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君乐
陈君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5,258
  • 关注人气:1,0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澳网日记1月21日:新闻中心里的故事

(2007-01-21 22:07:32)
分类: 战地手记
大满贯赛事的周末总是有特别的意义,对于球迷来说,这是放下杂务,享受网球的时候;对于赛事来说,这是大把卖票,大把挣钱的时候;对于球员来说,如果能坚持到周末,那么恭喜你,你应该取得了一个不错的成绩;而对于我来说,周末意味着新闻缩版,工作量减轻,意味着我终于可以在九点的卫星传送之前就把晚饭解决,然后坐进新闻中心写我的澳网日记了。
 
*新闻中心实在是个好地方,当全世界都在抱怨看不到比赛直播的时候,这里的电视里同时提供着六套不同的现场转播信号,分别来自罗德·拉沃尔、沃达丰、玛格丽特·考特、2号、3号和6号球场。坐在椅子上,享受空调的凉风,想看哪场比赛,动动手指头就行了,中间还不带插播广告的……好了好了,就此打住,再说下去国内正为了看转播而焦头烂额的同志们要砸我了^_^ 说句正经的:目前我们频道的网球转播难免还是少了点,在这里说声对不起了。希望以后能把频道的网球节目越做越多,越做越好。
 
*因为有了这么一个好地方,这些天来趁着比赛和发布会的间歇,倒也看到了不少好球,比如今天罗迪克对安西奇的这一场。自从罗迪克的身边有了康纳斯的陪伴之后,我一直在留心着他的变化。上海大师杯上他在网前和反手这两个环节上的进步令人惊艳,而这一次在澳网,他又让我看到了新的东西——放小球。对安西奇这一场,我至少看到了他两次在底线大范围调动开对手之后,放一个恰到好处的网前小球拿下比分。这是过去那个有点一根筋儿的罗迪克从来想不到,也做不到的。
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罗迪克的网球正在变得越来越聪明。从两个小球开始,过去只会直来直去,指哪儿打哪儿的罗迪克学会了迂回作战,声东击西。我实在太佩服康纳斯了,短短半年时间里,他把那个曾经茫然不知所措的罗迪克重新变成了一个强者。他越来越难以被击败了——这就是过去一两个月里,罗迪克带给我的感觉。前天对阵萨芬如此,今天对阵安西奇,也是如此。
其实,他与安西奇的这场比赛我并没有看完。第五盘的时候,我离开了新闻中心,赶去李娜和彭帅的现场。不过结果并没有出乎我意料,二十分钟以后回到座位上一查,罗迪克果然没有被击败。
 
*在新闻中心里看球的另一大乐趣就是可以和各国的同行们分享彼此之间的共鸣。这不需要什么语言的交流,只需要一阵不约而同的惊呼或者笑声。过去只知道看足球的时候是人越多越热闹,现在才知道,原来网球这项强调安静的运动从观赏角度出发也是异曲同工。只有在听到前天晚上新闻中心里那阵爆炸式的哄堂大笑,你才会知道萨芬对着主裁判的那一声“F!U!C!K!”是多么的劲爆——ATP罚他2000美元绝对物有所值;也只有在听到每当纳达尔的对手们打出好球时新闻中心里此起彼伏的喝彩声,你才会知道纳达尔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地位是怎样的——也没见他干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啊,怎么似乎人人都看他不顺眼呢?
 
*新闻中心里的媒体广播除了告诉我们关于比赛安排、球员采访等基础信息之外,常常还能提供一些“言外之意”。今天,库兹涅佐娃被爆冷淘汰之后,广播里就发布了一条这样的消息:“如果现在有哪位记者想要采访库兹涅佐娃的话,那么可以去前台办理一下登记手续。”这条消息告诉我:堂堂三号种子,在被爆冷淘汰出局以后居然无人问津。想帮她办个新闻发布会,还要澳网的新闻中心方面主动来拉客。而与此同时,赢了球的汉图楚娃正坐在主新闻发布厅,享受着镁光灯的洗礼——没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我心里同情着库兹涅佐娃,脚下却把步子挪进了主新闻发布厅,瞻仰我心中的头号网球美少女去喽!
 
*按理说,在新闻中心里混的,多少都是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尤其是那些老外们,在很多国内朋友看来,那都应该是受尽网球运动的高雅气质的熏染,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包括我自己,在来到新闻中心体验生活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很遗憾,这些都是假象,只要一点小小的考验,他们中的很多人就都原形毕露了。
所谓的考验是什么呢?那就是每天下午五点钟新闻中心提供的一顿下午茶。供餐的形式是自助式的,大家排着队来到两张桌子前,一个一个的拿东西吃。内容还是很不错的,从西式的匹萨三明治到中式的春卷,每天翻花样。不过数量有限,拿完可就没有了。
或许是过于相信了网球记者的素质,供应方这边没有对每人每次排队所拿的分量做出限定,拿多拿少,甚至怎么拿,一切全都靠自觉。于是每次都想发扬一下中华民族的礼让精神的我都会在队伍的后面发现远处的食物篮前面,发生着如此这般的残暴景象:有人在一堆三明治中间挑三拣四,拿起来看看不顺眼的,就丢回去重挑一块;有人左右开弓,可怜的匹萨饼永远不会按照厨师原先给定的划痕均匀的分开;有人先往嘴里塞上两个蛋挞,然后再一把一把地往怀里塞面包;有人更绝,索性就站定在桌前,一个一个春卷的吃了起来……于是,几乎
每一次,等我来到桌边的时候,都只剩下了几块光秃秃的面饼——在上面的馅儿被撕掉之前,它们本来被叫做匹萨。当然这还算好的。今天,当我排到桌前的时候,面前的碟子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记得大师杯上,有老外记者在博客上嘲笑中国记者“Naive”。今天,我要在自己的博客上报仇雪恨!外国记者——很Rough!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