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草草-
-黄草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944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之全蚀/ Total Eclipse

(2009-02-25 10:51:10)
标签:

文化

分类: 如影随形

“我思索快乐幻魅的形状 / 我看见万物皆注定耽溺于快乐 / 无人能超脱。”
“绿唇、冰面、黑旗、蓝光与阳光散发出的红色芬芳———是我的力量。”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他是垮掉派的先驱,他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他有一颗滚烫的灵魂。
他是离家出走的孩子,他是义无反顾走进地狱的私奔者,他疯狂地生活在别处。
魏尔伦说:我认为爱身体比爱灵魂更重要。毕竟灵魂可能是永存的,我们有的是时间去爱;但肉体会腐烂。

他明知道他更追求灵魂,他的选择令他孤独寂寞。
他用刀尖划过他的手心,他选择决裂。
一切都是注定,天才的命运与他的诗一样颠簸微颤着流浪的魂。叫人实在难以看懂,但他和它们却神秘而持久。
Arthur Rimbaud,阿尔蒂尔·兰波,天秤座的名人,憎恨苦难,却又总是被苦难紧紧跟随。
Arthur Rimbaud,阿尔蒂尔·兰波,语言原来是有色彩的,文字原来如此斑斓。
Arthur Rimbaud,阿尔蒂尔·兰波,生活缤纷幻影,生活不应该是一场噩梦。
Arthur Rimbaud,阿尔蒂尔·兰波,“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你认为诗人应该互相学习吗?
 烂诗人才会。”

“唯一重要的是写作本身,其余都是文学。”

“是情诗。很多人觉得很美。
  满纸的谎言。
  不是谎言。我爱她。
  爱?
  没那回事。
  将家人和夫妻绑在一起的,并不是爱。是愚笨、自私或恐惧。爱并不存在。
  自利会存在,建立在个人利益基础上的爱慕会存在。自满会存在。但是爱不存在。爱必须被重新

  创造。”

“爱灵魂没有爱肉体重要。灵魂不灭,有足够时间去爱。但躯体,会腐烂。对肉体的爱使我忠贞。
 那不是忠贞,是怀旧。你并非忠贞才不想离开她,你是软弱。
 若力量带来野蛮,我宁可软弱。
 但你的软弱也同样带着野蛮,不是吗。”
“为什么他这么想逃离现实?从未有人持有这种目标。也许他知道改变生活的秘诀?”

“你为何来这里?”
“我希望你找到人生的方向。”

“我已无话可说,其实一开始就没什么可说的
 我会以为我能起些作用,改变视界,我以为一切都将变动。但都没用。世界太老,没新鲜事。话全

 都有人说过。”
“但由你来说就不同,你有天赋,别为不实际的期望就丢下。你该改变的是期望。”
“天赋是我的,随我爱怎样。”

“唯一不可忍受之事,就是事事皆可忍受。”

“这使我想通了。我若想成为本世纪第一诗人,我需要做的是用我的身体力行一切。作为一个人已

 不够,我决定要成为每个人,我决定要成为一名天才,我决定要开创未来。”

“我不知目的地,只是一直走。我从未见过那么灿烂的日子。我永远走的都不够远,我从未看过

  海。我想到非洲,跨越沙漠,我想要太阳。”
 
“他死后,我夜夜见到他,我巨大而光耀的罪。”
“我找到了”
“什么?”
“永恒
  就是太阳与海......交相辉映。”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让我们循着他通灵的情感吟诵他的诗:

  
地狱一季·序诗
       ——王道乾 (译)
Once, if my memory serves me well, my life was a banquet where every heart revealed itself,where every wine flowed.  
One evening I took Beauty in my arms-- and I thought her bitter-- and I insulted her.  
过去,如果我记得不错,我的生活曾是一场盛大的饮宴,筵席上所有的心都自行敞开,醇酒涌流无尽。
一天夜里,我把“美”抱来坐在我膝上。——后来我发现她苦涩惨怛。——我对她又恨恨地辱骂。
I steeled myself against justice.  
我把自己武装起来,反对正义。
I fled. O witches, O misery, O hate, my treasure was left in your care...  
我逃走了。女巫,灾难,仇恨,啊,我的珍奇财富都交托给你们!
I have withered within me all human hope. With the silent leap of a sullen beast, I have downed and strangled every joy.  
我把人类全部希望都在我思想里活活闷死。像猛兽扑食,我在狂喜中把它狠狠勒死。
I have called for executioners; I want to perish chewing on their gun butts. I have called for plagues, to suffocate in sand and blood. Unhappiness has been my god. I have lain down in the mud, and dried myself off in the crime-infested air. I have played the fool to the point of madness.  
我叫来刽子手,我在垂死之间,用牙咬碎他们的枪托。我召来种种灾祸,我在黄沙血水中窒息而死。灾难本来就是我的神祗。我直直躺在污秽泥水之中。在罪恶的空气下再把我吹干。我对疯狂耍出了种种花招。
And springtime brought me the frightful laugh of an idiot.  
可是春天却给我带来白痴的可憎的笑声。
Now recently, when I found myself ready to croak! I thought to seek the key to the banquetof old, where I might find an appetite again.  
最近我发现我几乎又要弄出最后一次走调!我只盼找回开启昔日那场盛宴的钥匙,也许在那样的筵席上,我可能找回我的食欲,我的欲望。
That key is Charity. (This idea proves I was dreaming!)  
仁慈就是这样一把钥匙。——有这样一个灵启,表明我过去确实做过一场美梦!
"You will stay a hyena, etc....," shouts the demon who once crowned me with such prettypoppies. "Seek death with all your desires, and all selfishness, and all the Seven Deadly Sins."  
“你还是做你的豺狼去,以及其他等等……”魔鬼给我戴上如此可爱的罂粟花花冠,这样喊叫。“带着你的贪欲,你的利已主义,带着你所有的大罪,去死。”
Ah, I've taken too much of that; still, dear Satan, don't look so annoyed, I beg you! And while waiting for a few belated cowardices, since you value in a writer all lack of descriptive or didactic flair, I pass you these few foul pages from the diary of a Damned Soul.
啊!我得到的是太多了:——不过,亲爱的撒旦,我请求你,不要怒目相视!稍等一下,卑怯随后就出现,你是喜欢作家缺乏描写才能或没有教育能力的。作为被打下地狱的人,这是我的手记,这几页极为可厌的纸头我撕下来送给你。

地狱一季·永恒
    找到了!
  什么?永恒。
  那是太阳与海
  交相辉映
  
  我永恒的灵魂
  注视着你的心
  纵然黑夜孤寂
  白昼如焚
  
元音
    A黑、E白、I红、U绿、O蓝:元音们,
    有一天我要泄露你们隐秘的起源:
    A,苍蝇身上的毛茸茸的黑背心,
    围着恶臭嗡嗡旋转,阴暗的海湾;

    E,雾气和帐幕的纯真,冰川的傲峰,
    白的帝王,繁星似的小白花在微颤;
    I,殷红的吐出的血,美丽的朱唇边
    在怒火中或忏悔的醉态中的笑容;

    U,碧海的周期和神秘的振幅,
    布满牲畜的牧场的和平,那炼金术
    刻在勤奋的额上皱纹中的和平;

    O,至上的号角,充满奇异刺耳的音波,
    天体和天使们穿越其间的静默:
    噢,奥美加,她明亮的紫色的眼睛!

醉舟(节选)
    当我顺着无情河水只有流淌,
    我感到纤夫已不再控制我的航向。
    吵吵嚷嚷的红种人把他们捉去,
    剥光了当靶子,钉在五彩桩上。

    所有这些水手的命运,我不管它,
    我只装运佛兰芒小麦、英国棉花。
    当纤夫们的哭叫和喧闹消散,
    河水让我随意漂流,无牵无挂。

    我跑了一冬,不理会潮水汹涌,
    比玩的入迷的小孩还要耳聋。
    只见半岛们纷纷挣脱了缆绳,
    好像得意洋洋的一窝蜂。

    风暴祝福我在大海上苏醒,
    我舞蹈着,比瓶塞子还轻,
    在海浪——死者永恒的摇床上
    一连十夜,不留恋信号灯的傻眼睛。

    绿水渗透了我的杉木船壳——
    清甜赛过孩子贪吃的酸苹果,
    洗去了蓝的酒迹和呕吐的污迹,
    冲掉了我的铁锚、我的舵。

    从此,我就沉浸于大海的诗——
    海呀,泡满了星星,犹如乳汁;
    我饱餐青光翠色,其中有时漂过
    一具惨白的、沉思而沉醉的浮尸。

    这一片青蓝和荒诞、以及白日之火
    辉映下的缓慢节奏,转眼被染了色——
    橙红的爱的霉斑在发酵、在发苦,
    比酒精更强烈,比竖琴更辽阔。

    我熟悉在电光下开裂的天空,
    狂浪、激流、龙卷风;我熟悉黄昏
    和像一群白鸽般振奋的黎明,
    我还见过人们只能幻想的奇景!



    我见过夕阳,被神秘的恐怖染黑,
    闪耀着长长的紫色的凝辉,
    照着海浪向远方滚去的微颤,
    像照着古代戏剧里的合唱队!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心之全蚀/ <wbr>Total <wbr>Eclipse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碎城(八)
后一篇:流浪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碎城(八)
    后一篇 >流浪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