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君乐
陈君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2,319
  • 关注人气:1,0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卡费Ⅱ”——突然发生的网球故事

(2007-03-29 00:43:56)
分类: ATP 男子网球
这绝对是我所见过的,2007赛季迄今为止最值得品味的一场网球赛。
凌晨两点回到家,当罗迪克和费雷尔之间的“垫场比赛”还没开打的时候,我就曾在电脑前做思想斗争:要不要一直坚守下去呢?等到了清晨七点半,除了对结果的一点点失望之外,心里只剩下了对选择“坚守”的庆幸,甚至连一点困意都没有。现在,我需要花点篇幅,把在这两个半钟头的时间里看到的一切记录下来。
 
“卡费Ⅱ”——突然发生的网球故事 
北京时间凌晨四点三刻左右,费德勒和卡纳斯之战在费德勒的连续五次一发失误之中,拉开了大幕。和上一场对阵阿尔玛格罗的比赛一样,费德勒还是慢热。在印地安维尔斯的失败并没有让他从这场复仇战的一开始就打起十分的精神。赛前或许费德勒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连续两次输给这样的一个对手——就连赛后,他依然在说:“这是一场我本来决不会输掉的比赛。”但事实上,当首盘费德勒的第二个发球局面临第三个破发点,而糟糕的一发在关键时刻背叛了他的时候,整个克兰顿网球公园里似乎弥漫起了一种不安的气氛。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疑惑:难道真的会是又一次?只有卡纳斯,依然是双目圆睁,眼神炯炯。
随着卡纳斯一次又一次的用高质量的一发、用死命的奔跑、用恰到好处的穿越球打破费德勒的破发企图;也随着费德勒一次又一次的让来球击中拍框,把高压打向界外,把一发轰进球网……不安和疑惑在一层层的加深。直到第十局,卡纳斯的盘末发球局到来时,费德勒甚至连一个破发的机会都没有得到。但就在这一局,人们熟悉的那个费德勒终于出现了。过去已经有过无数次,在自己必须拿下的关键局里,费德勒总会显得出奇的小心谨慎——推挡和切削式的接发球会取代攻击力和不稳定并存的抽击式接发球,落点和旋转则取代速度和力量,成为底线相持中的主角。而与此同时,作为费德勒的对手,关键时刻的压力却总是会带来一些心理波动。在本场比赛第一盘的第十局,这两股变化的力量再一次汇聚,所造成的结果就是,卡纳斯之前持续走高的一发成功率震荡受挫。随着一记正手直线得分和一声“Come on!”,第一盘比分变成了5:5。然后,又是6:5。
不过卡纳斯不是上一轮中的阿尔玛格罗。阿尔玛格罗在盘末发球局时送出了两次双误,并就此崩溃,而卡纳斯则在经历了从5:4到5:6的惨变后立刻用一个Love Game唤醒了自己,仍然是昂首挺胸,仍然是目光炯炯,他把第一盘带进了抢七,也把这个抢七带回了第一盘大多数时间里的老样子——费德勒的一发继续低迷、卡纳斯的奔跑依然疯狂。这一局,费德勒只保住了自己的两个发球分,卡纳斯却保住了全部,比分7:2。
至此,卡纳斯已经从费德勒手里连续赢下了三盘比赛。两分钟的盘间休息时间里,我曾经玩过这么一个自问自答的游戏:上一个能够连赢费德勒三盘的球员是谁?找到的答案是纳达尔,去年迪拜站决赛的后两盘,加上蒙特卡洛站决赛的第一盘,他连赢了费德勒三盘。那是在纳达尔对费德勒五连胜的辉煌期中,但即便是那样,纳达尔也始终没能赢下连续的第四盘。(其实连赢四盘倒也是有的,那是04,05年费纳在迈阿密的两次交锋,不计入考虑范围了)现在,卡纳斯能做到吗?
第二盘进行了三局之后,答案就几乎完全揭晓:卡纳斯同样做不到。为了第一盘的胜利,这个阿根廷人付出了代价——每球必救的疯狂跑动让他的体力出现危机。而更可怕的是,他的对手在经过了整整一盘的慢热之后,终于“热”起来了。
这一盘的前两局其实依然处于风平浪静之中,如果要说与第一盘有什么不同,那就在于费德勒的底线手感越打越开,进攻失误率越来越小。在球网另一端孜孜不倦的经营着防守体系的卡纳斯的跑动距离越来越长,而底线相持的拍数也越来越多。从第三局,也就是卡纳斯的第二个发球局开始,他在每一次发球之前的准备动作突然变得无比繁琐。费德勒知道,对手是在抓紧每一秒钟恢复体力,他也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正是在这一局,费德勒完成了第二盘的第一次破发。两局以后,他错过了几个破发点。又过了两局,他完成了第二次。带着2/9的破发成功率,费德勒以6:2拿下第二盘,与此同时,卡纳斯连一次破发机会都没有获得。无论是从数据还是从内容来看,这都是足以让费德勒扬眉吐气的一盘。顽强的卡纳斯依然在用他已经逼近极限的体能奔跑着,但在一个火力全开的费德勒面前,这种疲于奔命的防守只能被用来反衬出对手的强大。当卡纳斯一次又一次的在第二盘里被费德勒戏耍时,STARSPORTS的解说员感叹道:“Just too good(for Canas)!”
进入第三盘,一边倒的局面还在继续。卡纳斯在自己的第一个发球局里曾以40:15领先,但无情的瑞士人还是完成了破发。两局以后,当费德勒在卡纳斯的第二个发球局再次拿到破发点的时候,曾经有过的疑虑全都烟消云散。我看了眼窗外透进来的天光,对自己说:“反正都到现在了,还是看完吧。”
然而,就在这一局,转折点悄悄地到来了。
在决胜盘的第三局里,费德勒总共获得了四个破发点,也总共浪费了四个破发点。尽管一发时速已经从130英里跌到了110英里,尽管在每一分之间,他都恨不得要把自己的辫子拆开重新扎一下,但卡纳斯最终还是没有让费德勒等到那决定胜负的第二次破发。他的顽强足以赢得所有人的尊敬。看着他自始至终始终坚毅的目光,我突然很想知道,这个阿根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在这样的绝境中,他的眼里还能看到希望吗?
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对于卡纳斯来说,决胜盘的第三局似乎成为了一个极点。在连续四次从绝望的边界上挽救自己,并最终上岸之后,他真的看到了希望——体力的极限已经冲破,对手持续走高了一盘半的神奇状态终于也开始回落,而更加奇妙的是,我甚至能通过电脑屏幕感受到一股来自现场的,向着卡纳斯有利的方向而变化的气流——气流源于现场的球迷。
本场比赛之前我从没想到费德勒在美国也会受到如此的欢迎。第一盘当他落后时几乎所有人都在为他呐喊,第二盘当他主宰比赛时几乎所有人又都为他的表演所折服,而到了第三盘,卡纳斯却用他在绝境中求生的挣扎征服了人心。第三局,他挽救回四个破发点的时候人们为他欢呼,两局之后,他直落四分拿下发球局之后,赛场的气氛在突然间达到了顶峰。两位瑞士女球迷依然举着那句俏皮可爱的著名标语:“嘘~~~安静,有个天才在工作”,但现场的鼓噪却始终无法停止。球场顶端的几个零星的阿根廷球迷更是陷入了狂欢。在这样的气氛下,费德勒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开始自己的发球局。在等待了多时之后,这位刚刚获得ATP2006年度最受球迷欢迎奖的球员终于失去了耐心,他收起已经准备好的发球动作,用力摇了一下脑袋,然后向主裁判狠狠地抱怨了一声——至于他说的是什么,在那样的环境下,我根本听不清。
带着这样的情绪,费德勒开始,并很快结束了这个发球局,卡纳斯在本盘第一个破发点到来的时候就抓住了机会!
摄像机在那一刻捕捉到了一个这样的反应镜头——看台上,一个女孩两手托腮,张着的小嘴和瞪大的双眼在她脸上写下了四个字外加一个标点符号:难以置信!是啊,对于这样的突变,谁又能相信呢?当然,有一个人除外。在卡纳斯的脸上,此时神情依然肃穆,目光也依然炯炯。
这或许就是卡纳斯看到的希望,而之后的比赛也正如他希望的那样进行着。事实上费德勒还曾有过一次机会,去阻止第二个抢七局的到来。在第十一局,对手的最后一个发球局,他在30:0领先时看到了直线穿越的空档。不过他那拍著名的running forhand却在边线外着陆……
于是,抢七终于还是来到了。就像一个辛苦了一个礼拜,却在周五被告知要周末加班的职员,费德勒不得不把思绪从复仇后的喜悦中抽离,进入残酷的点球大战,哦,不对,是抢七大战。他在前两盘里建立起来的耐心和信心慢慢远去。终于,在4:5落后时,卡纳斯的回球高高飘来……
落地高压?又或是凌空截击?
费德勒选择了后者……
球下网……
赛点……
 
在老爱去奔斗大叔那边捣乱的MAX叔叔的无数经典语录里,有一句貌似是这么说的:“以前看费德勒拿冠军,没劲;现在没得费德勒可看,更没劲。”典出印地安维尔斯,费德勒出局以后。我很同情他老人家,大概也只有这样的比赛,能让他感觉“有劲”了——可惜只能两年来一次,05年澳网爽过了,终于熬到了07年的迈阿密。
 
 
相关阅读:“卡费Ⅰ”
有人针对这篇文章里的配图发表评论:“没想到费德勒也有被人安慰的时候。”只怕更没想到的是,两周以后,我又贴了张新的“安慰图”,安慰他的还是上次那个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