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诗歌风赏》2014年第四卷 发13首

(2014-06-18 15:43:44)
标签:

衣米诗歌

表情符号

记录

分类: 诗歌


《静谧的花朵》组诗

 

 

《水塔上的月亮》

 

说到深渊

阳台上的小内衣跳动着水的波纹

折叠的词语 像风一样回来

它的斜坡的大海 它的悬崖

重新陷入大地的起伏

 

而我选择了一种反面的征兆

像空气离开水 像皮肤离开栗子树

黑夜的火  火光

照亮鲜花的女人 水塔切断了月亮

切断了芦苇的天光

一切紫色的声音 临近空地

在爱里

残雪和草地的边缘

 


 

《苦月亮》

 

终于可以圆满 可以

天荒 地老

一个誓言一分两半

分开天地

赶路的人 零落成天空的大雾

 

有什么要发生

心在狂跳——在你的左心室

月亮低下头 月亮在怀疑自己

那么独特的人

从不轻易放弃一次

海的潮汐




《我们说过的春天》

 

我们说过的春天

像一朵花 在湖面高悬

柔软的笑声

使我的新衣裳 有着琥珀的颜色

在不结冰的森林里

咬断牙床 感染大地的光泽

 

我想活在云彩之上

就像一起生活的那样

看到绿色的星星

垂下眼睛

 

我的梦是弯弯曲曲的小路

你每天都要经过




《在蔚蓝的影子里》

 

亲爱的 在夜晚

你看不到我彷徨的梦

仿佛一颗露珠的草叶

静静地 生长

 

我在蔚蓝的影子里 带回红红的

野草莓

天空一点点亮起来

当风吹动湖面

雨水里的钟声 折断春天

 

云水之间 有很多词语可以抵达

我坐在暮色里

安静的 像个落日




《时间的玫瑰》

 

这里很安静 旷野的

沉默的草地

橄榄绿了 太阳憧憬

薄薄的水光

在松尖流淌 象牙色的寂静

 

我不惊动这迷人的墨色

长长的月亮 滑过水面

水绿了 水蓝了

闪闪生辉

 

在所有青红的呼吸里

微雨一直下

太阳灰蓝的眼睛 在闪电的海上

闪烁朵朵浪花 湿湿的花瓣

 

水绿了 水蓝了

长长的月亮 闪闪生辉

 

注: 题目来自北岛的书名《时间的玫瑰》

 

 

 

《小雪花》

 

小雪花 静静地落在

一束光里

它饱满 纯洁 轻盈

仿佛我的另一面

它有各种颜色 像你吹出的泡泡

一个接着一个 破碎

 

它在最初的地方 与我相遇

我们有着同一个模样

独自眺望 一个寂静的世界

明亮的水和天空

 

小雪花 我渴望你的唇在我的身体里

流泪  在黑色火焰里

如果你刺痛我的心 我就会死掉

 

 


《雨水》

 

眼里的水色很浓  带着某种合唱的味道

月亮又升起来了 树叶发胀

疼痛的小樱桃很快就红

这是第一几次呢

在我和菩提之间 徘徊

 

只是春天 只是春色里的一句湿润的话

去游泳 像一条鱼浮在水面

女人的手指 是会说话的乐器

弹奏着山山水水 弹奏出巨大的迷宫

雪花溺死在海上

水的欲望会带来长长的良宵

月亮在脸上

月亮是一个粗野的孩子

 


 

《沉默的回声》

 

是沉默发出的回声 是松针

是迷 一个水的象征

 

“我需要洁净地开花”

为自己找到一个水仙的声音

像一颗单纯的孩子的心

它的宁静那么长 它的欢喜那么长

 

一个漫长的白昼被剥夺 被重写

月亮在哽咽

它徘徊在窗外 格外冷吧

 

而我像婴儿般甜美地睡去了

你悄然奔向我

像一个孩子 奔向母亲

 

 

 

《小情诗》

 

我贴在你心里

像星星 有着蔚蓝的呼吸

仿佛一盏灯

装满干净的雨水 在海的那一边

 

你在经书上种花

一朵一朵的小野花 像风暴

怀抱很深的夜 等待着日出

 

当冰雪折断大地

你的春天 也是我的

仿佛一个出生的日子 忽然有了

百合的香气

 

 

 

《小剧场》

 

题记:爱情像条蛇 使我倒下——萨福

 

盛夏的裙摆 已经下沉

旋转的花瓣 残留着水色

桃花的声线肿胀 逃之夭夭啊

小剧场里的雨水 无法绕过婀娜腰身的弧度

 

乳房的尖部搭挂在唇线以下

衬衫里藏着苹果的气味

有春色的小胸衣 飞出一只有花边的鸽子

像仙女 献出漂亮的窗户

 

鲜花 彩虹 地平线 胳膊的天空

有一条蛇 让我倒下

让我在春分时刻 分泌高潮和疼痛

容颜已模糊 水流漫过的河川

使肉体的斜坡 沦陷

这可爱的温柔 跌撞着从鹅卵石的岸上走下来

 


 

《忍不住想你了》

 

忍不住  想你了

等你的回音  突然紧张

突然又笑了 仿佛看到宝贵的珍珠

一朵朵黄色的花心 紧紧抱着

我感受到了大地 感受到你

悲悯的眼睛里 又重现光明

噢,傻丫头

你喊我傻丫头 我就傻傻地笑着

傻傻地流着泪

一些温暖的词一直重复着 从不间断

我一遍遍地听

静静地听

不说话 就很美好

噢,亲爱的 如果你是上帝

我就必须爱你

我赌上自己的性命

即使你是坏人 烂人 恶人

我胃疼的时候

就会忍不住地 想你

 

 

 

《在光里》

 

题记:在光里 我爱了两遍,一遍是出生 一遍是死亡。

 

 

我爱过你

仿佛蓝 盛放着词语的天空

像远方 一片水的空白

 

我腹部的草地

缓慢地荒凉 她被你粗暴地爱过

那些美 那些碎片

不愿睁开的眼睛

 

我的爱 藏在塔里

有一滴泪 在莲花瓣上慢慢化开

透亮的孤线

 

它的光 在落日的背后

紧紧抱着霜降的苦味

那溪水般的澄明 我爱了两遍

 



《火车开得太快了》

 

火车开得太快了

他说。想得厉害

一股热浪涌来 流水凝固太阳

皮肤下的绿皮火车

带来湿漉漉的血液

那么急迫 恨不得一下子流过你

胸口上的红——

 

樱桃红 石榴红 葡萄红

饱满的甜润  像月光

舔舐我的嘴唇

 

只不过是想了又想的野兽

滚动一个寒颤

从天而降的马匹  打湿了露水

“你为何而来?”

他说,想得厉害。

这日夜的奔赴 仿佛第一次去见你

仿佛火车又响起的汽笛声

啊,让我缓一缓

让我捂住眼睛  静一会儿

蓬乱的风铃

 

 

感谢娜仁琪琪格老师选稿。 


附《诗歌风赏》卷首语:

 

 

风荷疏香

                                           娜仁琪琪格

 

    “微雨过,小荷翻,榴开欲然。”又是一年绿柳高槐,新蝉翠鸣,薰风入弦。

    烟波浩渺,茫茫无际,在巨大的缓慢与迅疾里,诗歌打捞着一段又一段的时光。那些浅浅淡淡的香,聚结了千重浓郁,万般情怀,而时不远人,对饮成歌。

《诗歌风赏》从上一卷辽阔的山川大地,多民族歌声起伏的变奏乐音中回到故有设置的秩序里。时光推动风荷,蔓延清远的香。

在众多的稿件里经再三斟酌,本卷头条“独秀”推出微雨含烟的组诗《某一天正在发生》是因为她给我们带来了足够的意外与惊喜,诗人在社会、人生的熔炉与山高水复中,打磨、历练淘取的洗尽铅华,实在朴实、真切得让人动容。人世间最可贵的就是简单、平实与本真,微雨含烟从众多的实践中回归了这里,我相信是时间教会了她这些。因此,邀请了评论家宁珍志老师为她写了评论,切近的目光更为清晰,开篇的文字便令人感动。

众芳争艳,花团又锦簇,由唐小米、琳子、衣米妮子、花语、胡茗茗、杜绿棣、梁文昆等14位诗人汇聚的“群芳”,有你喜欢已久的诗人,也会有砰然心动的新的相遇。

寂之水、辚啸、雾小离、小葱、应诗虔、以沫,六朵小花的“绽放”依然为阅读带来了早春的清新、明亮、水嫩的光泽与青春的才气,那些无限的可能。青年诗评家张立群对每个人的评析都透彻到位,鲜亮了每个人的特点,同时也是对本栏目设置精确的诠释。

相聚是缘,文字转动经筒她们相遇,看名字似乎是亲姐妹的沙白、沙爽在“花絮”里为我们带来了感人的故事、精妙的文字。

酒深话愈浓,为我们“煮酒”,对饮畅谈的是荣荣与玉上烟,诸位看官,且把茶沏好,杯盏备好,高峰对酌智慧的泉源一旦打开,深邃的思想迸溅出的不是灯光就是星火。

女诗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吃苦,更不是为了青枝绿叶的花朵被生活榨取成干瘪,我们来是为发现世界更多的美,为世界添加更多的美,水嫩、鲜活、隽永的魅力以及无究的韵致。诗人画家阿B在“雕塑”中带来的是视觉的冲击,美的愉悦。是的,我们可以这样活。

    诗人、翻译远洋在本卷的“采玉”中为我们推介的是美国诗人莎朗·奥兹的作品,在阔远的世界的相逢与撞击中,你撷取到的是更为阔远的可能。

    又近尾声了,诗人海男在“赏荐”里娓娓道来,为你献上《世界上最美女诗人的忧伤》,而后在余音缭绕中期待在下一卷中相逢。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存谢两个短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