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君乐
陈君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1,954
  • 关注人气:1,0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什么样的一条沟,让费德勒两次摔倒?

(2007-03-30 21:16:51)
分类: 观前观后/杂评杂记
两项赛事,两个冷门,同一个对手。不是说只有傻瓜才会连续两次掉进同一条沟吗?那么费德勒呢?费德勒当然不是傻瓜,所以对于这个问题,只能有一个解释——让他掉进去的并不是一条普通的“沟”。
其实,要把卡纳斯与一条普通的“沟”区分开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没有人见过会跑的“沟”,而卡纳斯,他不但会跑,而且很能跑。在费德勒面前,卡纳斯的战术很明确,那就是不论对手的进攻如何猛烈,尽量把球回到场内。全场比赛自始至终,他都毫不吝惜体力的为了一个目的——让费德勒再多打一拍——而疯狂的奔跑着。卡纳斯很聪明,在他的脑海里一定有着这样一套数学理论:假设费德勒每一次进攻的平均成功率=90%,那么当他打出第二拍进攻的时候,连续进攻的成功率=90%*90%=81%;如果让他再多打一拍,那么第三拍后的成功率=90%*90%*90%=72.9%;如果让他再多打一拍……
那么面对这样一个顽强的对手,费德勒会怎样应对呢?没错,“球永远比人跑得快”,费德勒的做法当然就是把进攻的角度拉得更大,把进攻的节奏打得更快。以费德勒的能力,他当然能够做到这两点。第二盘当他火力全开的时候场上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一个场面:费德勒在打出第一拍正手斜线进攻之后,站位从底线外进入底线内,站在后场区;卡纳斯挡回一记速度较快的平击球;费德勒不让球落地,直接挥拍进行凌空的抽击截击,击球点距离球网至少有五米开外,高度低于球网;网球在离开费德勒的球拍后划出一条精准的反斜线线路,砸在球场的另一端(这样的击球有多难,打过网球的朋友可以自己想象一下)。
面对这样的一个费德勒,卡纳斯的确是跑无可跑。不过问题是,即便是费德勒,也不可能将这样的手感保持一整场的比赛,而当他的状态一旦出现波动……让我们回味比赛中的另一个场景:决胜盘抢七局战成4:5时,费德勒同样是站在后场,同样是不等球落地就直接出拍,但那一球被打进了球网——那是一次决定整场比赛胜负的失误。费德勒赛后说:“我不想等球落地以后再打,所以我选择了凌空抽击。”他的思路非常正确——等球落地,就会减缓进攻的节奏,让对手获得跑动的时间。但是很可惜,他当时的状态不足以把正确的思路变成正确的行动,那次凌空抽击难度太大了!
就这样,费德勒全场比赛出现了惊人的51次非受迫性失误。赛后他解释道:“这是统计人员弄错了,这其中至少有一半不是非受迫性失误,而是受迫性的。”或许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这番话:正是卡纳斯的顽强防守逼迫费德勒出现了那么多的“非受迫性”失误。
 
不过,仅仅是一个“跑”字还不能概括卡纳斯的特别之处。他的战术其实并不新鲜,休伊特在他的巅峰时期正是这样一路“跑”上了世界第一的宝座,但是为什么休伊特却无法像卡纳斯一样去“跑”赢费德勒呢?抛开战术问题,让我们到技术和心理的层面上去寻找答案。
作为一名红土球员,卡纳斯的底线击球以上旋为主——这是他与休伊特最大的区别。休伊特缺乏速度和力量的平击球是最适宜借力的一种打法。面对这样的球,费德勒可以很轻易的控制球路,借力打力,把球速和节奏不断加快,让休伊特的跑动完全失效。而卡纳斯的上旋球落地后弹跳较高,经常来到胸部或者肩部的高度,这是一个很难发力进攻的击球高度,费德勒想要加快球速和击球节奏,势必会付出失误的代价。这一点,在费德勒过去与纳达尔的比赛中已经一再得到过应证。
卡纳斯在本场比赛中出色的发球表现也是他“能休伊特所不能”的重要原因。尽管全场比赛一发成功率不过55%,但精准的落点和频频超越130英里的时速却让费德勒吃尽了苦头。整场比赛他的一发得分率达到76%,高于费德勒的72%。而在他赢得胜利的第一和第三盘里,这项数据更是分别高达90%和78%。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卡纳斯的发球状态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刻被调动起来。第一个抢七,他保住了自己所有的发球分,第二个抢七,他也只是被打破了一个发球分,全场比赛费德勒16个破发点只把握住4个,同样要归功于卡纳斯在关键时刻的强悍发球。赛后当被问及究竟是什么让卡纳斯变得如此难以应付时,费德勒说:“他的发球进步了很多,几年前没有这么强大,这让他变得更加强硬。”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卡纳斯的心理状态。“阿根廷人都有一种流氓而纯真的气质”——这是一个朋友在这个博客里留下的一句评论。这样的气质体现在球场上,那就是一股大无畏、“浑不懔”的精神。“管你什么世界第一,我照打不误!”虽然不知道卡纳斯有没有这样想过,但至少,他全场比赛里始终紧锁的眉头和圆睁的双眼却分明让我,或许也会让费德勒产生这样的感受。休伊特早已失去了那份凌厉的眼神,而事实上,如今的费德勒已经很少再能面对这样的挑战精神了——“我的目标就是打进决赛,然后输给费德勒。”还记得柳比西奇的这句名言吗?
可是,卡纳斯偏偏不信邪,又或许,他压根儿就不在乎有没有这个“邪”,他所在乎的,只是自己的奔跑、自己的上旋、自己的发球……或许在他看来,费德勒和一个会两次掉进同一条沟里的傻瓜,其实也没多大分别。
 
 
——写到这里,关于“卡费”之战的感想差不多都宣泄完了,大家是不是嫌烦我不管,我爽了就行^_^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