满贯决赛赛场上的主人。
这样的变化让他做到了两周前自己所没有做到的,更是五天前的费德勒所没有做到的——从第一次发球开始就完全进入状态,直至比赛的最后一拍。同样是面对卡纳斯,费德勒在第一个发球局里连续五次一发失误,德约科维奇则在第一个发球局里就打出了全场8记ACE中的一个;费德勒赛后说自己直到第一盘打到5:4之后才控制住了比赛,而德约科维奇则几乎是从比赛的第一分起就牢牢把握住了底线进攻的主动权——直到比赛的最后一分。在卡纳斯的面前,费德勒的慢热让他付出了先丢一盘的代价,而德约科维奇则让自己在全场比赛里始终扮演着一个领先者的角色。他强势的表现从一开始就为比赛奠定了基调:“你不是能跑吗?那你就使劲追吧!”
 
第二个场景来自第一盘中德约科维奇的反手直线。当卡纳斯像对阵费德勒时那样,一次次用正手侧身反斜线的上旋球去压迫德约科维奇的反手的时候,我总能欣赏到这样的场面:德约科维奇面对高高弹起,压向自己反手高位的来球,毫不犹豫地用他的双手反拍将球打向卡纳斯侧身之后,在正手位空出来的大片场地。
这一拍反手直线无疑是德约科维奇在本场比赛的底线对攻中,使用的最成功的进攻线路。打过网球的朋友都知道,在正手直线、正手斜线、正手反斜线、反手斜线、反手直线这五条底线最常用的线路中,反手直线是难度最大的。然而风险越大往往意味着收益越大,当德约科维奇一次又一次的通过反手直线进攻把球送向卡纳斯的空档处之后,卡纳斯的防守体系不得不做出调整。为了减少正手位的空档,他在第二第三盘中他明显减少了正手侧身攻的次数,只能老老实实的用相对较弱的反手去与德约科维奇周旋,而这也意味着后者有了更多主动上手进攻的机会。
其实,同样的道理费德勒也明白。在于卡纳斯的比赛里他也曾尝试用反手直线去打乱对手,但是由于单手反拍的局限性,面对着卡纳斯弹跳高、球势重的侧身正手上旋球,费德勒无法向德约科维奇那样轻松在高点打出精准的反手直线变线。费德勒在那场比赛中的反手直线更多只是落在1/4场地处,他没有更大的勇气去追求向德约科维奇那样“往死里打”的击球落点,自然而然的,他也就没能像德约科维奇一样,在卡纳斯的防御工事上找出真正的突破口。
 
第三个场景来自比赛第二盘的第六局,那个耗时二十分钟、总共经历了8次平分的发球局,那是德约科维奇的发球局,也是他全场比赛里遇到的唯一一次真正考验。那一局里,卡纳斯总共获得了全场比赛5个破发点中的4个,然而最终,在经过了长达22分的缠斗以后,让全场阿根廷球迷盼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的破发还是没有出现。
不论是那次神奇的鹰眼挑战,还是那次37拍的艰苦拉锯,德约科维奇都显示出了令人叹服的处理关键球能力。他的对手在半决赛里把握住了全部3个破发点,却让柳比西奇7次破发机会全部落空。而到了决赛中,他却可以让一个意志力如此坚强的对手5获破发点而不得。当然,德约科维奇在关键分上的出色表现还远不止于此——如果不是他每每在15:30落后亦或是30平时送出高质量的发球,卡纳斯本场比赛的破发机会只怕远不止5次之多。
再来回顾一下五天前的费德勒又是怎么做的呢?16次获得破发点,4次破发;5次面对破发点,2次被破!就像一个朋友在前一篇文章后面留言说:“已经好久没见过费德勒在破发点上发出ACE球啦!”现在的费德勒似乎已经很难再现04年澳网上15:40落后于纳班,然后连发4个ACE球的神奇状态了。面对破发点,面对关键分时,他的表现像是在说:“错过这一分也没关系,反正我还有的是机会。”于是,一发下网和击球出界取代了过去被称为是“像探囊取物一样总能在想要的时候及时出现”的ACE球。他无法像德约科维奇那样去珍惜每一个关键分的机会,自然而然的,也无法像德约科维奇那样保持住在关键时刻的冷静和耐心。终于这一次,在面对卡纳斯时费德勒发现,在决胜盘错过了一个又一个把握并挽救破发点的机会之后,他的机会终于没有再来……
 
最后一个场景来自在第三盘登场亮相的比尔·诺里斯。当这位ATP巡回赛里最有名的理疗师拎着他的医疗箱来到卡纳斯的身边时,我终于相信,这个顽强的阿根廷人再也无法继续书写奇迹了,而这场ATP巡回赛里硕果仅存的五盘三胜制比赛也就将在第三盘里划上句号。
早在与费德勒的那场比赛里,卡纳斯就曾在一次大范围跑动之后撞到挡板,然后捂着左大腿一瘸一拐了两步。不过最终卡纳斯似乎忘记了这点伤痛,而他的表现也让所有人都忘记了这点伤痛,直到决赛中,比尔·诺里斯打开医疗箱,把按摩膏抹在了卡纳斯的这条腿上。决胜盘的第五局结束后,第七局结束后,甚至整个决胜盘全部结束后,卡纳斯都在接受诺里斯的按摩。这样的场面让人恍然大悟,原来卡纳斯也有累的时候——从资格赛到正选赛决赛,在十二天里这个阿根廷人已经打了9场比赛,每一场的关键词都是启动、加速、急停、转身、再启动……
 
终于,卡纳斯的黑马之旅跑到了头,德约科维奇也完成了费德勒没有完成的使命。心理也好,技术也罢,哪怕只是凭借一点点的运气,总之,这个19岁的塞尔维亚人用行动证明,看台上那面“Djokovic Next #1”的旗帜并不是白给的。自然而然的,不知足的人们立马联想到了Next #1和现任#1之间的较量。很可惜,打网球不是做数学题,A>B,B>C,推导不出A>C。从现在起就把卡纳斯抛在脑后,准备好了就自己上吧!德约科维奇在赛后说:“我还没有赢过罗杰,但我希望这一刻能快点到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