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追忆似水年华之四

(2006-05-29 22:57:16)
我发现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怀旧,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只是我是拿旧物怀思,我没有酒。

  我的班主任是语文老师,与我们的数学老师同姓,于是就分别按年龄分成大H老师,小H老师,小H老师是个严师,在她手下,我这六年过得有点战战兢兢,无数次因为考试没有达到她的预想被拖到办公室,狠狠几巴掌,然后一句“你真是死有余辜啊!!”现在,这段陈年小插曲被我拿出来做笑话讲,之所以以前没有觉得它好笑,是因为不明白什么叫“死有余辜”。在我印象中,她确实个性斐然,在我离开学校以后,曾听说她和教导主任顶撞,大声斥责那位领导是“只知道天天关着门写先进报告”,料想在科大应该没有哪位教员敢这么对政委放肆吧。

  我现在真不明白那时侯怎么那么怕老师,真的是怕到骨子里。老师说今天放学完成作业才能回家,我就不敢拖到第二天,老师说,明天叫你家长来见我,我就不敢编出各种理由来搪塞。很久以后问过同龄的人,才发现大家当年都是一样奉老师的话为圣旨,叫家长到学校也是最有杀伤力的手段,真弄不清当初为什么象小羊儿一样服帖,这不是我的本性啊。

  记得我在小学第一学期的六一就光荣的加入了少先队,那是一段很珍贵的回忆,阳光下碧绿的草坪,鲜艳的红领巾,灿烂的笑脸,就这样我开始了政治生命,记得在红旗下宣誓的时候,周围站满了围观的人,然而,现在我加入了共产党,已经快转正了,蹊跷的是没有经历宣誓这个仪式。
 
  印象中的小学生活是四处奔走的,因为学校在整修,于是,移了好几次校舍,以前的学校根本不懂得什么叫“面子问题”,就象养在深闺的美女,不轻易出来见人。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为每次从马路边的一个入口开始,大概要五到六分钟的时间走过一条巷子,才能看见我可爱的学校大门,这是所谓的官方渠道,非官方的呢,则要沿着一条河边的小道,我的学校就坐落在澧水河的边上,所以,水患一直是学校高层头疼的问题。

  话又说回来,虽然这条蜿蜒的巷子会增加我上学迟到的几率,但是它又是那么的丰富多采,沿途都是叫卖的小摊,摆满了花花绿绿的小东西,各种新奇的文具,味道不错的小吃,在我的童年里永远是一道亮色。但是,这小道又经常被水淹没,所以只要下点小雨,我就是必须要穿雨靴才能安全到达校门的。现在觉得穿雨靴真的是很难看,当时似乎也是那么认为的,不然,为什么我总是讨厌雨天呢。

  相信每个学校都有它经典的传言,比如天黑以后不要一个人去上厕所,会听见莫名其妙的声音,或者在某某树下面不要一个人坐着,不然吊死在树上面的冤魂半夜会来找你。这些都是没有水平的传言,因为听着就不实际,我们学校的流言一向是有鼻子有眼的。三年级的某天,一年一度的体检前期,人心惶惶起来。大家都听说了这次体检抽血是从肚脐眼抽,我们的死对头澧滨已经抽死了几个小孩,然后我们的学校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校长在上吊,书记要跳楼。虽然现在看来满荒唐的,但是当初我们还是小孩,怎么分得清是非?然后,大批同学柃起了书包准备回家“避难”。

  可是门口拦着保卫处的头头,说什么也不放我们离去,然后学生和老师进行了争执,也发展到家长和老师的争持,最后,谣言平息了,但是那一年确实没有再进行体检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