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活》杂志
《生活》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989
  • 关注人气:2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拔牙了

(2006-06-26 00:32:00)
(文:郭玉洁,《生活》杂志高级记者)
 
忘了闭上眼睛,看见一只锥子从上空垂直探入我的口中,然后清晰的“可噌--”一声,椎尖向牙齿边缘稳定地磨擦下去,浅蓝色口罩上方的眼睛瞪大了盯着嘴唇之间,再张大些,好……近在鼻尖处的白色手套往下压,幅度不大,突然,白色手套无限阔大微茫,透明。然后,是咸味滋生。
 
错了,我当时并没有感觉到咸味,那时候口腔仍然被撑开,各部分彼此分离,麻木使之互相连接。镊子带着白色棉球不停进进出出,医生轻快地说,好了,完工了,像安慰一个考完试的小孩子。我站起身,那一锥子把脑子里所有物体都搅翻了,浑作一团,晃出诊疗室,看见低头翻杂志的小月,差点一头栽倒。
 
直到现在,晕眩还未褪去。一直闭嘴。我仍将是一个寡言的人,这一点恐怕改变不了。但突然间有好多好多话想说,有一个塞子随着那颗牙被拔掉了,涌出来好些东西。这是我少有的一次身体上的袭击,疼痛,晕眩,竟让我觉得分外珍贵。的确,也还有些悲哀。
 
昨天《生活》杂志月度演讲时,严歌苓说,我也在想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一个人,插科打诨,可是到了我这个年纪,什么事情都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些日子以来,她的聪明通透始终令我迷惑和艳羡,活成人精也无非如此。为什么会这样?答案一定不难,天分和勤奋可以解决一切。但我也常常想像,在十多岁初恋惨败的时候,三十岁离婚的时候,初到美国毫无自信的时候,严歌苓到底什么样子呢?昨天的沙龙里,好几个人说,相比起《第九个寡妇》、《一个女人的史诗》这样浑融成熟的作品,更喜欢她早期的作品,生涩,但是带着疼痛。我能理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