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君乐
陈君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4,892
  • 关注人气:1,0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澳网日记1月20日:中国的男人在哪里?

(2007-01-20 14:41:50)
分类: 战地手记
一阵一阵下不停的雨让今天的比赛全部泡汤了。坐在新闻中心里比较闲,所以整理整理思绪,写篇正经一点的评论吧。这个比较严肃的主题其实已经想了很久,这些天来看到貌不惊人的泰国人乌多姆乔克在也能在澳网上有如此的优异表现,终于忍不住要把想法付诸行动了。
 
 
一年前在澳网,我采访了巴德·柯林斯,让他评价一下中国女网。他在结尾时说:“中国的女网发展很迅猛,但是中国的男人在哪里?”一年后在澳网,我又采访了巴德·柯林斯,让他评价一下李娜。他在结尾时又说:“李娜是个好球员,希望中国的男人也能这么好。”
年复一年,中国网球永远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中国的男人在哪里?”那么中国的“男人们”究竟在哪里呢?目前有ATP积分在手的中国球员总共有15人,其中5人积分为1分,4人积分达到两位数。积分最多是积分为58分的于欣源,他的最新排名是世界第479位。这也就是ATP前500位之内的唯一一个中国男人。
过去总有人说:接受这样的现实吧,中国网球起步晚,球员身体素质差,与欧美,尤其是欧美的男子网球差距实在太大了。然而,当看到身材微微发福的李亨泽仍能稳坐世界前一百位;看到皱纹越来越多的铃木贵男在东京把费德勒逼入绝境;尤其当看到昨天,身高1米73,体重69公斤的乌多姆乔克在本届澳网的第三轮从德约科维奇手里抢下一盘的时候,“身体差、起步晚”似乎已经无法被用来为中国的“男人们”开脱了。那么,让我试着从过去的采访经历中去寻找一下更深层次的原因吧。
 
2004年上海喜力公开赛,濒临退役的朱本强在第一轮中取得了他职业生涯里唯一的一场巡回赛级别的胜利。那场赛后的发布会成为了我记者生涯到现在为止印象最深的之一。暖红色的夕阳从仙霞网球中心的新闻发布厅的窗口照进来,落在这位老将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胜利的喜悦。当被问及中国男子网球未来的希望在哪里的时候,朱本强吐出了三个字:“没希望。”
接下来,朱本强说了很多“没希望”的理由——除了“身体差,起步晚”的六字诀之外,我另外还记住了一点。当时国家队刚刚在欧洲结束了一次高强度的比赛拉练,朱本强在那段日子里体验到了真正的职业球员的生活。他说:“那些职业球员,都是打不好球就没饭吃的,能不拼命打吗?我们怎么和他们打?”他的意思很明白,国家队这种并不“职业”的集训体制无法保证球员的动力。从那时起,我第一次领悟到了举国体制对于网球运动的限制。这种参赛动力方面的不足一度让我以为,是中国男子网球无法提高的最主要原因。
 
然而在本届澳网上,在围绕着中国球员的连续几天的采访中,我渐渐改变了看法。孙胜男和袁梦截然不同的境遇让我看到了举国体制的优点。在举国体制的保护下,孙胜男不仅没有衣食之忧,更可以利用大量外卡的机会累计积分。现在,出现在大满贯赛场上的她皮肤白皙,一脸灿烂;年龄与孙胜男相差无几的袁梦尽管有着中国球员当中少有的进取心,但这种心理层面上的动力经不起经年累月的消磨。由于没有举国体制作为支持的后盾,现在的袁梦不仅得不到国内赛事外卡的机会,甚至还在为找不到训练的伙伴而犯愁。于凤鸣几天前红着眼圈对我说:“这些年,我们真的好难!”
女网的故事告诉我,朱本强当年的“没希望”显得太过悲观了——举国体制或许会消磨球员的斗志,但是它所提供的资源却是中国球员得天独厚的,甚至是让老外们羡慕不已的——外界在评价中国网球的发展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中国网球的优势在于拥有政府的强大支持。”
不过另一方面,事实却告诉我,朱本强当年的“没希望”似乎又不无道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仍然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于是在抛开“财力”和“动力”的矛盾之后,我们还需要去为的中国男人们寻找更深层次的原因。
 
我想到了在这次来到墨尔本之前,上海的一位球友在闲聊中说起的一番话。他是国内为数不多的网球家长之一,已经自费让儿子接受了八年的专业网球训练,但是他说:“我的儿子到现在还是一个业余球员,因为我不让他入队。”这个思路让我感到奇怪,难道他不想让儿子通过注册而加入俱乐部队或者地方队,利用举国体制的大环境来减轻家庭的负担吗?球友给出了他的苦衷:“现在的体制太浪费人才了!”
在举国体制之下,网球运动自然而然的有了一个上下级的关系。“队”是教练的领导,教练是队员的领导;队员对教练负责,教练则要对“队”负责;“队”要求教练教出好成绩,教练则要求队员打出好成绩——这样的关系与球员花钱雇用教练,教练对球员负责的国际惯例完全相反。
在中国的网球“队”里,一位教练管理几名球员。相比于女球员,男球员由于对身体素质要求高,而发育又相对迟缓,因此经常在运动生涯早期就出现成绩波动,遇到发展的瓶颈。这时,教练的做法通常就是以一句“没有天赋”的评语给球员下了“雪藏”的判决书——“要不然,带着这样的队员出去比赛,成绩出不来,钱倒花出去了,这个教练怎么向队里交待?”而被放弃的球员由于注册的关系,没有办法得到自行参赛的自由,大多数情况下,只能走向网球陪练的道路。球友说到这里,感叹道:“不是没有人愿意打网球啊,实在是人才浪费的太严重了。”这就是他不惜自己下血本,也不愿意拿儿子的网球生涯去冒风险的原因。他的计划是,等两年以后,儿子的身板儿厚实了,找个有经验的老教练陪着他,让他自己去ITF里面挣积分。他的想法是:到了那个时候,和儿子同一年龄档里的男孩们基本都在队里被废掉了,出来打的很少,竞争也就不怎么激烈了。
听到这个想法,我不禁赞叹球友的精明,不过他自己却并没有为此沾沾自喜:“其实如果让那些孩子出来打的话,就算打不出多么精彩的成绩,只要坚持打拼下去,总有人能够在前一百名里立足的吧?”
 
是啊,只要能让他们坚持打下来,中国的“男人”们,还出不了一个乌多姆乔克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