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活》杂志
《生活》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996
  • 关注人气:2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些关于写作的MSN对话

(2006-06-20 22:00:40)
A(晏礼中,《生活》杂志高级记者),B(邹波,《生活》杂志高级记者)

A:写完了?

B:没有,在写春蚕那一章,这次大家都是拖了,重要的原则的确是,不能让后写的部分写草率。

A:我写得差,不过她们似乎写得也不好。

B:你怎么会写得差啊,你的观察是独一无二的啊
A:这次主要是想像。

B:你开始动用想象,那就更饱满了,写作的路长得很啊

A:我从六十年代写起,每个年代都写一段。可想像完六十年代就三千多字了,后面的不敢猛着写,感觉头重脚轻的。

B:除了按时间写,还可以多些维度

A:比如

B:钻石的面是很多的啊。没有先写哪一面,再写哪一面之规定

A:余华的《世事如烟》就是什么顺序也不按,回忆到什么就写什么,然后特自如的扯来扯。

B:油画也是东一笔西一笔,但最终那画面是整体地清晰出来了。不要忌讳迂回,也不要忌讳迅速

A:那结构呢 ?

B:有时候你可以更迅速,有时候可以更缓慢.写作,不是结果,不是一个有结构的建筑,而是一个有结构的道路。不是一个有结构的目的地,而是一个有结构的路.

A:说得悬了,我得花时间领会一下。

B:你最重视什么啊。写的时候,总是不断提醒自己的,要注意的,要避免的,是什么呢

A:语言和细节。

B:这已经很牛逼了。你对细节的敏感。

A:我最怕是把历史知识揉进 ,老揉不好。

B:不过我就不太在乎诸如方言啊,习俗的色彩,我喜欢编织事物与人之间的内在逻辑.历史无非是扩大你的细节系统,否则没有必要刻意地历史化.

A:我希望把历史写得像现在一样。

B:就是这样了。是你拯救历史,而不是历史拯救你的文章.我们之所以觉得写历史不自然,就是因为我们不了解它,这是个大实话.

A:嗯,那非历史题材怎么写好

B:什么是非历史题材?

A:比如,少林慈幼院,工读学校老师什么的。

B:那是你最自如的啊,现实,当下的题材,同时代的,为什么反而又迷惘了.确实没有必要追踪少林的历史和学校的历史,我并不主张刻意历史化.马尔克斯写百年孤独,不是参考了历史,而是建立一个独立于大历史的小历史,一个村庄本身的史诗,是不用公共历史的知识去参合的。

A:是因为还没搞明白呢。

B:所以,我们平常说的“结合历史”,结合的是大历史,共同的历史,有力的作家建立的是自己的系统。你难道不是已经在写历史吗?你写一个叫大毛的人,然后他开始繁衍后代,大毛就是那些后代的历史啊,大毛身上有他们的典故,习俗的源泉,所以啊。你写一个老绣娘,她本身就是历史的源泉。她浑身上下的细节,会在后代成为仪式,习俗和禁忌。这才是小说中的历史感,真正强大的小说.所以,你要做的,反而不是读历史书,而是更细致地重读你看到世界,那个世界的内在逻辑,那些细节之间的神秘联系,就是所谓结构了。现在,那些细节还是分散的,它们的存在仿佛是偶然的,让人觉得心里一动,却没有太深的根源和回味.

A:但有时候,别人的细节离自己的细节太近,就会视而不见。没用的细节放上就很罗嗦,很多现代城市小说就是这样。

B:是啊。那是我最讨厌的小说。什么是有用,什么是无用呢,当你感觉到需要,它就被召唤出来了,它就肯定是有用的。

A:其实我特别怕写城市的东西。

B:重要的,是建立你的需要.你对细节的需要有点简单了.

A:太多迷雾需要拨开……

B:有一个犀利的开头还不够找到路吗.你要让自己的写作时的需求更复杂
A:那怎么才能把文章写得好看呢?

B:你认为什么是好看?

A:知道了,不就一往无前地幸福地写了吗 ?

B:有些东西,是该早点知道为好,有些东西,是永远无法知道的.了解自己,越早越好。这样你就沉着了。你不会去模仿任何其他人了。这和探求未知世界是两回事.也就是,要爱自己啊,接受自己啊,越早越好.

A:是啊,模仿了一大圈,发现感觉跟自己的还是不一样,没法模下去了。

B:是啊。你跟现在那些导演编剧文艺家都不一样啊

A:其实我挺想 拍记录片的。

B:写自己能写的,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不要放下手中的笔.记录片够多了,多得你都能想象那些俗套了,当你说想拍记录片,那种腔调是否都在你脑海里很成熟了。最后,你又是在努力“拍得像个记录片”。

A:可我有时特别惧怕写作,每个句子都特吃力,不像别人下笔如有神。

B:吃力就是用了心啊。你那些文章都不是随便能写出来的啊。
A:只有你这么鼓励我。

B:“下笔如有神”的人是没有那么敏锐的目光的.我只说实话啊。要艰苦地运用自己的天赋,折磨自己的天赋.你有好眼力,就让好眼力更上一层楼啊,就是拼命看啊

A:我不愁观察,可语言怎么也写不美,小时候写作文写惯了,俗套就想周围的空气,不小心就吸到了。

B:你就是扔不掉俗套,毫无必要。我都能看出。你没有必要模仿什么草根导演的腔调啊,甚至没有必要模仿农民腔调啊.

A:那该怎样呢?

B:自己的啊
A:自己的尚未建立之前呢

B:中国什么圈子都有俗套,连宣称最草根,最现实,最诚实的记录片圈子不也充满了俗套吗?人如果不立刻建立自己的腔调,还要干什么?要倾听自己啊!

A:宣传自己重要吗 ?

B:出名容易得很啊!得着个由头就出名了,这年头.当然也需要一定的努力。但捧我的人可能就害了我啊!

A:一些默默无闻,专心写作的人才值得尊敬。

B:人清醒就好,以此为前提,能出名就出呀,出了名再在访谈的时候骂人,乱说话,是最好的保持清醒的方式你是不是快出名了?

A:昨天我们军友聚会,突然让我上台讲几句,我吭哧半天,一句没讲出来,脸都红了。

B:哈哈,首长了

A:所以,我不是明星的料。

B:告诉哥们,是不是你快红了?

A:我红什么 公众场合越来越紧张了。

B:牛人是这样,太真诚了.实在话,我觉得人啊,半红不红最好了。

A:你觉得自己红吗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波波你都没红,我是肯定不好意思红的。

B:哈哈,我啊。我是上台最紧张的那位

A:你喜欢自己生活的时代吗?

B:这个时代当然不好,尤其是中国人,乱七八糟的,啥都搅一块了,胡说八道的感觉,给他们把事情说明白了费劲,我就是觉得费劲,没什么人能说上话.当然啊。这个境界还不行,修行不够啊

A: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信任感的集体丢失。

B:你是说谁都不买谁的帐

A:嗯,还有就是什么都信不过,人和人说翻脸就翻脸,房子说建就建,说拆就拆,规划说变就变。国与国之间说救济就救济,说打你就打你。

B:是啊。做人啊。咱也不用整天老想着谁牛逼,谁有天赋,首先是做个好人,善人。我就说没深沉的感情了。

A:是啊,连自杀都那么浅薄。

B:呵呵,这个句型好,我也在想啊,自杀真他们轻率啊,搁一块有的动机深刻,有的就为夫妻吵架生闷气,还不辱没了自杀这个行为啊!

A:只要看一天电视,听听里面发生的社会新闻,就彻底绝望了。

B:但旅行的时候不绝望

A:嗯,看着田野的时候不绝望,看着蓝天的时候不绝望。但不能在北京看,北京已经开始让人绝望了。

B:恩,北京,是啊。我在北京没有任何心情社交,甚至在馆子吃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严歌苓
后一篇:江南才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严歌苓
    后一篇 >江南才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