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城馨子
冰城馨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871,304
  • 关注人气:147,0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包临轩:蜃楼

(2020-10-29 06:54:32)
标签:

高速

公路

服务区

旅游

分类: 心情故事-音乐-日子


包临轩:蜃楼

写在前面:

收到包临轩总编给我发来的他的新作蜃楼》,通过一个自驾者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对必经之地高速公路服务区的不同感受,写出了随着我国高速公路的快速建设,公路服务区功能发生的巨大变化。透过他对人物心理细致入微的生动描写,表达了行者们内心深处的感受和愿望。


现代生活,每个人都无法避开高速公路,服务区是高速穿行中的停顿。是的,对于很多人来说,”它的基本功能无非就是加油、便餐和去一趟洗手间。”,而“他发现一个重要事实,服务区已经不再如此简单,它正在不断地演绎自身,不断进化,特别是由北往南的服务区,正在脱胎换骨”。出过国的人都知道,国外的服务区都有快餐店、购物店的,去国外旅游好多东西都是在那里购买,它的功能是旅游的一部分,而我国高速公路的服务区也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这些年我的省内游多数是自驾,每年能跑上万公里,但却充满了许多的无奈。很大的困惑来自服务 的区的服务内容,比如就餐、加油。在服务区能吃上点热菜热饭就很满足了,有时没餐能有开水泡方便面也算好的了,时常遇到加油站关门。有客源太少之说,在大力发展自驾游的今天,这能是理由吗?有没有想到这是一种恶性循环,越没有服务,过客越是不敢依靠,也曾见到得莫利、平山服务区的繁华。


我是包总编的忠实粉丝,特别欣赏他深度又唯美的作品,但以我的能力真的不敢妄加评论,只知道他的蜃楼》写出了我的很多感受。过去曾转发过他的作品并为之配图,但这一次我图穷了,虽然曾路过无数个服务区,但我发现几乎没有认真拍过,这种忽视实际上也是一种轻视它的功能。这让我开始向往着自驾走祖国大江南北的愿望更加强烈,而且我会把服务区当成一个个的目的地来体味。


包临轩:蜃楼


蜃 楼

文/.包临轩

 

世界是沿着高速公路豁然展开的,当他驾车从城里开出来,车轮在灰黑色的飘带上飞旋起来的时候,他明白,这就是他想要的比鸟儿的翅膀更加舒展的自由了。


当远方成为近处,并且被甩在身后而成为过往的时候,新的远方重新出现了。目标是不断被更换的,就像海子表达过的,不断被刷新的远方,令远方更远。同时的另一个事实是,一旦抵达,远方业已不再,它成了脚下新的现实,毫无悬念,也不再令人翘首,这刚刚沦落为脚下的远方,迅速成为陈迹,甚至连陈迹也不存在了。而狂奔的速度,不肯减弱,而是一路向前,使得回眸反而成为不可能,甚至连停顿一下,都成为重大选择,因为减速和刹车,都将使得驰骋的极大快感被生生割断,就像在某种激情状态下遭遇了外在的打扰,令全神贯注的绷紧时刻瞬间夭折,生命的狂飙突进遭遇了猝不及防的陷阱。


包临轩:蜃楼


       服务区的出现,终于使得速度在一往无前的前倾姿态中,得以做出些微调整,并且是一种积极的调整。紧张的神经稍稍松弛下来,可以把视线从正前方交替腾挪到路的左右两侧,这时,两侧的风景便在被不得不被忽略的无视中,真切地扑进了眼眸,它们开始次第成像,由模模糊糊变得清晰可见,它们是田野、山丘、树林、稻田、村庄、土路,小桥流水和大漠风沙。当车从主道转向右侧,在降速的过程中,悉心体会静止的徐徐到来。而静止在成为现实之前,一种令人熟悉的日常生活气息,缓缓地从前面迎向车子的方向,弥漫过来。


此次旅行,让他对服务区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服务区,这高速公路上的一个小小的逗号,一个现代驿站,它的基本功能无非就是加油、便餐和去一趟洗手间。此外,它就不再是别的了,这个逗号,意味着短暂、简单和快捷。它会迅速成为被抛开的简易驻足之处,不构成风景,也不构成亮色的记忆。然而,他错了,此番旅行,他发现一个重要事实,服务区已经不再如此简单,它正在不断地演绎自身,不断进化,特别是由北往南的服务区,正在脱胎换骨,它正在将自身变成目的,而不再仅仅是手段,不再是公路的伴生物、衍生品,它正从一个小小的长途配件产品,变成一个新的、有自身追求的自我建构主体,而高速公路,却在成为它的一个手段、一个为其配送客流的载体,假如说它不再满足于做公路配角,或许有点言过其实,但至少,它正在与它曾经依赖的母体,要平起平坐,要与其平分秋色了,它的野心,是赤裸裸的。


包临轩:蜃楼


       当他来到辽宁北部高速公路边上的一家精致的服务区的时候,他看到的,分明是一个袖珍版的村庄,诗意盎然。绿树掩映,灰瓦大屋顶,红棕色砖砌墙体,将东北乡村原本简陋的乡土建筑,淬炼为某种艺术元素,令其重新生长出来。这里,早已不是什么简易的服务区。当它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驾车的他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因为他惊讶地看到了童年记忆中的乡村,那似乎是他外祖父的村庄,竟在这里意外重逢了。高大的杨树和蓬勃的榆树环绕,形成了不着痕迹的大尺度“树墙”,把田野隔在了外面,仿佛田野离这里很远,就像那个物理化的现实不再是现实,而变得虚无缥缈起来,这就是高大围拢的茂密树墙造成的效果。而小小服务区,被画地为景,从而构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区域,青塘瓦舍居于这片树林之中。这是他儿时梦境的一次全景式复活和再现,他仿佛看见了祖父祖母,就要打开那大屋顶下面的窗子,露出他们慈祥的面容,他觉得自己甚至看到了外祖父那乱蓬蓬的花白胡子。这个服务区,与他心目中原来的服务区,还有什么关系呢?这是一个令人流连忘返的旧日乡村,但是显然比过往的乡村更具文化气息和精神性,它剔除了原生态的某些不洁和邋遢,却只留下了流水绕孤村的美学境界。假如想要住下来,也无任何问题,因为它预留了若干间客房,他到客房里看了一圈,也很合乎他的期待。从客房窗子望出去,可以看见金色稻田,和远处地平线上隐隐约约的另一个传统的村庄。服务区,在这个地方,由高速公路上的逗号、顿号,变成了分号。


包临轩:蜃楼


       当然,远比有他刚刚领略的这个小小服务区更卓越的,是在长江流域的发达省份,其服务区建设和运营,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新境界。各种主题式服务区、综合体式服务区、园林化服务区都纷纷涌现出来,思路和定位清晰,业态趋于成熟,它们成了高速路上最新崛起的娱乐休闲所在,对于服务区的原有概念来说,它们似乎已经大大突破了自身局限,走得太快太远,把自己走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准都市,走成了一个浓缩了各种奇异梦想要素的特别体验区,一个迁移到路边的高度集成化的娱乐和梦幻天堂。更有甚者,有一个服务区竟然跳出了它的固有领地,即路边的低调处,而是十分“嚣张”地横跨高速公路之上,变成了凌驾于高速公路至上的娱乐王国,气势逼人。在公路的正上方建起的咖啡厅,内里优雅曼妙,但从窗外望出去,自然是视野雄阔,一览无余。当手捧香浓咖啡,俯瞰过往的车辆从脚下飞驰而过时,君临天下之感油然而生。这时的服务区,我觉得甚至也已不再是分号,而是一个大大的惊叹号了!


包临轩:蜃楼


       他和停靠在服务区的一位大货车司机聊起来问他是否会在服务区住下来司机的回答是肯定的他说进城反而很麻烦,住处和停车场都很难找,特费时费事,而服务区的货车专用停车场相当宽敞车位也多吃住玩一应俱全一条龙下来的服务,成本也不是很高,比去城里要方便,还省钱。这个服务区与其所在地的县城,相距不超过二十公里,但是县城却被大货司机放弃了。司机说他常年跑长途,这些年来已越来越习惯于住在服务区里了。他想,这司机的选择带有必然性,服务区经济就是由这样的现代职业旅人支撑起来的吧?作为物流大军的主力,他们常年奔波在高速公路上,服务区成了他们心中的家。过去的驿站,服务的是马帮,或者骑马而行的零星个体,服务对象单一,而今日的服务区,服务的不仅是游客,更是这些物流中人。在南方省份,又更近了一步,服务区服务的不止是一走一过的人群,它还瞄准了附近固定居住的各色市民,反复研究和把脉他们的消费需求,将其纳入自己的客户体系,如今,那个发达区域的公路服务区,正在成为沿线附近城市人群的最新休闲娱乐好去处,其新奇独到的时尚元素,被服务区运营者认真捕捉、研制和整合交融、放大,直至锻造为大受欢迎的各类特色消费产品,服务区成了新的造梦空间,成了旅人和附近居民的流连忘返之所。


包临轩:蜃楼


那么,它还是服务区吗?它还是高速公路的一个配套设施吗?它的定位和扩容,终归是存在着客观边界的。关键是,它方兴未艾的繁荣势头,弥补了什么样的空白,满足了什么样的稀缺需求。在离开各种各样的服务区,重返高速公路上的时候,他又慢慢觉出了服务区的虚幻一面。服务区当然是真实的存在,但同时,它们也是虚幻的,不真实的,极易消失的。他觉得自己不是过客,服务区才是。就像在路边仿佛发现了外祖父的村庄,但是它终究不是那个村庄,这一场梦最后总是以你的快速醒来而告终,甚至在你真切地面对这一个梦境的时候,你依然觉得这里面有一种隔阂感挥之不去。事实上,他只是停留在联想之中,虽然联想是他所需要的,回忆也是,但是它们都不可触碰,在那温情脉脉的仪表之下,他终究感受不到血液的流淌,和昔日人心的鲜活跳动,因为它们都已逝去,不会再回还。



包临轩:蜃楼


或许,他的要求太过苛刻,或许不该有太多的奢求,服务区做了它能够做的。问题是,在远离高速公路的两侧,是无边的现实世界,那里,有他生活的地方,有他工作的地方,但是他的梦想却被粉碎得无影无踪,所以他不得不抽空逃离一次。而服务区,正好弥补了他的精神真空,复原了旧梦,这真空一直是需要填充的,这个梦,一直是渴望被圆的,哪怕是短暂的,哪怕是在一个意想不到的所在。这时,服务区在他行进的半路上,突然出现了,并且击中了他的软肋。他,或许还有你们,在不容分说的猝不及防中,在大脑出现空白或者被尘世烦事所填满的状态下,中招了。就像你在沙漠旅行中,在不经意间,幸运地看到了海市蜃楼,你瞪大眼睛唯恐它们消失,但它们还是消失了,在你尚未走进去的时候就消失了,仿佛就在眼前,其实远在天外。但是,服务区出现了,它以物理形态,做了近乎完美的真实呈现。它创造了真的海市蜃楼,由虚化实,它让海市蜃楼落地了。这时,你不仅可以远观,还可以走近,直至走进去,体验它的每一个局部和细部,你触碰了自己有棱有角的梦痕,这痕迹是真切的,凸起的,带有温度的。它们可以是绿树红村、青砖碧瓦,可以是童话城堡、神怪金刚,可以是异国风情,可以是远古珍存,总之,你可以纵情“穿越”。一路上,场景不断变换,不同的省份、不同的区域,不同的路段,都在以服务区的特有方式,都在使劲浑身解数,展示出各自的传奇和风情,甚至,在服务区之外,不时有各种观景台出现,像一个惊喜,像一个小小的唿哨,以路标的醒目方式,提示你稍稍驻足,短暂瞭望唯有这一路段才独有的风景,如果不肯停下须臾,便会此生中一直错过。这似乎就是服务区那种强烈服务意识的谜底,在它不同成色的外观之下,藏着一颗颗渴望被慰藉的心。服务区仿佛在耳语着对他说,冲破黯淡的日常吧,在高速公路上,在服务区这稍纵即逝的穿越时刻,我来帮你激活你胸腔中那本来澎湃着的一团热情。


包临轩:蜃楼


在高速公路上驰行似乎是没有尽头的,其中的任何一条,都伸向天边,或直,或弯曲。仿佛它能将所有的未知,都变成已知,所有的目的地,都可以抵达。只要你想,车轮下,就有现成的路。他觉得这条长路,指向无数种可能,它似乎一直在诠释着驾驶者内心的狂野和自由让他在突破重围的坦荡之上感受被打开绳索之后解放了的身心打开天窗从链接的蓝牙里向天地间放飞歌声。而适时出现的服务区则是他的休止符是他的顿号和逗号甚至是惊叹号在穿越了各色各样的服务区之后返程路上他终于明白那些散布在一条条起伏蜿蜒的长线边缘上标点般的现代驿站,承载着各色梦想的袖珍式的羁旅之地,不过是要打开他心中问号的一个个不间断的尝试罢了这些尝试,都是某种尽心尽力的挽留,虽然他和任何一个驾驶者一样,终将再度启程,绝尘而去。

(所配图片,与文字内容无关)

包临轩: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任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为第十一届中国新闻最高奖韬奋奖得主。曾为著名校园诗人,出版《高纬度的雪》、《包临轩诗选》等多部诗集。去年开始与五位在长春一起求学的60后诗人在“历铭传媒”公众号上创建了诗刊《光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